神刀安全网

2016年05月24日

“突袭”Lending Club  陈天桥“回归”信号?

“I will be back.”这句《终结者》中的经典台词似乎再度上演。

一如当年“突袭新浪 ”一样,陈天桥出其不意的出手了,这一次,是美国P2P网贷平台Lending Club。与新浪“毒丸计划”强力阻止陈天桥不同的是,这一次却是两情相悦。

Lending Club官方发布声明称,“重视并认可盛大作为股东的价值……我们认为是对我们商业模式价值和长期前景的充分订可。”

自2011年酷6网原CEO李善友“撒尿去也”之后,盛大似乎陷入了“大撤退”的境地,盛大网络、盛大游戏、起点中文、盛大云、盛大创新院或售或散,相较于2005年坐上“中国首富”位置上的风光,陈天桥似乎“一蹶不振”。

了解陈天桥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多么低调的创业家,自信、偏执、坚持而又深谙中国传统文化的人。

实际上,他从未远离,他只不过又开始了一个新长征,这一次,瞄准的是投资管理,特别是互联网金融领域。

两情相悦

在阿德哥认识的人中,有两个最具战略眼光的企业家,第一个便是陈天桥,另一个则是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二者之间却有着不少微妙的差异,在以后的文字里,阿德哥会品品二者的差异。

在5月23日提交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Schedule 13D文件中,Lending Club称,盛大网络创始人陈天桥持有其11.7%的股份。陈天桥为此付出了1.487亿美元的价格。

但值得注意的是,除此之外,陈天桥还以1119万美元的价格认购了该公司15,699,900万股认股期权,如果这些期权被行使,盛大将成为Lending Club的最大股东。

选择Lending Club的时机可谓巧妙,一则消息是Lending Club目前正身陷“丑闻”之中:仅仅在上任两周之后,CEO拉普朗什被两名董事拉进了会议室,他被要求在24小时內辞职,否则将会被解雇。

原因是这位CEO“无缘无故”取得了与公司业务相关公司2%的股权,并在其后动员Lending Club对其进行了2000万美元的投资。这在监管严厉的SEC,变成了丑闻,拉普朗什离职当天,Lending Club股价暴跌35%,市值仅剩15亿美元,为2014年12月上市时市值的20%。

另外一方面,国内P2P领域正在迎来“信心风暴”,多达4000多家P2P公司正以每天几家的速度崩盘,一些老牌的平台也开始出现问题,近日惠州e速贷、北京汇投资的出事,正在成为例证。

但危机永远是辩证的。陈天桥看到了机会,Lending Club是投资的良机,稍纵即逝,一直在埋怨“美国人不懂游戏”的他,初尝美国股市的的甜头。股价大涨8%,市场为他的入股做了投票。

P2P是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一个优秀代表,在美国On Deck、Prosper、Avant等大批P2P企业应运而生,已占到美国贷款总额的10%左右,而Lending Club则无疑是这些企业的代表之一,正是它,点燃了中国P2P的创业之火。

自2007年成立以来,Lending Club累计完成约187亿美元贷款,今年业务更是大幅增长,一季度发放贷款27.5亿美元。

目前,Lending Club的经营模式是,借款人获得的贷款由银行发放,Lending Club再把这些贷款买下来,然后销售给投资者。换言之,Lending Club是进行了一次贷款证券化销售,将不同评级的贷款销售给不同需求的投资者。

但拉普朗什的“违规”带来了危机,Lending Club迎来了陈天桥。

大江东去

淡出“加法”的视野似乎是从2011年3月14日,前酷6网CEO李善友一条微博“撒尿去也”的发布,盛大拿掉了李的CEO职务,李随后离职,盛大“血洗”酷6网。

彼时,盛大系拥有中国最大游戏公司的光环,《传奇》成就了盛大的传奇,但陈天桥似乎并不愿意外界认为盛大是游戏公司,他要做的,是中国娱乐迪斯尼,是一个互动娱乐帝国。

因此,有了盛大网络(盛大在线,主要负责提供游戏的基础互联网运营平台)、盛大游戏(内容)、起点中文(内容源,5度冲刺上市)、酷6网(视频平台)、盛大音乐、盛大云、盛大创新院(产品孵化)等一众平台。

在2005年,盛大甚至打造了中国最早的“盒子”,试图将电视与网络连接起来,但砸下4.5亿美元之后,被政策叫停;为了更多的内容,盛大甚至突袭新浪 ,可惜被毒丸计划所阻,功败垂成。

其后的故事就是一路的撤退,盛大网络私有化,盛大游戏至今仍在“争夺”之中,但已与盛大没有了什么关系。

但单就战略而言,彼时的盛大与今日的乐视何其相像?均是在生态维度做了广泛布局,只可惜的是,盛大时运不济,陈天桥也因此被外界颇多微词。

今日之盛大,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的黄浦军校,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家“盛斗士”,陈天桥的弟弟很是支持,为第一届大会专款支持,到场呼声一片。

陈天桥的战略能力首屈一指,与复星郭广昌一样,均师出复旦系,带有强烈的“家国情怀”,但过从甚密的二人,均选择了同样的道路:从实业转向投资管理型公司。

实际上,后半期的盛大,一直潜行在投资的幕后,在这片森林里,陈天桥已深谙投资之乐。

互联网金融局

“陈天桥从未恨过谁,但李善友除外”,与陈天桥过从甚密的人如是告诉阿德哥,具体故事就不细说了。

一定程度上,世人将盛大的“败局”归结为陈天桥长于战略而囿于执行,比较喜欢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但以今日观之,盛大的败局源于游戏本身,这一盛大的起点很难撬动作为内容的元点,而乐视的成功,却是在视频维度,它符合更大多人的娱乐习惯。

当然,时代也是一个重要的命题,在网络并不发达,移动互联网并未登台的时候,盛大的布局显得过于激进,陈天桥领先了一步,问题便接踵而至。

但另一扇窗却打开着。盛大投资取得了长足的成功,陈天桥意识到投资才是自己的最强项。

提到盛大的投资,朱海发则是他的肱股大将,正是在他率领的团队之下,盛大投资斩获颇丰,渐成气候。

过去十年间,盛大已投资了140多个项目。尽管一向低调,但还是能看到像格瓦拉、盛鲲互动文化等公司中看到陈的身影。

在2015年的虚拟现实“元年”,Sólfar工作室获得总计210万美元的投资,盛大入局。

但陈天桥似乎格外青睐互联网金融,早在2011年,盛大便拿下了第三方支付牌照盛付通,随后盛大小额贷款、盛大网贷(P2P)、盛大金融服务等金融业态纷纷出笼。

此前的4月12日,盛大联手特里安投资公司购入了美盛9.9%股权,后者是全球规模最大的资管百年公司之一。

除了放眼海外,盛大还投资了网贷天眼、钱先生、微贷网、爱钱帮、彩票宝、钱景、人际融、保保18、新外汇等超过10余家公司,覆盖了互联网信贷、网络理财、保险、证券等多个领域。

除此之外,盛大还布局了对冲基金,投资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

地歌网也同样认为,互联网金融正迎来最大风口,盛大似乎已布局深深。

据接近陈天桥的人士透露,盛大资管规模已超100亿美元,包括公开市场、私募股权及房地产等多个领域。

但陈天桥似乎更加低调,现在的盛大已成为一家新加坡公司,陈本人也更多时间停留在新加坡。

与当年在浦东张江的园区相比,再见陈天桥似乎更加难了,那时,需要穿过迷宫一般的道道大门,而今天,则要漂洋过海。

也许,陈天桥已不愿意再回到聚光灯下。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2016年05月24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