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iOS 这个存在了七年的功能你可能永远用不上,但它是另一群人的眼睛

上周六的淮海公园,雨过天晴,你可以看到这样一群特殊的健身者,他们两人一组,并驾齐驱,其中一位身后的号码簿上写着“视障”,另一位写着“陪跑”。

两人的手,是通过一根带子连在一起的,而他们的腕部,还绑着一块 Apple Watch。

这是公益组织 BeYourEyes 在上海组织的一次志愿者活动。正如组织名字一样,组织方希望更多人能够成为陪跑者,成为视障者的眼睛。

电子时代的盲文

人称“祝子”的年轻小伙,在活动中可谓驾轻就熟。尽管有天生的视力障碍,但经过一年的训练,这位 20 多岁的小伙完成了一项创举——独自完成了一次马拉松半程比赛。

iOS 这个存在了七年的功能你可能永远用不上,但它是另一群人的眼睛

(左:运动热身中的“祝子”)

除了助跑者必要的协助,iPhone 和 Apple Watch 如今已经成了祝子另一双眼睛。从接听电话到发送消息,从拍照到导航,甚至用摄像头识别物体颜色,用你能使用到的 iPhone 功能,祝子几乎样样精通。使用 app 识别物体颜色。

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在普通人认知中,盲人只能使用有带盲文键盘的电子设备,或者有触感的屏幕,但事实证明这是错的。

这一切都源自于 iOS 里一个你可能从没用过,但已经存在了 7 年的功能——辅助功能。这里面有个 VoiceOver 的功能,能够把手机屏幕上的全部信息读给视障者。

iOS 这个存在了七年的功能你可能永远用不上,但它是另一群人的眼睛

可在智能手机诞生之前,视障人士只能用翻盖手机打电话,更不可能在方寸之间的屏幕上阅读内容。最早的 iPhone 也只具备字体放大功能。直到 2009 年,iPhone 第一次增加了无障碍的辅助功能。

它是电子时代的盲文。

在使用了 iPhone 几年后,祝子在今年年初买了一块运动版的 Apple Watch,而这块表开启了他的运动生活。

iOS 这个存在了七年的功能你可能永远用不上,但它是另一群人的眼睛

在连按了三次 Digital Crown 表冠,祝子激活了 VoiceOver,他轻点了一下屏幕,Apple Watch 告诉他这是“体能训练”,然后双指滚动选择“户外步行”。祝子说,最方便的是,他每次抬腕时,Apple Watch 都会读屏播报他跑步的速度、心率和距离。

为什么信息无障碍成了障碍?

在交互设计中,针对特殊人群的交互设计被称为信息无障碍(accessibility)。 无论生理功能是否完整,任何人都享有使用一个软硬件产品全部功能的权利。

苹果是在信息无障碍上最下功夫的科技公司之一。VoiceOver 就是苹果为视障人士开发的屏幕阅读技术。当用户一个手指滑动屏幕时,iPhone 就会逐个读出手指经过的内容,比如当你打开阅读类的应用后,用两个手指从上往下滑动,即可听到阅读文章内容的语音。此外,iPhone 还支持 40 种可通过蓝牙连接的盲文键盘。

iOS 这个存在了七年的功能你可能永远用不上,但它是另一群人的眼睛

祝子告诉爱范儿(微信号:ifanr),借助 VoiceOver 他可以使用 iPhone 上所有的原生应用。这句话的另一层含义是在 App Store 里数以百万的应用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与他无缘。

祝子说,就国内 app 的情况,除了腾讯、阿里等大公司的产品,不少 app 都无法支持 VoiceOver。

问题主要出在视觉交互上,为了突出视觉效率,不少第三方应用的 UI 设计师会以图片元素替代控件、文字等指示性元素,这样一来,VoiceOver 就无法读屏,视障者也就无所适从。

但你得理解这件事。

你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创业团队:市场、运营、交互、产品、视觉、开发、测试、运维等等这一系列的角色都是视觉与听觉健全人,他们在开发过程中怎么会想到,有一小群用户他能不能找到这个按钮,他能不能登录账号?

他们并不是不愿意,他们只是没有意识到。

《IT 公论的》李如一此前说过 ,产品经理往往把信息无障碍视为产品中的一个“功能”。但凡功能总有优先级,换言之,功能未必是非有不可的。而如果你把信息无障碍视为用户体验的有机组成部分,就必须从定义用户、构思产品的初期将它纳入设计流程。

信息无障碍不是一种恩惠,而是一种权利

在 Be Your Eyes 助跑活动中,有这样一个环节:视力健全的助跑者都要被蒙上眼罩,由另一个人协助跑一圈。当一个正常人突然遁入黑暗,却听到近在咫尺的嘈杂人声,那种恐惧感让你几乎不敢迈出一个步伐。

iOS 这个存在了七年的功能你可能永远用不上,但它是另一群人的眼睛

BeYourEyes 组织的发起人李纪元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激发人们的同理心。因为对于大部分健全人而言,他们并不能理解视障人士的生活是怎样的,也不能理解他们在面对冷冰冰的电子设备前的无奈。

在帮助了一位视障者完成了 3 公里跑步后,一位志愿者告诉爱范儿(微信号:ifanr),BeYourEye 原来并不仅仅是自己给视障者引导,“他们也是我的眼睛。”

李纪元原本只是一个运动健身爱好者,当她在 2012 年上海马拉松赛场上目睹一位视障和听障相互陪伴跑完全程,受到了巨大的触动,她希望做视障者的眼睛,帮助他们实现运动无障碍。

她希望科技不仅仅改变健全人的生活,在信息无障碍之外,也能帮助残障人士实现运动无障碍:

运动无障碍是一种权利,它不应该成为一种恩惠。

在个人电脑普及之前,电脑只是那些少数技术人员才能操作的哔哔作响的机器,或者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机构紧锁的大门后的体积庞大的大型机。回首半个世纪前的这场个人电脑革命,你会发现,电脑从企业机房走进千家万户的书房这件事,正是在以“赋权”为核心理念的反主流文化(counterculture)运动浪潮下发生的。

还记得苹果著名的 1984 广告么,那把呼啸着划过天空砸碎硕大显示屏的大锤,击碎的绝不仅仅是象征着老大哥 IBM 的统治,还有技术本身的束缚。

iOS 这个存在了七年的功能你可能永远用不上,但它是另一群人的眼睛

让轮椅上的人和正常人平视,Segway 的发明者狄恩·卡门制造了能够升高到 1.8 米的轮椅 IBOT;为了让听力受损的人也能正常观看电视节目,美国所有的电视节目都包含一个隐藏字幕(closed caption)。

iOS 这个存在了七年的功能你可能永远用不上,但它是另一群人的眼睛

普惠,从来不抛弃任何人,这才是科技的初心。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iOS 这个存在了七年的功能你可能永远用不上,但它是另一群人的眼睛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