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上海“专车限外令”遇尴尬:易到拥有大量外牌车

上海“专车限外令”遇尴尬:易到拥有大量外牌车

滴滴等专车平台不接受外牌车辆,成为不少外牌车辆司机加盟“易到用车”的主要原因。  东方IC 资料图

想要注册成为兼职专车司机,却发现自己的车牌竟已被别人抢先注册。近日,拥有一辆外牌车辆的上海市民李先生想加盟“易到用车”赚点外快时,却遇到了这样的怪事,而客服热线却又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这让他觉得,该专车平台的内部管理过于混乱,特别是对于加盟的外牌车辆,缺乏有效的信息核查与监管,存在安全隐患。

澎湃新闻记者在连续多日的调查中发现,受外牌车辆管理难度大、外牌车辆司机投诉较多、政府明令严禁外牌车辆进入上海专车行业等因素影响,滴滴、优步等专车软件都已大规模清理外牌车辆,但 “易到用车”却依然对外牌车辆放开注册加盟,导致大量外牌车辆加入该专车平台,其客服、管理等力量却未同步跟上,监管难度较大。

事实上,对于专车合法化的问题, 虽然上海交通管理部门尚在等待交通部正式出台相关规定,但对于外牌车辆的态度,却一直都很明确,那就是不允许外牌车辆从事专车营运 。“但是,对于专车的监管细则目前还没有,特别是对专车平台,监管难度比较大。”上海市运管处副处长马斐坦言,由于交通部规定尚未出台,目前,对于涉嫌非法运营的专车和专车平台,还是只能由交通执法总队根据现行法规进行查处。

用户:车牌号已被他人注册

从事夜班工作的李先生,一直是“易到用车”的忠实用户。李先生在静安区上班,家远在浦东,下班时经常是凌晨以后,乘坐夜宵公交车无法从单位直达家中,中途必须转两次车。为了赶时间尽早到家休息,他便经常使用“易到用车”叫专车回家,觉得很方便。

在使用“易到用车”App一段时间后,刚买了一辆车并上了外牌的李先生心里萌生出在白天开专车赚点“外快”的念头。“我白天比较有空,没事时可以做做兼职专车司机,相对比较自由,什么时候想‘上班’就点开手机,累了在手机上一点就可以‘下班’了,而且听说不少司机一天可以挣七八百块钱,有些甚至破千,挺让人心动的。”李先生说。

于是,他便下载了“易到用车”司机端App上准备注册。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在注册页面输入车牌时竟然注册不了,“上面显示我的车牌已经被人注册过了,但我自己毫不知情。”面对这种情况,李先生以为自己输错了,但在尝试多次之后依然显示车牌号已被注册。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盗用我的车牌号来注册过,还是后台系统出了错?”带着这个疑问,李先生开始拨打客服电话后进行咨询,可是连续打了几天都没有打通,期间他还拨打了易到用车上海分公司的电话,依旧无功而返。此外,他还通过向客户端的客服留言,却一直也没有得到回复。

“我觉得他们的内部管理可能比较混乱,特别是对外牌车辆和司机的信息核查和监管,估计都是缺位的。”李先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既然“易到用车”在其App上大肆宣传让司机加盟,就应该在后台服务上有保障,一旦有问题客服就打不通,会失去司机和用户反映正常诉求的沟通平台。

乘客:多数都是外牌车辆

澎湃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像李先生这样的外牌车辆司机,加盟“易到用车”的并不在少数。澎湃新闻记者随机采访了5名“易到用车”的兼职专车司机,其中有4名驾驶的是外牌车辆。而多名网友也反映,自己通过“易到用车”叫到的专车,绝大多数都是外牌车。但是,无论是司机还是网友,一旦遇到问题想要咨询客服,却一直无法打通。

经常使用“易到用车”的市民管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使用“易到用车”App的两个月里,她所叫到的专车绝大多数都是外地牌照车辆,仅有一次预定到了一辆沪牌专车。让她担心的是,与沪牌相比,对于注册在外地的外牌车辆的监管难度无疑更大,这会不会有安全隐患?

2016年1月31日,家住上海松江九亭地区的孕妇陈欣(化名)在聚会结束后打了一辆闵行大华出租车回家,没想到坐上这辆出租车后永远没能回到家。家属此后从警方口中得知,陈欣在上了出租车后遭司机方某方某劫杀,之后手脚捆绑着被抛入河中,最终溺亡。到案后方某交代称,因为自己身负高额赌债,为图钱财残忍劫杀了被害人。警方调查发现,方某在2011年曾因赌博被行政处罚,留有前科。因此,对于乘坐专车、尤其是外牌专车的安全性,许多市民都感到担忧。

连日来,澎湃新闻记者也多次试用易到用车App来预定专车,所叫到的专车确实大多为外地牌照,只有一次是沪牌专车。“‘易到用车’的专车大部分是外地牌照的车辆。”一位皖牌专车司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滴滴等主流专车App都规定,加盟车辆只能是本地牌照,但“易到用车”对牌照是沪牌还是外牌并无明显限制。“这就给了我们这种外牌车辆以生存空间,再加上最近对乘客的优惠活动也比较多,比如充100送100,乘客也就多了起来。”该司机说。

为何大量外牌车辆的司机,选择加入“易到用车”,而不是市场占有率更大、客服也更好一些的滴滴专车?“因为滴滴不让外牌车辆注册成为司机,他们只接受沪牌车辆。”春节后刚成为“易到用车”兼职司机的钱女士说,因为一直拍不到沪牌,自己便给新车上了外牌,由于工作时间比较自由,便注册成为“易到用车”的司机,有空时顺便赚点“外快”,用下来感觉还不错。

滴滴等专车平台不接受外牌车辆,成为不少外牌车辆司机加盟“易到用车”的主要原因之一,甚至就职于上海另一家专车平台的黄先生,也选择了加盟“易到用车”,成为一名兼职专车司机。“我自己的车是江苏牌照的,不能注册成为我们自己平台的司机,但我又想兼职赚点外快,只好去注册‘易到用车’了。”

易到用车:仍以沪牌车辆为主

对于一些专车司机和用户反映的“易到用车”主要以外牌车辆为主的问题,易到用车华东区一名郭姓负责人表示并不认同。“总体来说,我们还是以上海本地车牌为主,沪牌车辆所占的比例还是最大的。”该负责人表示,过去,“易到用车”原本只有本地牌照的专车,但有段时间,一些主流的专车平台引入外地牌照后,他们也逐渐开始效仿。

“作为专车平台,最重要的是保障用户的出行,不应该去歧视这些外地牌照。”该负责人称,根据“易到用车”的规则,司机在某地进行注册并成功加盟后,平台对其接单地域并不设限制,可以在全国各地的任何地方进行接单,所以在上海看到的外地牌照专车并不都是长期居住在上海的“外牌车”。“比如,一辆沪牌专车在上海注册后,司机开到北京去,也可以在北京进行接单。另外,一些附近省市的司机用户可能认为上海的生意比较好做,也可能会跑来接单。”他举例说。

在对外牌专车的监管方面,上述负责人称,易到用车对司机的管理还是比较严格,一般司机被乘客投诉,都会进行扣罚。“扣罚的力度要视情况而定,如果发生司机爽约乘客的情况,一般会扣罚500元到1000元不等。”他表示,由于管理力度强度大,一般很少收到乘客发来的投诉,“即便有乘客投诉,也是以司机迟到或没来等小投诉为主。”

而对于李先生遇到的车牌已被他人抢先注册的问题,该负责人表示,具体原因还不得而知,建议李先生通过客服热线解决,“如果热线打不通,可将李先生的联系方式告知我,我们让客服主动联系他。”该负责人称。

但他同时强调,在司机注册过程中,平台都会对相关信息进行审核。其中,除了对驾龄和车型都有要求外,在审核过程中,后方还会对司机的基本详细资料进行查看,经过对司机基本信息的核对和匹配后,看看司机是否有过不良记录等。另外,外地司机还要求必须有上海市居住证,公司也会定期对其进行抽查和回访。

对于“易到用车”的客服热线为何一直打不通的问题,该公司一名徐姓负责人对此回应称,目前确实存在客服热线难以打通的问题,这主要是由客服人员供不应求造成的。由于公司年前推出了“充值返现”等系列优惠活动,使用户和司机呈现数倍增长。这些新用户对一些规则不了解,所以有问题都打客服电话,导致客服电话暴增,所以有些难打。她还表示,目前,公司同时在线工作的客服人员总共110人左右,新招的90名客服人员正进行相关培训,不久即可上岗。

业内人士:外牌加盟有利有弊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当作为新生事物的“专车”刚刚出现时,各大专车软件均处于“野蛮生长期”,管理相对比较混乱,为了争抢司机,扩大市场占有率,也都允许外牌车辆注册成为兼职专车司机。但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作为在上海的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滴滴专车,开始大规模清理在上海运营的外牌车辆,并且禁止外牌车辆新注册成为专车司机。优步、神舟等专车平台也先后对部分外牌车辆进行了清理。

“对于专车平台而言,允许外牌车辆加盟有着很明显的好处。”一位熟悉上海专车市场的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首先,外牌车辆的加入,可以补充大量运能。“对于专车平台来说,自然是运能越多越好,也就是加盟的车辆和司机越多越好。”他坦言,在上海,由于沪牌拍卖难度很高,因此沪牌车辆的数量其实是很有限的,但外牌车辆的数量却十分庞大。开放外牌车辆注册,可以吸引大量外牌车辆加盟,运能就可以大大提高。

其次,从整体情况看,与沪牌车辆司机相比,外牌车辆司机的跑单能力很强,接单数甚至高达沪牌司机的三四倍。“很多沪牌司机都是做兼职的,平均每天接4-5单就不错了,但很多外牌司机平均每天能接十几单,甚至有外地的司机专门开到上海来接单。”上述业内人士称,因此,对于一些专车平台来说,开放外牌车辆注册有很大的吸引力。

但是,外牌车辆的弊端也很明显。由于外牌车辆的注册地均不在上海,因此,与沪牌车辆相比,外牌车辆的管理难度更大,万一发生突发事件或纠纷冲突,责任追究起来有一定困难。此外,专车平台对外牌车辆开放注册,也会导致大量原先并不在上海居住的外牌车辆司机,为了接单赚钱而涌入上海,进一步加剧上海的交通拥堵。“另外还有一点,是外牌车辆司机的素质参差不齐,一些外牌司机甚至都不是长期生活在上海的,而是为了在上海跑单赚钱,才专程来上海的。”

上述业内人士的部分观点,也得到了一些专家的认同。复旦大学社会学院教授于海认为,允许外牌车辆进入专车平台的做法,是有利有弊的,既方便了一部分乘客,也给监管带来了一定的麻烦。“叫车平台如果不限制车牌归属地,可以更好地让外牌车参与到专车的运营中来,也方便了更多市民和司机的需要。”他说,但与此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会带来管理难题。

“一方面,会导致对本地出租车行业带来竞争和挤压;另一方面,也会带来司机顾客纠纷和安全问题的可能性增大。”于海表示,外牌车辆在某种程度上不在上海市的管辖范围内,如果产生纠纷和其他安全问题,在监管时要找到责任人的难度会更大,也增加了市场监管的成本。

运管处:细则未出台监管难度大

在上海,外牌车辆到底是否可以进入专车平台进行运营?对于这一问题, 上海市运管处副处长马斐明确表示,无论今后专车是否会“合法化”,上海都不会允许外牌车辆从事专车运营。今年1月底,市交通委曾专门约谈滴滴、优步、易到用车、神舟四家专车平台,重申了上述要求。

“目前,我国各地对于外牌车辆都有限制,从安全角度来看,外牌车辆从事专车运营,存在一定的风险,而且还将加剧交通拥堵。”马斐表示,对于整个道路交通管理来说,目前上海对外牌车辆也是采取限行措施的。但是,由于目前交通部关于专车的规定尚未发布,相应的监管细则也依然缺位,因此,政府部门对专车及其平台的监管难度很大。“我们运管部门很难对专车平台进行监管和处罚,目前,还只是由交通执法总队根据现行法规进行查处。”

澎湃新闻记者从本市交通执法总队了解到,目前,只要是没有租赁车辆资质的专车,从本质上来说都仍然属于非法客运,而无论是外牌还是沪牌车辆,只要没有营运资质都属于违规行为,在查处过程中一视同仁。

根据上海市现行规定,通过网络约租车平台从事非法客运的违法行为,一旦被执法部门查实,当事人不仅要受到交通执法部门1万元行政罚款的处罚,还要受到公安交警部门暂扣其机动车驾驶证3-6个月的处罚。上海交通执法总队有关负责人表示,只是对查处到的非法客运网络“专车”驾驶员进行处罚,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大量网络“专车”非法客运的问题,今后将进一步加大对专车平台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

此前,交通执法总队曾先后向滴滴、优步、易到三家专车平台各开出过一张10万元的罚单,开罚单的原因,是他们向不具备营运资质的车辆发布召车信息。在处罚过程中,交通执法部门都是根据前期对这三家专车平台的调查情况,进行上门检查、约谈,最终作出了10万元的处罚决定。

上海“专车限外令”遇尴尬:易到拥有大量外牌车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栾晓娜 陆兵 徐燕倩 责任编辑:齐亚伦_NT4779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上海“专车限外令”遇尴尬:易到拥有大量外牌车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