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Peter Thiel对毕业生说:忠于自我是错的

编者按:美国大学院校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毕业典礼时一般都会邀请社会名流来给毕业生做演讲。比方说今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请到的是 Facebook 的 COO Sheryl Sandberg,哈佛大学请到的是著名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MIT 请的是马克·达蒙。但是美国顶尖的私立文理学院汉密尔顿学院却请了一位尽管很出名但却不大可能成为大学座上宾的人物—Peter Thiel。这位 PayPal 帮的核心成员经常说高等教育存在泡沫,甚至拿出了 10 万美元为诱惑鼓励学生辍学创业。有什么理由请已经 21年 没替别人工作的人给准备工作的学生演讲呢?Peter Thiel 替院方想了一个理由,因为他是是靠思考未来为生的。大学毕业是未来的开端,作为技术投资者,他投资的就是新的开始。但 Peter Thiel 也给了学校一点面子,最后还是肯定了传统的价值。而他认为,美国乃至于西方世界的传统就是不循规蹈矩,勇于创新。

我开始职业生涯的时候做的并不是这个(指技术投资)。1989年,当我像你们一样坐在这里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你我想做一名律师。说真的,我并不知道律师整天都干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们先得上法学院,而学校我是很熟的。

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我一直都按部就班,不断地跟别人比,直奔法学院时我就知道,我还得跟别人比从小就一直参加的那种考试,但我可以告诉大家,现在我做这个是为了成为一名职业人士。

我在法学院表现不错,足以让我拿到了纽约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但结果发现那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外面的人个个都想进来,而里面的人却个个都想逃出去。

在里面待了 7 个月零 3 天后,我离开了那家事务所,我的同事都很惊讶。其中一位告诉我说他不知道逃离恶魔岛是有可能的。现在听起来也许有点奇怪,因为要想逃离你所要做的,不过是走出大门再也不回来就行了。但大家却发现自己很难离开,因为自己好不容易经过层层竞争才爬到这个位置的,怎么舍得轻易放弃呢?

离开那家律师事务所之后,我得到了一个最高法院书记员的面试机会。这有点像是作为律师能拿到的最高奖励了。绝对是竞争的最后阶段。但我输了。那时候我彻底崩溃了,仿佛世界末日到了。

大概 10年 后,我碰到了一位老朋友。他曾经帮助我准备那次书记员的面试,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见了。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不是 “嗨 Peter” 或者 “你还好吗”,而是 “没当上书记员是不是很高兴?” 因为要是我没有输掉那最后一次竞争的话,我们都知道我永远都不会离开自中学以来就一直走下去的轨道,我就永远也不会搬到加州跟人一起创业,就不会做任何新的事情了。

回想起来,我想成为律师的抱负看起来不像对未来的规划,更像是不在现场的托辞。是向任何人—父母、同事,更重要的,是对自己做出解释手段—看吧,没必要担心。一切都循规蹈矩。回顾过去,结果证明,我最大的问题是按部就班却没有认真思考自己要去哪里

我跟人一起创业(注:指PayPal )的时候我们采取了相反的办法。我们有意识地去着手改变世界的方向。方向非常明确,计划非常宏大。我们的目标不亚于用新的数字货币取代美元。

我们的团队很年轻。创业的时候我是唯一超过 23 岁的人。当我们推出第一款产品时,第一批用户就是在我们公司工作的那 24 个人。外面有数百万人在全球金融行业工作,当我们把计划告诉其中一些人时我们注意到一个很明显的模式:在银行业做得越久的人越认为我们永远不会成功。

他们错了。现在全世界的人每年要靠 PayPal 周转 2000 亿美元。我们的确没有实现自己更大的目标。美元仍然占统治地位。我们没有能统治世界,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确创办了一家成功的企业。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了尽管做新东西很困难,但远不是不可能。

经历过这样一次创业之后你就没那么多限制、没那么多禁忌、没那么多恐惧了。不要浪费你的无知。走出去,去做你的老师和父母认为做不了的事,去做他们从来没想过要做的事。

这并不是说教育和传统没有价值。我们可以从汉密尔顿学院的一位校友,1905 级的 Ezra Pound 那里汲取灵感。Pound 是一位杰出的诗人,甚至还称得上是一位先知,他用几个字宣告了他的使命:“推陈出新”。Pound 说 “推陈出新” 的时候实际上指的是旧的东西。他希望用新的方式来呈现传统的精华。

在汉密尔顿、美国以及叫做西方的那个世界,我们都是一项不同寻常的传统的一部分。这项传统本身就跟做新的事情有关。培根的新科学,牛顿发现的真理书上从来都没有写过。我们这一整个大陆就是一个新世界。这个国家的创建者建立的是那个时代的新秩序。美国就是前沿国家。除非我们去寻找新东西,否则就是不忠于传统。

那我们做得怎么样呢?今天有多少是新东西呢?说我们正处在快速变化的时代已是老生常谈,但事实更接近于陷入停滞却是公开的秘密。计算机是变得越来越快了,智能手机也总是更新换代。但另一方面,飞机变慢了,火车脱节了,房子很贵,而收入却不涨。

现在 “技术” 这个词的意思已经变成信息技术。所谓的技术行业开发的是计算机和软件。但在 1960年 代的时候,“技术” 的内涵可要丰富得多,不仅仅指计算机,还包括飞机、机器、化肥、材料、太空旅行等等各种各样的东西。技术在每个前沿都取得了进步,引领着我们进入一个有着水下城市、可以上天揽月以及能源便宜到无法计量的世界。

都说美国是一个发达国家,这让它跟其他发展中国家有了区别。这种说法装得好像挺中立的。但我发现其实偏颇得很。因为这无异于说我们做新东西的传统已经完了。当我们说我们是发达(developed)国家时,我们说,“就是这样。” 历史已经结束了。我们说一切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现在剩下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等着世界上的其他人赶上我们。要是按照这种观点的话,1960年 代的梦幻愿景美好未来就是个错误。

我认为我们应该强烈抵制这种认为我们的历史已经终结的诱惑。当然,如果我们选择认为自己无力去做任何不熟悉的东西的话,我们也许也是对的,但只能通过自我实现来证明。但是我们不应该归咎于自然。这只会是我们自己的过错。

熟悉的轨道和传统就像那些陈腔滥调—到处都是,这些说法有时候也许是对的,但往往没有任何依据,只是说多了就变成真的了。我今天就特别举两个例子来作为结束。

第一个所发来自莎士比亚,他写过这条很出名的忠告:“忠于自己(To thine own self be true)”。这句话的确是他写的,但却不是他说的。这句话出自波洛尼厄斯(Polonius)之口,尽管他是丹麦国王的高级顾问,但哈姆雷特对他的描述很精确—一个令人生厌的老糊涂。

所以实际上莎士比亚告诉了我们两件事情。一是不要忠于自己。你怎么知道有自我这么一个的东西存在呢?你的自我也许是在跟别人竞争中被刺激出来的,就像我这样。你需要约束你的自我,要把它培养好、照顾好。而不是盲从于它。莎士比亚的意思是说,你应该质疑忠告,哪怕是来自长辈的忠告。这里的莎士比亚就是忠于我们西方传统的榜样,也就是说不会尊崇那些仅仅是传承下来的东西。

另一条是这个:“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来过。” 采纳这一建议的最好方式是正好反着做。把每一天都当作你会长命百岁来过。意思是说,首先,你应该把周围的人也当作会在你身边待很久来对待。你今天做出的选择很重要,因为它的影响会变得越来越大。

爱因斯坦说复利是宇宙最强大的力量就是这个意思。这不仅仅跟财务或者钱有关,还有建立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友谊和关系会让你得到最好回报的意思。

从某种意义来说,你们所有人今天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得到汉密尔顿学院招生办公室的许可,让你们考验开展一段学习之旅,这段路现在走完了。从另一种意义来说,你们在这里是因为找到了一路上相互支持的一帮朋友,而你们的友谊还将继续。如果照料好你们的友谊,将来它就会给你带来复利。

到目前为止你所做的一切都会有正式的结局,都要 “毕业”。你应该,我也希望你会花点时间去庆祝迄今取得的成就。但记住,今天的毕业典礼不是又一件有结局的事情的开端,而是永远的开始。我不想再耽误你们赶路的时间了。谢谢。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Peter Thiel对毕业生说:忠于自我是错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