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少年”古永锵:新的时代到来丨封面

文|朱晓培

原文刊登于《财经天下》周刊

2016年5月12日下午4点,古永锵一走进上海浦东的嘉里酒店三层的会议室,就开始哈哈地大笑起来。那是古永锵标志性的爽朗笑声。

“他经常就这么哈哈大笑。”合一集团财务副总裁张存纳(Ryan)对《财经天下》周刊记者提到,好几次,Ryan带着投资人在优酷土豆开会,旁边的会议室里就不时传出古永锵大笑的声音。投资人都感到惊讶,他们从来没见过员工和CEO开会,气氛有这么轻松的。

同事们都叫他VKoo,英文名字Victor Koo的缩写,听起来有点像“V酷”,跟优酷双关。不过,古永锵提到,他有一次跟张朝阳讨论过,觉得有时候一个人跟一个企业之间太绑在一起,可能不是一个最好的情况。“我相信马云说的,阿里能活102年,但人活102年太难了。关键要看回到你自己的使命,你要什么。”

一直以来,由于古永锵的一系列漂亮的资本运作——2010年12月,在没有盈利的情况下,优酷融资2.03亿美元,成为中国视频网站赴美IPO第一股;2012年3月,优酷以100%换股的形式,与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土豆合并,这也是中概股历史上第一次上市公司并购另一家上市公司——外界对古永锵的印象停留在:一位充满商业精英气质的资本高手。

但了解古永锵的同事们不这么认为。他有文艺青年的一面,很柔软,很有情怀,特别喜欢正能量、中国梦。同时,他又非常关注技术和产品。“人们总是觉得他收购、并购这事做得特别好,但是忽略了,他本身具有的在文化娱乐产业里的能力,包括他跟国际大的媒体公司、影视公司沟通的能力。他是很全面的一个人。”优酷土豆的一位员工说。

每年古永锵都会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去美国考察最新的技术,每次一回来,他就沉浸在兴奋之中,很久,见谁都会讲他在美国的所见所闻。每一次,他都能看到了行业可能面对的变化,这是他带领团队学习的一种办法。

如果,把古永锵比作电影中的一个角色,应该是谁?

“有点儿像教父吧。”Ryan说。

2015年春节,公司的年会上,古永锵带领着朱向阳、朱辉龙、魏明、杨伟东等12名优酷土豆的管理层,拍摄了一部搞笑视频短片《火锅风云》。古永锵在里面扮演一位社团教父。

面前是翻滚的火锅,墙上贴着《教父1》英文版的海报,古永锵背对着海报,手里抱着一只硕大的橘红色的Hello Kitty。“我才花了1000亿,他们居然告我的密。你说你挺谁?”朱向阳(合一集团高级副总裁)问古永锵。古永锵摸摸手里的Kitty猫,说:“1000亿算什么,咱们有钱就任性呗。但是,社团也是要发票的。”

据说2005年古永锵离开搜狐开始创业的时候,公司没有固定的办公室,很多重要的会议,就是边吃火锅边开的。

但古永锵又不是教父。他表现得太温情了。合一集团副总裁陈丹青说,VKoo即使再严肃,也不会让人感到特别大的压力,有时候,他身上反而更多一些《阿甘正传》里阿甘的特质,自己特能忍、有韧性、能坚持。

在2016年的公司年会上,古永锵又一次展示了他文艺的一面,边弹奏钢琴边演唱《爱的海洋》,背景是星空点点,这种温情的画面成为这个男人“随性”的最好注释。

古永锵怎么看自己呢?他哈哈大笑着说,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然后,他沉思了一下,“教父倒不一定。阿甘的气质倒真有,有点坚实和顽强”。

提起那次拍摄《火锅风云》的经历,古永锵说了几次,“好玩”。

“好玩”是古永锵的口头语。

古永锵第一次见到葛威(合一集团副总裁)时,葛威分享她在光线传媒做百事音乐风云榜等的营销经历,古永锵就不停地用“好玩”评价。“跟他在一起沟通的那几个小时里,他说了好几次‘好玩’,我就觉得这个老板挺有趣的,不是冷冰冰的,他内心里面其实是个老男孩。”

葛威当时问了古永锵几个问题:怎么解决互联网的内容,如何保证不只是搬砖,如何让更多的人来互联网上看内容?怎么解决政策风险的问题?

“我来跟你说说我们的好处吧。”古永锵说了三点。第一,葛威当时在做电影,但全世界的电影,票房都不是主要的收入,而是靠衍生品。但在当时的中国,盗版盛行,衍生品还没有那么成熟。第二,优酷里有非常多好玩的人和好玩的事,你会看到另外的一个世界。未来,其实是在互联网上的。第三,优酷不强求加班,很注重工作跟生活的平衡。

“虽然我知道票房也是在风口上,但优酷这个风口可能更大。”葛威说,何况古永锵又讲了家庭和工作是平衡的,“这是多么好的一个价值观,因为我刚刚生了宝宝,这一点特别打动我,我觉得这样才是一个有温度的公司”。

在优酷土豆,年会上有一个惯例,会为工作达到或者超过5年的员工颁发5年贡献奖章。2016年的年会上,获得5年贡献奖的员工尤其的多。古永锵坚持一个个发完,一边发一边流泪。

“流泪更多的是感慨,或者是怀旧,或者是暖心,我平常工作是偏理性的,但到年会,看到大家聚在一起,一幕幕的经历浮现在眼前就感性了些。”古永锵坦然地说道。

还有一次流泪,是看中影和优酷共同出品的“11度青春”系列短片《老男孩》。“我听那首歌的时候哭了,那种感觉从来没有过,我想到很多朋友……”古永锵说。那是2011年初,优酷刚刚IPO不久。

一位朋友评价他:古永锵赶了大早,和茅道临等人最早一批回国做风险投资;又在搜狐给张朝阳当CFO、COO及总裁,潜伏数年;三十九岁创业,大器晚成,终成正果。他可以唱《老男孩》这首歌了:“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2010年12月8日,纽约,优酷网成功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左二起至右:姚键,古永锵,刘德乐。

早在2000年,古永锵在搜狐做首席运营官的时候,就曾想过围绕在线旅游创业,但觉得自己积累不够,没做。用他自己的话说,“2005年创业,是真真正正的干”。

2005年,中国互联网史上最重要的一年。容量更大、速度更快(10M、20M、100M)的光纤开始大规模入户,取代只有2M的ADSL宽带。宽带技术的革命,给新鲜事物留出了广袤的空间。

“你应该看到变化之中可能产生的机会。”古永锵说。一开始,他想过三个方向:在线教育、在线视频和在线支付。但评估一番后,认为,没有电子商务平台,在线支付肯定做不大,而在线教育也有点早,只有视频是最合适的时间。

“合适的时间,自己有核心竞争力,自己喜欢,这三个元素都符合当时的风口。”古永锵选择了做视频。但看到在线视频风口的,不止古永锵一人。

2005年,专业在线视频网站一夜间如雨后春笋,陆续上线,除了比Youtube还早上线的土豆外,56网、激动网、PPTV、PPS等相继在2005年上半年上线。相比之下,古永锵还慢了一步,2005年11月成立了优酷的母公司合一网络,2006年6月21日优酷才正式公测。

投资了PPTV的蓝驰创投合伙人陈维广当年注意到了古永锵,但研究了一翻,他决定不投。除了已经投资了PPTV的原因,更重要的是陈维广不看好优酷的模式。“我分析认为,他那个模式太烧钱。”陈维广对《财经天下》周刊说道,“只是没想到,古永锵能够找到那么多钱。他的融资能力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马云说过,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当CEO。“但也有例外,阿里巴巴张勇也做过CFO,能做CEO的那些CFO都是很厉害的。”

古永锵觉得CFO分三种,上市前的CFO,为了上市的CFO,上市后的CFO。回去看古永锵的履历,他在搜狐上市前做了一年的CFO。加入搜狐前,搜狐融资金额只有200万美元,但到上市前夕已经融了3750万美元,基本上都是古永锵做的。

古永锵快速融资的能力,让优酷在后来的视频大战中,实现了反超,从后起之秀,一个个超越,并最终吞并了土豆,做到了中国的视频老大。

古永锵资本运作的能力,让他获得了外界一致的公认:资本高手。

对于这个评价,古永锵认为,“还行”。但他同时强调,资本运作只是一个层面。“20年来,我大部分的精力还是在内容和技术之间,但是我做CEO和COO的时间更长。我做过书刊,也做过创投,但我从来没有做过投行。老张(张朝阳)挖我的时候,也是看重我媒体和创投的背景,他就需要这样一个人,门户就是互联网报刊。”

他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制片人。

由于同在视频娱乐行业,古永锵和王微、张朝阳仍然时常见面。古永锵说,他和王微之间是惺惺相惜的。直到现在,如果两个人同在一个饭局,他们介绍自己的时候都会捎带上对方。古永锵经常会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优酷土豆的CEO,这位是土豆的创始人王微”。

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在创办视频网站之前就认识了。当时王微是德国贝塔斯曼在线的中国区负责人,古永锵还在搜狐。王微想要卖贝塔斯曼,两个人先通了一次电话。创业后,几乎每三个月,两个人就会碰一次,约在北京的三里屯或者上海的衡山路,一起喝啤酒。

在优酷土豆合并之前,古永锵和王微曾有一次很开放、深入的对话。他们一致认为,王微在内容方面比古永锵更文艺范儿,或者说更亲力亲为。“他自己愿意做导演,而我更像个制片人。”

导演看内容,制片人偏向资金支持和回报。“你可以说我是商人,但是做的是一个文化的生意。”古永锵说,他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ET》。这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1982年导演的科幻电影,讲述几个儿童和一个外星人间的故事。古永锵一直记得孩子们骑着自行车飞过月亮的画面,“这对一个导演来说,是需要有很强的想象力。”

导演负责创造故事,而制片人提供条件,让这些故事成为电影。古永锵说,他读书的时候,还做过歌唱团团长,自己写过剧本,做过话剧导演,“基本上也算文艺范儿”。

古永锵觉得,自己和王微之间,没有所谓的输赢。

“输赢是什么意思?当你觉得这是个比赛的时候,才有输赢,创业并不是个比赛。”古永锵说,他对权和财看得没有那么重。

Ryan指出,实际生活中,古永锵是一个非常简单,甚至有些节俭的人,很少花钱。“我都没有见他豪华过,天天都吃云吞面。”

合一集团副总裁陈丹青说,他们早就发现了一个规律。每周一,古永锵都会找ATM机,取2000块钱。这2000块钱,主要用于中午跟同事吃饭,“他都是请客,主要在公司附近的小饭馆,比如中钢附近的味千拉面、韩国料理和环贸这边的金鼎轩,绝大部分用餐都和普通员工一起就在大食堂吃。”

当《财经天下》周刊记者向古永锵求证这个细节时,他快速地回想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还真是,这都被他们发现了。”

2015年11月21日,合一成立的十周年。当天早上,古永锵和20位相伴了十年的老同事聚在一起,从合一的起点天恒大厦出发,故地重游,乘坐曾经坐过的电梯,吃过火锅的火锅店,他觉得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十年中,古永锵带领优酷做了很多的行业第一的里程碑事件,包括开启中国上市公司收购上市公司——优酷土豆合并的案例。然而,2015年10月16日,阿里巴巴宣布以每股ADS(美国存托凭证)26.6美元的价格收购优酷土豆全部流通股份。看起来,古永锵和王微做了同样的选择。

但古永锵不这么认为。“衡量成功的标准并不是谁笑到最后,而是相信创业的力量,让创新商业化。”古永锵说,优酷、土豆合并以后的一个后遗症就是,外界把他看成了想要一家独大的银行家。但实际上,他从来没有认为,视频战争会在短期内就结束,因为市场的蛋糕在不断扩大。尤其是现在,随着游戏、娱乐的多屏合一,时代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的时候,合并或者收购,都是为了集中力量去做更大的事情。

在2015年初,古永锵就开始考虑私有化退市了。一边是美国资本市场对中概股的日渐冷淡,一边是国内资本市场的活跃和对文化内容产业的追捧。私有化回归,是一个合理的选择。

在外界看来,合一选择私有化,也在意料之中。

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混战多年,一直在较着劲。尤其是近两年,腾讯开始给视频业务大量输血,买下了大量独播版权。而在自制内容上,近两年也开始呈现出大制作、专业性的趋势,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由于此前是美国上市公司的原因,受制于一年四个季度的财报,优酷并不愿意大手笔花钱。从2014年年中开始,优酷在美国的股票只涨了3%。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因为没有上市,而不用担心盈利报表的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在高价内容领域和付费会员领域均非常激进。而秒拍、A站、B站等新的视频内容也在迅猛成长。

合一集团的“老男孩”们

如果顺利私有化,摆脱来自美国的投资人的限制,优酷可以作为的空间,或将更大——不论VR,还是AR,都是需要大手笔投入。古永锵对私有化的目的,也说得很明确:第一,回归中国;第二,阿里联动;第三,超越纽约。

“超越纽约”,也是2016年合一集团的年会主题。它有两层含义,一是指优酷土豆将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另一层暗指Netflix和YouTube的首字母,NY。古永锵一直向投资人描述,优酷是Netflix+YouTube的经营模式。这是个诱人的资本故事,Netflix是最成功的流媒体服务商,已经实现盈利,而YouTube则拥有10亿活跃用户。

“跟阿里整合这件事情让我觉得挺惊讶的,真的是用惊讶,我们的老板在这方面太了不起了,这就是预判能力。”葛威说,这让她从资本市场上看到了觉得特别惊叹的一面。

2015年上半年,乐视、暴风在国内股票市场一路上扬,到了5月,从数字上看,暴风影音的市值已经超过了优酷。

Ryan说,自己从没有因为暴风影音等市值的原因不平衡过。“这只是资本上面的数字,我首先会想的是,有没有流动性?真的能卖吗?”他说,每次发财报的时候,公司本身的运营状况、规模,反而是他最紧张的。古永锵则哈哈大笑地说:“市场有潜力,有一些竞争公司在不是挺好吗?”

决定了私有化后,剩下的就是选择跟谁合作的问题。

古永锵的选择并不多。像优酷土豆这样的体量——即使在股价最低的时候,市值也超过30亿美元——能够接盘的只有几家。

古永锵考虑过财务投资者,但他思考后认为,找财务投资者,时间窗口、基金风险性,包括投资者之间的时间预期,都很容易出现偏差。而战略投资者,可以选择的只有两家,阿里和腾讯。

古永锵和马云、马化腾都很熟,他1999年认识马云,2000年认识马化腾。

“找战略投资者的时候,对市场的洞察,对价值观的判断,以及对投资时间表的预期要比价格重要的多。”古永锵说,他一直的标准就是找长期合作伙伴,绝对不找短期的那些对赌基金。

2014年9月20日,阿里巴巴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古永锵也受邀见证了这一时刻。阿里上市后,马云提到了“双H战略”——快乐和健康。古永锵的第一反应是,“这不是和优酷土豆的价值观“分享快乐、智慧与感动”一模一样嘛,本质就是一句话,身心快乐”。

古永锵提到,刚认识马云的时候,马云就说要开一家公司叫阿里巴巴,但又不肯透露具体是做什么的,后来才知道是做电商。当时,市场上还有另一家电子商务公司,王峻涛于1999年创立的8848。当年11月,Intel公司时任总裁贝瑞特访华,称8848是“中国电子商务领头羊”。但在王峻涛离开8848后,公司走向衰落。

“电子商务衍生到支付,支付衍生到云,然后再到物流,现在到快乐跟健康。阿里云做的时候,大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大数据是什么东西?但是阿里愿意坚持做,并且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这里面有共同的价值观和共性。”古永锵说,看优酷土豆的战略布局,可以发现他们也是行业比较有前瞻性的一家公司,一直围绕互联网文化娱乐布局,包括做牛人、拍客、播客、映像节出品等。“我们有对行业的洞察,愿意推动行业往前发展。”

选择腾讯,还是选择阿里?古永锵把管理层骨干叫在一个小会议室里讨论选择的利弊。大家的意见是各有利弊。

选择好了,剩下的就是谈条件。来来回回谈了几个月。作为公司的财务副总裁,Ryan对于私有化、和阿里的合作,都不感到意外。“他早已经想好了,我们去执行就好了。”

Ryan从2013年底开始接触阿里,参与了所有跟阿里或者其他战略投资者的重大会议。“他(古永锵)所有的观点,都是怎么可以把公司变得更加大,反而没有关注自己的利益会是怎么样。”Ryan说,在重大交易里,最麻烦的往往不是事而是人,怎么处理人跟人之间的关系,但跟古永锵做资本运作,要简单得多,因为他都是对事,没有很复杂的关系在里面,“他是个很简单的人”。

“在国内厮杀出来,然后上市,又退市,接下来再做下一段的上市,这就像上学一样。” 合一集团首席产品官、自频道业务负责人顾思斌说。突然得知阿里收购优酷土豆的消息时,顾思斌也感到一些不可思议。但是,半年下来,顾思斌发现,古永锵比之前的劲头更足了。

几天前,优酷土豆的几个管理层去阿里开内部会议。会上,张勇分享了一些阿里在关键时刻做的判断,用了一个词,“少年阿里”。因为只有少年才会不为眼前的利益和困难羁绊,做一些勇敢的决定。

“那我可以用少年来形容古永锵和优酷土豆吗?”记者问顾思斌。“完全可以。”他回答道。

“他早就衣食无忧了。但他把一家自己成立的公司,做出这些动作,最大的决心是再出发,而不是卖掉这个公司把它丢掉一边去。他是想用这样的机会来重新打造更大、最领先的平台。我最看中他这样的决心和念力,他希望把这个事真的做好。” 顾思斌说。

确实,从年龄上看,古永锵不算年轻了。60后的他属马,今年正好50岁,但他依然想要把优酷土豆做到更高的台阶,一直不满足于现状。

2016年1月6日,葛威的工作有了新的变化。从市场营销变成了自频道的生活时尚中心的负责人。

在负责市场营销的几年里,葛威陆陆续续做了一些定制的节目,包括“带你去旅行”、“极致路线”、林依轮的“创食计”、李艾的“亲艾的衣橱”。优酷上的内容太多了,她觉得,如果有个轻App来盛放这些内容就好了,于是想找合一集团首席产品官顾思斌帮忙。

特别巧,顾思斌主动来找葛威请她喝咖啡,说有个事情想聊一聊。

顾思斌加入优酷土豆之前在腾讯做了十多年,先后负责QQ秀、会员、电子商务等业务。2014年,腾讯和京东达成战略合作,腾讯部分电商业务并入京东,顾思斌也转去京东,负责无线平台的SVP。2014年9月,顾思斌偶然遇见古永锵,顾思斌就聊了自己心里的一个想法:现在,如果把优酷首页所有的视频换成文字,那不就是新浪网的首页。有没有一个可能,把一个视频的新浪变成一个视频的淘宝?

“web1.0的本质是电子版的杂志或者是报纸,但视频或者互联网媒体的本质在于双向连接,基于双向连接这个特点,才会出现注意力的重新分配,出现百花齐放的业态,出现网红。网红本质上也是普通用户,只是大众用户的注意力经过重新分配,网红们可以吸引这部分注意力。”顾思斌说。

顾思斌先说了自己想做自频道的打算,葛威听后在心里惊叹道:这不就是我想找你做的那个事嘛。于是,轻App的事就搁下了,葛威加入了自频道,负责生活时尚。而目前,优酷拥有超过2200万个自频道,其中,罗辑思维和暴走漫画估值超过10亿,而估值过亿的自频道也有十余家。

不知不觉间,每个人的角色都在发生着变化。2016年5月10日,古永锵发出内部信,对其组织架构做出了调整。

合一集团将组建成立合一创投业务,集团总裁刘德乐将出任合一创投董事长,分管合一影业、集团投资、财务、法务、市场和政府事务;杨伟东担任合一集团总裁,全面负责优酷、土豆、来疯、来玩的相关平台业务。同时,优酷土豆BG联席总裁魏明将赴美进行6个月的学习,其间负责VR的投资,担任合一创投VR资金合伙人。而合一影业CEO朱辉龙则开始了新的创业。

朱辉龙早在15年前就认识古永锵,并参与了优酷土豆的早期发展。2014年8月时,优酷土豆成立电影公司,定名为“合一影业”,原优酷土豆高级副总裁朱辉龙出任CEO。至此,朱辉龙已经担任这一职务快2年。

“辉龙他还是我们合一影业的副董事长。”古永锵说,两三年前,他就和朱辉龙谈过未来职业的发展。古永锵每半年都会跟高管单对单地坐下来,聊未来职业的发展,包括个人爱好,甚至家庭的考虑。朱辉龙当时提了两个想法:对电影有兴趣,对投资有兴趣。

“合一影业这两年逐渐做起来了,他这次其实是被比较顶级的一家创投公司一起拉着去做投资,他也跟我提了,我说这个机会很好,也符合你的职业发展。” 古永锵说。

“我们都一起那么多年了,也未必一定要一起30年,大家的职业发展中有些双赢的模式。他依然是合一影业的副董事长,平时他可能去做文化投资去了。合一创投这块是做新媒体和VR比较多,他现在准备出去围绕传统影视做投资,这块我们也不会做的太多。”古永锵有点感慨,接着又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他最近这两年都是跟影视圈泡,他就想做这个东西”。

古永锵说,与时俱进挺好的。一个公司,应该在新的发展路径里面做一些变化。近两年,古永锵一直在提“老人做新事”。“我自己觉得,我老是要做同一个事情,做了三五年后其实有点乏味。我做事情,就先看我有没有兴趣,能不能学习,有没有提升。对团队我要负责任,要考虑他们的变化。”

创业团队,包括刘德乐、姚键、魏明、朱辉龙、朱向阳等人,跟着古永锵打仗都九年、十年了,先后经历了上市、合并、私有化。古永锵说,两三年前,大家就开始提,多做一些变化。

古永锵还在富国投资的时候,就认识了刘德乐。加入优酷前,刘德乐做了十多年的创投。实际上,优酷很多资本运作,背后的操盘手都是刘德乐。可能因为古永锵是CEO,人们更愿意把标签贴到他身上。

对于人事的变动,合一集团总裁杨伟东已经习以为常。

杨伟东自国家电力公司出身,曾在世界银行、联想集团、诺基亚等公司任职。2011年至2013年,杨伟东创办麦特文化,从事娱乐内容的生产,古永锵也给了他很多帮助。

之前,古永锵也曾几次试图劝说杨伟东加入优酷,但杨并不为之所动,觉得自己能力有限,还是想创业。2013年1月的一天,古永锵打电话给杨,说要找他随便聊一聊。

古永锵来到杨伟东的办公室,说想听听他对土豆的建议,问他:“如果你做土豆的老大怎么做?”古永锵说,做事情,舞台有大小,为什么不来优酷土豆做大平台。杨伟东就被打动了。

2013年2月4日,优酷土豆集团任命杨伟东为土豆总裁,同时兼任合一集团高级副总裁。

接任总裁,摆在面前的是一大堆的挑战,“最大的挑战是人的挑战,团队的凝聚力不是特别强,效率不是特别高,跟优酷的差异化也不是特别高。”杨伟东说。他用了大概三四个月的时间去观察现有的团队,之后开始动架构。按照先人后事的原则,花了6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人事调整。

这种大刀阔斧的人事调整,势必要分离出一些之前权高位重的管理层。杨伟东说自己并没有压力,因为古永锵是很简单的人,对事不对人。

古永锵也表示,在团队建设上,他有一套方法论:能否招聘凝聚一个团队,能否招募到一个团队,能不能看人,能不能带人,能不能接人。他觉得,只有满足了这5个条件,才是一个合适的高管。

而对于此次合一集团的人事调整,杨伟东认为,和优酷并购土豆那次一样,本质上是为了应对变化作出的举措。

其实,在过去的一年中,在杨伟东的推动下,优酷在综艺领域也做出了新花样。

2015年6月,在优酷“综级会”上,杨伟东宣布与国内六大一流综艺制作团队达成合作,合制网生自制综艺。之后又与马东的米未传媒达成综艺自制战略合作。在该计划引领下,优酷推出了包括《看理想》系列、《歌手是谁》《室友一起宅》《好笑头条君》《国民美少女》《火星情报局》《喜剧者联盟》等多档具有影响力和关注度的网生自制综艺。在2016年4月举办的“优酷春集”上,杨伟东宣布优酷还将推出一系列与顶尖制作团队和明星合作的重磅网生自制综艺。同时,杨伟东还引进国内最优秀的综艺人才——“超女之母”王平,负责优酷综艺娱乐板块,加磅综艺发展。此外,版权综艺方面,杨伟东以“人有我有,人无我独”的宗旨,2016年拿下了5档王牌综艺的独播权以及15档(除湖南卫视外)王牌电视综艺版权中的11档。优酷以最“独”的版权综艺和最“全”的网生自制综艺布局,形成强大综艺矩阵,实现综艺霸屏。

十年前,古永锵开始创业的时候,他说做CEO最重要的是三件事:人财事。但今天,他要加一个“天”在前面,天人财事。

“风口论”里的一个重要规则是:做得太早就是先烈,做得太晚会被淘汰,只有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才可以成为先驱。

互联网时代,信息都是透明的。任何人都能上网,翻翻微信朋友圈,也能知道未来发展的方向。最大的区别,就是能不能判断时机。

“VR这些方向,人们都是看得见的。究竟什么时间入场?太早了,可能很快资金不够就倒闭了;太晚了,已经有人立了山头站在那儿了。”古永锵说。他现在的观点是,“天”比“人财事”还要重要。以前,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对战略、对事务的判断,企业家之间是有差别的,但现在越来越简单了。人们讲的东西越来越像,一套一套的讲生态、竞争格局,讲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但,究竟在什么时机讲什么事情,什么时机开始行动?“比如,昨天(5月11日)发布会,我也讲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会发生的事情,但是不代表我现在要行动。”古永锵说,看战略路径,除了要看大方向里包含的产品、内容、业务模式,还要观察那些不易被察觉的技术、用户习惯或者说政治环境。“企业家本身的一种核心竞争力,是他能够判断现在时机到了没有。”

眼下,几乎所有视频网站都发布了关于VR战略。5月11日,优酷也以“奇妙夜”的形式在上海发布VR战略,和之前的VR发布会以讲PPT为主有很大的不同,这场奇妙夜现场有着爱丽丝梦游仙境一般的设计,毕竟不是每场发布会都能在外场看到各种哈哈镜,而听众区摆着一个真的可以运转的旋转木马。发布会上,所有VR内容都以真实可播放的视频为主要展示形式,不再是存在于海报的PPT。就连开场,都是全息邓丽君“真人秀”,体验感十足。

古永锵表示:“2015年中期,VR这股‘风’就来了。优酷VR战略从内容切入,并已经在制作、应用、变现、投资等方面实现落地。如同1895年第一支电影《火车进站》升级了人类视听体验,VR技术的普及无论对用户体验还是内容生产都是颠覆性的。优酷将全力推动国内VR产业的发展,将梦想照进现实。”

2015年初,优酷土豆内部就开始在讨论,做一个投资基金。华岩资本董事总经理丁纯在旧金山有办公室,他安排了硅谷的一些创投公司让古永锵去参观。

丁纯也是优酷最早的投资人之一。2005年,古永锵39岁的那一年,向张朝阳递交辞呈,理由是要陪妻子去美国上学,但实际上他在准备创业。古永锵对李世默和丁纯说:“互联网推动世界变革的趋势已经存在,现在需要我们一起去决定怎么做。”这两个人后来成为了优酷的股东,投了300万美元天使资金,11月21日,合一网络注册成立。

2015年6月,Ryan陪古永锵在美国西海岸考察了一个月,见了很多VR的创投和创业公司。他们发现,所有人都在做VR,游戏的人在做,传统媒体做内容的人在做,移动互联网公司的人也在做,资金也一笔笔的投入进来。“我们知道,这个事情要发生了。”Ryan说。

VR概念在美国流行很久了,早在1999年,华纳影业就拍摄了《黑客帝国》,但由于硬件和资金的限制,直到最近才得以大规模的发展。

回到北京后,古永锵就开始着手布局VR。他拉了很多人进来,HTC、华为、三星、GoPro、福克斯、Sony影视……覆盖内容、硬件和影视领域。并与华岩资本达成合作,共同成立优酷全球前沿科技基金。

“优酷在自制、合制内容方面已经广泛采用VR技术,我们也在全球范围内找寻了优质的VR作品,带动行业发展。”合一集团高级副总裁魏明说。优酷此前通过VR技术,拍摄过尚雯婕、TFboys、Bigbang的音乐MV,做过俞敏洪的洪哥梦游记、“挑战不可能”等攀珠峰直播。

VR对内容更大的改变是对内容制作的改变。以前是多个摄像机对着一个焦点拍摄,VR时代则是一个摄像机拍摄全视角的内容,等于导演和摄影的角色合一了。以前,观众看到的视角,是导演充分设计后的,而VR时代观众有了视角选择的主动性,这对VR内容的生产有着很强的挑战。正因为能玩起来,内容生产的团队、制作方都在积极探索拍摄方式。

截至目前,优酷已经和80%国内顶级VR内容制作团队签约,并拥有50多家海外战略合作伙伴,并预计年产1000条优质海外自制合制视频。

“我们东西已经出来了,产品出来了,内容也出来了,基金也出来了,我们都是干货。说实话,我以前也有在外面看友商们的发布会,规划多,都是一些战略。客观地讲,没执行的规划就是废话。”古永锵说,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布局,一直都憋着不说,就等着真的有干货。

优酷与华岩资本合作成立的专注于VR/AR的优酷VR基金,魏明一直都想去学习,他女儿也在美国念书,自己也在读EMBA,正好可以帮助基金做一些VR生态投资。

古永锵形容优酷现在是“土豪再创业”。最近,他经常跟身边的人讨论的话题是,已经到了融合的时代,即便是在同一个平台里,有很多东西也要完全回到创业状态,从零开始重新做起。

“有一点是跟10年前不太一样的。头十年,我们是非常专注的一家公司,最近两三年,我们开始跨界,很多领域的边界已经很模糊了,我们现在是在一个现有的平台里面去跨界的土豪创业。”这在美国的硅谷也已经是常见的现象, Google、苹果、Facebook、亚马逊,所有的巨头,没有一家不在试图让边界变得更宽广。

合一集团总裁杨伟东补充道:“我们的团队,有经验、有资金,我们在做新的尝试的时候,比起初创业公司来,是相对‘土豪’的”。

古永锵提到,2005年离开搜狐创业前,外界就在猜测他要做什么。有很多东西可以做,最后还是选择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

“人生3万多天,每天24小时,你从业的部分如果是平常的工作花1/3的时间,做创业的要花一半的时间,如果不做自己觉得有兴趣的东西、好玩的东西多没劲?”他说,创业的时候解决的是从电视直播到PC、手机、iPad点播的体验变化,现在,不仅仅是体验,已经有了互动。私有化之后,优酷分别发布了玩转内容、玩转自频道、玩转游戏、玩转VR。这一系列都是体现从‘看’到‘玩’的一个转变。”

古永锵说,创业最重要的是想要实现的目的是什么。“作为一个企业家,或者创业者,应该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和梦想,甚至,到某个程度,也要考虑是不是应该交棒给年轻人,是不是应该有一些新的梦想。”

2005年底,古永锵创立合一的时候,中国互联网刚刚进入web2.0时代,到2016年,正好过了一个10年。

“全屏即无屏,新的时代到来了。”古永锵说。

__________________

版权所有,关注商业,享受生活。有趣,有用,有钱,有未来。

谢绝转载,谢谢。

“少年”古永锵:新的时代到来丨封面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少年”古永锵:新的时代到来丨封面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