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大学网贷“野兽”:所谓"低利息"比信用卡狠得多

作者: 裴昱,孙丽朝,石敬薇

编者按/  缺钱的大学生,嗜血的高利贷,网贷正将二者轻易链接起来。极端悲剧个案背后,畸高的利率和额度,空白的风控和监管,野蛮的扩张和催收,正在让一切走向失控的疯狂中。相比于七年前被“送别”的信用卡,网贷,这只正在急速入驻校园的野兽,显然需要更大的智慧来对待。

一线调查

利息高达30%  高利网贷入侵大学校园

“零首付”“零利息”“最快3分钟到账”……在信用卡告别校园七年后,更为凶猛的“野兽”杀入:以P2P为主的网络贷款,借助“网络+代理”模式,正在大学生群体中飞速蔓延。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金额较小的普通消费贷款,更为大额的创业资金、偿还学费等贷款,亦由触手可及的网贷向大学生提供着——而相比于信用卡,缺乏监管的网络贷款渠道,动辄能为学生提供万元甚至数万元贷款,且实际利率惊人。

费率不透明、授信额度过高、风控不严、催收方式野蛮……在便捷、低门槛背后,校园贷款存在的问题,正日渐凸显,且开始以极端个例提醒风险所在。

但无论是网贷机构还是校园,目前均严重缺乏有效的引导和管理。尤其,有能力在社会上“创造”一个个惊天大案的网贷机构,迄今仍处于裸奔状态。

一头完全失控的野兽,正冲击着防备最低的校园。

“野兽”渗透校园

没有还款来源,被银行拒之门外的学生,却成了各家网贷平台争抢的客户。

2016年初,广东某高校的大学生李明(化名)与同学筹划创业,缺启动资金。他们在经过提交身份证、银行卡等信息,并录制一段视频后,他从名校贷,人人分期、分期乐、趣分期等四个平台拿到3万元。

“平台会要求借款人每个月还一些,三年还完,我算了一下三年的利息和其他管理费用等一共1.1万,现在每个月要还1700多元,压力挺大的,这个月借同学的钱才还上,下个月可能要做一些兼职来还款。”李明不建议同学们去网贷,但网贷却正在全面杀入校园。

“学校里有很多贷款广告,海报就贴在我们的宿舍楼里,贴吧里也都是这些平台的推广信息,还有校园代理一直向学生推销,通过微信扫一扫送奖品来获得关注度,再重点与需要用钱的同学说利息很低等等。”合肥某高校大学生冯强(化名)称。

“借贷的学生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为了虚荣心之类的,买自己目前无法负担的东西,另一种是真的急需钱,比如有个学生会的同学,办活动向学校请款迟迟未能获批,就先贷了一些钱,等报销后再还款。”冯强认为,一些同学以为只要把借钱补上就行,但事实往往远非如此简单。

据了解,这些校园贷的门槛都很低,通常在校大学生向这些校园贷平台提供身份证、学生证等证件信息即可申请到分期付款或提现,不需要父母或老师提供任何担保书。

律师付建从去年10月开始着手了解大学生贷款情况,他发现,现在这个行业非常乱,许多平台虚假宣传,表面上说是无利息、低利息,但一些服务费、管理费、交易费等加在一起比利息还高,变相的增高了利息,学生的辨别能力弱,对社会认知能力和风险防范能力不高,这是非常危险的。有些平台为了催债,就给学生发短信,说类似“我们要去你们学院拉横幅,给你送花圈”的话恐吓学生,学生就怕了。

付建表示,我发现,一些校园贷平台会倾向针对农村的孩子推销。城里的孩子来上学时都带了好的手机、电脑等,一些农村贫困的孩子家里负担不起这些,不可能花几千甚至上万元买个好手机、好电脑,部分学生由于自己的虚荣心理,觉得这些贷款平台挺好的,就开始借贷了。

律师李大伟表示,校园里同学间关系密切,甚至有一些比较强势的学生,拿着其他同学的身份证在网上办理网络贷款手续。身份证被冒用的学生在报警时,大部分情况下是不能够证明自己的钱和身份证被其他同学领走的,也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被冒用,因为是网络终端注册。这就给很多强势的学生利用弱势学生身份注册提供了可乘之机。弱势学生发现自己的信用记录出问题,但是维权过程中非常麻烦,产生了很多更加深层次的问题。

比信用卡狠得多

记者查询和电话咨询多家平台发现,网贷平台通常声称低利息甚至零利息,但实际上还要收取管理费、交易费等各种名目的其他费用。记者以大学生的名义向学信贷咨询,工作人员表示,该平台月利息是1.75%(相当于年利息21%),借贷期限是1-12个月。借款人可以在1-12个月选择几个月还完,除了利息外,平台要收取本金4%的服务费,以及每个月收取本金0.5%的借款管理费。例如借款5000元,每个月收取5000元的0.5%,选择6个月还完,就是6个0.5%。此外,平台还要收取本金3%的风险担保费。如果出现逾期,也会根据逾期情况加收一些费用。

记者又以在校生的名义向名校贷咨询贷款情况,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通常本科生一次能借款1000到3.5万元,研究生能借款1100~5万元,可以分12个月、24个月或36个月还款,每月还一部分。

记者以借3万元,3年还清为例,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月利率是0.99%,年利率是11.88%,在还款时第三方支付公司(名校贷使用的是快钱)会收取充值手续费,充值手续费是充值金额的0.5%,借款时,平台会在学生借款金额中扣除20%作为平台咨询费,这笔钱会在学生还完所有的款且没有任何逾期情况下,再把这些钱打到同学的账户上。

还款时,如果出现逾期,每天都会有滞纳金,30天以内,滞纳金是应还款金额的0.15%。比如这个月有3000元没有还,滞纳金就是3000的0.15%。“借款3万元,三年后一共要还4.0692万元。如果出现逾期很多次,或一次逾期很多天,20%的咨询费就不会给了。如果逾期超过30天,并且联系不到本人的情况下,我们会联系到同学的家里人,让他们一次性还清。我们的债务一般是交给第三方法务人员来追讨。”名校贷工作人员表示。

网贷之家创始人徐红伟告诉本报记者,由于传统银行放贷不收取手续费只收取一定的利息,许多人就以为所有的贷款利息就等于贷款成本,但这其实是两回事儿,在网贷服务中,贷款成本包括两方面,一个是贷款利息,另一方面是服务费、手续费、工本费等其他费用。一些学生光注意到利息低,但许多学生贷的综合借款成本很高,有的甚至超过36%,实际上没有部门去查这个事情。

网贷之家调研数据显示,纯P2P学生网贷平台年化借款利率普遍在10%至25%之间,分期付款购物平台要更高些,多数产品的年化利率在20%以上。

2015年6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专门就民间借贷问题出台了司法解释,规定年利率没有超过24%的,受法律保护;超过36%的,超过部分的利息不受法律保护。

2009年7月,银监会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向未满18周岁的学生发卡,而向已满18周岁无稳定收入来源的学生发卡时,需落实具有偿还能力的其他还款来源。随后,大部分银行停发大学生信用卡。但这也给审核简单得多的校园贷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会。

徐红伟介绍,信用卡在还款周期内是没有利息的,即使违约,它的复合成本单利是18%左右,复利是21%左右。

后来校园里发放信用卡均被限制,没有理由允许20%甚至30%以上年化利率且是非理性竞争状态的校园贷进入校园,这也不利于中国学生良性消费观念的养成。

2004年兴起的大学生信用卡,市场份额曾一度迅速飙升。但由于逾期情况较多,2009年大学生信用卡被银监会叫停。

此后虽有部分银行仍推出大学生信用卡,但审批较为严格、信用额度低,而一般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服务对象只针对具有稳定职业或收入的客户,并不包括大学生。现有的市场无法满足消费需求日趋提高的大学生群体。

千亿级“空虚”

据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校园消费金融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6》显示,从2010年到2015年,全国高校的总数基本持稳,约3600家;在校生数量缓慢增长,如按照2600多万名学生,每人每年分期消费5000元估算,分期消费市场规模可达千亿元人民币量级。

大学生信用消费市场的空缺,催生出一系列专门针对大学生群体的分期购物平台。

“2013年区域性大学生消费分期平台出现,标志着市场逐渐形成。短短一两年间,大量互联网平台以及电商巨头入局,商业模式逐渐清晰。”易观分析师沈中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记者了解到,目前提供校园贷产品的平台主要有三类:一是以名校贷、拍拍贷等为代表的P2P网贷平台;二是以分期乐和趣分期等为代表的校园分期购物平台。三是以电商网站衍生金融业务等为代表的传统电商平台提供的信贷服务。从给学生提供借款的平台看,各家平台的差别较大。贷款额度少则几百,多则几十万元,一般是1000元~10万元之间;还款期限最短1个月,最长3年。

付建告诉本报记者,在校园贷款产业链上,有着这样几个关键的群体:首先是贷款平台,为学生贷款提供资金;第二是中介,或者说社区代理,一个中介手中可能有很多个平台,假如用户有借5万元的需求,某个平台的额度上限是1万元,这种时候中介会通过他手中的多个平台分别借款给用户,保证用户能借够5万元;第三是校园代理,分为多个级别,包括区域代理、一级代理、校园代理等等,一些校园代理会在学校招聘几个人帮忙发传单、贴广告等等。这些校园代理的提成还是不少的,一般能达到借款的1%到10%;第四个是催债的人员。

“贷款平台的盈利主要是靠利息和服务费,还有一些分期导购平台会收取渠道商的导购费。”沈中祥在谈到网络借贷平台的盈利模式时提到,“这些校园贷的利率普遍偏高,一般会在20%左右。还会有一些名目繁多的手续费、服务费等隐性费用。因为存在较多的不透明收费,例如有的借款平台会扣一部分抵押款,学生向平台借1万元,但实际到账只有8000元,可是每个月的利息却是按照1万元本金收取。由于大学生群体缺乏金融知识,对金融领域的利息计算方式并不了解,无形之间支付了更高的费用。”

如此畸高的贷款成本,大学生似乎并不敏感。多位不同高校不同专业的大学生在受访时,几乎都表示对利率不了解也不太在乎。

在回答能够承受的最高利息是多少时,一位北京高校在校生表示,“没想过这个问题,借款有利息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持类似态度的学生不在少数,大学生金融知识匮乏也给不规范的网络平台提供了牟利之机。不仅如此,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校园贷的逾期率虽然比较高,有的甚至高达50%,但坏账率很低,不足1%。

看好大学生市场的不仅仅是这些P2P平台,还有他们背后的投资人。

在谈到平台与投资人的分成比例时,徐红伟表示,如果是分期类的平台,借款人所付出的借款成本中,大概70%是平台方拿走,30%是给投资人,这个比例因平台不同而异。

徐红伟补充道,平台的运营成本也是很高的,包括中间的校园代理、平台运营、抵御坏账等等。举个例子,一个学生使用了校园分期,把手续费、各种服务费、利息等加起来,全部折算成年化利率,一般来说是30%~40%,投资人投标看到的回报率在10%~13%之间,另外的20%到27%,一般是整个平台以服务费的形式拿掉了。

一位网贷平台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平台的贷款利率在9%~20%之间。为了扩大消费场景,促销期间可能会做分期购物免息的活动,这种时候平台是在烧钱培养客户。

大学生较好“未来预期”,是投资人和平台看重这个市场的主要原因。易观智库调查研究发现,大学生群体对于分期消费的接受程度普遍较高,超过67%,需求强烈一旦被激发,必将进一步刺激市场的发展。

“一些品牌厂商与大学生分期购物平台合作,给予大学生用户分期免息、首单减免等优惠,既可以增加销量,还可以培养种子用户,增加用户黏性。”沈中祥表示。

借贷两端失守

尽管行业内已有一些平台把风控流程做得更加完善,并利用数据优势配合相关部门打击非法套现。但行业门槛低、乱象丛生的情况仍需得到更多的重视和治理。

“最近我们学校开始抓借贷问题,首先是给我们所有学生干部开会,第二天就开始统计学生们的借贷情况,有借贷的想办法先还掉,之后辅导员进行教育。学校也说了,有困难可以先找辅导员帮忙,主要是怕出事。”冯强表示。

今年4月,教育部办公厅、银监会办公厅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表示,随着网络借贷快速发展,一些P2P网络借贷平台不断向高校拓展业务,导致高校学生受不良网贷平台的诱导过度消费,陷入“高利贷”的陷阱。

《通知》明确,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实时预警机制,及时发现校园不良网络借贷苗头性、倾向性、普遍性问题,及时分析评估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潜在的风险,及时以电话、短信、网络、校园广播等形式向学生发布预警提示信息。《通知》发布后不少高校网站挂出相应公告,对学生贷进行警示。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研究总监郭大治表示,在我国的工商登记中,没有网贷业务。网贷业务之前是“三无状态”,没有监管部门、没有规则、没有门槛,从监管上是真空的状态。

去年年底,银监会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部门研究起草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该《办法》界定了网络借贷的概念,明确了监管方为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同时,遵循“谁审批、谁监管”的原则,由地方金融办负责风险防范与处置。该《办法》作出了18个月过渡期的安排,在过渡期内先是通过网贷机构规范自身行为、行业自查自纠、清理整顿等净化市场,所以现阶段对网贷的监管还未落地。

监管规则为何迟迟未能出台,在李大伟看来,是我国金融监管体系的问题,我们国家是分业监管,但混业经营,就导致很多深层次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央行管第三方支付,银监会是管网络借贷平台的。但是一般这些P2P平台都需要第三方支付完成。但是分业监管就导致步调不一致出现很多问题。

郭大治表示,校园贷的特殊性是它是针对无收入甚至未成年人,但平台并没有特意针对校园就改变规则,比如追债方式上,没有考虑这一群体的承受能力,没有表现出对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催收的区别,另一方面,目前,对于网贷平台如何追债我们国家是没有规则的,没有说明催债是可以用什么方法,不能用什么方法。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中国政法大学金融创新与互联网金融法制研究中心主任李爱君表示,加强校园贷监管,首先应该限制学生借钱的用途,给学生的借款要用作最基本的学习和生活,并且一定要经过父母同意,因为学生没有偿债能力;其次,在校大学生借款的还款期限应设定在他具备还款能力时进行偿还,而不能设定在他不具备偿债能力之时。再其次,贷款平台要制定科学、可行的风控标准,这个风控标准要经过政府部门备案和审查。任何一个学生借款都要经过风控审查,由于平台风控过错,借给了不合格的借款对象,当借款人不能按期偿还债务时,由平台进行偿还,并且平台不享有向借款的大学生的追偿权。用这种制度设计来约束平台的随意向大学生放贷;此外,学生贷的收费、交易模式,应该由相关部门制定统一标准。

徐红伟则坚决反对校园贷的模式。“学生本来就没有收入来源,且对于自己的经济行为也缺乏认知,校园贷利息高,还会出现多个平台重复授信的问题,对学生的影响还是蛮大的,甚至在巨大压力下,学生会做出过激行为,及时叫停是有必要的。”对于一些监管策略,徐红伟表示,校园贷平台竞争非常激烈,学生这个群体又是不成熟的,如果不叫停,无论如何加强监管都是会有问题的,防不胜防。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郭浩_NT5629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大学网贷“野兽”:所谓"低利息"比信用卡狠得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