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日本語」在日本的火车上,人们都在吃些啥?

为了纪念在三重县召开的 G7 峰会,JR 东京站自 5 月 21 日起的一周内办起了“铁路便当峰会”,销售峰会及部长会议主办地的特色铁路便当。尽管在火车上销售盒饭不足为怪,但将火车盒饭形成为一种文化的似乎也只有日本。

「日本語」在日本的火车上,人们都在吃些啥?

明治时代日本铁路飞速发展,最初的铁路便当随之应运而生,当时铁路便当的菜色很简单,竹叶包裹盐渍萝卜与两个饭团。“客人,要铁路便当吗?”当火车停靠在站台边,销售火车便当的工作人员就不遗余力地大声吆喝,乘客从车窗边伸出手一手递钱一手接过便当。等到车开的那一刻,一边欣赏着窗外的景色一边享受着舌尖上满足。战后经济腾飞期,火车便当迎来了发展全盛时期,这样的景象便是日本人记忆中铁路便当最亲切的模样。那时铁路便当卖得究竟有多好?就以横滨站销售的烧麦便当为例,一天就能卖出约 4000 份,哪怕是小车站一天卖个几百份铁路便当也不成问题。

「日本語」在日本的火车上,人们都在吃些啥?

现在只有为数不多车站还保留了在站台销售铁路便当的风俗

1964 年第一条新干线东海道新干线的开通宣告了高速铁路时代的来临,当时的 JR 以危险为由禁止在站台销售铁路便当,这也成为铁路便当发展的分水岭。新干线越造越多速度越来越快,2 个半小时就能从东京到达大阪,似乎挨饿一会儿也能够忍受;车站建设愈发完备,稍具规模的车站必定有吃饭的地方;倘若实在想在车上吃便当,去便利店买好便当再在车上吃也未尝不可,更重要的是,由于铁路便当保质期短,成本价水涨船高,便利店便当大多只需铁路便当一半的价格。

「日本語」在日本的火车上,人们都在吃些啥?

2014 年,日本全国生产制造铁路便当的厂家数量已经从 1963 年的 400 多家跌落至 105 家。推出加热式铁路便当对抗竞争对手;或把铁路便当放进陶器或者新干线造型的盛器里,只为让乘客在火车上吃饭的体验变得更特别一些,然而这还无法吸引日本人打起兴趣去购买铁路便当。

究竟怎样才能延续有着 130 多年历史的铁路便当?日本人想到了进军海外市场,还有对日本铁路便当充满好奇心的外国游客。日式便当(Bento)已经在海外具有一定知名度,把 Ekiben(日语里铁路便当的罗马音)变得和 Bento 一样有名是日本人现在努力的方向。

「日本語」在日本的火车上,人们都在吃些啥?

日式料理在法国颇有人气,今年 3 月 JR 东日本与下属子公司 Nippon Restaurant Enterprise(NRE)就在巴黎与里昂的火车站卖起了铁路便当。原本计划 4 月 30 日闭店的铁路便当店由于受到法国乘客的欢迎,开业时间延长到了 5 月 26 日。其中一款寿喜烧便当参照了西餐前菜、主菜、点心模式,但法国人却觉得牛肉太少不够吃,于是 NRE 便取消了点心增加了牛肉的分量。铁路便当在台湾较为普遍,可日本铁路便当进入台湾市场却遭遇了水土不服。日本人习惯凉食,台湾人却吃不惯冷却的米饭;日本铁路便当大多用照片作为外包装,但台湾人却希望可以直接看到便当食材。把铁路便当的盖子换成透明塑料盖子就能解决问题,可日本人觉得“怀着期待的心打开便当盖子才是铁路便当的乐趣所在,希望这样的文化能够获得理解”……

「日本語」在日本的火车上,人们都在吃些啥?

日本铁路便当在巴黎

美味且设计精巧的铁路便当对海外游客来说十分有趣,为了吸引海外游客,铁路便当生产厂家崎阳轩就准备了英语菜单,甚至还考虑推出清真铁路便当。此外,日本各地的铁路便当常常会以当地美食作为卖点。就以仙台为例,作为牛舌料理的发源地,说牛舌是仙台名产毫不为过,可仙台绝不是海外游客赴日观光的首先目的地。铁路便当生产厂家想做的就是:让各地美食成为当地的一张名片,让美食成为游客下次到访一座城市的理由。想想坐着火车一路吃着各地特色铁路便当旅行也算是不同寻常的旅行方式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日本語」在日本的火车上,人们都在吃些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