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重庆最大民营P2P兑付危机调查:融资方非真正借钱者

重庆最大民营P2P兑付危机调查:融资方非真正借钱者

本文源自:21世纪经济报道

“我们只是一个壳,这家公司也是我在外面借的壳,只有注册情况,没有实际经营,没有场地,没有员工。”贵州创天下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法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融资方公司不是真正借钱者,也没有使用这笔资金。

本报记者 南水 贵阳、上海报道

5月中旬,重庆最大的民营P2P——重庆易九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易九金融”)出现兑付危机,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在易九金融已融资成功的57期在保项目出现风险,涉及1349名投资人,担保本金金额共计2.538亿元。

贵州能源担保公司的担保项目出现逾期后,包括投资者、易九金融、贵州能源担保、两地金融办在内的各方都在协商处置方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采访多日,试图解开57期项目难以还款的真实原因,但随着调查的深入,谜团却越来越多,包括融资方的真实性、贵州能源担保的实际控制人、资金的实际使用情况。

有上述57期项目中的部分融资方声称自己为“融资通道”,从易九金融投资者手中募集来的资金只是在该公司账户上短暂停留,实际融资方不得而知。

同时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在其官网表示,2014年,为进一步提升公司效率,公司股东会对股权结构进行了调整,完成了国有股从相对控股到绝对控股的实质性转变。

但贵州能源担保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称自己50.67%的股份为代持。

曾经与易九金融合作过的担保公司高管推测:“出现如此大规模的违约,要么是受经济低迷影响,违约项目累积,集中爆发;要么就是担保公司出了问题,表面融资方未必真实,而融资金额较大的真实融资方难以还款,导致壳公司集体出现违约。”

但到底谁拿走了易九金融投资者的钱,谜题依旧在延续。

兑付结果仍在磋商

今年5月中旬,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在易九金融已融资成功的57期在保项目出现风险,涉及1349名投资人,担保本金金额共计2.538亿元。

据易九金融董事长陈林介绍,易九只是纯粹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其模式为国有担保公司的担保项目,拿到易九平台进行融资。

“易九金融只设立合规部审查担保公司的相关项目以及文件的合规性,并不设立风控部门。”陈林这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认为作为平台,应该保持纯粹的中介性质,而不应该附带风险排查和风险补偿功能。

依靠国有担保公司的兜底作用和较高的收益率,易九金融很快发展成为重庆最大的民营P2P企业。

但随着经济低迷,国有担保公司的代偿能力也受到考验,贵州能源担保的代偿能力也出现问题,这家注册资本3亿的担保公司,“在易九金融和鹏金所等互联网平台亦有逾期贷款出现。”陈林这样说道。

贵州能源担保公司的担保项目出现逾期后,包括投资者、易九金融、贵州能源担保、两地金融办在内的各方,经过多次谈判,实质兑付方案出台依旧处于博弈状态。

5月25日,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副总经理黄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4日,其与重庆金融办、易九金融进行磋商,在三个月内,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协调第三方上市公司以1.25亿元现金或投资人指定的支付方式代偿,未来再偿还剩余的50%。重庆金融办和易九金融会将该方案带回重庆,在一周内组织投资人代表进行磋商。

蹊跷的融资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在易九金融平台上,由贵州能源担保所担保的57期担保项目融资方共有48家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多家公司的从业人数不超过10人,还有个别公司未能查询到相关工商登记信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工商登记信息的公司地址,实地走访了贵州乔富地质勘查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贵州小 红帽 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贵州创天下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贵州金东阳电器有限公司等多家融资方公司,均未能在工商登记地点找到上述公司。

记者拨打贵州乔富地质勘查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贵州小红帽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联系电话,对方表示其均为公司原法人,并在去年将公司转让给别人,地址也有所变化,但多位原法人均表示公司转让之前都不需要融资。

“我们只是一个壳,这家公司也是我在外面借的壳,只有注册情况,没有实际经营,没有场地,没有员工。”贵州创天下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法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融资方公司不是真正借钱者,也没有使用这笔资金。

贵州创天下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法人还透露,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用他的身份证原件办理账户,给他一些佣金,“资金在账上不超过1分钟就转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资金都是通过易极付支付,易九不经手投融双方的资金,更不汇集资金。投资方、融资方、担保方的账户都是他们自己独立在易极付上开设,分别通过公安和银行关联的繁琐实名认证。”陈林这样介绍易九金融完成融资后的资金走向。

而贵州能源担保公司副总经理黄鹏回复本报记者,目前不掌握上述情况,不过已经调查了解融资方公司真实性。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虽然找到贵州金东阳电器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但该物业大门紧闭,物业保安表示,这家公司很早就搬走了,只留下一些名片。记者拨打了名片上的电话,对方强调,他们是东阳电器维修部,至于贵州金东阳电器有限公司,早就不在他们名下了,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多位金融律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问题焦点在于融资方项目是否真实存在,以及资金流向和实际用途是否存在问题,如果存在上述任一问题,实际融资方可能涉嫌非法集资,担保公司需要承担相应民事责任。如果担保公司是融资方的实际控制人等关联关系,或者担保公司明知融资方实际控制人进行非法集资或诈骗而为其担保,也可能涉嫌共同犯罪。

第一大股东股份为代持

随着调查的深入,贵州能源担保公司的实际控制权问题浮出水面,这家对外宣称的国有担保公司,实际国资所占比例不足50%,且第一大股东股权为代持。

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官网介绍,2011年初,在贵州省能源局发起带动下,经贵州省政府批准,由贵州盘江化工厂(今贵州盘江化工集团)、贵州省煤矿设计研究院、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新希望(16.800, -0.22, -1.29%)集团等共同出资组建了贵州省能源担保有限公司。

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成立之初,共有7个股东,实际投资3亿元,资金全部到位。

其中,贵州盘江化工出资6000万元,占比20%;贵州省煤矿设计研究院出资3000万元,占比10%;贵州肥矿光大能源有限公司出资近5000万元,占比16%;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出资1000万元,占比3.33%;上述四个股东均为国有性质,另外3个股东为民营性质。当时,贵州盘江化工厂负责人担任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董事长。

但2014年,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完成了一次股权转让。

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负责人进而介绍道,2014年,某民营企业(纵横<发音>物资)购买了贵州能源担保50%左右民营股份(此前为深圳东信昌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由于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一直没有创造利润,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想要退出,但纵横物资认为这样会影响公司的国有性质。于是,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与纵横物资签订协议,帮其代持50%左右民营股份,以保持国有性质,一年后正式退出,由纵横物资购买3.33%股份,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拿回1000万元投资。不过,截至目前,纵横物资还剩280万元尚未归还,因此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继续代持相关股份。

为拿回1000万元股权投资款,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帮助纵横物资代持股权。

根据贵州省金融办2015年2月4日印发的《关于同意贵州省能源担保有限公司变更股东的批复》文件,贵州省金融办同意公司股东深圳东信昌投资有限公司将其出资15200万元人民币,占比50.67%的股份转让给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贵州省煤炭经营指导服务中心现为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第一大股东。上述负责人还透露,当时由鼎盛鑫融资担保公司(下称“鼎盛鑫”)代表该民营企业过来收购、接管,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董事长杜晋等高管团队也来自鼎盛鑫。

鼎盛鑫融资担保公司的前身为贵州鼎鑫经济担保有限公司,而杜晋此前为贵州鼎鑫经济担保有限公司高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鼎盛鑫所在的天宏业大厦,发现名为贵州纵横通达物资有限公司也位于该大厦。

自称与鼎盛鑫是合作关系

据5月13日一份会议纪要显示,在贵州省金融办领导的协调主持下,贵州省担保公司、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及相关企业负责人召开紧急会议,就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近期在易九金融平台上出现的重大担保风险处置相关事宜进行磋商。

值得注意的是,在参会人员签字处,除了贵州省金融办、贵州省担保公司、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相关负责人的签名外,还有贵州担保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的签名。

一位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该签名为贵州担保行业协会秘书长单位,是一位姓唐的女士。

公开资料显示,贵州担保行业协会秘书长单位为鼎盛鑫,总裁为唐文凤。

上述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高管解释,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为协会副会长单位,协会帮忙协调处理,此外,“5月9日贵州省能源担保有限公司与易九金融协商会会议纪要”包括:在15天内落实一家国有担保或二家资信能力强的民营担保公司进行再担保,由贵州省金融办对担保公司资质进行把关,上述民营担保公司即为鼎盛鑫。

他还表示,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和鼎盛鑫是合作关系,“前两年民营担保公司的日子不好过,两家公司会互相推荐业务”。

贵州某金融企业负责人透露,近年作为民营担保公司,获得银行融资相对也较难。

据鼎盛鑫融资担保公司官网显示,现有500名员工,16家分支机构(包括贵州、广西、江西、新疆、山东等地),在保总额近80亿元。

今年3月,鼎盛鑫在澳洲证券交易所上市。而 《5月9日贵州省能源担保有限公司与易九金融协商会会议纪要》内容包括:贵州省能源担保有限公司在三个月内(2016年8月1日前),筹集1.25亿元用于易九平台上项目代偿;如在一年内无法完全清偿的,由上市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记者了解到,这1.25亿元为上市公司股票。

因此,也有一些投资人猜测,提供1.25亿元股份的上市公司即为鼎盛鑫。

黄鹏告诉本报记者,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旗下没有上市公司,这是第三方公司愿意出资帮助,商业行为具有一定的私密性,因此不方便透露具体公司。5月23日,本报记者发函采访鼎盛鑫,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此外,黄鹏还称,贵州省能源担保公司在鹏金所等P2P平台也有担保项目,但都在正常兑付,确实不是担保公司,也不是融资方兑付的,而是鹏金所等P2P平台帮助兑付。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重庆最大民营P2P兑付危机调查:融资方非真正借钱者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