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短视频网红演进史:段子手的基因,创业者的野心

短视频网红演进史:段子手的基因,创业者的野心

编者按:papi 酱的横空出世带热和强化了短视频的概念,有人说,她重新定义了 “网红”。的确,伴随着互联网历史的演进,“网红” 不断变换着模样和定位。

如果你还以为 “网红” 仅仅代表着大长腿和锥子脸,你可能真需要补补课了。近期 “网红” 舞台上的最强光,无疑打在了短视频达人们的脸上。

短视频达人木子小佳佳曾在饭局上碰到一个正经学表演出身的朋友,对方平时会参与一些影视剧的制作,科班出身自带光环。

野路子的佳佳对学院派一向心驰神往,态度上自然毕恭毕敬。不过对方自有学院派的得意,言语中满是对佳佳的 “同情”。

对方告诉佳佳,自己业余时间会参与网上一些小短片的制作,“半年能有两三万收入呢”。

这份得意让佳佳感觉莫名其妙,“我现在一个月少说也有两万多啊。”

一个微视倒下去,千百个达人站出来

说起国内短视频兴起的历史,有款软件不得不提,就是 腾讯 2013年9月 上线的微视,这款在 2015年3月 被宣布战略放弃的视频应用虽然只有不到两年的寿命,但却用海量广告砸出了号称 4500 万规模的用户,培养了短视频领域的第一代 UGC 们。

佳佳当时刚刚结婚,没有工作,正处在 “我的人生啊,何从何从啊” 的迷茫阶段,没什么打发空余的时间,在手机上看搞笑视频成了为数不多的消遣。

那时候的佳佳腼腆内向,眼瞅着人生就要往家庭妇女方向奔去的时刻,她迷上了一个叫 “黄文煜” 的视频达人,他的视频,都是又萌又可爱又搞笑。跟少女时代追的那些明星不同的是,佳佳觉得,这个人离自己很近,因为 “很真实、很生活”。

能看的视频都看了,佳佳就琢磨着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我自己也拍一下试试?” 这个时候手机已经能解决拍摄、剪辑、配乐、上传等一系列问题,技术上不存在门槛。加上佳佳正好有个做广告策划的弟弟,一切水到渠成。

就这样误打误撞地,佳佳进入了短视频的圈子,对她来说,算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让佳佳着迷的黄文煜是一枚正经的 90 后小鲜肉,当时他大学尚未毕业,在实习期思考着未来职业规划的时候,接触了当时风靡的 GIF 快手,那是视频时代尚未开启之前,搞笑领域最为直观简洁的呈现方式。如今微信中仍旧火爆的动态表情不少正是脱胎于那个年代。

从段子手到网红

“那时候从没想过要把它(短视频)当成职业来做。” 现实中的黄文煜是个羞涩腼腆的大男孩儿,一点不像视频中伶牙俐齿。

(能扮丑、能卖萌、能搞怪,一名网红的必备素养,图为黄文煜。)

凭的只是兴趣,以及大学时代无处安放的躁动和时间。让黄文煜没想到的是,几则无心之作意外吸引了大量粉丝的关注。

当时他对 “大量” 的理解是,“破万就是大量了吧?”。账面上有几万粉丝的时候,是黄文煜最高兴的时候,比后来拥有几百万粉丝都高兴。

“坐公交车的时候都故意玩手机,把自己的主页露出来,心跳加速,希望被人认出来。”

对于一名待业大学生来讲,突然到来的关注带来的最大好处是,毕业后,黄文煜得到了一份糗事百科的 offer。

这家专做段子生意的公司进一步释放了黄文煜体内的搞笑天性,快手之后,他有了 微博 ,微博最活跃的时候,除了各行各业的意见领袖、公知大 V,涨粉最快的就是段子手们。

有了几百万粉丝后,黄文煜正式跻身 “网红 “行列。

网红经济学

历史的掩替总是无声无息,两三年光景,智能机和 Wi-Fi 普及,4G 时代驾临,短视频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春天。

2013年 秒拍和 新浪 微博的合作让微视和快手时代的自娱自乐,演变为彻底的全民狂欢。到 2014年8月 冰桶挑战霸屏社交网络时,对万千普通人来讲,视频时代真的到来了。

糗事百科工作一年后,工资由三千涨到两万五,但黄文煜最终选择了辞职,主打轻松幽默的段子手们掀起来组团开公司的热潮,“搞笑和赚钱,大家都是认真的。”

总经理是出了 50 万启动资金的投资人,副总是黄文煜,团队集合了好几个网红,想做影视剧方面的尝试。

比较不明智的是,公司开在了郑州。公司最终没能开下去,除了本身的问题,就是那阵子微商如火如荼,手握粉丝的大小网红如果想要趁机捞一笔,简直分分钟的事。

人心不齐,有的人干着干着觉得没前途就去接微商广告去了。

这期间佳佳在秒拍、美拍等视频平台上已经有几十万粉丝,最夸张的时候,“100 个人加我微信,80 个是微商”。广告价格也不等,少的一两千,多的能上万。

黄文煜就记得那时候朋友圈里有晒豪车的,有天天换女朋友的。视频时代的网红们,只要在视频里加个贴片广告,或者粗暴的打出联系方式,就能变成钱。

蛮荒时代终结

朋友圈微商干一票不赚回头钱的性质决定了其昙花一现的生命力,随着相关政策的收紧,以及大型电商的挤逼,微商肆意圈钱的时代走向终结。

黄文煜至今觉得当时没跟着混微商圈子是个正确的选择,一是自己从没想过要拿名声去害人,新闻里那些假面膜受害者之类的新闻总让他觉得心惊肉跳。二是他承认自己的迟钝,“没有商业头脑”。

郑州的项目失败后沉寂了一段时间,黄文煜跟朋友黄小丑打了一通电话。

黄小丑也是一位微博红人,知名 PS 大神,“PS 恶搞系列” 的早期作者,此前网络上流传甚广的明星 PS 图片,大半出自黄小丑之手。

同时,黄小丑也是黄文煜的 90 后福建老乡,大学期间已经创业赚过一大笔钱。2013年,黄小丑受李开复邀请来北京创业,从事互联网产品研发和 90 后用户心理研究,黄文煜与他正是在这期间认识。

在这通电话里,两个好基友决定携手创业,黄文煜懂内容,黄小丑懂市场,一拍即合,说干就干。

从商业眼光看,黄小丑觉得黄文煜的 “没有商业头脑” 是好事,大量微商广告侵害粉丝利益,顺带也砸了帮忙吆喝的网红的招牌,几年中这样死掉的网红不计其数。

倒是黄文煜,几年中粉丝一直比较稳定的增长着,算不上大红大紫,但也一直没有远离公众的视线。

“所以他会有更长久的生命力。”

内容决定寿命

春节前后,papi 酱的大火让引起了短视频圈子不小的震动。作为一名戏剧导演专业出身的选手,papi 酱所呈现给大众的更专业的表演、配音和剪辑,一定程度上召示着短视频圈子草根时代的结束。

(三百万和木子小佳佳合作拍摄的短视频截图)

拿佳佳的朋友圈来说,合作伙伴 “三百万” 曾是一名淘宝卖家,作为微视时代最早的一拨儿玩家,三百万接触短视频完全是出自兴趣。

他的第一条短视频是路上碰到的一起车祸,结果意外被推到首页,“特多人点击,一下子就火了”。

另一名伙伴顾得原本来是美发店店主,一次去美国旅行,“看到帝国主义的大美河山就忍不住想拍一下”,结果也被以网友旅行见闻的形式推荐到了首页,一下子涨了好多粉。

一个段子手的日常是,吃饭睡觉想段子。三百万介绍说,决定做短视频后,困扰自己最多的就是 “今天拍什么”,他和伙伴们会花大量的时间浏览网上的搞笑段子、热点新闻,以求找到拍摄灵感。

papi 酱的突然走红让草根选手们有些许的担忧甚至嫉妒,他们并不掌握多么高深的理论,但都意识到 “内容” 才是决定自身寿数的关键。

跟平面时代的网红们纷纷开淘宝店不同的是,短视频时代的网红们,似乎更愿意分 “内容创业” 的一杯羹。

目前,三百万正计划组建公司,搭建专业的内容生产团队。

由于对内容本身的刚需,三百万判断,未来最吃香的行业会是:编剧。

黄小丑和黄文煜看得更为透彻,早在 papi 酱仅有 20 万粉丝的时候,黄文煜就判断 papi 酱一定会是未来之星。除开表演功底和专业剪辑,papi 酱在打造 IP 方面的尝试也给了他们不小的启发。

“我们不像网红,更像创业者。” 在黄小丑的规划里,黄文煜包括自己公司旗下的其他网红,未来都是一个个独立的 IP,微商时代的那些小钱,可以成百上千倍地赚回来……

PS:短视频的火热自然引发了资本的关注,接下来会有专门的文章论述。如果您致力于或关注原创视频领域创业,或是想要走的更远的 “网红” 朋友,欢迎微信交流。微信:lu50403

原创文章,作者:卤粉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短视频网红演进史:段子手的基因,创业者的野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