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中国部分地区封杀滴滴 Uber在美国是如何应对的?

Uber与滴滴一样在高速成长,同时也面临类似的挑战。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将是Uber长期的课题。

(原标题:中国部分地区都封杀“滴滴”了,Uber在美国是怎么应对的?)

中国部分地区封杀滴滴 Uber在美国是如何应对的?

22日起,太原封杀滴滴快车和专车,并鼓励群众举报,一辆100元。类似情况也发生在美国。24日,美国圣路易斯市出租车委员会开始给Uber司机开罚单,称Uber驾驶没有出租车牌照或许可。

Uber在美国持续高速增长,拥有超过800万用户,超过45万司机,创造了工作机会,也提供了数十亿次的乘车服务。根据Uber公布的最新数据,仅在2014年第四季度,其支付司机的薪水总金额就超过6.5亿美元。

但这家美国公司所遭受的来自美国各地方政府、出租车和豪华轿车行业的挑战,却从未间断过。

Uber在美国遭到了哪些阻碍?

奥斯汀市议会要求在Uber的背景审核的基础上,增加基于指纹的犯罪背景检查。纽瓦克市长在纽瓦克国际机场禁止Uber运营,称Uber未取得经营许可证运营,违反城市法规。同样的“机场封杀”也出现在华盛顿、洛杉矶、旧金山、芝加哥、波士顿。

目前,Uber在美国大部分城市已经与当地政府在庭外和解,通常以支付额外费用为前提。比如,面对旧金山和洛杉矶的起诉,Uber 同意支付1千万美金的和解金,用来补贴Uber司机,换来在加州11个机场的合法运营。

为什么美国各地政府纷纷跟Uber过不去?根源在Uber备受争议的安全性和合法性。

过去,Uber的策略是对抗和被动的。

去年六月,纽约市市长宣布公开支持市议会的决策,强行把Uber的每年增长控制在1%之内,原因是Uber加剧了交通堵塞。而Uber则发动了一次成功对抗纽约市市长的公共关系策划。通过突出Uber给乘客提供的出行便利,给司机提供的工作机会,以及对纽约经济的促进,Uber获得了用户和市民的支持,使市长在一个月之内撤回了这项限制举措。

具体策划内容包括买下纽约时报网络版头版广告,积极使用app与用户沟通,在社交媒体上传播Uber给受歧视社区提供出行服务的视频,在推特上发起讨论等。结果是,纽约市政府收到了超过5万封市民电子邮件,超过18万条推特支持Uber,要求市长撤回决定。

现在,Uber更加配合和主动。

今年Uber的应对策略出现了微妙调整,包括与政府协商和解,游说立法部门,资助非盈利组织提出管理议案等。

乘客的安全问题:Uber提供更严格的司机背景审核规则,颁布司机停用制度。

1.雇佣第三方背景审查公司,审核司机资格

2.司机筛查制度(Driver Screening)

3.司机停用制度(Deactivation Policy),其中包括永久停用暴力、酒架、或因肤色性别拒载的司机。

合法性以及缺乏政府部门监管,包括经营许可、司机执照、手续费(Commission Fee)等问题:Uber在一定程度上妥协,逐渐与地方政府部门达成协议,实行部分管制。

比如,在洛杉矶机场,Uber司机必须支付4美元的手续费;波士顿机场是8.75美元。旧金山的Uber司机则需要每年支付90刀来获得运营资格;纽约的司机也要缴纳固定费用。而今年二月份引起最多争论的纽瓦克国际机场禁令,最后也以Uber和市长的和解协议终结——Uber会在10年间,每年向纽瓦克市支付100万美金的手续费,以此获得运营许可。

Uber想要什么?

Uber应对策略的转换,以及对政府的一系列妥协,更重要的动机是,希望促进法规,把Uber司机认定为独立承包人(Independent Contractor)而不是雇员(Employee)。

Uber 一直称呼其司机为“司机合伙人”(Driver-Partner)是有原因的,即规避掉把司机认定为正式雇员的上亿美金的巨额成本,包括员工薪水、健康和车辆保险、运营花费以及工资税等开销,会极大削减其长期利润。

根据《财富》杂志的估算,以Uber现有的40万司机来估算,Uber需要支付总额达41亿美元的费用。而这个数字会随着Uber司机数量增长而膨胀。

这就是为何Uber4月21日公布的与O’Connor(加利福尼亚州)和Yucesoy(马萨诸塞州)的调解十分合算。具体内容包括:

继续认定Uber司机为独立承包人

付840万美元,如果后期上市,还要加付160万美元

给Uber司机提供更多保障,比如更多司机表现和评分信息

仅以加利福利亚州为例,根据律师的估计,作为员工,司机将有权报销从2009到今年四月间高达4.26亿美元的费用。相比之下,Uber同意支付的840万美金的调节金就不足一提了。但更重要的是,这项认定免去了今后每年要支付给加州Uber现任和潜在司机的巨额费用。

所以,Uber在美国多个州都有类似的努力。除了上述提到的在政府的监管问题上做出妥协之外,Uber还采用了这些策略:

除了投入大量资金,雇佣说客(Lobbyist)游说政府部门,采取政治行动

四月,在奥斯汀,Uber与其在美最大竞争对手Lyft联合发动政治行动,支持由其资助的当地组织Ridesharing Works提出的“一号提案”(Proposition1),该议案支持把司机认定为独立承包人。并通过邮寄传单、短信推送、电视广告和免费乘车来宣传拉票。不过,不幸的是,这项议案在四月公投失败,Uber和Lyft也相继宣布退出休士顿。

与用户通过新闻发布、app直接沟通:突出司机作为独立承包人的自由和灵活性

Uber使用问卷调查得出,美国近90%的司机选择Uber的原因是,他们想做自己的老板。与此同时,用政策研究者的调查结果、以及各类统计分析来证实,并积极获得司机代言人公开发声支持。另外,Uber也在出台新的制度和服务,给司机提供更多的服务和信息支持,提供培训课程,提升司机的驾车体验。比如,Uber自由职业者联盟(Freelancers Union)提供咨询建议,旨在更好地给独立工作者提供工作灵活性带来的利益。

加强Uber司机的福利和保障

5月10日,Uber与国际机械师工会(the International Machinists Union)达成协议,在纽约成立独立司机协会(Independent Driver’s Guild),给司机提供额外保障。独立司机协会作为工会分支机构,给纽约市Uber司机提供更多保护。其中包括与Uber管理层的例会,给予司机对于Uber停用决定的申诉权利,优惠的法律服务、生命和残疾保险、培训课程和道路援助等。

Uber在美国的下一步

仅去年一年,美国各地(市,州)22管辖区通过了针对Ride-Sharing行业的更加智能、现代化的监管法规,确保Uber和其他平台可以继续乘客提供安全可靠的乘车服务,给司机提供工作的同时提供合理的利益与保障。美国劳工部仍然在权衡。司机身份的法律认定,以及Uber是否剥夺了司机作为雇员的福利和保障,仍然是这届联邦政府需要考虑判断的重要问题。

这也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听到这些问题。Uber会继续游说,推动政治活动,与美国各地的政策制定者协商妥协,并进一步改良制度。

本文来源:财富中文网 作者:唐梦妮 责任编辑:王文华_NF5982

分享到: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中国部分地区封杀滴滴 Uber在美国是如何应对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