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科技如何绑架人们的思维——听听这位魔术师和谷歌设计伦理学家怎么说(上)

编者按:本文作者 Tristan Harris,曾经在谷歌担任设计伦理学家及产品哲学家。他研究了科技如何影响十亿人的注意力、身心健康和行为方式。Tristan Harris  最近离开谷歌,加入了一项名为 “Time Well Spent(美好时光)” 的社会活动,寻找一种新型技术,以尽量减少对人的干扰,帮助人们做出理性选择,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长时间盯着屏幕。本文分为上、下篇

科技是如何利用人们的心理弱点的? 在这方面,我是专家。因此,过去三年来,我在谷歌担任设计伦理学家,关注如何设计才能防止十亿人的思维被绑架。

运用科技的时候,我们通常都会乐观地关注科技能为我们做些什么。但是我想为你展示一下科技可能会产生哪些害处。

科技怎样利用我们的思维弱点?

我之前当魔术师的时候,就学会了这种方法。魔术师会先寻找人类认知方面的盲点、优点、弱点及局限性,然后就能不知不觉地影响人们的行为。一旦你知道了机关所在,就能像弹钢琴一样玩弄他们。科技如何绑架人们的思维——听听这位魔术师和谷歌设计伦理学家怎么说(上)

图:我在妈妈的生日派对上变魔术

这正是产品设计师要对你的思维所做的事。他们在这场竞赛中(有意或无意地)利用你的心理弱点来抓住你的注意力。

我想向你展示一下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绑架技巧之一:只要掌控了菜单,你就掌控了人们的选择

科技如何绑架人们的思维——听听这位魔术师和谷歌设计伦理学家怎么说(上)

 西方文化建立在个人选择和个人自由的理念之上。成千上万的人拼命捍卫自己 “自由” 选择的权利,

却忽略了我们根本无法选择菜单,其实在选择之前就已经被人操控了。

这正是魔术师们要做的事。他们在设计菜单的时候给人们可以自由选择的幻觉,但是无论你如何选择,魔术师都会赢。这种洞察力有多么深,无论如何强调都不为过。

当人们拿到菜单时,很少会问:

  • “菜单上缺少什么?”
  • “为什么要给我这些选项而不是其它选项?”
  • “我知道菜单提供者的目的是什么吗?”
  •  “这个菜单能满足我的原始需求吗,还是说这些选项只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例如:排列得让人眼花缭乱的牙膏)。

科技如何绑架人们的思维——听听这位魔术师和谷歌设计伦理学家怎么说(上)举个例子,假如周二晚上你和朋友们一起出去玩,想找个地方继续聊天。于是你打开 Yelp,想找找附近有什么推荐的去处,看到了一长串的酒吧。然后一群人就都低下头盯着手机,开始比较这些酒吧。他们仔细查看每个酒吧的照片,比较鸡尾酒的照片。对于这群人的原始需要来说,这个菜单有意义吗?

并不是那些酒吧不好,而是 Yelp 通过设计菜单,将你们本来的问题(“我们能去哪儿接着聊天?”)转变成了一个不同的问题(“哪个酒吧的鸡尾酒照片更好?”)。

更有甚者,这群人却对 Yelp 的菜单所造成的幻觉信以为真,以为所有能去的地方 Yelp 的菜单里都有。他们只顾低着头看手机,却没有看见街对面的公园里有一个乐队正在现场演奏音乐,也没有看见街对面有一家卖法式薄饼和咖啡的 Pop-up Gallery。这些去处都没有出现在 Yelp 的菜单上。

Yelp 巧妙地用酒吧的鸡尾酒照片改变了人们原本的需求——“我们可以去什么地方接着聊?”。

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信息、活动、好玩的地方、朋友、约会、工作),科技为我们提供的选择越多——我们就越以为,手机总是能为我们提供最强大最有用的菜单。对吧?

 “最强大” 的菜单与选项最多的菜单是不一样的。但是如果我们盲目地信任我们面前的菜单,很容易就忘了它们之间的区别:

  • “谁今晚有空可以出去玩?” 在菜单上变成了曾给我们发过信息的人中谁距离我们最近(我们能和谁联系上)。
  • “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 在菜单上变成了 News Feed 的新闻报道。
  •  “哪个单身狗能出来约会?” 在菜单上变成了 Tinder 上左右滑动的人脸照片(而不是和朋友一起参加当地活动,或去附近的城市探险)。
  • “我必须回这封电子邮件。” 在菜单上变成了写回信的几个要点(而不是与人交流的有效方式)。

所有用户界面都是菜单。假如你的电子邮件客户端能让你选择回复方式,而不是 “你想回复什么信息?”,情况将会怎么样?”(设计:Tristan Harris)

早上醒来,我们打开手机,看到很多通知——使我们 “清晨醒来” 的体验变成了一个 “从昨天起,我错过的所有事情” 的菜单。科技如何绑架人们的思维——听听这位魔术师和谷歌设计伦理学家怎么说(上)

我们清晨醒来时看到的一系列通知——我们醒来时,

这个菜单有多大用处? 它有没有反映我们所关心的事? ( 设计:Joe Edelman)

通过设计让我们的选择菜单,科技绑架了我们感知选择的方式,并将其替换成新的方式。但是如果我们更加留意我们面对的选择,就会更清楚地意识到这些选择其实并不能满足我们的真实需求。

绑架技巧之二:把老虎机放进十亿人的口袋里

假如你是一个应用程序,你怎样才能让人着迷? 方法是把自己变成一个老虎机。

平均每个人每天会查看手机 150 次。我们为什么要这样? 我们是做了 150 次清醒的选择吗?

你每天查看几次电子邮件?

一个主要原因是老虎机利用了一个头号的心理因素:断续不定奖励

如果要想使人们更容易上瘾,技术设计者只需要把用户的某种行为(如拉动杠杆)和不定奖励联系起来。每次拉动杠杆,要么能立即得到一份诱人的奖励(赢得一场比赛,得到一份奖品!),要么就什么也没有。奖励变化的几率越大,人们就越容易上瘾。

这种影响真的能对人们起作用吗? 是的。在美国,老虎机赚得钱比棒球、电影、主题公园所赚得钱的总和还要多。 《成瘾设计》一书的作者 Natasha Dow Shull 是纽约大学的一位教授。他说和其它类型的赌博相比,人们对老虎机上瘾的速度要快 3—4 倍。

但是有一个不幸的事实——几十亿人的口袋里都装了一台老虎机:

  • 当我们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看上面有什么通知的时候,我们在玩老虎机。
  • 当我们更新电子邮件,看看有没有收到新邮件的时候,我们在玩老虎机。
  • 当我们用手指在 Instagram 应用程序上滑动,看看下一张照片是什么的时候,我们在玩老虎机。
  • 当我们在 Tinder 之类的约会 App 上左右滑动人脸照片,看看有没有配对成功时,我们在玩老虎机。
  • 当我们点击通知左上角红色的数字,看看里面有什么内容时,我们也在玩老虎机。

各个应用程序和网页都在其产品上设置有断续不定的奖励,因为这样会带来利益。

但是在其它情况下,也会偶然出现老虎机现象。例如,并不是所有电子邮件的背后都会有个恶意公司故意将其做成老虎机。让几百万的人查看邮箱,却没有收到任何邮件,这样做不会让任何人获利。苹果和谷歌的设计师也都不希望手机像老虎机一样工作。它只是个偶然现象。

但是如今苹果和谷歌这样的公司有责任改进设计,将断续不定奖励转换成不那么令人上瘾、预见性更高的奖励,从而降低这种成瘾效果。比如,可允许用户预先设定一天或一周之中查看 “老虎机” 应用程序的时间,并将发送新信息的时间相应地调整到那个时间段。

绑架技巧之三:担心错过什么重要的事(FOMSI)

应用程度和网站绑架人们思维的另一个方式是,产生 “有 1% 的概率你可能会错过什么重要事情” 这样的想法。

如果我能让你相信,我是一个传递重要信息、短信、友谊或潜在性行为机会的通道——你就很难会把我关掉、退订,或是删除你的账号——因为(啊哈,我赢了)你可能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情:

  • 我们继续订阅电子新闻,即使最近都没什么重要内容(“要是我错过了将来的某则新闻怎么办?”)
  • 我们与某些人保持友谊,即使已经多年没讲过话了(“要是我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办?”)
  • 我们不停滑动约会 App 上的照片,即使已经很久没有配对成功了(“要求我错过了那个既和我绝配,又喜欢我的人怎么办?”)
  • 我们继续使用社交媒体(“要是我错过了某个重要的新闻怎么办? 或要是我听不懂朋友们说什么怎么办?”)

但是如果我们仔细研究一下这种担心,就会发现这种它是无止境的:如果我们停止使用某种东西,就一定会在某个时候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情。

  • 在连续使用 Facebook 五个小时之后,如果第六个小时不继续使用,我们可能会错过一些美妙时刻(例如:一个老朋友现在正在小镇观光旅游)。
  • 如果不刷到第 700 张配对照片,我们可能会错过 Tinder 上的美妙时刻(例如:梦想中的浪漫伴侣)。
  • 如果手机不是 7×24 小时开着,我们可能会错过某些紧急电话。

但是,生活不应该是时时刻刻担心会错过什么吗?

只要停止担心,我们就能立即从幻觉之中醒来,速度之快令人吃惊。当我们拔掉电源插头超过一天时间,退订那些通知,或是去参加 Camp Grounded 夏令营——我们原本以为会有的担心其实并不存在。

我们不会错过看不见的东西。

 “要是我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怎么办?” 这样的想法是我们拔掉电源插头、退订通知或关掉手机之前产生的想法——而不是那之后。想象一下,如果科技公司意识到这一点,并帮助我们主动调整与朋友和工作之间的关系,让我们度过生命中的 “美好时光 ‘,而不是担心可能会错过什么,这样岂不是更好?

点击阅读:科技如何绑架人们的思维(下)

 注:本文译者为 Ellen。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科技如何绑架人们的思维——听听这位魔术师和谷歌设计伦理学家怎么说(上)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