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动荡九年,怪招迭出,谁能救Acfun?

动荡九年,怪招迭出,谁能救Acfun?

文/李儒超

即便是忠实粉丝,恐怕也难以数清成立九年间Acfun(A站)到底换了多少茬儿管理层。

但这丝毫不妨碍A站驾着二次元概念东风,在资本市场所向披靡。在此前成功拉上奥飞、合一之后,A站在今年年初又宣布拿到了软银6000万美元A+轮融资。

一位A站高层透露,今年7月其B轮融资也将正式开启。

一边是动荡迭出的运营现况以及不停歇的内斗传闻,一边是水涨船高的估值和争先恐后的入局资本,这家自称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弹幕视频平台”,似乎同时走在一般意义上公司的两极之上。

在最新一轮的“传闻”中,A站再次诞生了半年不回公司的高管以及另一家公司CEO不入职就手握大权的“尴尬”事;当然,一位并无泛娱乐领域从业经验CEO的空降,愈加让外界看不清A站的逻辑。

甚至有可能,连A站的自己人,能看清的亦是不多。

A站已经走在悬崖边上——-这是多个与记者接触的A站离职员工共同的想法。然而诡异的是,上述这些员工来自于九年动荡的不同时期;起码当前,从结果上看,并没有一位真正命中。

“生亦二次元,死亦二次元”,一位A站前高管为A站做了这个注脚。作为曾被资方逼走的一员,他似乎对最近的所谓“怪现象”不怎么惊讶,“每次换管理层,大家都会对外说,这是新的开始,但最后,大家都成了开始本身”。

人事动荡

在近期流传的一份截图中,原本在A站内部掌权的两位高管刘炎焱和张侠地位一落千丈。

内部邮件显示,曾手握产品运营大权的原产品副总裁张侠此后仅负责裙摆产品的开发,不再负责其他业务;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此后仅负责自制业务,不再负责其他业务。

其中,张侠被调去专门负责的裙摆APP是其加入A站前一个面向lo娘的个人项目;在张侠加入A站后,裙摆随之进入A站实验室,A站成为其名义上的天使投资方。但即便如此,该项目一直与A站主站保持一定程度的独立,其成员数目也一直控制在个位数。

由此看来,此次A站对张侠的调动,几乎已将其完全踢出了管理团队。

另一个涉及变动的高管刘炎焱,在去年较长时间内曾多次代表A站对外发声。作为优酷土豆注资后加入的核心高管之一,曾在《动漫贩》担任总编的刘炎焱名义上总管A站的所有内容业务。

在记者彼时对其的专访中,刘炎焱曾屡次强调A站与资方奥飞与优酷土豆的协同,并表示自制将会是接下来A站的重中之重。然而2016年已几近过半,A站的自制节目仅有两部,从其内部数据上看也极为不理想,这似乎已经印证了刘炎焱所主导的公司内容战略的挫败。

而一位A站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在A站如今的战略中,自制业务并不在短期战略规划中,公司投入的人力物力将会较为有限。选择在这个节点将刘炎焱的权限圈在自制业务里,无疑是下达了“逐客令”令。

但更诡异的是,早在“逐客令”下达前,刘炎焱自身似乎已经心不在A站。

据一位A站相关员工告诉记者,刘炎焱有接近半年时间没有在A站出现过,“大小会议刘炎焱几乎都缺席着,之前在融科橄榄城还有他的办公室,之后部分部门搬到望京soho后,他的办公室好像也被撤了”。

已经没有员工对这份调动感到惊讶。在软银今年1月完成对A站注资的前,这些变化已经在发生。作为A站曾被认为最懂二次元的“圈内人”,张侠和刘炎焱的淡出似乎延续了A站管理层与资方矛盾的传统。

与此同时,前一批管理层被边缘化的背后,是新管理层的上位。软银注资时,A站同时宣布,原Acfun CEO孙旻将改任总裁,重点负责商业化扩展,莫然出任新任CEO。而上月流出的邮件中提及的王伟(PT),接手了张侠和刘炎焱手上的大部分职权,无疑是新任实权管理层中最大赢家。

但诡异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PT目前对外的公开身份是二次元垂直社区半次元CEO。公开资料显示,半次元在2014年1月获创新工场200万美元A轮融资,目前据称估值上亿。在去年年底的一次采访中,PT曾对外透露,半次元正在进行B轮融资。

一位A站人士向记者确认,即便在该邮件流出后,PT依旧是A站一个“不存在”的人:没有入职,没有工号,没有邮箱。

在今年3月,记者曾向PT询问与A站的相关变动,PT仅表示会为Acfun管理层提供一些战略和业务层面的咨询。可以看出,在3月时,A站已有意让PT接手A站具体业务,但很有可能在具体细节上并未达成一致。

不过在宣布接手Acfun业务后仍未入职,这无疑显得十分奇怪。

一系列怪现象,从企业运作的常理上可能已经不再容易说清。作为一家早已不存在创始人的公司,也许从资本上看,可以发现一部分端倪。

资方斗法?

从时间节点上看,张侠和刘炎焱进入A站的日期在去年6月,正是优酷土豆注资A站之时。

在注资前,优酷土豆曾在2015年1月向A站就侵权一事连发6封律师函,并在当年2月对其进行实名举报最终导致A站三名高层被逮捕羁押。逮捕事件过后,A站掀起一波离职潮,原有管理团队大多缺位;然而数月后,优酷土豆就转而成为了A站注资方,张侠和刘炎焱进入管理层,而记者如今已无法在公开资料中寻求到上述侵权案下文。

但值得注意的是,从多个公开信息看,当初被优酷土豆起诉的Acfun实体公司并不是如今对外公开的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是广州爱稀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企业信息上,这家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21日,法定代表人是蔡钊展,股东有陈绍雄和詹庆光两个人。

其中,蔡钊展是广东奥迪玩具实业有限公司广州管理部(已注销)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属奥飞旗下;除此之外,蔡钊展还出现在奥飞的多个关联公司股东中。陈绍雄则身份不明,詹庆光是广州千骐动漫(奥飞旗下)的法人代表。

可以几乎判定,2014年4月建立的爱稀饭公司很大程度上仍归奥飞相关人士掌控。

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则成立于优酷土豆向A站发函之时,其法定代表人同样是上述提到的蔡钊展。但到当年4月,该公司已将法定代表人更换为当年1月出任A站CEO的孙旻。而根据相关报道,当时孙旻在出任A站CEO后曾多次提到其主要任务是帮助A站融资,这似乎表明孙旻代表了迥异于奥飞的另一股“当权”势力,并且这股势力在经历优酷一案后在A站内部变得更加强大。

到2015年6月,优酷土豆正式注资,此时孙旻代表的资方势力才正式为A站组成新团队,而新团队的核心人物即张侠和刘炎焱。这个时间节点,表明二人很有可能代表了优酷土豆方面的力量,而刘炎焱屡次强调的自制,也和彼时优酷土豆强调自制的论调一致。

之后,在2016年1月软银注资时,A站的官方口径是新任CEO莫然主导了此次投资案。这与当时孙旻上任时如出一辙。

值得注意的是,A站还刻意强调了孙旻和莫然是多年的朋友。

或许从2015年开始,从奥飞手中接棒的、并主导A站管理层更替的资方一直没有变化。而每次引入新股东,管理层都会发生的变化一定程度上也表明管理层有着新股东的一部分意志。

无论如何,一切都指向孙旻与莫然背后的资方。

谁在操盘?

事实上,无论是孙旻还是莫然,其出任CEO都显得有些不合常理。

在记者能找到的资料中,孙旻曾透露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和纽约电影学院,曾经学习动画专业,担任过《让子弹飞》的执行制片人,从国外回来后自己创办了一家游戏公司赛瑞思动。旗下有《问鼎江湖》这款手游的赛瑞思动的公开信息并不多,从企业信息上看,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9月25日,孙旻是其股东。

从一家手游公司的股东,出任A站CEO,这个调动本身就存在一些跨度。

更为诡异的是,该公司在2015年4月,申请了41-教育娱乐和10-医疗器械两种商标类型,商标名为“哔哩哔哩”。

这个时间,正是孙旻成为A站主体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时间。个中缘由似乎已然明显。此外,赛瑞思动的现状,记者暂未获知,甚至其官方网站,记者目前也未找到。

在知乎的传闻中,很多人提到,A站真正的背后操盘者是杨鑫淼,也就是微博上倚靠抽奖走红的“喵殿下”。根据公开资料,杨鑫淼出身于山东巨贾家庭,如今是手游公司晶合思动创始人。但记者翻阅A站及关联公司的公开资料,并未在其中发现杨鑫淼与A站存在任何关系。

但上述A站内部人士向记者明确确认,莫然、孙旻和杨鑫淼是朋友关系。对于这位A站新任CEO,外界对莫然的了解依旧很少,根据记者获知的消息,莫然曾在海外留学,并创立过一家半导体领域公司,同时还作为投资人投资过一个泛娱乐周边公司。

与孙旻一样,这项调动同样显得“人情”味十足。与此同时,用“人情”的理由来解释PT不合常理的空降,似乎也变得合理很多。

也许,这些现象最终都指向了A站存在一个背后操盘手的事实。但目前记者并没有办法验证。

在今年7月进行新一轮融资后,A站是否会重蹈此前的覆辙,同样让人怀疑。

良药,毒药?

不过,无论人员调动如何,从当前的人员配置看,A站当前对公司发展的开出的良药似乎前所未有的正确:解决多位离职员工提到的“不正规”问题。

由于历史问题,A站的运作长期处于较为混乱的状态,员工因“二次元”聚集,同样因“二次元”文化不具备公司正常运作意识。

“A站首先要解决的是将公司正规化,这是过去几年用户流失的背后原因”,一位匿名A站高管告诉记者,这也是莫然进入后需要做的另一件重要的事。

事实上,如今的A站希望建立新的企业文化,并在正规企业文化和二次元文化中求得平衡。莫然的意义在于前者,PT的意义在于张侠和刘炎焱离开后填补后者的空缺。

但PT自身的问题,却“不小心”成了不正规的最大注脚。

据了解,目前半次元与A站仅存在业务联系,如果要将PT名正言顺的引入A站,资本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但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垂直社区,如今半次元的保守估值也在数千万人民币,A站要拿出这笔钱将其完全纳入麾下可能不太容易;但参与注资,或相互入股则有着很大可能。

事实上,半次元此前也一直在寻求B轮融资方。

另一方面,半次元目前总部在杭州,A站总部在北京,地域问题决定了PT无法兼顾两方面的工作,这对于A站的“正规化”进程将是较大的负面影响。

无疑,对于A站背后的操盘手而言,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也许不久,我们将会见到A站拿出的解决方案。

一切可能都不会让人等太久。毕竟,7月是A站新一轮融资的开始,留给A站的时间并不多了。

同时,这一次变动是否能让A站真正走向正规化,并将团队稳定下来,可能将会是A站追上曾经的小弟B站的“最后”机会。

虽然这个“最后”,已经不止一次被他们说过。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作者:李儒超 责任编辑:郭浩_NT5629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动荡九年,怪招迭出,谁能救Acfun?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