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5G研发组织首会北京 中国谋求主导

记者  吴丰恒 祝嫣然 发自北京

从3G、4G到5G,中国正在从通信技术跟随者成为引领者。

6月1日,第一届全球5G 大会(The 1st Global 5G Event)落下帷幕,这次由中欧美日韩5G推进组织首次跨区域合作召开的大会,第一站选择在北京举行。

选择在中国召开首次会议,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具有里程碑意义——既是中国通信技术实力的展现,也意味着中国在积极谋求5G领域的话语权。

“在国际电信联盟(ITU)、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3GPP)等国际组织、国际标准组织框架下,形成全球统一的5G国际标准”成为大会上中欧美日韩五大5G研发力量凝聚的共识。中方过去一直是该理念积极倡导者。

根据ITU时间表,到2017年,ITU将完成5G标准候选技术征集。“目前,统一标准化制定方面还存在困难,但最终标准会统一,”中兴通讯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这个领域是后来者,但中国从政府到企业都在积极参与规则的制定。”

对通信标准的争夺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厂商专利技术写入标准后,将成为全球共同使用的技术,不仅可能改变技术厂商在全球竞争中进行专利防守和进攻的能力,控制大量标准和必要专利的厂商,也可获得授权收入,而未写入标准的竞争性技术,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研发投入打了水漂。

中国有优势

技术领先性、技术标准的演进轨迹、全球产业化可行性,将影响到未来5G标准制定及各国无线连接相关产业的发展轨迹。

“一个国家要想在5G时代领先,需要先进技术的积累、行业领先的公司和足够的市场。中国厂商在5G技术领域已进行大量储备,此外中国在市场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用户规模其他国家难以匹敌,为中国加快进入5G时代奠定了基础。”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员向记者表示。

全球通信发展史上,中国移动通信网络设备曾经全靠进口,2G时期,中国在设备制造上获得一定份额,但在通信标准竞争方面仍然落后3G时期,中国另起炉灶发展了TD-SCDMA标准,但其全球产业化却并未成功4G时期,中国在3GPP框架下成为TD-LTE标准倡导和获益者,GTI阵营实力逐步和LTE FDD阵营并驾齐驱。

从3G到4G,全球通信国际标准实现三变二,到5G时期,“形成全球统一的5G国际标准”的理念将标准体系推向二变一。由于3GPP主导了TD-LTE、LTE FDD标准,而中国厂商此前提出的“5G是对4G的持续改良而非革命”理念获得全球主要5G推进组织认可,基于3GPP平台实现4G+向5G的改良,事实上将有利于当前4G标准主导者。

由于TD-LTE、LTE FDD是4G两大国际标准,3GPP、ITU是4G标准化的核心标准组织和国际组织,对“全球统一5G国际标准”的坚持,事实上巩固了4G标准主要贡献方在5G的地位。基于“5G是对4G的持续改良而非革命”,则进一步巩固了现4G标准贡献者在未来5G标准中的权重。

当前,TD-LTE是中国用户最多的4G制式。和3G时期TD-SCDMA标准全球只有中国移动使用不同,4G时期的TD-LTE因为拥有同行者而成为事实上的国际标准,GTI(TD-LTE全球发展倡议)和FDD阵营在全球组网数量上有差距,不过凭借中国TD-LTE用户规模,在影响力上直追FDD阵营。

业界已公认,在5G技术研发上,中国和欧洲是主角。第一届全球5G 大会上,中国再次宣布将划出200M频段进行实验,频谱问题是制约5G发展重要瓶颈,中兴通讯CTO向际鹰认为,中国的行动在全球5G研发组织中再次释放了积极信号。

目前,ITU针对5G标准候选技术的征集正在进行,全球对于公认的5G技术也逐渐凝聚了更多共识。在今年巴塞罗那全球通信展上,中兴通讯凭借Pre5G技术Massive MIMO获得业界公认含金量较高的CTO选择奖,将这一5G关键技术应用于对4G网络的演进,也意味着从4G开始持续技术演进步入5G的理念获得普遍认同。

国际电信联盟(ITU)定义了5G的三类典型应用场景,分别是增强型移动宽带eMBB、大连接物联网mMTC和超可靠低时延通信uRLLC。上述三种典型应用场景对终端上网峰值速率、单位面积终端链接数量、高可靠低时延通信均提出了相应技术指标,从而满足增强虚拟现实、视频直播、海量物联网设备接入、远程医疗、自动驾驶等5G时代的典型应用。

大唐电信在ITU担任5G评估组主席,并在3GPP标准化组织担任多项重要职务。第一届全球5G 大会上,大唐电信也展示了PDMA、车联网等技术。其中,PDMA是一种非正交多址接入技术,1G到4G分别采用了FDMA、TDMA、CDMA和OFDMA的正交多址接入。

在大规模天线、非正交多址接入、超密集组网、低时延高可靠4个方向上,大唐电信相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作为我国IMT-2020(5G)推进组核心成员该公司取得了技术突破。

5G并非单人游戏

工信部部长苗圩5月31日在大会致辞中建议,5G发展需要深化务实合作。

“各国的条件不同,优势各异,我们需要取长补短,求同存异,合作共进,我们要继续在政府、产业组织和企业建立更加广泛和深入交流合作的渠道,加强各有关国家和地区在科研项目、5G推进组织的对等开放。”苗圩说。

去年9月,中国和欧洲就5G签订重要伙伴关系协议,共同致力于5G技术全球标准化。“据说,中欧目前在识别无线电频带方面加强合作。”一位接近IMT-2020(5G)推进组的5G研究者对记者表示。

2015年初,欧洲电信设备商爱立信同中国信息通讯研究院(CAICT)签订了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表示将联合开展5G研究和开发,涵盖无线接入技术、核心网架构及5G应用场景等关键领域,针对电信和各种垂直行业融合、转型、应用以及生态体系等开展合作、学习及信息共享,并共同推动3GPP和ITU组织的5G标准化和频谱开发。

此外,2014年,华为与欧盟及产业界各方共同推动成立了欧盟5G公私合作联盟(5GPPP),当前,5GPPP是欧盟重点投入的5G旗舰研究项目群,华为在5GPPP欧洲技术平台委员会中获得了一个董事会席位。

“我们期待着国际合作,合作可以给我们提供一致前进的方向,”,欧盟5GPPP的一名负责人伯纳德·巴拉尼(Bernard Barani)表示,“我们觉得5G和之前几代通信技术大有不同,我们会看到不同的商业模式、不同垂直行业的要求,这要求我们统观全局、统筹发展,也会有新的利益相关方加入进来,比如说医疗行业、能源行业,这会给我们带来非常复杂的挑战。”

不仅欧盟正在开始加强和不同利益相关方合作,中国也鼓励不同垂直应用行业企业在5G研发时期参与其中。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WWRF、沃尔沃、富士康等都出现在了这次的全球5G 大会上。

“几乎每个区域都可以看到5G的试验,我想这些试验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有助于我们开发5G的标准,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这些试验应该是通过开放和合作的方式来进行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曹淑敏表示。

“全球的一个频段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最高效的一种推进5G发展的方式。”日本5GMF秘书长Kohei Satoh表示。美洲5G Americas主席克里斯·皮尔森(Chris Pearson)则表示,协作可以发生在每一个层面,“可以是社会的层面、政府的层面,还可以是私营公司的层面。”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5G研发组织首会北京 中国谋求主导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