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高晓松:知识分子呼吁「德赛先生」一世纪,互联网全做到了

文 | 邱清月,图片提供 | 阿里音乐,编辑 | 小肥人,自述 | 高晓松
我入行二十多年

最烦的一件事儿就是

明明粉丝是最强的驱动力

但是却被屏蔽在行业之外

高晓松在创作者、制作人、导演、脱口秀主持人后面又加了一个新头衔:音乐集团董事长。

他的艺术家人生轨迹突然到这里转了一个弯。一般来说,搞艺术的人会清高,高晓松变换角色就职阿里音乐,与马老板合作,对他而言,饭要吃,但要优雅地吃。

高晓松见证了音乐圈的各种起伏:唱片、CD没落,互联网音乐蚕食市场,再到版权规则确立,现在,他不但搭上了互联网的快车,自己还做回了司机。甲方与乙方身份对调,加上几十年圈内人的经验,他摸清了浑水下的一些规律,如此,筹备阿里星球的目的——「帮助别人」的老大哥心理,显得颇具诚意。

阿里星球是一个新平台,它不仅满足用户互动狂欢,也把词曲创作、演出商、广告商等专业人士汇聚在一起。高老板和这么多大牌唱片公司、当红明星谈合作,自然是忙得脚不沾地。

高晓松:知识分子呼吁「德赛先生」一世纪,互联网全做到了 晓松奇谈扇子不离手,平添了说书先生范儿

我前天在杭州,昨天在上海,都是在公司,有200多人在杭州,100多人在上海,60多人在北京,还有一部分在洛杉矶,我是4个地儿来回飞,宋柯更是,但是海外的是由我直接负责,所以宋柯每个地儿呆一礼拜,因为你总得一视同仁, (不然) 员工会说,你不重视我们,你老在那边俩地儿待着,所以宋柯就基本上会仨地儿轮着跑。

创业期 (我) 就是什么都得干,大到对外融资,然后小到去一个产品部门给人讲一首歌是怎么诞生的等等,我也得管。我们俩也不分什么,就是什么都干,主要管理都他 (宋柯) 管。

最近 (工作压力) 更夸张,因为4月15号公测了阿里星球,任何一个复杂的平台、 APP上线公测,都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技术团队、运营团队已经从4月15号,差不多有半个多月的时间都没回过家,不止是997 (注:早九点晚九点一周七天的工作时间) ,直接睡公司了。

但IT企业都这样,当你开发新产品上线的时候,全都这样,不光是我们是这样,人人都这样。

(脱口秀) 我只聊我懂的,所以就让人觉得我什么都懂。如果是个访谈节目,就露馅了,人家问你,你不知道。就像没人点菜,你永远是好厨师,一有人点菜你就瞎了,最后点一西红柿炒鸡蛋,你说,呦,这我倒不会。人家说你随便做吧,你做什么我们吃什么,那我就轻松了。

再说了,《晓说》也不是变戏法变的,不也是坐那一期一期聊 (出来) 的么?有时候一想,都已经说了260多期了,我天哪,快四年,一大学 (的时间) 出来了都。

我其实还算是个勤奋的人,只不过是阶段性地勤奋,就让人觉着你好像没有数十年如一日。我是勤奋地干一阵子,然后停下来,转一转,想一想。但是这回我不知道 (要) 到什么时候,感觉上可能还得有一段儿,两三年?但是好多人都跟我说,上市了就不干了。哎,最后我看这帮人还是整天……老马比我还忙呢!没个头儿。

唱片公司是有活儿的时候大家就忙,不是天天都忙。互联网公司七天二十四小时都会有人来,所以你就没办法说:干完一票歇会儿,再等着干下一票。

如果我能在这儿 (阿里音乐) 干得轻松一点,那说明我成功了。但我永远要这样 (累) ,那说明我没智慧。现在刚开始,一个一间房都没有的星球,你跑到这么一个星球上来,得从第一间房开始干,一个一个人去谈,基本上,宋柯谈国内的,我谈海外的, (让) 那么多人来入驻这个星球。

我们俩不知道都说过多少遍 (这一套话) 了,宋柯可能说过500遍,我可能说过200遍,我拿英文说,也说了好几百遍了,见人就说。

没办法了,当然也不是什么都我们去聊。但是去索尼、华纳,总不能派下边的人去聊。CAA、BMG这级别的,世界级的公司,以及那种当红明星、鲜肉和海外最大的二十多个明星,先后都入驻,这没办法让别人去聊,只有你自己去。别人去,人家都不 (跟你) 聊。你只有自己去,人才觉得,哦!董事长来了,那我跟你好好聊聊。

你说一大篇,口沫横飞,人家也是来帮你的,你说未来我能帮你干这个、这个、这个,刚上线一东西,DAU就那么点儿,流量就那么点,一天就这么点儿人来,人家这么大明星,可不来帮你了么!

这星球上聚集的人,目的都不一样,有的想卖东西,有的是要交朋友,有的是要推广自己,有的是要把粉丝聚集起来,所以他不是能标准化的服务。

互联网产品比较害怕的就是没法标准化,所以当你要这样服务的时候,你得强运营,你有什么需求,我帮你。我们已经有很大优势,有很强大的大数据。你总不能看一大堆没用的大数据吧?你得说我想看的是这个维度,那我就帮你把这个维度捋清楚,做出来。

过去,粉丝是在 (音乐) 产业的最底端,也是在食物链的最底端,这是我最讨厌的一件事儿。

我入行二十多年,最烦的一件事儿就是,明明粉丝是最强的驱动力,但是却被屏蔽在行业之外。 (唱片公司) 大多数人都不喜欢这个明星,然后这公司里的员工说,「擦,老板干嘛签他啊,有毛病啊。」

结果一个不喜欢这个明星的人,生产了一个东西,卖给爱他 (明星) 的人,这不是拧巴了么?这明星说要录一唱片,这哥们儿打几个电话找人,一共找来五首歌,用了三首,这是什么筛选率?如果让粉丝替你挑歌,粉丝能听200万首歌。

所以我们就 (把) 200万首歌搬到这儿来, (BMG是) 世界上最大的版权代理公司,代理15万作者, (里面) 还包括80多个得过格莱美奖的,把 (其中) 未发表的歌都弄来。过去 (唱片) 公司里员工没有一个听过这200多万首歌,他也没那技术,但是我们有这技术,我们有大数据能分析。一个一线偶像的粉丝们,一天就把这200万首歌听完,20多万粉丝,一人只需要听8首歌,就可以TAG这首歌,或者评论这首歌,然后 (我们) 用数据抓取就能浮上来了,就顶上来了。

这多好啊,粉丝们愿意,以前粉丝们只有一个机会就是买,买买买,你把粉丝放在食物链最底端,食物链的上边,坐着一帮老爷,所以我这个平台根本性的是要把粉丝放到头部去,由粉丝来驱动,由粉丝来选择。

(阿里星球) 对海外的吸引力也很大,首先一个是中国的市场,大家说弄好了,继续推广到美国。我说那咱们就慢慢来吧,因为通常做这个东西都是创业公司,好莱坞的大机构特别不愿意用新技术,去瓦解他原有的体系。

再加上好莱坞年头有点久,没有owner,六大studio,三个大唱片公司,没有老板,因为老板都死了。只有一些职业经理人,这些人都是60多岁的人,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所以在美国就没听说过年轻人去好莱坞创业的,都是去硅谷创业的。名校毕业到好莱坞,也得先倒两年咖啡,轮不到你,因为没有人向你开放任何数据跟关系,所以你没有任何能力去创业。

未来就可以了,只要有想法,你在星球上就可以创业了。这行业,就从只有老人能玩,变成大家都能玩。

好莱坞一帮六十多岁的人坐那,拍板说,「这个,年轻人一定会喜欢。」

你怎么知道年轻人一定会喜欢啊?就你们这几个六十几岁的人?

所以他们 (美国人) 看了,也很受吸引,但是一般人做不起来,因为没有大数据。

所以没有人干起来这事儿,第一就是因为这个 (大数据) 。目前像阿里有这种级别大数据的公司很少。每个人都用支付宝,我们知道你的经济状况,买什么东西,我们送货,菜鸟,就知道你住哪儿,你一年搬几回家,你住多贵的房子。

欧美是乐迷多,人迷少,东亚是人迷多,乐迷少。所以欧美可以做到为音乐付费,但是在国内,让粉丝为音乐付费,8块钱他都不干, (但是) 你让他为偶像,8000块钱他也买。所以国情如此,作为公司,肯定先切入最重要的这一块儿。

听音乐这个动作太过简单,我从好莱坞到中国,到处给人讲的一个故事,就叫「拉屎有五个步骤」。所以优化其中两个,比如说洗屁股, (加上) 还能烘干,把这两个优化了,你发财了。因为五个步骤,你抓住两个用新技术把他优化了。

(但是) 听音乐就一个步骤,一按,听了。所以你 (能) 有什么新技术?让我左耳朵听一首歌,右耳朵同时听另一首歌,提高效率么?不可能吧?能让我买一个20块钱的破耳机,听起来像带着beats一样的音质,可能么?

播放器的玩法,太过简单。播放器是五子棋,你走了仨,我就拿一子儿堵你,我看索尼华纳你都拿了,那我就把环球拿了,这不是很简单的逻辑么,那还需要我跟宋柯么?

我们就把 (虾米音乐) 播放器放在这儿,好好维护,跟版权方合作好,服务好用户,就完了。再拓展的话,你就得下围棋,不能下这么简单的五子棋了,下围棋——就是星球。

星球就是一个复杂的,很庞大的 (产品) ,但是这块儿正好没有互联网+,播放器都已经很成熟了。说实在的,就我们五家播放器加一起的产值,我猜可能也就占音乐产业的1%吧,那你说我们、BAT,大家在一个1%的角落里,拼得跟血葫芦似的?

所以这么一算账,你说天天跟腾讯去拼,他涨一亿,你涨两亿。这点儿钱拿到这边来,哇,整个行业都兴旺起来了,蓬勃起来了,能插上互联网翅膀了,那干嘛不干这事儿呢?我们如果跟腾讯拼死了掐,那不就双输么?要是放了血,唱片公司能写出好歌来,也行。这几年我们给出这么多版权费,也没看到唱片公司生产出更多好歌来。

因为生产靠的是星球这样的平台,而不是靠播放器倒推。

生产好歌的不是唱片公司,而是人。不是唱片公司多收了两个亿,就能生产出好歌来。而是让这些人,他们有更好的收入,更多的机会,这样才能生产出更多好歌来。

从商业角度讲,要做星球,从理想角度讲,也要做星球。得帮帮大家,让那些流失到IT公司、房地产公司的那些十年没弹琴的音乐人才,还能有理想,还能想起来,再回到这儿。

(以前歌手想出头) 要敲五个门,就是五家唱片公司的门,敲完了,没人理。 (有人) 在电梯里堵我,「高老师这是我写的,你听听。」然后我就给助理,我说你先听听,给我讲讲。助理没有一次说好听的,因为他如果有那素质他就不做你助理了。

所以 (歌手们) 几乎没机会。有一次我在星光天地看年轻乐队演出,我一看这琴挺好,音乐行业的成本是很大的,一把好琴好几万呢。我看这些孩子琴挺好的,就问他们靠什么生活。 (他们) 说家里有钱,娘有钱吃娘,娘没钱,找个富二代女朋友,就这么生存呗。找不到富二代怎么办?找工作呗,所以 (人才) 就流失掉了。

我们两个的产业理想就是, 先把人聚起来,让大家有活儿干,能经营下去。 然后,用大家的智慧,诞生一些新的产业角色,或者链条环节。比如说我们开放200万首歌未发表的新歌,是不是会诞生一些新的服务项目,比如:我替你听歌选歌。

过去你到制作部里,制作部让你听20首歌,给你挑10个。我帮你听一万首歌,万一选到两首呢,那我是不是应该有20%的收入呢?因为现在歌曲有版权费了么,那就可能带动新的产业环节。

说实在的,老马也没想到,后来淘宝能玩那么大,那么多花样来。与时俱进, (淘宝) 既然玩这么大,那咱们上边再弄一天猫,把一部分的店升级到天猫。完了以后,老马说,哎呀,还有的可玩,支付宝可以玩。因为大家不信别人啊,我没见过你,我把钱先给你了,这怎么办啊。结果支付宝现在玩儿成一个巨大的东西。

我们也一样,用数据先服务大家,大家用数据在上面经营的时候,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数据,可能看到更多的机会。所以这个平台先把它做成大而全,然后有些环节可能未来就会被淘汰掉,淘汰掉就淘汰掉了。

最后会发现很多方向,那我们可能把一些方向垂直做下去,一些方向放弃掉。但是现在先以这么庞大的 (规模) 来做,所以我说没人做这事儿,因为不挣钱。

塑造一个巨星,需要强大的资源。传播宣发,互联网也是有天花板的,如果没天花板,就不需要湖南卫视了。互联网捧红的人和湖南卫视捧红的人,不是一个级别的。

湖南卫视捧红的人,十周,这个人就能到八十万至一百万的出场费 (级别) 了,互联网捧红的人,一年的时间,可能只能到五万块钱 (级别) 。这就是网红和明星的差别,中间还差一个阶梯。

但是我相信,未来有可能互联网分层,把最后这一公里也走到。但是现在还做不到,互联网做不了Michael Jackson,因为那个成本,互联网没法负担, (比如) 一场演出要80辆大集装箱车,这些都需要大机构。

(通过互联网) 可以在YY上给一个女主播献花,但永远不可能让这女主播成为一个巨星。所以我们是这样一个平台:就是说 (到了) YY、9158的天花板,就得来星球了。

实际上我们没做星球之前,她们也找我来,说 「我一年挣挺多钱,可我还是个女主播啊,我想当一个堂堂正正的艺人,我不想脑袋上永远扣一个女主播,说‘哎呀大家好,给我送点花儿’,我老觉得我Low。」

每个人都想当歌手,堂堂正正地站在那儿,领一尊格莱美奖,或领一尊奥斯卡奖,没有一个人说我没这理想,老子这辈子就想当网红,那是没有的。

所以那个天花板一碰到,就来找我们了。我们做了星球,就跑星球来了嘛。你从网红那儿挣的钱,献花挣的钱,再正儿八经地做出一首歌来,唱片公司看见你了,再签唱片公司,就再上一个台阶,基本上是这样一个往上走的食物链。

每一个平台都有各自的属性,纵向全的是做不成的,横向全的是容易的。纵向全的指——想从YY,然后一直到做成Michael Jackson都在一个 (平台) ,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大家有一个边际环境的问题,就我不愿意跟那些人在一起。

为什么我愿意去这样的平台呢,我一看,哦,这几个老家伙跟我差不多,那我愿意跟这几个老家伙一块儿玩儿去。哎,我一瞅仨网红?那老狼绝对不会去,是不是?老狼说,擦,你丫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去啊,你别说给我献花,我不去。

纵向平台的性质是要分得很开的,大家不愿意去同一个广场玩儿,我愿意晋升到下一个广场去,我愿意跟你们在一起玩,然后我再到一个台阶。所以星球是处在中间的一个平台,你甭管从哪儿出来的,只要你想当一个正儿八经的艺人,而你又没有到唱片公司真的要签你的地步,那你就到这儿来,所有的唱片公司都在这儿,你在这儿展示自己,买买歌,录录音,唱唱歌,有粉丝,弄一弄,然后再上一台阶。

以前我没把互联网当商业,我把互联网当成革命。我一直对互联网是很敬仰的。互联网确实极大地促进了社会的 (进步)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当然愿意看到社会的进步,脱离愚昧,脱离固化。传统经营操控的模式,被互联网打破了,大家更自由,更平等。

从前,这国家2000年来的改变都是从上边开始,这回是从民间就这么潜移默化的,从1919年开始呼唤的德先生,赛先生,呼唤了正好快100年了。他们 (互联网) 来了,用短短的这么十几年的时间,科学、民主、自由,所有这些东西 (都) 深入人心。

所有的社会进步都是削减精英, (趋向) 平民化,这不就是社会进步么。社会进步的第一标志,就是打破阶级。当然了,可能有一些精英是很反感,但我觉得,一个真正的精英应该欢迎消灭精英,因为那才是社会的进步。

你看到千百万人都在写作吧,在晋江文学上。过去,虽然精英写出过《红楼梦》,但是一年才产50本书,现在一年可以做这么多东西。而且我觉得下一阶段也还是会有大师,还是会有精英,只不过就不以以前的阶级这么划分了,互联网已经把这个东西都消解了。

刚有手机的时候,精英拿的都是什么手机,是Vertu,那时候十几万一台吧。现在你看拿Vertu的全拿苹果了。我觉得乔布斯是最伟大的,就是说你甭管多精英你也得用苹果,即使它便宜,不符合你的身份。

所以我觉得,平等、自由、削减固化阶级,是每一个知识分子都很愿意看到的社会进步。知识分子呼吁了百年,也没做到。然后人家 (互联网) 都给做到了,这个是你不得不佩服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博望志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51124/1.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高晓松:知识分子呼吁「德赛先生」一世纪,互联网全做到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