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ComputeX 2016:共享厨房在台湾有立足之地吗,爱便当打算这样尝试

ComputeX 2016:共享厨房在台湾有立足之地吗,爱便当打算这样尝试

今年,COMPUTEX 专门设立了“InnoVEX”创新与新创专区。在现场,动点科技发现一家名为“爱便当”的初创公司,他们想要在共享经济火热的背景下,尝试做台湾当地的共享厨房。

共享经济在国内当属出行领域“风生水起”, 前脚 Uber 宣布获得 35 亿美元 G 轮融资 ,后脚滴滴也不甘示弱表示其 35 亿美元的融资进入收尾阶段。于是,广大用户只要等待呼之欲出的“补贴大战”就好了。但是在其它领域,混不下去,惨淡收场的不在少数。

回到今天的“共享厨房”主题,情怀终究抵不过现实。伴随着新一轮融资的失败,许多共享厨房类创业公司纷纷死去。目前,同类平台仅有“回家吃饭”和“小 e 管饭”仍在继续正常运作(做多是,同类型的公司达到七家),资料显示,“回家吃饭”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杭州 5 个城市,日均订单量 5 万左右。

爱便当成立于今年 4 月份,这样看来,似乎在国内同类型创业者里只算“黄口小儿”。但是,前辈的诸多经验教训,也许正好可以帮助爱便当少走一部分弯路。由于成立时间较短,团队规模较小,用户数量较少,所以今天主要围绕爱便当产品本身和其所处的共享经济展开讨论。

ComputeX 2016:共享厨房在台湾有立足之地吗,爱便当打算这样尝试

当动点科技提及,在北京有一家专注公司“我有饭”,专注高端私房菜预订, 甚至独辟蹊径开创了“招聘”新环境时 。爱便当的创始人唐奇伟感慨说,在创业上,某些方面,大陆还是要比台湾超前一些。

但是,大陆所不具有的优势也是存在的,摩托车遍地跑(大陆可能会禁止机动车上路)让“不做物流”的爱便当省去了不少成本。而且早在用户下单之前,阿姨甚至奶奶就已经设定了取、送餐的范围和数量。这样做其实也是回归了“共享经济”的初衷,不以单纯获利为目的,而仅仅是量力而为。

我有饭还有一个特色是用餐者需要到供餐者家里进餐,比如说别墅等开阔地方,爱便当的创始人唐奇伟表示自己住的就是别墅,一开始也想过这个模式,后期放弃的原因不是因为陌生人的安全问题,而是台北的密度还挺高的,工薪阶层买房的压力不比北京小,所以在保证私密性的同时并没有足够的空间“接客”。

ComputeX 2016:共享厨房在台湾有立足之地吗,爱便当打算这样尝试

其实在共享经济里,在“衣食住行”中,出行只能排到第四,排在第二的是饮食,此外还有“民以食为天”的说法。所以,其实,共享餐饮、共享厨房还有很大市场可供挖掘。但是,首先需要解决的便是同行间的“不计后果”的补贴大战,其次需要反思的是凭借个性化、便捷性获取成功。

动点科技认为,在“品质保证”方面,除了彼此互信,假设“人性本恶”,那自然可以和“直播”结合起来,在共享厨房的同时,换个角度来看不也算是技能传授吗,同时也保证了饭食制作过程中的健康、干净卫生问题。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曾表示,对于目前中国的状况来说,共享厨房模式还没有足够成熟的生存土壤,但是个性化美食确实是未来新的需求,目前利润空间让共享厨房难以存活,市场培育仍需求时间。也许这些问题在台湾地区并不算问题,所以,共享厨房的模式在台湾也许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立足之地。

据爱便当创始人唐奇伟介绍,该项目靠自有资金启动项目,目前正在寻求外部投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ComputeX 2016:共享厨房在台湾有立足之地吗,爱便当打算这样尝试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