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乐视网复牌“资本局”:机构获神秘邀请撬开跌停板

本文来自腾讯财经 《棱镜》 ,作者邬川、许文苗,授权华尔街见闻转载。

作为创业板第一权重股,停牌长达6个月的乐视网于6月3日复牌,公司48亿元定向增发预案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

由于乐视网停牌期间,创业板指数跌幅为20%,投资者最为关心的是乐视网股价的补跌幅度。

6月3日,乐视网以跌停价开盘,但巨量资金瞬时涌入,跌停板很快打开,并一度翻红。截至收盘,当天乐视网股价下跌4.17%,成交金额达122亿元,换手率高达20%。成交金额占据创业板成交金额近十分之一。

据腾讯财经了解,乐视网复盘当日,在神秘邀约的怂恿下,大量机构资金涌入,将乐视网的股价从跌停板上,生生拉起。机构资本借机出逃,散户成为“机构大逃亡”的接盘人。

乐视网的故事还没讲完,各方盈亏尚难预料,大比例的换手是福是祸,可能还有待时间检验。

机构撬开跌停板的神秘邀请

6月3日,乐视网复牌。

9点25分,集合竞价开始,股价被数十万手封单压在跌停板上。从分时成交看出,乐视在跌停板上成交了40万余手。这意味着,21.2亿元资金进行了换手,被冻结了半年的资金夺路而出,场外资金趁机抄底。

“一些私募和游资收到了撬开跌停板的邀请,毕竟停牌前被关的机构和大佬不少,他们也需要自救。”一位活跃在江浙地区的游资操盘手对腾讯财经透露。

“我们自己也有底仓,在集合竞价就买得差不多了。”他坦承,乐视网确有较大的补跌需求,大家集合资金在跌停板扫货,一来是为了减缓乐视网的下跌速率,降低持仓成本,等待逢高出货;二来创业板在技术上,需要这个权重维护指数不至于破位。

“因此乐视这个跌停必须撬开。”他判断。

以上机构人士,拒绝透露“撬开跌停板邀请”的发起人。

一位上海私募基金经理同样接收到了类似的信息。“持有乐视网的私募都挺焦虑,不排除是各方通气,形成了共识。”他说,只要在集合竞价阶段有足够的成交和换手,那么股价扛过上午的波动就不成问题。

“我们没有乐视网的底仓,但大量配置了创业板个股,但作为投机性的交易机会,这个跌停板值得参与。”上述基金经理说,他让交易员在集合竞价阶段,在跌停板上买入了部分乐视网股票。

9点30分,乐视网以52.89元/股跌停价开盘,跌停价又成交了近8万手。瞬间6万余手大单涌入,将股价拉到54元/股上方。

“这个时候我们判断,有大量机构和散户涌入抄底,于是赶紧加单扫货。”上述私募基金经理表示。

9点31分后,乐视网股价一路拉升。“如果在跌停价没走,那么剩下的筹码持有者多数会观望。”游资操盘手分析,此时股价的拉升会相对轻松一些,因为抛压没有跌停板那么大。

9点45分,乐视网冲高至60.89元/股,涨幅逾3%。随后冲高回落,在58.77元/股左右震荡。

“我们在隔夜的跌停挂单撤了,等到了一个不错的价位。”前述北京公募基金经理说,大部分的筹码都抛出了。

乐视网未能延续强势。

下午,乐视网股价跟随创业板其他权重股的冲高回落而下跌,收盘报收56.32元/股,下跌4.17%。

上述私募基金经理感慨,可以想象,如果乐视网在上午没有充分足量的换手,即便拉高肯定又会迅速被砸至跌停板,而这对于创业板毫无疑问是个指数拖累,甚至引发创业板下坠。

“上午买入的机构和散户贡献了大量的流动性,筹码经过一轮交换,下午乐视网已经没有了可以砸下去的筹码了。”他分析,即便是回落,也只是买盘枯竭,而非卖盘汹涌。

机构出逃VS散户接盘

从成交回报可以看出,游资和私募成为了主要买方。买一席位是中信证券杭州四季路营业部,买入净额达到5.5亿元。买二至买五席位分别是中信证券淮海中路营业部、招商证券福州六一营业部、银河证券宁波翠柏路营业部和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营业部,各净买入1.2亿元、1.1亿元、76万元和0.9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宁波翠柏路买入了10778万元,卖出10702万元,这说明翠柏路至少有一个亿的筹码底仓,做了一次高抛低吸的差价。

“四季路这个席位‘牛散’章建平常用,而翠柏路则是期货大佬——叶庆均常用的席位。”上述操盘手分析,中信证券杭州四季路的席位应该是在跌停板建的仓,说明认可此时的股价有交易价值。

乐视网2015年一季报显示,章建平持有1274万股,占总股本2.67%,成为第二大流通股股东。但从2015年二季报开始至2016年一季报,章建平便消失在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

而在卖出金额前5名上,广发证券深圳深南东路营业部净卖出4.8亿元,夺得卖一席位;两家机构分别占据卖二和卖三,共卖出5.3亿元;光大证券杭州庆春路营业部净卖出2.4亿元,国泰君安上海福山路营业部卖出2.2亿元。

从买入和卖出金额来看,筹码的抛售力量更为强烈。买五总共买入10亿元,而卖出则达到16亿元,相差达6亿元。

“从龙虎榜看,大量筹码被散户接了。”上述操盘手分析,从筹码集中度看有些分散,下周乐视网仍旧会补跌,就看补跌速率多大了,但区间波动肯定不小。“有波动,就给了很多交易性高手赚差价的机会。”他说道。

乐视影业估值惹争议 

在定增预案获批之外,外界所关注的乐视影业能否顺利注入乐视网,实现上市的话题也将于近期揭晓。

实际上,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经历了一年半的长跑,可谓一波三折。早在2014年12月5日,乐视网世纪控制人贾跃亭就承诺,拟在未来一年内的合适时机,启动把关联方乐视影业的控股权转让给乐视网。

2015年12月起,乐视网多次发公告,不断推迟重组事项,直至2016年5月6日,乐视影业最终发布公告,宣布计划以人民币98 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收购对价的69.9%将以股票支付,30.4%将以现金支付。

此次重组方案公布后,乐视影业的高估值受到市场关注。深交所发出重组问询函,要求乐视网披露其评估增值率、市盈率水平的合理性。

复牌前夕,乐视网就问询函进行了书面说明,为了证实乐视影业估值合理性,乐视网在公告中对比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华策影视等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市盈率情况。公告数据显示,完美环球市盈率最高,为158.01倍;长城影视市盈率最低,为34.58倍;其它主流公司中,华谊兄弟市盈率78.49倍,光线传媒市盈率103.08倍,华策影视市盈率73.06倍。

乐视表示,对比同行业数据,乐视影业72.06倍的市盈率,低于行业均值和中值水平。“乐视并购乐视影业评估增值率及交易市盈率水平均处于合理水平,符合市场行情。”

对于乐视影业的回复,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对腾讯财经表示,乐视影业属于非上市公司,其估值不应该以上市公司市盈率为标准。

“上市公司市盈率是‘资本+杠杆’作用下的产物,上市公司的经营能力和稳定性是经过市场检验的,乐视网对于乐视影业的估值不应该以上市公司作为参考标的。”陈少峰同时指出,目前中国影视行业估值整体偏高,电影产业的风险性高,并不是每个电影项目都能取得高回报,“这一点不应该被资本市场所忽视”。

对于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未来的预期,陈少峰表示,如果乐视影业最终无法顺利注入乐视网,需要自掏腰包来支持此前承诺的高回报投资,不利于自身的现金流。

资料显示,乐视影业此前曾进行两轮融资。2013年8月,乐视影业获得首轮融资2亿元,由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深创投)领投,乐视星云等数家公司跟投。2014年10月,乐视影业获得B轮融资3.4亿元,恒泰资本等多家投资方参与投资。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点击这里下载华尔街见闻App )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乐视网复牌“资本局”:机构获神秘邀请撬开跌停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