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人工智能“看”电影然后“回忆”的内容算盗版吗?

编者按:菲利普·迪克是著名的科幻小说家,他的许多作品都被改编成了经典的科幻电影,如《银翼杀手》、《黑暗扫描仪》、《高堡奇人》等。他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有没有一个单独的、客观存在的真实?现在,一位攻读创意计算硕士学位的英国人用一个取材《银翼杀手》的项目来提出一个类似的问题—人工智能 “看” 过电影后 “回忆” 起来的电影算盗版吗?

上周,华纳兄弟对视频流媒体网站 Vimeo 下达了一项 DMCA(数字千年版权法)移除通知要求。通知要求撤除几部华纳兄弟版权所有的非法上传的电影,其中包括《老友记》、《美少女的谎言》,以及雷利·史考特导演的经典科幻电影《银翼杀手》的两组特写镜头。

这件事看起来就像是侵权行为例行检查,对吧?不完全是。华纳犯了一个错误。上传的《银翼杀手》的部分镜头实际上并不是《银翼杀手》电影里面的镜头,或者也可以说是,但这种形式是全世界的人此前都没见过的。

实际上这是一个独特的机器学习编码项目的一部分,这个项目的目的,是想通过一堆拆解的数据来重构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这部经典的机器人寓言(《银翼杀手》改编自他的《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也就是说,华纳兄弟的审查人员并不能识别出 Vimeo 上面这部有关人工智能的科幻电影是由人工智能重构出来的。

用人工智能解构《银翼杀手》

Terence Broad 是一位生活在伦敦的研究人员,目前正在攻读创意计算的硕士学位。他的论文题目是 “视频帧的自动编码”,这个题目听起来就很无聊,但如果你意识到这是导致华纳一开始下达撤除通知的关键时就不会这么想了。

Broad 的目标是把深度学习应用到视频里面。他想找出 “教” 基本形式的 AI 去理解真正的视频数据时它能够创作出什么样的东西来。

视频这种媒介包含着大量的可视化信息。当你在计算机上观看视频时,通常所有的信息都是经过编码 / 压缩然后再进行解码 / 解压,否则的话视频文件会太大而无法存储到硬盘上。

视频编码一般都是根据压缩标准进行自动化电子处理的。而压缩的标准是由人来制定的—包括多少数据应该压缩成什么样的格式,如何打包和减少纵横比、声音、元数据等不同类型的数据等。

Broad 希望教会人工神经网络如何在没有人工参与的情况下自己实现这个视频编码处理过程。人工神经网络是从信息处理角度对人脑神经元网络进行抽象,建立某种简单模型,按不同的连接方式组成不同的网络。基本上这是一种机械形式的人工智能,可以像常规的中枢神经系统一样—利用不同的组成部分收集信息,并在系统整体层面就这一信息进行沟通来完成一些复杂的任务。

Broad 希望,如果自己成功的话,这种新型的编码方式能够成为 “制作实验性图像和视频的新技术”。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教会神经网络如何观看电影—用机器的方式而不是像人一样看。

自动编码器会梦见电子羊吗?(或如何教 AI 看电影?)

Broad 决定利用一种名为卷积自动编码器的神经网络。首先,他设置了一个所谓的 “学习相似性指标” 来帮助编码器识别《银翼杀手》的数据。这个指标会让编码器读取一批数据,里面既有该电影的选定帧(4000 帧左右),也有 “伪” 数据,或者说不是来自这部电影的数据。通过比较电影的数据和 “外部” 数据,编码器就看可以 “学会” 识别出这堆数据里面实际来自于《银翼杀手》里面的那些数据的相似性。换句话说,现在它已经知道了电影是什么 “样子” 的。

一旦神经网络自己学会了识别《银翼杀手》的数据,编码器就把电影每一帧都缩减成 200 个数位大小,然后再把这 200 个数位重构成新的、希望能跟原来一样的帧。最后,Broad 让编码器对重构的帧按照原来电影的顺序进行重新排序实现电影的重新制作。

除了《银翼杀手》以外,Broad 还 “教” 自动编码器 “看” 采用动态遮罩技术的动画片《黑暗扫描仪》。这两部片都改编自迪克的科幻小说,Broad 觉得尤其它们适合自己的这个项目。

这两部片 Broad 总共让编码器重新 “学习” 了 6 遍,每次他都会对使用的算法进行调优以帮助机器更聪明地确定如何阅读拆解的数据。下图可以看到机器的学习效果与电影原作的对比,其中单数列斯电影原作,双数列是编码器对该帧的解析:

人工智能“看”电影然后“回忆”的内容算盗版吗?

在这 6 次的训练过程中,Broad 仅仅用了两部电影的选定帧。一旦完成了这 6 次的训练和调优之后,Broad 就让神经网络根据 “学到” 的东西自己重构整部电影。下面就是机器制作出来的《黑暗扫描仪》的效果:

Broad 说神经网络版电影完全是机器根据从电影原作 “看” 到的东西创作出来的。也即是说实际上你是通过神经网络来看这部电影。所以所谓的重构就是系统基于自己有限的具象性 “理解” 而对电影做出的诠释。

为什么迪克的作品尤其适合该项目?

迪克是一位传奇的科幻小说家,其作品往往关注于社会问题,同时还结合了对玄学以及宇宙存在的探索。他的作品给包括《少数派报告》、《全面回忆》、《命运规划局》以及 Amazon 的电视连续剧《高堡奇人》在内的影视作品提供了灵感。

然后还有他著名的小说《机器人会不会梦见电子羊?》,这是《银翼杀手》这部反乌托邦巨作以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影之一的基础。在影片中哈里森·福特扮演的 Rick Deckard 的任务是猎杀 “复制人”—一群几乎在各方面都超过人类的先进机器人。里面的反派角色 Roy Batty 也是复制人之一,由著名的鲁特格尔·哈尔扮演。在 Deckard 让 Batty “退役(杀死的委婉说法)” 前,后者一直在延长自己的寿命(这种机器人被设定只有 4年 的寿命)与击败 Deckard 之间做着人性的挣扎。

迪克极度关切 “看似真实” 与 “客观真实” 的差距问题。

Broad 在论文中说自己的模拟项目采用了迪克的两部作品是再合适不过了:

没有一部电影比《银翼杀手》(1982)更合适于探讨 “主观理性” 这个主题了……这是探讨空想主观的首部小说之一,里面反复描述了眼睛、照片等暗示知觉的符号。

被选来建模的另一部影片《黑暗扫描仪》(2006)也是改编自迪克的小说。该故事同样探讨了真实的本质问题,用神经网络重构就显得特别有趣,因为动画片的每一帧已经是由动画师(通过手描电影原版)重构过的了。

换句话说,对于一个涉及人工再造的项目而言,取材《银翼杀手》具有深远的象征意义。“我觉第一部由人工智能重新制作的电影非《银翼杀手》莫属,” Broad 说。

版权难题

由人工智能重新制作的电影算不算侵权是没有先例的。Broad 指出:“此前还没有人像这样制作过一部电影,所以我想这是没有先例的,也没有法律条文规定这种重构视频算不算侵权。”(华纳事后撤销了那两部电影的下架要求)

但无论他的视频是否会引发版权纠纷,Broad 的实验都不会止于《银翼杀手》。Broad 在 Medium 上介绍了项目的细节,他说自己 “在开始训练机器看《银翼杀手》之后对模型的执行效果之好感到非常震惊,” 并且 “未来当然会继续开展更多的实验,用更多电影训练这些模型来看看它们能制作出什么。”

机器精确并轻而易举地 “观看” 视频镜头并重新制作的潜能给人工智能和视频制作提供了令人兴奋的可能性。显然,Broad 的神经网络要想做出惊天动地的视频技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我们可以有把握说—我们已经见过你们这些人不会相信的东西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人工智能“看”电影然后“回忆”的内容算盗版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