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郑兰:《刀塔传奇》背后的中二“女战士”

郑兰:《刀塔传奇》背后的中二“女战士”

要么第一个投,要么投第一

文 | 麻策  编辑 | 卢旭成

博派资本创始合伙人郑兰是新投资时代的“女战士”。她曾自称为“奔奔族”,项目投资皆是因“脚”落成。

她因投现象级手游《刀塔传奇》研发商莉莉丝,帮助IDG获取几百倍的回报一举成名。博派资本也带有她鲜明的风格。其每一则招聘信息都犹如对郑兰本人的真实写照:中二(注:网络语,自以为是)、勤恳、胆大心细,热爱科幻、足球、打游戏……博派投资方向几乎涵盖年轻人喜欢的所有泛娱乐领域。

创业家 &i黑马【投资家】栏目走访博派资本,听创始合伙人郑兰讲述她的游戏人生、热点趋势分析和投资逻辑。

以下为博派资本创始合伙人郑兰口述:

博派资本的缘起要追溯到2012年。当时我在IDG,觉得手机游戏会是一个好的方向。但纠结于有一些喜欢的手游项目我投不了。因为IDG的基金盘子很大,而这些项目要的钱又太少。我就去找领导反映,并得到了支持。

于是,我们在内部成立了一个小的专项基金,相当于在大基金内部做了一个灵活处理,专门拿出一点儿钱来投资游戏。这个项目由我来负责。当时,我们拿了几百万美金,然后换成人民币,更灵活地去投早期项目。这件事实际上也开创了IDG内部的一个先河。

2013年我们就投了9个游戏项目,莉莉丝(《刀塔传奇》研发商)是其中之一。因为它太出名了,就显得其他的很黯淡,但其实中间很多都表现不错。除了游戏,我们还看过动漫类的项目,甚至还有小说。

郑兰:《刀塔传奇》背后的中二“女战士”

多数人认为,投资一个游戏团队获得持续成功的可能性比较低。从过去的经验做出这样的判断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投资人都很现实。2013年美股对中国游戏公司的估值普遍很低,平均是8~10倍PE。现在回想,那个时候我冲进去投游戏确实有些冲动。

冲动的最主要原因是我从小爱打游戏。我喜欢玩PS(PlayStation),当你玩惯了主机大制作,看惯了精美的画面,用惯了手柄,到了端游时代,发现这些国产的端游公司做的产品怎么这么粗糙。

我一直不爱玩端游,直到《魔兽世界》出现。2004年,当时大家为了一个魔兽的内测账号费尽心机。那时我还是个学生,装了一台当时顶级显卡配置的机器,大概花了一万多块钱,就为了玩魔兽。滑稽的是,一群我的朋友来我家用我的内测账号轮流玩,我自己想玩都要排队好几个小时。

到了2012-2013年,我在移动设备上挑产品就更郁闷了。当时还是国外的手游占主导,你不能说国产的那些赚钱的游戏做得不好,但始终会让你觉得少点什么,你会希望有那种既赚钱品质又好的作品出现。

中国的游戏团队那么多,也很优秀,我认为一定会有机会。首先移动设备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而且过去端游和页游已经验证过,中国的玩家舍得大把花钱。

市场瞬息万变。2013年下半年起,手游市场噌的一下就开始火了。整个A股市场都在大量并购游戏团队,一时间似乎所有人都来投资游戏了。这时候大家认识到游戏其实是非常好的一种变现模式。

我认为游戏未必不能持续赚钱。游戏团队若以研发为主,一般叫CP公司,他们通过源源不断推出新产品来保持高营收,典型的就是芬兰的Supercell。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游戏公司的出路不止一条。你可以走Supercell的模式,不断研发新产品;或者你从一个游戏切入,在一个领域建立起优势后,把你的业务线丰富起来,成为一家泛娱乐的综合公司;如果你有幸研发了一款非常成功的产品,有非常好的收入,这时既可以做发行,也可以通过投资并购建立自己的生态链。

过去我们说在美国上市的很多中国游戏公司估值都不高,那是因为人们对它的认知只是不断研发游戏卖钱。 但中国市场的整个泛娱乐领域有非常大的机会,游戏公司做泛娱乐化相当于业务线只是从游戏切人,可以往影视、发行等其他维度走,长期价值也会很高。

于我而言,整个2013年就像大海,表面上看很平静但下面却波涛汹涌。老板给你画了一块地,让你去试,你自己种庄稼没想到还长出来了。但当你想去做更多的事情的时候,发现在内部已经不适合去操作了。

我就想,为什么不自己做一支基金呢?最早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我就跟领导们都讲了。作为娘家人,出去的小孩他们都会支持一下。所以IDG也在我们基金投了些钱。

2014年不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我却深深感觉到行业正在发生变化,用户群也在整体迁移。我做了大量研究,和行业内的人约谈无数,一步步完善自己的逻辑体系。同年10月,我做好了工作交接,投入了创业大潮。

最关键是募资。首先是信文君(编者注:莉莉丝CEO王信文,因为郑兰的投资,变成亿万富翁;IDG因这个项目有几百倍的回报),听了我的想法后,眼睛没眨就说一定支持。前BOSS也不断介绍LP。最让我感动的是当年在网易的同事(唐岩),做了家上市公司(陌陌),在两个小时的沟通中,一个半小时在回首往事,剩下的时间聊了聊八卦,最后也成为我的基金的LP。

经常有人问:你们基金到底投什么?符合两个标准的我们都投:一个叫更好的我,一个叫更好的生活,英文就是Better me,better life。一具化开来,无非就变成游戏、动漫、泛娱乐、消费升级。无论我们给这些维度起什么样的名字,它所面向的都是年轻的用户群体。

过去大家习惯用年龄来划分用户群,比如70后、80后、90后。我更多是依据用户群的更替差异。比如,过去看电影,一张票19块钱,位置无所谓。但现在大家看电影,大片一定要看IMAX,要挑中间观影体验最好的位子。老的消费群体更注重性价比,他们买东西在意价格、新鲜程度、实用性等。但新消费群体就更注重感受、生活体验,审美要求相对比较高。

要么第一个投,要么投第一

网红直播本质上是一种有别于传统的高效社交模式。直播热本质还是跟我们过去关注的族群有关。我们说,新用户群更讲究生活品质和消费体验,其实还有一部分是更强调自我的表达。

比如过去大家对于百度贴吧的认知是我可以在上面追小说、美剧、动漫,或者追星。但现在出现一种新形态:在贴吧上大家建了一个星球,在这个星球上每个人都是一个角色扮演者,你扮演舰长,他扮演领主,然后在这里面交流。这样一来,它就变成了一个特别开放的游戏。我们形容年轻用户群体脑洞大开,他们对于秀自我的思想或外形毫不介意,最终的目标是想要交更多的朋友,让生活变得更加丰富。

秀的最初思想实际上是不求名不求利的。但现在很多网红、主播,他们能够在这件事情上赚到钱,观众也乐意看。有些人一天不干别的,就拿着自拍杆逛街直播。这些事有什么意义?它们产生了什么东西?对社会有什么深远影响?没有。其实就是非常真实地还原自己的生活状态,去吸引志同道合、脑洞大开、一样很无聊或者一样“神经病”的人。

郑兰:《刀塔传奇》背后的中二“女战士”

所谓的网红,是广泛的用户群体对自己心目中理想形象的一种投射。网红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只是其所营造出来的形象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些网红的形象、日常穿着等,其实有一些是经纪公司运作出来的,但对粉丝而言这都不重要,他们不是真的要跟网红交朋友。

很多女孩子成了网红后,卖衣服、卖美妆,或者带粉丝去旅游等。她们在一定的领域内起到了示范作用。很多女孩子也爱看。对于这些年轻的用户群体而言,没有一种东西是单独为他们提供的。一个初中的女生,她对感情是非常懵懂的,没有人会为初中生单独拍电视剧。你回想一下这些热门的偶像剧,哪些是为初中生拍的?为什么《小时代》、韩国偶像剧会火,这些剧哪个年龄段都可以看。初中女生喜欢《来自星星的你》《太阳的后裔》是非常正常的,因为这些满足了她对美好爱情生活的幻想。但到了25岁之后,她的痴迷程度会下降。

“百播大战”的出现非常正常。当年团购起来的时候也是百团大战。我不敢说谁更有机会,但是我喜欢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对于大公司而言,它做直播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不缺席,而且大公司里面的一个部门去做这件事情跟一个创业公司压上一切身家去做,能够完成的程度还是不太一样的。从博客时代到微博时代,很多道理是有共性的。大厂有用户优势、品牌知名度的优势,再简单点讲就是“我有钱”。对于创业公司来讲,钱没有人家多、品牌没有人家硬,但从市场效率看,创业公司实际更高,它们是规则的改写者。直播领域,我更看好创业公司。

我们没有那么早进入这一领域的主要原因是,我觉得行业还没有到一个相对充分竞争的时刻。我的投资哲学是:当一个新的领域出现,你要不就第一个投,要不就投第一名。不光是直播,任何一个领域都会争得头破血流,这非常正常。但是中国市场的好处是说,它可以容得下2~3家巨头,最差最差可能留2个,一家独大的可能性非常低。 所以要么你下手非常早,第一个投,你是能赚到钱的,哪怕失败也是以小成本来试。当大家都认识到这是一个方向的时候,那你就要投第一名,否则你的机会很小。很多投资人比较纠结,说这个事情不错,我是不是可以投前五名中的一个?我觉得不是,因为后几名你根本不知道哪一个会有机会。

大众希望看到的主播无外乎:主播自身优势展示,才艺。有些人就是长得好看,有些人声音好听,有些人身材好,这些人在直播过程当中的展现形式非常有限。另外去唱歌、讲段子、讲笑话,也难维持太长时间。搞色情擦边球可以短时间获取高关注,但不是长远之计。

在一个平台上去看一个女主播露胸、跳舞,这种快感很快就不见了。 真正意义上的生活才艺主播,比如教大家做菜的厨师主播,将会成为主流。

单个主播的生命周期是有限的,所以经纪公司要不断挖掘新人。当有主播成为一姐的时候,其话语权和收入分成就要重新调整,经纪公司需要知名主播,但也不能让主播变得膨胀。

80%赚钱,20%留给理想

在中国创投环境中,我们团队还比较年轻,除了我跟我的合伙人(编者注:李欧成)是80后,其余全是90后。但整个行业还有很多年长的前辈,他们经验丰富,总能给你指导和传授经验,但不得不说在一些局部领域,还是我们看得更清楚一些。有前辈说,核心二次元用户2000万,泛二次元用户也才5000万呀,这个事能做多大?其实二次元不是一个创业品类,它只是一个群体的统称。 现在二次元项目看起来路很窄,但它代表了未来的主流文化。我更早去布局,即代表了前瞻性又有将来做大的可能。

我们第一期基金投了30多个项目,包括游戏、动漫、网剧、二次元,还有一些偏游戏娱乐类的产品。目前我们正在发第二支基金,它在原来泛娱乐方向之外,增加了一个新维度“消费升级”。

我做投资特别注意两点:第一、随时清零。你要把过去所谓的经验放下,你也不能陶醉于过去的成绩。你要用开放的眼光看问题,这一点不容易做到。

第二、永葆初心。有很多创业者对投资人失望,我不敢说我跟其他投资人不一样,但我希望自己始终带着热情来看新事物。基金成立之初,我跟我的搭档定了个原则:基金80%的钱用来赚钱,20%留给我们内心深处的理想。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郑兰:《刀塔传奇》背后的中二“女战士”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