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直播平台混战 竞速新百亿市场

手机屏幕上的女孩,看起来很清纯,留中分短发,化淡妆,穿背带裙。她右手扶着耳机线,微侧着脸,笑着与屏幕上的网友互动:

“主播哪里人,主播是山东的。”“主播好美,谢谢,喜欢的话可以点击左上角关注。”“谢谢×××送的太阳花”,如果有人送礼物,她会念出网友的名字表示感谢。有时互动的网友少了,她就随身边电脑播放的音乐,哼唱着歌。由于声音甜美,歌声吸引了不少网友来送礼物。同时在线观看的人数不知不觉涨到7800多,她的直播在当时被顶上了热门第一。

这位女主播的账号名叫“Cassie 默默”,粉丝称她默默。默默所在的直播平台叫“一直播”,正式上线还不到一个月,它近期正试图通过明星直播资源的导入,在移动直播的红海市场中,赢得空间和机会。

据艾媒咨询统计,在中国有近200家类似一直播的在线直播平台,这些平台正在向移动端转移。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盯上移动直播这门生意的平台已经有超过80家,其中包括映客、花椒等独立直播平台,依托 微博 社交资源的一直播, YY 腾讯 、乐视、小米等大玩家,在游戏、财经、体育等细分领域,也涌现一批垂直直播平台。

“从中国互联网过去十五年的数据来看,差不多每一两年会产生一个百亿美元的机会。今年比较明朗的是移动视频直播是百亿美元的机会,还能再产生百亿美金机会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但是我们也在一直关注。”金沙江创业投资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分答平台上回答用户的提问时曾这样说道,他在去年11月参与投资了中国最早的移动直播平台映客直播。

朱啸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以前PC直播相对来说是以公会控制的专业、半专业主播为主,他们经过培训,在家有专业设备。“现在移动时代是全民直播,吃饭、上班、过马路都能直播,移动直播的市场规模预计将是PC直播的十倍以上。类比PC端直播平台YY的市值是30亿美金,再加上其他一些直播平台,移动直播的市场规模应该在300亿-500亿美金。”他说。

在新百亿市场竞速中,谁能胜出?

“无聊”的需求

与其它直播平台大同小异,一直播上的礼物包括“太阳花”“法拉利”“游轮”等。最便宜的太阳花需要10金币,约人民币0.14元。最贵的是游轮,需13.14万金币,换算成人民币有一两千。主播收到礼物后的提现比例是三比七(主播获得3成,平台获得7成),映客等平台也基本如此。

“我才玩直播一个月左右,提现可能有七八千吧。但这是不固定的,下个月如果没人给你刷礼物就没有了。”默默说。朱啸虎则透露,主播通过共享自己的时间和才艺,在平台上月入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大有人在。

“我觉得很多人有这种需求,就是确实很无聊。”朱啸虎表示,在映客上有很多一二线城市的主流用户群,他们的消费能力很强。有些金融精英,确实本身压力很大,会通过这个来消遣。

凯鹏华盈中国主管合伙人周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PC直播时代同样存在愿意高额打赏主播,高额购买游戏装备的人。但他们是直播用户群中占很小百分比的特定人群,不能代表直播最大部分成员的共性。

“上一代的互联网用户经历的是免费互联网,不愿意为任何东西付费。现在年轻一代的用户年龄在20岁左右,他们的用户行为习惯跟欧美、日本用户很像的,愿意为了一点点快乐而付费。移动直播平台的大部分用户还是小金额在打赏,获得沟通的快乐,这跟游戏时代摆一些装饰性的道具一样。”他说。

但这桩生意在大众眼中仍稍显暧昧。6月2日,北京市有关部门宣布,已确定了北京市第一批违规主播黑名单,共涉及六间房、花椒、映客等9家直播平台,40名主播被永久封禁,违规的主要原因是内容低俗涉黄,甚至涉毒涉暴等。

“当然应该遵纪守法,大平台才养得起专门做内容监管的人,这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可能也是个门槛。但我觉得低俗的东西其它渠道也挺容易看到,人们不是为了低俗的内容而看直播,他们最在乎的还是沟通互动。”朱啸虎说道。有直播领域创业者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有实力的公司,不用靠违规的内容来吸引眼球。”

平台混战

映客上线于2015年5月,并在11月获得赛富基金领投,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跟投的数千万元的A轮投资。2016年1月,映客再次获得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人民币的A+轮投资。映客公关总监邓唐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映客的下载量已经过亿,日活跃用户达到千万级别。

竞争者多在今年上半年进入移动直播领域。小米直播从去年开始筹备,在今年春节后正式立项,3月中旬首播。“小米的软件和硬件产品都是基于移动端,现在直播又处于风口之上,小米毫无疑问会在这样的机会中发掘自己的生长空间。”小米互娱副总经理林梦说。

“我们从去年就决定做直播,但当时的市场环境还没有成熟。今年初我们看到移动直播的势头开始凸显,就从2、3月份开始重点布局,在5月13号正式上线了产品一直播。”一下科技创始人韩坤说道。

一下科技成立于2011年8月,一直在移动短视频领域深耕,旗下已有“秒拍”和“小咖秀”两款视频应用产品。2015年11月,一下科技完成 新浪 微博领投,红杉资本、韩国YG娱乐等跟投的2亿美金D轮融资,它此前的投资者还包括晨兴资本、凯鹏华盈中国基金等。

垂直细分领域的直播平台,也有不少在今年获得融资。今年1月底,乐视体育宣布3亿元收购体育主播平台章鱼TV。3月15日,游戏直播平台斗鱼TV宣布获得腾讯领投的B轮超一亿美金融资。

“PC时代的直播模式就做得不错,YY、9158等都已经上市。移动互联时代手机有随时随地的特性,这让市场的爆发力比以前大了好几个量级。另外,小咖秀、秒拍等短视频产品,也对用户行为进行了培养。”周炜表示。

“在直播平台上的90后用户群体很高,他们愿意展示自己的个性。现在手机拍摄视频包括美颜的效果都很好,4G网速也很快,流量资费很便宜,WiFi环境也更好了。这几方面加在一起,就到了移动视频直播的爆发点。”朱啸虎分析道。他认为,直播平台的用户越多体验越好,有非常典型的网络效应。

林梦认为,小米有两亿多用户,产品在移动端仍存在优势。据了解,小米直播目前的版本仍是针对核心米粉用户,未来将向所有用户延伸开,不排除小米手机中会自带小米直播APP的可能性。

“目前的秀场模式已经存在小小的瓶颈期,用户对打赏模式、主播审美会有一定的疲劳。我们认为未来内容会在移动直播领域有更大的爆发机会,小米也在尝试做很多有意思的内容,比如电竞类、体育类、媒体类、科技类等。”她说。

如果是纯秀场模式,一些年龄大点的用户可能不那么接受。但有意思的内容、更多的新鲜事,是不分年龄段的,大家都有需求。即便是在秀场直播领域,小米也不是单纯追求漂亮的主播,更关注的是主播的表达方式和生活态度。

映客也在内容方面做新的尝试,来促进用户沉淀。5月31日,米未传媒创始人CEO马东携米未传媒艺人入驻映客,并进行了直播秀。在那次一个半小时的直播中,总观看人数达到661万。“这是一种有前期策划的直播内容。”邓唐斐说。

一直播比映客晚了近一年,但韩坤认为,产品的优势在于微博平台的支持。用户可以在微博内看一直播,自己直播时会同步到微博主页。有成熟互联网社交网络的微博,公司的其它产品秒拍、小咖秀,都为一直播提供了入口。

“目前的直播大部分以秀场直播为主,但如果全是美女说段子,这种模式可能无法持续。一直播希望直播正在发生的、用户感兴趣的事情。”韩坤说道,比如一直播的用户群体包括有六七千万粉丝的明星,微博秒拍上能够创造有价值内容的达人,有发现热点能力的媒体记者等。

“一直播可以通过秒拍、小咖秀的产品矩阵产生用户沉淀,另一方面,一直播也鼓励大家都去直播,但它对影视明星、体育明星等资源使用得更多,粉丝有忠诚度,明星是自带流量的。”周炜曾参与到对一直播的投资中,他这样评价道。

但朱啸虎认为,在细分的游戏直播、新闻直播、体育直播中,头部的明星资源很重要,很多用户奔着这个去。但在移动直播大平台的较量中,究竟是讲究头部效应还是全民直播,是很重要的差别,目前来说形势并不明朗。

“一直播借助于头部资源存在优势,但明星能不能长久播下去是未知的。全民直播过程中,如果一个小主播觉得能赚到钱,他就会一直播下去。”他说。

新资本游戏?

直播平台最现实的盈利模式,仍是打赏模式。周炜表示,很多自媒体也在微博、微信上通过打赏获得收入,只要主播本身不低俗下流,打赏是很正常的模式。直播平台通过广告、电商模式盈利,也有可能出现。

韩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了打赏公司也会做其它尝试。比如主播在平台上讲股票,可能会收课程费用。很多明星、专家的直播内容,可以演变为秒拍视频的内容播放,通过贴片广告、广告冠名等方式获取收益。

从技术层面来讲,直播基本功能的实现并不是特别困难,产品的核心点仍在于为用户提供流程、清晰的连接,与之相应的是昂贵的带宽成本。

“大家都能看到直播赚钱,但坦率来讲直播的成本也很高,很多小直播平台如果没有资本的支持,很难撑下去。”韩坤说道,服务器带宽是一直播目前最大的成本,带宽流量有峰值和低谷,但公司只能按峰值带宽买,这意味着公司全天使用的都是峰值成本。目前公司秒拍加上一直播,一个月需要的带宽成本至少在三千万。

一直播有微博、秒拍等资源的支撑,但对其它很多平台来说,市场投入获取用户,通过薪水、补贴获取主播,也是笔不小的费用。此外,随着腾讯、乐视等资本雄厚公司的涌入,留给创业公司的时间越来越短。

“移动直播未来会存在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跟强有力社交媒体结合的平台,比如一直播。 陌陌 推出的直播功能也有机会,因为视频需要媒体进行更好的传播。另一种是做得特别好的独立直播平台,也存在机会。”周炜说道。

他认为,直播未来可能会成为标配产品,但小米直播、乐视直播会不会成为直播中最强劲的势力,仍不确定。从PC端直播转型移动端的团队,有运营直播的经验和用户群。但PC互联网团队和无线互联网团队的DNA有很大差别,真正转型成功的案例并不多。

映客CEO奉佑生近期曾提到,映客会成为像微博、微信一样重要的社交应用平台。朱啸虎表示,有这种可能性,但移动直播实在太新,映客真正火爆也就半年时间,未来究竟能做成什么样还需要观察。

很多人拿今年的移动直播与此前的O2O、团购相类比,周炜认为,任何行业一热就有几百家公司涌上来是中国互联网的常态。O2O、团购对团队线下的运营能力要求很高,但移动直播主要是社区运营的模式。

“打车、外卖这种如果不用,很多人会觉得不方便,但直播不见得会产生这样有冲击力的刚需。”周炜称,移动直播是非常有生命力的一种产品模式,但会不会一直有这么高的热度,仍需要观察。他更倾向于认为,直播是未来无线视频内容平台的一种表现形式,会不会独立产生独角兽公司还是未知数。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直播平台混战 竞速新百亿市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