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分答」忽然火了,我来客观地聊聊它的问题和未来

「分答」忽然火了,我来客观地聊聊它的问题和未来

文章来源: 小马宋

(ID:zhongguowenlian)

原标题:《严肃讨论:王思聪喜欢的啪啪啪姿势,以及分答的未来》

2007年,年轻的嵇晓华从复旦大学神经生物学研究所博士毕业,但是,他并没有像同专业的师兄师姐们一样,选择去大学教书或者到研究所供职,而是靠写科学专栏文章在上海生活了下来,他的笔名就是后来大家熟知的姬十三。

2008年,姬十三发起公益项目科学松鼠会,并获得了极大关注。2010年,为了解决科学松鼠会项目无法商业化的问题,姬十三创办果壳网,打造了至今国内排名第一的科技知识社区,成为科技领域的豆瓣。

从科学松鼠会和果壳网的影响力、用户活跃、内容质量看,姬十三的创业无疑是成功的。但是商业化始终还是果壳的软肋,后来果壳分别尝试过出版、教育(慕课)、两性(知性)、备孕(研究生)等多个项目,都不是很成功,姬十三曾经跟我聊起一个话题,说果壳拿了漫威漫画书在国内的版权,这让我觉得,果壳确实是尝试过很多条商业路径。

一、技能交易平台

2015年初,果壳推出了在线约见行家的平台“在行”,让果壳第一次看到了希望,大部分业内人士称,在行是果壳离钱最近的一个项目,但由于在行本身的模式限制,实际上不是一个能走得特别快的项目。

至于今后的商业变现途径,目前也还没有清晰。即使如此,几个月后,在行的模仿者们却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哎,国内的大部分创业者真是连离地三寸的创新能力都没有,别说跳跃前行了。

据说一直在坚持,始终没结果的优米网也要跟进做一个类似在行的东西了,写到这里不禁一声叹息……

二、刷屏的分答

去年下半年,曾在奥美供职多年的Elle加盟在行,成为负责市场的VP。5月15号,Elle通过微信推送给我一条信息,邀请我去他们的问答类新产品“分答”做第一批测试用户。

「分答」忽然火了,我来客观地聊聊它的问题和未来

简单的说,分答是这样一个产品: 成为分答用户后,你可以向任何人付费提问也可以自由定价别人向你提问的价格,当然这个提问和回答都可以赚钱,回答只能用60秒以内的语音。

赚钱总额是这样计算的: 别人问你问题的数量X你的问题定价=你的问题收入+你回答的问题被偷听次数X5毛=你的答案收入。

假设你定价10元回答一个问题,回复100个问题就是1000元收入,你回答的问题假设被1000人偷听,那么你的净收入就是1500元。

当然这里没有算你提问赚的钱。

举个例子 ,王思聪最近刚刚入驻分答,他最初的定价是每个问题3000元,很快提问价格涨到了4999元。

有个姑娘问了王思聪下面这个问题,她花了3000块。但是因为这个问题后来被13889个人偷听,每个偷听的人要花1块钱,然后会有一半分给提问的人,一半会分给王思聪。结果就是这个叫曾进的姑娘因为别人的偷听赚回了6000多块。提问的费用不仅被众人分担,而且还赚了一倍多。

「分答」忽然火了,我来客观地聊聊它的问题和未来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王思聪已经在分答赚了17万,而仅仅是因为回答了20几个问题,总共时间不到20分钟。

当然王思聪有特殊性,我们不能用他赚钱的效率来看分答,而且17万对他来说跟我们普通人的17块差不多。之前最赚钱的曾经是鹦鹉史航,他目前在分答回答了1299个问题,共赚了63887元。按照每个问题50秒来计算,史航大概花费18个小时回答问题,平均每小时赚3500元。

可是这并不是我想说的重点,因为不管史航还是王思聪,这些钱对他们来说,都不是很重要。当然如果今后分答用户放大100倍,他们的平均收入可能是现在的五倍,比如史航每小时可以赚一万五,也许钱会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点。

分答从5月中旬出现,已经在我的朋友圈持续了两周以上,本来我以为它将和知乎曾经推的“值乎”一样成为一个三天热度的现象级产品。但从目前的持续活跃看,这不是一个现象级的产品,之所以能持续,我觉得跟产品改进关系不大,而是因为持续的运营。从鹦鹉史航、东东枪到王鸥、佟大为、罗振宇、冯仑、曹云金、木子美、王思聪,分答持续的制造了朋友圈的话题和热点,摆脱了昙花一现的可能。

「分答」忽然火了,我来客观地聊聊它的问题和未来 「分答」忽然火了,我来客观地聊聊它的问题和未来

三、分答的问题

但是这些名人,不出意外应该是果壳的高层刷脸刷来的人情,前期帮忙参与可以,如果没有持续的刺激和需求,很难让人留下来。

分答在产品设计上易用性极强,上手很容易,分享也很简单,但是还是有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或者限制。(当然作为一个测试型的产品,我觉得它已经很强大。)

1、第一是入口的问题

分答基于微信体系,目前的官方入口就是在行的公号菜单,虽然用户可以关注想关注的人,也有自己的主页,但是入口太深,想进去很复杂。比如我想要看我的分答主页,一般是直接在朋友圈搜索出别人转载的链接进去,或者在我的微信相册中查找历史才行。

而我猜测90%的浏览行为是因为看到朋友圈有人分享了链接,这个链接基本是因为分答的运营找来了新的名人或者是名人回答了新的问题。而我关注的人和别人问我的的问题等消息,无法更新推送给我,这就降低了我的使用频次。

2、第二个是用户留存的动机

目前分答的回答时间设定为60秒,也许是因为微信的限制,但不管怎么说,这不可能是一个能解决具体技能和知识类问题的答案长度,如果按照这个形式发展下去,分答成为语音类知乎的可能也不大。那么,什么动机能够留住用户(包括提问者和回答者)?这是个问题。也许只有罗振宇这种天天说60秒,而且训练有素、语速很快的专业语音网红有可能回答一个有效的知识类问题。

3、第三个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目前王思聪的答案中偷听最多的可能也是分答偷听最多的:是问他有什么买不起的东西。用户对八卦的关注,显然大于对严肃知识性答案的关注。那么,靠知识赚钱的这个设定明天还成立吗?

四、分答的可能

我只是猜测,分答如果运气好,会成为什么样子。

2010年,美国出现了两种问答社区,一种是以Quora为代表的严肃知识类问答社区,一种是以Formspring为代表的社交问答类社区。Formspring在2010年特别猛,在美国国内一年积累了2800万注册用户,引起了当时FB的注意,后来FB也推出了一个类似的问答产品,但是依然难以阻挡Formspring的火爆。

这款问答产品是从美国高中生中流行起来的,主要用户是高中生,当时流行的问题很多涉及个人隐私以及敏感话题,比如问一个女生你第一次跟人上床是什么时候,喜欢用什么情趣用品之类的。

在中国,出现过几个如“米饭”之类的模仿者,但是都很快就放弃了,这与国内当时的环境有关,也跟本土文化相关。而且,完全照抄美国Formspring的方式,明显是在产品设计上偷懒。后来Formspring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发展起来,这是后话。

今天看分答,我想起了当年的Formspring。如果我们把分答经营成一个付费的Formspring会如何?

分答不太可能像微信一样,基于熟人社交,至少在初始阶段难度太高,普通人之间的付费和公开提问很难产生模仿和跟随效应。

但是我们可以这么设想一个产品,已经有有很多很多的KOL以及明星聚集在这个社区,既有鹿晗、TFboy、姚晨、王思聪、papi酱这样的知名明星和网红,也有张小龙、雷军、程维、王兴、罗振宇、李善友、李淼这样的企业家或者学者,当然他们的前提是有知名度,中科院院士之类的可以排除。

我们可以想一想,如果鹿晗的问题是2000块一个,那么可能有个粉丝很愿意花钱问问他怎么挑女朋友,接着会不会有10万个粉丝偷听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可能,甚至会有50万粉丝偷听。那么鹿晗就不仅有可观的收入,还能形成影响力。当然我相信,粉丝想了解鹿晗的个人方面的事会非常多,所以他永远都有回答不完的问题,这给鹿晗持续上这个社区带来了原因和动力。

同样,如果张小龙在分答上出现,他的问题是200块一个,那么,有没有人愿意花钱问他,微信未来想做成什么样?有没有想知道张小龙喜欢看什么书和电影?而张小龙为什么要留在分答?因为他可以获得用户的想法。

在这里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分答推出另一个功能,叫做“我也想问”。比如有10万人关注了张小龙,然后对张小龙的提问有300个问题,如果你不想花钱自己提问,但你可以花1块钱对你想问的问题进行投票“我也想问”,这样张小龙就会知道用户最关注的问题是什么?他可以优先回答排名最靠前的问题。那么,张小龙有没有理由留下来呢?

比如陈年最近在某脱口秀节目上说周杰伦是垃圾,你想不想问一下和菜头对此事的看法呢?比如你想不想知道,天才小熊猫最喜欢哪个日本女优?比如你想不想问一下,木子美共睡过多少个大V?所以你看鹦鹉史航回答的问题列表,一目了然:

「分答」忽然火了,我来客观地聊聊它的问题和未来

还有本文标题中提到的这个问题,是木子美问王思聪的,估计很多人想知道

「分答」忽然火了,我来客观地聊聊它的问题和未来

当然,那些不知名的专业人士,似乎也可以回答一些高关注问题,比如我就偷听过下面一个问题的回答,问题问是一位心理学博士的: 跟同事出差途中冲动出轨以后该怎么共事?

从这个问题看,我觉得分答应该推出匿名功能。而目前罗振宇回答的问题中,有一半是关于他个人的传言和黄段子的,真正的见解和知识反倒很少。所以大家更加关注娱乐化和八卦类的问题,这是人性所致。

所以,60秒的回答离社交比较近,离知识似乎更远一些。我的判断也就是, 分答可能会成为一个以社交为主,知识问答为辅的问答社区。

我们现在看到,在分答,王思聪的关注度似乎更多,像王鸥这样的演员关注者却不多。我个人判断应该跟王思聪的活跃度以及分答的种子用户有关系,因为集中在互联网创业圈。如果今后分答引入普通大众,那么公众明星的号召力不可低估。这几天发现,我夫人所在的金融圈已经有人在玩分答,所以分答的初期用户获取应该不是很困难。

当然在完成一个阶段的用户积累后(比如1000万注册用户),普通人其实也可以用分答。那分答就会成为一个用户通过回答问题完善塑造自我形象的社交软件。用户可以回答自己个喜好、习惯以及对某事的看法,这其实就是社交软件本来可以做的,用户可以在回答中完成自我画像。

就像鹦鹉史航回答过的一个问题一样,有人问史航,说你这样的红人为什么会留在分答,赚的钱又没有那么多。史航的回答我已经记不太详细了,大概意思是说希望保持和这个世界的联系,以及与多种人进行沟通的乐趣。

最后,我还是要提一下Formspring,当年这个社区有一个功能叫做每日一问,就是系统会每天向所有人提一个热门问题,在这个系统问题下,你可以看每个人的回答。如果有分答的人在看的话,这段话是写给你们的产品团队的。

至于各位想知道的王思聪喜欢的啪啪啪姿势,关注“在行”官方微信账号,去分答花1块钱就可以知道了。作为Elle的前同事,这个小广告还是要贴出来的。

PS: 5年前,我和朋友们第一次创业,做的社交型的问答社区叫做乐问,当时由于各种原因放弃了。现在想起来,做一个产品的时机非常重要,也许那个时候时机不成熟。今天看到分答这个产品,不由得想起了我们当年的乐问。

(完)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分答」忽然火了,我来客观地聊聊它的问题和未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