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美创业者总结3500亿美元航运物流市场的切入机会

最近沃尔玛开始通过 Uber 和 Lyft 进行生鲜最后一公里配送,让我们又重新看到了叫车应用做物流的希望。不过,Uber 自家推出的外卖配送服务 UberEats一个月前刚在纽约暂停,距离正式推出不过两个月

Uber 还在 2015年9月 推出同城直送快递业务,也没有掀起太大波澜。Uber 不能组织好同城配送网络,DoorDash 和 Instacart 遇到的困境也不小。当为懒人经济而生的短途配送不好做时,我们是否忽略了离普通消费者较远的航运物流机会?

这里有几个也许能引起物流业创新浪潮的点:

1.价格透明化(以及取消综合费率上调附加费 (GRI))

航运的实际成本是世界上最隐秘的事情之一。在你将物品由 A 运到 B 的链条中,无论运的是车还是笔记本电脑,都会有大量的隐藏成本,即使是最有经验的人员也预估不到。物流费用占美国 GDP 的 10%,但我们很难理清楚这些费用都用在了哪里。航运业有个特点,大部分运营方都利用 GRI 来制定价格,使得客户没有任何选择。

GRI 的申请有很多种方式,一般是由于低需求的特殊路线、产能过剩导致利润率低或者高油价,经常相当于客户需要多支付几百美元。由于行业里的每个人都申请 GRI,导致了全线价格陡然上升,但客户往往什么也做不了(且不知道花这份钱的理由是什么)。

2.为小型出口商服务

行业内独立玩家的基本价值取决于他们知道谁。他们与索取报价的客户保持关系,存在价值就是作为中介调动资源来赚钱,且偏向于寻求大客户。小型出口商和没有杠杆作用的农场极难获得话语权,他们的产品本能在国际市场卖到更好的价格,但苦于寻找通路。

物流企业应该更多的为小客户提供解决方案。有一种做法是从改进支付方式入手,从而更容易地为客户发出担保,使其不用承担太高风险。

3.官僚主义和语言障碍

大部分人不知道老式障碍在航运业根深蒂固的状况,而且是在科技创新已经席卷大量行业的情况下。物流不像造无人驾驶汽车和火箭一样性感,但这里存在大量科技创新机会,比如帮小型玩家指明如何跨过复杂的官僚机构和语言障碍——航运业有一套自己的语言,搞不清楚的话就无法进行有效谈判。

科技公司在此建树的最大难题是用户很多都不是 “互联网原住民”,我们还必须与政府合作以创造对小企业更友善的政策。

我们在创新时有个趋势,那就是对传统行业中存在的挑战避实就虚,这就是为何 Uber 将自己定位为 “你的私人司机”,而非 “帮人或物从 A 移动到 B”。美国航运业有 3500 亿美元市场规模,迫切需要改头换面。从报价到海关、翻译、paperwork,无不充斥着不必要的复杂工作阻碍着中小企业,可谓 “每走一小步,就有新高度”。

本文原作者为巴塞罗那公司 iContainers 的 CEO Jaime Jimenez.

眼光落回中国,不乏创业者已经走在改善这个传统行业的路上,在 “信息平台类”、“订舱电商类”,“对接资源和服务类” 以及 “信息管理系统类” 方向切入。详情可查看【氪研室】报告《当互联网遇上航运——能否四两拨千斤?》,或在 36 氪搜索 “航运”

如果你在通过科技创新改善航运业,欢迎与我联系,微信 dusk_rain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美创业者总结3500亿美元航运物流市场的切入机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