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李丰:科技领域创业 创始人最好掌握核心技术

网易科技讯 6月5日消息,近日,峰瑞资本创始人李丰就峰瑞资本在科技领域思考逻辑、投资策略及相关布局对外分享了部分观点。

他认为,如果创始人不是其创企的技术方向最核心人才,创业很难进行下去,因为这一角色需要既能够管理研发进度,又能够决定研发方向,还能够知道找什么样的人来做。这是一家创企的核心竞争力。但另一方面,技术创业和做技术投资一样艰难:可能恰恰因为太懂又极有可能掉到技术循环里,忘了对人和商业的判断。

据李丰介绍,目前峰瑞基金总规模接近40亿。其中已投资40多个早期项目,投资金额超过4亿。此外另设4只专项基金,分别投了三只松鼠、Uber、Unity和魔比神奇,总金额约12亿。

以下为网易创业Club根据李丰分享内容整理:

一,关于科技领域的投资逻辑

去年(峰瑞资本)刚创立时,我们就确定了3个主要的投资方向,那时还没有几家机构看科技这个方向,更多还是出于商业上的判断。

从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大家关注)投所谓“共享经济”来看,当时的逻辑是说共享经济把资源的分配效率在商业模式创新这个方法上几乎推到了极限。从道理上来讲就像Uber和滴滴,把供需关系在交通和交通资源的这个事情的分配效率上,几乎推到了极限。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过去一拨在移动互联网上的这种模式创新,都起到的一定程度上的作用。

从任何一个行业的演进过程来看,如果它透过商业模式的创新把资源效率推到比较高的水平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必须到这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做创新,才使得资源分配和效率能够得到进一步提高。拿Uber举例子,抛去所谓用数据来处理供需关系、用车的需求之外,他们投入了非常多的人和钱在无人驾驶汽车上,所以你从common sense可以理解说,它在做完对需求之间的效率匹配之后,想要使得这件事情变得更高效,就只能靠无人驾驶汽车,才使得这个交通和交通资源的利用变成更极限。

但无人驾驶汽车之所以这么贵,主要原因在于没有把成本下降到可以大众化或者民用化的水平。想解决技术问题主要集中在解决这些元器件和控制上。

又比如说无人机,其实广义上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但之前无人机一直做军用,做军用的主要原因:第一,在那时它需要的技术比较复杂。第二,无人机成本比较高,最少要上万美金,把无人机从军用变成了商用,现在还没到民用阶段。出现像大疆这样公司的主要原因在于,它们把一个正常无人机的成本降到1000美元左右甚至以下,而这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是计算和芯片的一些演进,也就是计算能力的演进,第二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于一些关键零部件在技术上的进步,成本大幅度下降,同时精度没有下降。否则基本上无人机不会有这么大的市场。

而且无人机跟大家的印象稍微有点不一样,无人机现在是在商用阶段,不是在民用阶段。正如照相机还没有变成傻瓜和自动对焦之前,真正意义上能照好相的人是有限的,比较专业的,为什么后来相机变成了民用,原因是因为大概它不需要对焦、调光圈、调曝光速度这些东西,不需要选特定的胶卷跟它配合,才变成了民用。

从发展阶段来看,无人机要想商用进一步到民用,还是需要解决一些相似的问题,我们叫自动避障:自动对物体进行识别,自动对路线进行跟踪,进行准确定位,所有的这些事情就回到了一些基础层的技术必须得解决。

所以,其实看商业世界的循环和逻辑基本上就是这样,它透过某种形式的创新,将我们推进了一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把所有可能调动的事情再调动一遍,就发现有一些基础设施的瓶颈,比如说现在在可穿戴设备、IOT、物联网、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设备上也碰见了一些这样的问题,所以使得它不能进一步进化到更广和更容易使用的场景。

科技很不好投资,又费柴火又费人,而且方向很多,每一个方向都很专,每个人只能看一两个垂直的方向,公司又不好找,找完了以后不好论证:你既要在学术上论证这个事是不是可行,不要太超前,又要在工业上论证这件事是可以规模化和工业化。但是我们还是下定决心在做,所以在最早融基金时就提了这个方式,也投了几个国内外跟深科技有关的项目,这是第一个阶段。

到第二个阶段,去年年底的时候,从中国的宏观上看,解决中国这一轮宏观经济结构调整的主要方式之一是需要增强工业经济的生产竞争力,或者叫毛利水平。把去产能加刺激经济这两件事同时解决的话,其实相互之间是有一些小的矛盾。但你要想同时解决,本质上要增加实体经济的毛利,或者叫竞争效率,大致只有两个办法,或是增加终端产品附加值,变成新的更好的品牌,而且是有一定议价空间的品牌。或是在整个产业链中,注入更多的技术。

比如最近三周像华为这样低调了20年的公司,突然被捧到前台,我想这肯定有原因,它所代表的一些企业特征和企业形象可能符合我们在这一轮(经济)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华为确实也代表了一个趋势,透过你的企业在整个产业当中注入的技术附加值使得你在这样的一个市场阶段和经济环境中获得了竞争力和获得了比常规意义上快的发展,在这个特定历史阶段。

我们大概从去年9月份开始建技术/科技投资团队,现在大概有差不多九个半人,占我们投资团队接近一半的人。分别在不同的方向上分成了跟计算机有关的技术:机械工程、电子工程、半导体、信号接收、材料、环保、能源、生物、医疗。大多数人都是Phd。

现投在科技的项目,占我们已投项目的三分之一左右,比如深度学习、VR、视觉、音频,也有一些大家不熟的,比如3D实时建模、锂电池的纳米原料,包括固态电池、并联和串联机器人,还有一些做音频本地处理,和小样本训练的芯片加算法,GPS的算法加芯片,等等。

二,投资VR主要投关键技术节点

比如展示技术、图像拼接、传感器技术、音频、对焦和捕捉等。

现在一些VR产品产生眩晕的原因,有一部分跟人的生理特征有关系,另一部分和视觉或感知上的滞后造成的差异相关。

VR里面有很多概念,比如说我们3D和2D照片拼接出来的3D是不一样的概念。而每一件事基本上都是对运算和结果上的压力,包括图像拼接,拼球形的若干张平面照片还是真正拼有视觉差的真正3D作为影像,等等。

(这么多技术节点里面,之所以造成现在的VR没有迎来大爆发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技术节点没有被解决。)

最大的障碍是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是连串的,比如要把motion detection变得很好,motion detection很好之后,对后台的运算精度和运算速度的要求就要提高,提高了之后,显示的latency就会提高,算出来图像的滞后和拖尾、拖拽,图像和图像之间看起来像尾巴一样连着的状况就会提升。

只提高某个部分不解决问题,必须每一块都要不停往上提升。

这些技术节点什么时候才能够被很好的被解决?大道理上来讲,Oculus大概跳了一年多的票,对它来说沉浸的体验度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和机会。看谁先能把所谓沉浸的体验度,或者叫用户的体验度在可接受范围之内做到比别人好。目前几乎很难碰到有人告诉说他每天坚持用这个玩意儿一个小时以上。即便是开发者,他们在开发的时候也不是戴着VR在开发,而是开发完了之后再做一些2D的东西,想象成3D,编程完了以后再戴上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调出问题。

我们觉得在中国做硬件这件事情是在技术已经工业化,或者叫产品化,如果这个事已经没有太多的技术壁垒的话就意味着它的margin在中国这样生产制造能力极强的国家,会被很快摊的很薄,我们过去的电视和现在正在出现的手机的状况,它在技术上已经完全成熟,并且可工业化和产品化,它在中国这样的地方商品化会很快,毛利变得很低很工业化。做硬件就得解决这两个问题,要么透过技术来努力建立一些壁垒,就像oculus,要么做的硬件如果已经可用,就意味着它的毛利很快就没了。

为什么现在还有那么多人投硬件型的公司?可以这么讲,虽然我觉得在今年大家在体验度上完成大量的用户端习惯养成是不容易的,但是假定万一这个习惯养成了呢?

和手机发展路径相似,有一定技术难度同时需要一定的集成要求的智能硬件,基本上都是这样的,都经历过在某一个发展阶段看起来是很好的生意,所以出现了无数多的新品牌。因为它一旦能出现很多新品牌的原因就意味着它的基础技术的工业化和产品化已经完成了,所以才能够很多品牌。但是一旦关键技术的产品化和工业化已经完成,就意味着这件事情被商品化的速度很快,你就很快毛利被压的很薄。

关于VR的内容分发平台,我觉得是一个中期机会。比如最早在电脑开始个人化和产品化的初级阶段,雅虎所做的事情基本上就叫做信息的分发平台,或者叫内容的分发平台。这件事在电脑PC繁荣的第一个阶段,出现雅虎是一个必然的需求,至于(VR时代)谁是雅虎就不一定了。

三,科技领域创业创始人最好是技术方面核心

如果创始人不是这个创业公司技术方向最核心的人,应该讲是很难做的,因为你需要既能够管理研发的进度,又能够决定研发的方向,还能够知道找什么样的人来做这样的事情,因为你的核心竞争力就在这儿,这个是一定要有的。比如李彦宏做成了搜索,也包括后来的华大基因和大疆,从道理上来讲,越科技越如此。

但另一方面,技术创业,和做技术投资很难一样——你太懂又极有可能掉到技术循环里,忘了对人和商业的判断,founder也有这个问题,作为最核心的技术创始人也有这个问题。

你要确保不要掉到纯粹为了技术演进而技术演进的单一方向上。当然如果你选取的方式是闷着头往前跑,这件事当然也有价值,直到有一天应用或者叫需求撞到了我,也可以。但我的意思是说,技术越好、越懂,你就越要平衡一下,不要把工业和商业的部分完全扔掉。(锡安)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先_NT4913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李丰:科技领域创业 创始人最好掌握核心技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