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早起投资能否构建金融模型:除了狗屎运 天使怎么赚百倍回报?

创业大潮中,创业者很多,投资机构也不少,拿早期投资人的钱,自己付出青春与热血,做爱做的事,这是很多创业者的心态。但“拿投资人钱创业”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容易,首先第一条要了解早期投资机构的运作逻辑和思路。

换句话说,早期投资机构的GP(管理合伙人),他们也是在创业,也要找LP做他们的投资人,也要凭借自己以往的投资成绩,给LP合理甚至高额的回报(或回报预期),否则GP难以获取良好的收益分成,也难以持续募集下一个(或期)基金。

天使投资的回报靠运气吗?早期投资基金的整体回报是否可预期?其整体回报遵循怎样的规律?早期投资是否可以构建起一个金融模型?

本文由黑马基金管理合伙人胡翔撰写,他有丰富的早期投资机构操盘经验,并以自身的投资实践构建起早期投资的方法论与金融模型,这是我们在投资业界从未做过或看到过的。内容很长很干货,需要静心阅读。

天使投资分两种,一种是个人化的天使投资,投资具有随机性和玩票式,比较难构建起一个合适的投资组合,其结果是比较难预期的,在很大程度上要赌人品赌运气,一不小心还能获得个超百倍千倍的神话般回报倍数,但更多个人天使投资的钱打了水漂交了学费回报惨淡。

另一种是机构化的天使投资。黑马基金的资金来自于有限合伙人的出资,我们作为基金管理人具有信托责任,如果其回报还仅靠赌人品赌运气,那恐怕很难对的起出资人的信托,以及作为基金管理人的个人职业的未来。也许要获得远高于市场水平的超额回报需要具备很大的运气成分,但作为Bottom Line机构投资人需要能对整个投资组合的基本回报做出一个合理的判断与预期。

一个早期投资基金的金融模型

我从一些基本判断出发去做出假设,并尝试去构建一个相对可预期的模型。

3个有利于早期投资回报的基本判断

中国以前的人民币基金更多是投成长期的中后期基金,因为确定性更高、流动性更好,更接近证券市场。但我们观察到现在早期投资领域的一些重要变化,从而为早期投资提供了更好的市场机会:

1,移动互联网时代企业成长加速,早期投资回报账面升值加快。

人类社会的发展速度呈现的是加速度发展的态势,企业的成长速度也一样。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由于工具的不同(移动互联网对于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高效连接)、方法论的升级(生产/服务模型、流通模型、线上线下推广模型的成熟和在创业者中的有效传承)以及资本的推动(企业一旦领先,资本会大量汇聚,以资本来换取企业成长时间),这些创新性创业公司的成长速度大大加快。如果说,在工业时代是10年成就一个上市公司,在PC互联网时代是5年时间成就一个上市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基本3年就可以成就一个上市公司体量的公司了,而小米、滴滴这样的公司3年基本就过百亿美金了,现在我们也越来越多的看到创业企业从创立起1到2年的时间就成为一家小独角兽企业(过10亿美金市值)。

企业成长速度的加快使得早期投资的账面升值加快,回报加速。一个项目从天使阶段投资进入,很有可能在1~2年的时间就实现账面价值的大幅增长(10倍,数十倍)。当然,成长加快的背面是死亡的加倍和加速,更大量的创业公司会在较短的时间里夭折。

2,投资机构分阶段接盘,早期投资流动性提升。

随着股权投资的进一步发展,股权投资机构越来越多,阶段分工也越来越细。有专投初创企业的天使投资机构,有专投模式初步验证阶段的A轮投资机构,有专投企业成长阶段的B轮以后投资机构,有专门的新三板上市投资机构以及Pre-IPO投资机构。

只要企业成长的好,就有机会获得不同阶段投资机构的持续接盘,而早期投资机构也有机会通过分批次转让老股实现投资变现,从而提升早期投资的流动性,不必非得等到企业上市或并购后退出。

而这一早期机构逐步退出的机制对于创业者、早期投资机构、后期投资机构其实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方式。对于创始人来讲,可以减少股权稀释,对于早期投资人来讲可以适当变现,对于后续投资人来讲通过受让老股的方式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投资成本。

3,具有创新能力与盈利能力的中小企业将成为未来资本市场的主流公司形态。

中国的证券市场最初很大程度上是为国企改革脱困设立,经过20多年的发展,现在中国比较大型的适合上市的公司,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该上市的都已经上的差不多了。证券市场发展到今天,不管是新三板还是创业板、中小板,都是面向中小企业的板块。未来中国资本市场的主流公司形态,应该是创新性与盈利性兼具的,在创业投资机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中小企业。因此,未来两三年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还是很让人期待的,这一新的资本市场结构将有机会承接大量的创新性盈利性创业企业的挂牌上市,并为早期投资机构的优秀创业投资项目提供非常好的退出渠道以及可观的投资回报。

以上3点基本判断是我们构建早期投资金融模型的重要出发点,由此我们来考虑影响早期投资基金回报的一些重要参数。

关键参数

1,增值倍数

从天使到A轮、B轮、上市/并购的增值倍数会是多少?这里要考虑每一融资轮次的估值、稀释比例以及多少轮融资等因素。在一个简化模型里,我们假设一个项目会经历天使轮、A轮、B轮后就会进入并购或上市,并选取在不同轮次里典型的估值和稀释比例,由此得出一个项目在不同融资轮次后的增值倍数以及天使阶段投资进入后能获得的账面增值倍数,见下表:

早起投资能否构建金融模型:除了狗屎运 天使怎么赚百倍回报?

2,下轮融资转化率

基金回报的高低最终取决于股权的退出情况,基于早期投资有机会在不同融资轮次逐步退出的判断,我们会考虑企业完成下轮融资的转化率以及上市与并购的转化率从而考虑投资回报。

企业在完成一轮融资后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进入下轮融资,这个时间可能有长有短,但基于上述企业成长越来越快死亡周期也越来越快的基本判断,我们认为对于早期阶段投资而言,企业普遍在1年的时间周期里就会进入下轮融资,如果在初始投资进入后经过两年时间还尚未融资,有很大的概率是企业发展遇到了困境。

对于一个7年清算周期的早期投资基金而言,可能需要2年的时间进行投资,构建完毕一个投资组合。对于下表的简化模型而言,第1,2年的转化率是只针对已投项目的转化率,后续年度则可以认为是针对所有资金所投项目的后续融资转化率。上市的转化率会非常之低,在下表中把上市和并购归为一起考虑退出比率,退出比率总体会高出许多。

下轮融资转化率表:

早起投资能否构建金融模型:除了狗屎运 天使怎么赚百倍回报?

以上转化率对于整体市场的转化率而言可能会高出不少,但对于一家专业的机构而言,就是要能构建起高转化率的投资组合,从而体现基金管理人的价值。对于一个天使投资机构而言,B轮、上市/并购的转化率可能是比较难以预测和掌控的,但不断提升A轮融资转化率就是相对可预测可体现价值的阶段,下文会继续阐述如何提升从天使到A轮阶段的转化率。

3,死亡率

创业企业可能在不同的阶段死亡,包括A轮死、B轮死、C轮死,当然随着企业成长死亡率会相应降低。企业一旦破产,作为投资人有权对企业进行清算并具有优先清算权,但企业都已经死了,从死人身上能收回的残躯意义也不是很大了,所以在我们的简化模型中,清算企业的回收残值我们就假定为零了。

死亡率表:

早起投资能否构建金融模型:除了狗屎运 天使怎么赚百倍回报?

4,基金规模、投资规模、投资数量

由于投资成功与死亡的概率问题,投资基金需要投出一定的数量才能让这概率更接近理论数值。投资越分散,风险越低但在单个项目上获得的回报资金绝对值也越低。越早期的投资由于项目成功率更低、单个项目的风险更高,所以需要更大项目数量更分散的投资来对冲单个项目的投资风险。举个例子,假设所投项目上市转化率为10%,则需要投出10个项目才有概率实现1个上市,再考虑风险因素,早期基金的投资组合在10个以下就是非常高风险的组合。

天使投资基金怎么赚钱?

基于以上的一些判断和假设,我们已经可以初步构建起一个简化的早期投资基金的金融模型。我们以一个1亿规模的天使投资基金为例:

1.假设

早起投资能否构建金融模型:除了狗屎运 天使怎么赚百倍回报?

2.回报模型

早起投资能否构建金融模型:除了狗屎运 天使怎么赚百倍回报?

3.投资回报

早起投资能否构建金融模型:除了狗屎运 天使怎么赚百倍回报?

以上仅仅是一个简化的模型,这里没有考虑税务成本对降低投资回报的影响,没有考虑基金即退即分情况下提前收回资金对于提升投资回报的影响,没有考虑项目可能会多轮融资的影响,也把上市与并购这样回报比率差别巨大的退出方式放在一起做了简化处理。仅仅希望从一个简化的模型中去考虑影响基金回报的关键参数以及该参数变化产生的回报变化。

不同的基金管理人会有不同的管理资金规模、投资数量与投资策略,会有不同的风险与收益偏好,并因此会有不同的单个项目回报倍数、后续融资成功率以及死亡率,并产生不同的整体基金回报。

在这样一个基金模型中,调整不同的参数,会对整体投资回报产生不同权重的影响。通过分别调整不同的参数去做投资回报的对比,我们会发现:

➤死亡率的高低变化对基金整体回报的影响其实是有限的;

➤A轮、B轮回报倍数的变化也对基金整体回报的影响有限,但上一轮的融资转化率影响了后续融资的转化率;

➤上市与并购转化率的高低以及相应增值倍数的变化会对整体回报产生巨大的影响。

彼得.蒂尔在他的《从0到1》一书中认为风险投资的回报分布遵循的是一个幂次分布的特点,而不是正态分布的特点,也即是排名第一的项目的回报金额可能会超过所有其他项目的加总回报,而排名第二的项目的回报又会超过除排名第一的项目之外的所有其它项目的加总回报。我们通过构建金融模型和调整不同参数的方式,也基本可以得到和彼得.蒂尔相同的结论。低于5倍的单个项目回报只能给予基金管理人一个安慰奖,而捕获独角兽才是对投资人最大的奖赏并大幅提升整体基金的回报。

投资回报的幂次分布图

早起投资能否构建金融模型:除了狗屎运 天使怎么赚百倍回报?

黑马基金一期从设立至今两个年度,所构建的投资组合目前实现的A轮转化率为61%,B轮转化率19%,总体账面增值接近5倍,现在正在纠结是否对于进入B轮后的项目实现逐步的退出,这是个回报率和流动性如何平衡的纠结。基于出资人对于加快回报周期和提升流动性的需求,会使基金管理人倾向于在早期尽可能的去实现退出,但从提升整体基金回报的角度考虑,多一些耐心去等待时间的玫瑰绽放,有可能取得更令人欣喜的回报。

判断项目的四个关键维度:赛道选择、切入点选择、时间点、团队

我总结了我们在早期投资尤其是天使阶段投资时考虑的4个关键纬度,也是我认为影响早期企业成败的关键因素:

1,赛道与方向选择: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其实我们做任何生意或事业都不容易,三年时间可以把一家餐馆做好,三年时间也有可能成就一家上市公司,但不管是开餐馆或做一个所谓改变世界的事业,都需要我们百分百的投入和不懈地努力。站在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我还是希望创业者能找到一个好的方向,大家投入自己的青春和热血,能够成就一番不小的事业。

关于方向,有三点要讲:

首先,方向要大,足够大的市场和长长的雪道,假以时日和努力,能滚出一个大大的雪球。

举个例子,如果这个市场的规模是十亿级别的,我们觉得还是太小了,可资本化的市场要始终给后续的投资人留出足够的空间去发展和想象,即使上市的时候也需要给二级市场足够的发展空间。如果只能做到十亿,二级市场的投资人是没有人愿意来买股票的。所以十亿级别是不是够的,至少百亿级别,最好是千亿、万亿级别,在这个市场里面做到1%都是很大的蛋糕。

其次是对趋势的判断:站在月亮看地球,以5年以上的时间长度去想行业变迁。

这是对于行业趋势的判断,所谓站在月球看地球,我们需要跳出来看一看这个行业可能会怎样变迁,尤其今天这个移动互联时代,各个行业都在发生迅速变化,有的行业可能过三年、五年就消失了,是一面倒塌中的墙,再怎么努力也扶不起来,有的行业正在面临成本结构的重组,有的环节会消失,有的行业可能会颠覆,所以当我们出发的时候,我们必须把自己的眼光放长远,想一想五年之后,这个行业会是怎样的。

最后是世界观与格局观:自己在行业里的位置。

这个行业会演变成怎样的格局,我们又会在这个行业格局里扮演怎样一个角色,站到怎样一个位置,守住什么环节,发挥什么作用,产生多大价值。这都来自于我们对世界、对行业的一个认知与判断,这也有助于我们明确自己的目标和方向。

2,切入点:足够小的切入点,以针扎破天。

如果说方向的关键词是大,那么切入点的关键词是小,足够的小,从而锐利到能捅破一个市场。如果你一开始切入的时候做的就是大事情,那巨头们一下就把你给灭了。小的好处就在于,大家伙们可能看不懂,瞧不上,甚至瞧不见。也只有足够小,你才能够把这个事情做到最好,做到极致,才能够成为第一。

怎样去找这个小的突破点?

第一要有刚性需求。刚性需求是对用户有独特的价值,解决明确的问题。与刚性需求对应的就是弱需求或伪需求。弱需求会需要教育市场,这个市场的打开是很困难的,从而不具备早期发展的锐利度。而我们很多所谓的需求,其实都是伪需求,可能是YY出来的,也可能是靠补贴出来的虚假场景,一旦停止了补贴,用户也就跑走了。所以刚需一定要弄清楚在怎样的一个场景下解决怎样一个痛点的问题。

第二是差异化,做第一。一定要做第一,只有成为第一,才能更好的汇聚资源汇聚更好的人才和汇聚钱。也只有差异化,才能在细分领域成为先行者,然后成为第一乃至垄断。我们最怕的是什么?是同质化竞争,然后陷入同质化陷阱,最后导致价值毁灭。竞争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至少在出发的时候要找到独特价值,然后成为领先者,让别人来追赶你。如果一开始就是跟大家一样的,你在跟随人家,事情就很麻烦。

第三是切入点要配合大方向,商业模式不要太绕。我们讲我们要选择一个大的赛道,我们又讲要找到一个小的切入点和细分的领域切入,这是不是矛盾呢?这里关键的就是从小的切入点开始,做成领先,然后要能很好的延展到我们要去的大方向,从小垄断做成大垄断,中间的过度要非常顺,不要太绕。举个例子,我的目标要攀登珠峰的,但我从学游泳开始。练游泳让我强健体魄,是一个好的事情,但离我攀登珠峰这个事情就效率太低了,不是最直接的。

3,时机

时机又分两个层面,一个是行业发展的时机,或所谓的行业风口。就是行业内在一些关键驱动因素的变化导致这个行业是否正处在一个发展变化的关键时机,我们在这个时间点进入是否是合适的时候。令一个层面是我们进入的时候,看看这个赛道是否已经很拥挤了,我们会是领先者还是跟随着。我们现在这个时代变化确实太快了,如果你错过了一年,这个事情就不用考虑再进入了,一年的时间领先者可以跑出去很远,而作为后来者,你光有微创新,有小的改进是不够的,你必须比领先者团队足够牛逼,产品做的足够牛逼,这个牛逼程度是十倍级别,你才能够把用户抢回来。另一方面在融资方面,如果领先者已经拿了许多钱了,投资人也会担心你是否还能赶超,融资会变得加倍困难,从而处于更不利的竞争局面。所以大家一定要关注切入的时机,晚了不行,太早也是不行的,你花了两三年的时间市场都没有起来,这是时间成本的问题。

4,团队

所谓事为先,人为重,人永远是最重要的。对于团队来讲,首先我们看领导人,公司一定要有个明确的老大,早期创业老大是最强的发动机。对于这个老大来讲,我有3个关键词的要求:第一是能高瞻远瞩,我们希望他能看的远一些,有方向感格局感,知道想要成就怎样的一家企业,也能大体规划实现的路径。第二是脚踏实地,希望他能落地,懂产品、懂业务,能够把事情搞定。第三个是忽悠能力,换句话说是希望他有影响力,有说服力,有感染力。能够忽悠团队,让团队相信你,跟着你有肉吃、有酒喝、有妹子泡。能够忽悠投资人,让投资人给你开支票,相信跟着你能赚大钱,有高回报。能够忽悠客户和用户,在产品或服务还不完善的情况下愿意参与和体验,愿意来买单。

另外就是希望有一个匹配的团队组合,有一帮兄弟一起来做这个事情。团队没有好不好,只有匹配不匹配,我们黑马基金的投资主题叫各垂直领域的移动互联网化,这就既需要在垂直领域的经验,也需要有能够移动互联网化的产品和技术合伙人,能够帮你把这个机器给做出来,所以团队组合很关键。另外,一个人太孤单,你的能力也有瓶颈,所以需要找到好的合伙人来突破自己的瓶颈。

总结一下,我们判断创业企业的几个关键维度:方向大,切入小,时机对,团队强。最后再强调一点,我所说的可能都是错的,创业就是在不可知中寻找机会的,我所说的是我的经验主义,请大伙谨慎听之,谢谢。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早起投资能否构建金融模型:除了狗屎运 天使怎么赚百倍回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