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网络主播平均月入至少万元 以色情内容博眼球

近日,某视频平台一名叫“吃货凤姐”的女主播上传了大量视频,其中不乏表演生吃奇特物品的内容。有网友爆料称,女子疑似被一男子控制人身自由,系受胁迫表演。但经邯郸警方调查,女子与该男子为母子关系,为增加点击量,两人共同策划、表演发布视频。

记者调查发现,该视频平台内容多样,以生吃等“自虐式”表演吸引眼球者并非只有“吃货凤姐”一人,还有部分视频充斥性暗示内容。记者了解到,该平台有用户尚未成年,就已经拥有数十万粉丝。这些主播通过广告或直播等方式创收,平均每月收入至少万元。

大妈疑被胁迫录视频警方调查显示系策划

一用户名为“吃货凤姐”的女主播,通过某款短视频软件上传了大量视频,粉丝量达到13.2万。该主播自称48岁,为退休职工,单身、没有子女,爱好是“吃点一般人不能吃的东西”。“吃货凤姐”发布的视频多表演食用“特殊物品”,如活吞金鱼、吃灯泡、生吃活鳝鱼、吃面包虫、仙人掌等。记者注意到,以上视频中,吃灯泡的表演点击量达到了274.1万。“活吞金鱼”的表演点击量则达到了73.3万。

6月3日,有网友发布微博怀疑该女子系被胁迫控制,“大妈每天都会做一些正常人都不会做的。我仔细注意她拍视频的神情,感觉她好像有哭过的痕迹。”有网友称,曾听到视频中有人在旁催促大妈快点吃,“声音很小,但是仔细听还是能听见的。”另据网友发布的直播视频截图,曾有网友提示大妈“被控制了就把眼镜摘掉”,随后,该女子摘掉了眼镜。这一细节令网友更加怀疑女子系被胁迫。

不久后,有网友曝光了疑似控制该女子的男子的照片及视频平台账号,并发布一张聊天记录截图。截图中,该男子称,“我就是大妈的侄子,我就是控制她,让她给我挣钱,不挣钱我还打她呢。”

此事持续发酵,截至6月3日晚6点半,“大妈疑似被迫录视频”的话题在微博阅读量达到9273.5万。6月3日下午,邯郸警方发布对此事的调查通报,相关视频经邯郸警方初查证实,视频中大妈(陈某,45岁,丛台区人)与网传男子(吴某,24岁,丛台区人)系母子关系。

目前,陈某身体状况正常,无明显伤痕。二人供述,多次通过视频平台共同策划、表演发布“食用奇特物品”等视频吸引网民关注,增加视频点击量。目前,警方已提取经过事先处理的仙人掌、辣椒面等表演道具,正在进一步调查相关情况。

随后,视频平台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警方调查结果已经公布,该平台会加强管理。当晚,“吃货凤姐”清空此前所有视频,并发布一段新的视频,在视频中她声明自己并未受到胁迫。记者注意到,截至当晚8点左右,她的粉丝量飙增至29.3万。然而,“吃货凤姐”发布的这段“澄清”视频并未平息网友的质疑,众多网友呼吁警方继续调查。

95后男孩冒险喝“火酒”直言为了涨粉也是宣泄

记者浏览发现,在视频平台中,以生吃特殊物品等“自虐式”表演博眼球者不在少数,其中用户名为“社会玺哥”(下称小玺)、“中原黄哥”(下称小黄)、“中国波哥”(下称小波)的3名95后男孩,分别来自山东、河南和浙江,他们录制的内容多以“生吃”为主题,自称靠“挑战极限”来吸引粉丝。3人通过视频平台相识并组成组合。其中小玺的年龄最小,粉丝量最多,为37.5万人,其余两人的粉丝量均为10余万。

小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今年17岁,读高二,但目前处于休学状态。他将大量精力消耗在视频平台上,并希望将来专职于视频主播。他介绍,只要录制的视频能被推荐到视频平台首页,成为“热门视频”,粉丝量便会大幅增长。

在一段他近日录制的视频“挑战40支烟”中,他将香烟分别塞进鼻孔和嘴巴里,同时点燃,并将烟灰吞咽,表情痛苦。而该视频播放量达到了300余万。此前他还曾发布“挑战20支烟”“吃4支烟”等视频。

小波今年18岁,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曾经吃过两只活的乌龟,表演“咬破”打火机,“我的号只玩了一个月,粉丝就涨到了十几万。”而他自己在做这些挑战前并没有过多考虑后果。他表示,多数生吃的体验并未给他的身体带来不适,只有一次,他录制吃辣椒粉的视频时被辣晕,“晕了三四分钟,觉得特别烧心,后来吐出来就好了。”

此外,在另一次录制中也险些发生意外,小波称,由他创意、小黄录制的视频“喝火酒”中,小黄杯中火焰随着洒出的酒精蔓延,将其裤子点燃,致腹部烫伤。记者浏览发现,小黄端着一杯燃烧着的白酒,起先用杯中火点燃一支香烟,随后发生意外,在一片混乱中结束了视频的录制。

他本人称,“本来想试着洒出一点点,向网友证明是真的酒,以为火会很快熄灭,没想到着起来了,当时很害怕。幸亏身边有人用水帮我扑灭了。”在此次意外中,他的脚被碎玻璃碴扎伤。当记者问及为什么愿意冒着危险录制这样的视频时,小波直言,“为了涨粉,也是一种宣泄。”粉丝的增长让他得到了在现实社会中未曾得到的满足感。

主播以色情内容博眼球收到虚拟礼物可以提现

记者观察发现,视频平台上部分主播以低俗、色情的内容博取关注。以用户“笑四瓶”为例,该用户所发布的视频中标注“性虐待”“疯狂车震”等字眼,部分视频在床上录制,一男一女或一男多女以对话及表演短剧的形式讲黄色段子,模拟成人不雅画面。

此外,部分用户以暴露的服饰和挑逗的行为吸引粉丝,有用户穿性感睡衣在卧室录制视频。用户名为“董大美”的主播经常着性感服饰自拍,在她最近录制的一段视频中,她身着红色性感睡衣面对镜头对口型唱歌,该视频播放量达到42.2万。该主播告诉记者,她今年24岁,在视频平台注册不到4个月,粉丝量逐渐积累至20余万。

她介绍,除了录制视频外,她偶尔还会在视频平台进行直播,“直播中,会有粉丝不断给我刷礼物。”据了解,这些虚拟礼物均需使用该视频平台的虚拟货币购买。记者在虚拟货币页面看到,6元可充42元虚拟币,而1虚拟币可购买的礼物包括鲜花、棒棒糖等,价值最高的礼物皇冠需花费188虚拟币。在直播结束后,系统会将礼物折算为黄钻。有主播介绍,与平台分成后,一万黄钻折合5元人民币,主播可在后台提现。

董大美称,在一次长约半小时的直播中,她共收到3万黄钻。此外,董大美在个人资料中公布了自己的网络账号,不断有粉丝添加其为好友。董大美称,其好友数量已达到上限。而这些好友也成为潜在买家,记者注意到她每天在朋友圈中都会发布售卖黄金饰品的信息,以此创收。

高中生与母亲合作表演为维系粉丝频繁看手机

视频平台主播“祁子航Running”作品有878个,粉丝数有65万,随意点开一条视频,播放数量从20万到60万次不等。

打开他的主页,作品几乎都是和妈妈合作,视频中他,脸庞干净,刘海经过精心剪裁,穿着或白色或黑色的上衣,手弹吉他,与短发的母亲一起完成歌曲,视频长度均在1分钟左右。与视频平台上动辄露肉的性感女子或走搞笑恶俗路线的主播相比,他的风格显得有些“小清新”。

祁子航告诉记者,来自辽宁辽阳的他还差两个月才到18周岁,是马上要参加高考的一名学生。他从去年开始花费精力在视频平台上。最早的作品里,“祁子航Running”还是一个主要记录生活和自己练习吉他唱歌的男同学,曾尝试过和朋友一起演《屌丝男士》片段,那时视频播放量大部分都在5万以下。

一年前和母亲合作的《你那么爱她》播放量达到76万,很多人留言夸赞他的妈妈年轻好看唱歌好,盛赞这对母子组合,从此开始和妈妈合作表演,展示弹吉他和唱歌等才艺。

祁子航称唱歌弹吉他只是爱好,自己弹了5年但一直未受过专业训练。祁子航坦言自己学习一般,不爱上学喜欢在外交朋友,喜欢动脑筋,“和妈妈一起唱歌的形式是我自己想的,是为了吸引更多人的眼球。”他透露自己除了该视频软件,还用QQ、微博,他有好几个微信号,“有时候两个手机也忙不过来。”同名微博上只有71条状态,7000多个粉丝。他直言,除了睡觉外,为维系粉丝他至少每5分钟看一次手机。

分成加广告收入主播可月入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在视频平台拥有数十万粉丝的“红人”收入颇高,庞大粉丝背后是不容小觑的经济收入,直播中粉丝送的礼物都可折现,此外主播还有广告收入。其中部分主播尚未成年。

虽然还不满18岁,说起粉丝积累过程,祁子航已有老成之态,“坚持发,当成职业用心发”。他说发的多了,点赞人数会多,就有机会上热门,曝光几率增高后,粉丝也就会逐渐增多。在视频平台上以模仿出名的主播甘露告诉记者,他在视频中添加广告收费300元,单独做一条广告视频收费500元。他的粉丝只有12万。

拥有65万粉丝的祁子航称他的广告收费从1000至2000元不等。加上直播中粉丝送的礼物在与平台五五分成后折现,还在读高三的他,“月收入虽不稳定,每月平均也有2万”。据祁子航描述,自己只是利用课余时间每两天发一次视频,“家长很支持我。”

拥有30余万粉丝的小玺透露,他平均每月的收入为2到3万元不等。一旦视频被推广至视频平台首页,广告商就会主动联系他。“有卖手机的,也有卖衣服的找我打广告。”双方的合作方式为,广告商录制或用户个人录制包含广告信息的视频,“挂在我的账号里24小时,每条广告收600块钱。”

小波称,他每月收入不稳定,平均1万元左右。他回忆收入最多的一次,一天就挣到了7000块钱。当日,在他发布了一条热门视频被平台推广至首页后,他接到了众多广告商的邀约。小波表示,他不会对广告内容进行拣选,“以前一般只要资金到位,就给发,但是吃过一次亏。”他透露,他曾因为发布一条包含恐怖图片的广告被平台封号1个月,受此影响,粉丝急剧下降,他本人的收入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视频平台以猎奇内容创收

为何生吃活虫、仙人掌,挑战抽烟、充斥性暗示内容的视频能获得数十万点击率?对此,北京印刷学院新闻出版学院院长魏超表示,猎奇是人类最基本的本能之一,人们喜欢关注这些内容并不奇怪。为了博取关注,创造收益,大量迎合受众恶趣味的内容就会涌现,有些内容甚至达到近乎荒诞的程度。

平台希望扩大影响,吸引眼球的初衷可以理解,但是以低俗、色情的内容博眼球,或许短期内可以得到瞬间流量。但是长远来看,对于平台的品牌建设无益,这终将损害平台的品牌价值。从大众的角度、平台企业的社会责任来看,平台总是迎合人类低层次的恶趣味、以猎奇荒谬的内容来引人注目是不负责任的态度,也无益于网络媒体的建设。

魏超称,相关部门主要监管对象为平台,我国没有所谓的事前审查,更多的是要求平台企业进行自律自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陈力丹则认为,网友之所以对这样的内容有如此大的关注,平台要负主要责任。平台有选择地将相关视频推介至其首页,对此类视频的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陈力丹称,“这是平台导向的问题。”传播者是把控整个传播的控制者,传播者的素质太差,受众也会受到影响。而平台之所以青睐这样的内容,主要还是出于对点击率的追求和牟利的思想。

应规范未成年人做主播行为

针对未成年人入驻短视频平台做主播可能会对其产生的影响及平台色情及低俗的内容对青少年的危害等问题,记者采访了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宗春山教授。他称,这是互联网走近生活之后产生的新现象。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互联网缺少管理,国家立法层面及互联网平台企业的自身道德方面都存在滞后的问题,这就使得互联网上出现了大量低俗、少儿不宜的内容。

且由于互联网无边界,无论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都可以接触到这些内容。这样的环境对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有很大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会影响他们的价值观、人生观,甚至对他们的性取向产生影响。

宗春山进一步解释称,未成年人对一些信息缺乏辨别能力,比如一些低俗的两性内容,会让未成年人误解两性关系就是这样赤裸,没有情感和责任,人生观也因此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未成年人也在探索中发现自己是互联网中的主人,他们可以从积极的一方面利用互联网。但目前,更多的情况是,过度沉溺于互联网使人感到空虚,部分未成年人离开互联网就会产生焦虑,对身份的焦虑、个人价值的焦虑,这也使得这些人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互联网中。

宗春山不鼓励未成年人在直播或短视频平台做主播,成为所谓的“红人”。由于未成年人缺乏对事物的辨别能力,很容易将低俗内容、不健康的内容作为自身传播的内容。这对其自身及对社会都有很大伤害,且势必会影响他们学业,更重要的是,这会影响他们的真实生活。

他提醒各位父母,不要过早让孩子走网红、明星的路线,“这是一种不健康的导向。”未成年人尽早地进入娱乐业对他们的身心不宜,娱乐业是成人的“游戏场”,有很多未成年人无法适应的内容。而互联网的游戏规则会让未成年主播面对很多网友的指责、谩骂、侮辱和诱惑,这对于一个不成熟的孩子而言过于残酷,父母需加强引导。

宗春山建议,相关部门应对未成年人在网络上的参与性有所规范,有关部门应该加快立法,加快研究出台保护性政策,防止未成年人在此问题涉入过深。此外,还应加强对互联网信息的管理,尽可能地规避网络上对未成年人身心无益的内容,相关部门通过立法约束平台经营者,让其无空子可钻。

打色情擦边球有违公序良俗

北京市雄志律师事务所姜健认为,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淫秽物品是指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淫秽性的书刊、影片、录影带、图片及其他淫秽物品。但目前根据视频和图片所显示的内容,并不足以认定为刑法中的淫秽物品,因此,尚无法认定为传播淫秽物品罪、或组织播放淫秽音像制品罪、或组织淫秽表演罪。

如涉嫌构成犯罪,公安部门应根据侦查结果进行认定。但总体来说,部分主播打色情擦边球、以黄色段子等性暗示内容博眼球等行为有违公序良俗,国家相关部门应当出台相应法律法规予以规范。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表示,视频平台所提供的诸多表演都带有明显的挑逗和性暗示,是否认定其为淫秽物品,要由警方确认。如果构成,依据《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之规定,在互联网上建立淫秽网站、网页,提供淫秽站点链接服务,或者传播淫秽书刊、影片、音像、图片,属于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

韩骁律师称,近几年随着移动通讯设备终端的急剧增加,淫秽物品犯罪再次呈现猖獗态势,一方面,在传播方式上发生巨大变化,相较于电脑网站的传播方式,安装量巨大的移动终端APP传播速度更加迅速、传播范围更为广泛。同时,淫秽物品本身的形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不再局限于先前的小说、图片、影像,各种直播平台和直播软件层出不穷,借助这些平台和软件,所谓的“主播”以各种挑逗裸露、性暗示等动作来博取眼球,获得关注,并从中获取经济利益。

但由于目前网络技术的发展,而与之对应的网络监管技术的落后和监管体系的不健全,使得对网络和移动通讯终端的监管难度加大。

网络主播平均月入至少万元 以色情内容博眼球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网络主播平均月入至少万元 以色情内容博眼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