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直播的原罪:每一个野蛮生长的行业,都该有它自我净化的一天

编者按:本文作者柳文霖(微信号:leslie0724),原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个胖子的世界”(ID:we_the_people),授权 36 氪发布。

引子:

基督教认为,任何人天生即是有罪的,他们的罪先天的来自其祖先——亚当与夏娃,他俩违背与上帝的约定,吃了分辨善恶树的果子,这种悖逆带来了罪。

1、直播的原罪到底是什么?

毫无疑问的是,移动直播大幅解放了视频内容的生产力,五花八门的内容瞬间占领了我们的视线。据悉,移动直播平台已经超过 200 家,其中超过 110 家有融资,覆盖用户超 2 亿。但是,当这种酷炫的形式是否真的有为我们带来更多好内容还未可知的时候,坏内容已经扑面而来。

前不久我的手机上,收到新浪新闻的一条推送,虽然只是某媒体一篇报道东莞风月女摇身一变当上女主播的新闻,但编辑小哥依然贴心的为此文佩上了三个比较知名的涉黄直播视频:

1)游戏女主播穿黑丝直播 “骑马”

2)女主播忘关摄像头,睡觉过程被直播;

3)电竞女主播直播脱衣,边脱边说好害羞;

直播的原罪:每一个野蛮生长的行业,都该有它自我净化的一天

我们一直在聊由于智能手机和 4G 普及之后的移动直播所带来的爆炸性发展机遇,我们一直在聊产品架构,在聊运营活动,在聊商业模式,却忘了光明的另一面总是有那么一些阴暗。

由于内容生产的门槛空前降低,好内容出现的可能性虽然提高了,但是坏内容一定相伴相随。

这就是原罪,好内容和坏内容都可以成就一个平台,但是坏内容可以更快成就一个平台。富人的第一桶金,往往都不那么干净。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在初期不管是用户争夺还是融资大战,影响可能都是决定性的。然后,由于平台影响力的增大,不管是来自上面还是下面的压力,坏内容在平台上渐渐消散,好内容占据主流。

上个月,映客、花椒、在直播、陌陌等平台的 40 名主播因涉黄被永久封禁,这是自公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后,因违规首批被列入黑名单的主播。文化部下发的违法违规查处名单里,不但有斗鱼、虎牙、战旗 TV、龙珠等新晋直播平台,也包括 YY、六间房和 9158 等多家老牌秀场,全都赫然在列。2016年,净网行动还在继续,我们不能忘了快播的教训。

我认为,现在的时间节点,对直播行业来说恰恰十分微妙。之前,大家拼的是资本实力,拼的是产品运营,拼的是商业模式。尽管这些东西依然重要,但现在,你有多大的能力,把坏内容对你平台的影响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可能是决定直播行业最终座次的 x 因素。

2、黄是原罪:为什么十年过去,直播平台一直解决不了涉黄问题?

主要的原因有以下三点:

1)鉴定违法难:比如,女主播直播吃香蕉到底算不算涉黄?如果算,那么,男主播直播吃冰棍就不违法了?有时候,什么是法也还没有规定清楚。

2)违法成本低:之前很火的斗鱼直播 “造人事件”,两度共计被罚款 6 万元,没收违法所得 15.74 万元,这对于服务器成本一个月就上千万的直播平台来说,等于什么都没罚好吗?

3)经济利益大:与此同时,由于 “造人事件” 而带来的传播度和下载量,令直播平台愿意自己主动去做一些事情。的确,事情内容是快速拉动人气和产品各项数据最好的方式。有的平台甚至会把涉黄事件当作一种手段,为融资、上市制造噱头,

3、想做移动直播领域最后的赢家,必须洗白!

在直播行业里,如果你只想做个小平台,偏安一隅,那么,其实涉黄这个问题真的不太重要。但是,由于直播行业的烧钱特质,比如邀请主播,比如带宽机房,想要活下来必须融资,而资本在投资回报的驱动下,决不会允许你偏安一隅。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讨论过,直播市场竞争到最后,很有可能也是一个寡头市场:“最后的老大很可能是从创业公司独立发展起来的,在用户的认知中,直播就是它,它就代表直播(我就不说是谁)。在保证融资能力没有问题的前提下,这位老大在最终的封王前,很有可能经历一次和另一家独立发展起来的老二的合并。但是,被 BAT 中的一家投资是在所难免的。是否被收购,还得看该行业的发展程度和创始团队的态度。没投到老大的另外两家,会选择自己做直播业务,或者收购行业老三。”

所以,如果最后真的发生这种情况,比如剩下三家平台,那么它们必然是把涉黄的问题给彻底解决了。否则,就算相关政府部门不盯上你,你的同行也会把你举报到死。

那么,直播的原罪,到底如何解决呢?

4、公约和联盟,作用不如想象中大

今年4月,将近 20 余家直播平台共同发布了《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对直播行业做了一些自律性规定。而后不久,又有多家直播平台联合成立 “网络直播自律联盟”,希望共同合作,和谐发展。

这样的公约和联盟,虽然在与政府的沟通中有一定的作用,且能树立行业积极寻求健康发展的正面形象,但是,在各个平台本就有竞争关系的情况下,如何在这一块共同发展,良好合作?我依然存疑。

说到底,这些公约和联盟的表态性质更多一些,宣传意味大于实际作用。但是依然不得不让人感慨,这个行业相对以前很多野蛮生长起来的行业,还是要早熟很多。新事物一旦出现,大家已经为它未来的各种可能性做好了准备。

然而,直播平台要做的还有很多。

5、如何自我净化:机器 or 人工?

想要尽量解决平台涉黄问题,可行的方法无非技术审核或者人工审核这两种。

在 PC 秀场时代,由于内容的生产量相对有限,我们可以看到 YY、9158 和六间房等都主要采用人工审核的方式解决涉黄内容偏多的问题。再加上在这些传统秀场,家族和公会对主播的控制力相对极强,导致恶劣内容早就被比较好的控制下来了。

但是在在移动直播的时代,手机让生产力解放,全民参与到这场游戏中,内容失控且呈指数级增长,在中国劳动力成本一直不断高企的大环境下,再用人工审核,显然不是一个太明智的法子了。

人力审核移动直播的麻烦在哪里?

1)人力成本太高:映客的相关负责人曾表示:“为了对主播监管,我们成立了 800 人的审核队伍。” 呵呵,800 人的审核队伍,虽然可能有不少是兼职,但是在很多 C 轮公司全公司仍然才一两百人的情况下,这显然有点奢侈了。另外,高峰时段主播的人数在 5000 人以上,800 人审核团队依然是杯水车薪。

2)突发性太强:直播由于实时的特性,不像文字、图片和视频那样,一遍审核通过了就通过了。某个主播在直播,可能前 10 个小时没事儿,第 11 个小时违规了。

3)身份认证无法实时:移动直播平台由于想打造全民主播的概念,如果没有任何限制的情况下,肯定是希望所有人都直接开上摄像头就开始直播的,但由于还是有身份审核的要求,就必然增加了成本。

直播的原罪:每一个野蛮生长的行业,都该有它自我净化的一天在这种情况下,技术审核成为一项补救措施,例如,有的公司自己设置了监控系统,每 3 秒扫描 1 次所有直播间的画面,比如根据画面中肉体颜色的比例,判断是否存在不雅举动。

我认为最好的方式必然是:人工 + 机器。机器可以做掉 90%的事情,识别出高危疑似恶意内容后,转交人工,由人工做最后的审核,选择删除或者通过。

这里面,唯一的问题是,机器的这套技术解决方案,并不是所有的直播平台都有实力或者精力去做的,成本还是很高。但是,正如很多电商平台选择了一些第三方视频服务平台来外包自己的直播产品一样,市场上已经出现了诸如腾讯云这样的第三方审核技术解决方案,可以帮助直播平台实时审核直播内容、数天内存储相应内容和快速实名认证等。创业公司的资金当然还是应该花在刀刃上,比如产品改进和品牌推广,当确认自己的直播业务能起量后,可以再选择自己来做审核技术的解决方案。

6、洗白原罪才有机会选边站队

我曾经有过一个判断,因为和团购、外卖和视频行业十分相似的特性,比如:

一、全都非常烧钱,极其依赖资本;

二、模式依赖供给端,so 疯抢供给端;

三、缺乏用户自增长能力,有赖平台输血;

四、商业模式不确定,市场有待探索,

所以,5-10年 内的直播行业可能会发展成如下的样子:“由于用户、流量和资金方面的优势,加之行业的发展模式在老大的探索下已经成熟,BAT 可能只需要花一半的时间和资源即可冲入前三甲,比如直接收购行业老二和老三。并且,由于直播和视频类似,也是用户线上完成全部的体验的特性,随着行业继续发展到 5-10年 之后,BAT 旗下的直播业务也很有可能超越原行业老大。”

但在那之前,行业必然已经彻底完成了整顿,大佬才会入局。比如,团购没有了一些不正规的按摩店加盟,外卖没有一些黑快餐的商家上架,视频没有了无版权就随意播放的电影电视剧,等等。除了最后的直播行业老大,其它的直播平台的 “站队能力” 十分重要,而只有洗白了原罪的平台,才有被大佬收购的机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直播的原罪:每一个野蛮生长的行业,都该有它自我净化的一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