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微信微博将收割掉直播,像当年收割短视频一样

网红经济风头未过,百千个直播平台占了起来。不得不感叹现在确实是投资淡季,手机端找不到大机会又被O2O伤了心,风投们最后发现还是搞内容工具省钱。

一不需要烧钱补贴,二不需要几千人地推,只要每月付出不到百万的带宽费用(过了百万,那就算是大平台了),就能撬动全国上千万用户,比扔了几个亿还在北京海淀打转的O2O强多了。而且流量都是真金白银,美女主播上去一站,各种打赏都来了。这可是收入,比滴滴、美团的GMV靠谱多了。

就如同多年前的短视频大战一样,资本推动下,各路高手低手都来试试运气。然而他们却忘了短视频大战的结局,短视频最终成为微信、微博的附属功能,而社交平台的一个小功能,是不可能成就另一个大平台的。

事实上,国内直播平台最开始效仿的对象,Meerkat在Twitter和Facebook等平台的挤压下,已步履维艰。而Periscope则难以摆脱Twitter附庸的地位,这与此前国内国外各类短视频App的命运几乎一样。 [企鹅生态] 也曾长期关注过各类短视频产品,就先对比着短视频来说说对直播平台的看法:

UGC直播必死,直播工具是社交平台的“小”功能

如果你想靠内容工具做个大平台,但产品又只是其他平台的一个功能,那这事就死定了。

2013年,同样由于Twitter旗下短视频应用Vine的火爆,国内创业开始复制短视频App创业,乐播、趣拍等短视频产品崛起,而腾讯家的微视、微博的秒拍、爱奇艺的啪啪奇等都开始涌现。然而这场战争最终赢家严格说只有两家:微博家的秒拍、微信的小视频。

如果非要说还有两个赢家,就是从美图秀秀获得大量用户的美拍,但却在被微博掐断传播路径后失去成长性;而由Gif快手转型而来的快手,则继续着其工具社交一体化的小而美路线。(话说,最近路过五道口,发现快手的LOGO在网易、搜狗、Google旁边立起来了。)

无论短视频还是直播,新内容平台都高度依赖成熟社交网络。数一数大家朋友圈和微博有多少人在晒直播链接,就知道直播产品有多依赖于从社交网络获取流量了。

如同Twitter掐断Meerkat一样,微信微博们掐断映客、花椒也只是时间问题,如果说还没有做,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自家的产品还没准备好,第二个是用户不够多。

实际上,依靠美图秀秀崛起的美拍,几乎是独立短视频和直播平台所能达到的最高高度。在蔡文胜全力操盘下,包含美拍、美图、美图手机在内的整个美拍也不过38亿美金,以此推算美拍的估值也只有10几亿美金。而在投资领域,如果你瞄准10亿美金量级去投,事情做到最后往往也只能有1亿美金。

因此,高度依赖从社交平台获取流量的直播App们,其本质不过是微博、微信、美拍等产品的一个功能,在其构建自我循环的社交功能前,其必然会先因社交平台切断流量供给而衰弱,并开始面临社交平台竞争。届时,要么死掉,要么停止讲述直播平台的故事而转型。

大部分直播平台的转型目标:小而美的秀场

中国互联网几乎没发明过什么新模式,但秀场绝对是例外,由于中国在成人娱乐方面相对匮乏,尤其三四线城市入夜后娱乐更是稀缺,所以导致这个互联网模式的发扬光大。这也为内容类视频App转型提供了最好模式。

实际上,如今打开各类直播App,如花椒、映客等,其实都已经转向秀场生意。这也正是上一代大多数短视频创业公司的最终归宿。

转型秀场是条不归路,直播平台们一旦转型秀场,则永远失去讲平台故事的可能性。原因在于秀场的需求太垂直了,几乎不具备进行平台扩张的可能性,秀场内容也会对其他内容UGC产生冲击,谁都不会在一个大胸网红脸充斥首页的平台直播什么正经内容的。

这就好像当年YY在讲教育故事时,一位从业者这样描述其未来:你在网吧散发新东方传单是没有前途的。

那么,秀场的故事能走多远呢?这个其实有个很好的参考,就是中国PC端第一秀场9158,其目前是香港上市公司,通过9158可以一窥其运营状况:天鸽互动2015年总收入6.78亿,净利润2.22亿,月活1750万,季度付费用户77万,目前市值为71亿港元。9亿多美元多一点,还不够当下独角兽的标准。

至于直播平台的另外一个故事“网红经济”则是更加缥缈,实际上秀场的核心从来不是以前叫主播现在叫网红的妹子们,而是付费用户。对,就是那些三四线城市的抠脚金链子大汉。

直播不能成就平台,但影响垂直领域的内容生产方式

在海外直播平台中,与Meerkat命运不同的是Twich,游戏直播始终坚守住了自己的阵地,同样国内最早的几个游戏直播平台,包括斗鱼、虎牙等都还活得不错,并能够建立起自己的用户群并持续融资。

游戏是代表画面、交互、体验最高水平的产品,互联网和科技行业的每次变革,都是从游戏行业开始,比如VR,比如直播。目前游戏直播平台第一的斗鱼,据称已经有日活1500万,月活2亿,单月宽带费用已经超过千万,继Bilibili、今日头条后,成为又个在移动时代靠内容崛起的平台。

这背后的逻辑其实与转型到秀场的各类直播App一样:直播平台向垂直领域走。秀场也是垂直细分的模式,而且门槛足够低,找不到游戏用户,还找不到爱看美女的吗?这也是大多数无门槛直播平台转型的去向。

直播是内容形式的改变,这影响着每个垂直领域的内容生产方式。这使得直播成为很多垂直平台的附属功能,比如电商,蘑菇街就在尝试直播导购内容;比如题库、教育工具类产品,已经将课程直播作为其流量变现工具

垂直类直播平台的兴起,实际进一步压缩单纯靠直播构建大平台的可能性。所以,今天的直播平台大战,其所争夺的不过是个未来的移动秀场生意;至于那些有前途的细分领域,则更多是已有大量用户的App的菜。

[企鹅生态]公众号由原搜狐IT频道资深记者、VC从业者王聪佶创办。公众账号ID:qieshengtai,欢迎关注。

企鹅生态专注报道腾讯系、腾讯系公司和附属产业链,已入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搜狐新闻客户端等渠道。

微信微博将收割掉直播,像当年收割短视频一样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微信微博将收割掉直播,像当年收割短视频一样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