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面对美国制裁,任正非的表态:我们要的是整个世界!

任正非和美国的故事,也可以写一部书了。90年代开始,他就频繁往美国跑。倒不是偷技术,而是学理念:开放、创新、管理。所获颇多。老美最怕这种人,你没偷技术,但偷走了我的心。

美国在贸易上其实是个保守主义国家。技术上、产业上,核心能力上,严防死守。愿意对外兜售的,往往是没有核心价值的东西。

上周,美国商务部向华为发出行政传唤,要求华为提供过去五年向朝鲜等国家出口的全部信息,如果发现华为违反美国的政策,有可能限制华为获得关键的美制零部件。

But so what? 华为已经被美国这堵“贸易墙”撞得满头是包,最后顺便练成了铁头功。

早期华为是抱有希望的,认为美国的“市场经济”能接受一个有诚意的企业。为此做了大量自证清白的工作。

1、任正非从低调走向前台,跟各国记者聊天,你不要再说我神秘。

2、作为非上市公司,每年公布财报。甚至披露所有房地产信息。任正非说:没有一块土地是中国政府赠送或低价购买,而外企在中国投资,可能还有优惠。

3、为堵住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封杀华为的嘴,华为主动公开代码。

4、不直接承揽电信项目,改道收购美国本土企业,被美国政府否决。

拼了很多年以后,华为仍没能进入美国市场。五年之前,美国Sprint找上门来向华为采购的项目因美国商务部干预而丢了的时候,美国同事哭了,任正非却笑了:不用再韬光养晦了,挺起胸脯正面竞争!

让人想起袁崇焕的那句名言: 屌那妈,顶硬上!

任正非是这样看美国的(节录)

(任正非关于美国的讲话有很多,学习之但不迷信之。这里摘录的只是部分。)

一、2008年:美国在退向贸易保护主义

大家要对经济全球化以及市场竞争的艰难性、残酷性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经济全球化是美国推出来的,美国最后看到经济全球化对美国并不有利,所以美国在退向贸易保护主义,但是保也保不住,经济全球化这个火烧起来了,就会越烧越旺。

二、约2010年:美国的全球化不讲道理

美国奉行强权政治、霸权主义,他们使用经济全球化的措施,就是利用强势经济,瓦解弱国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是不讲道理的。

我们唯一努力的就是使中国尽快强大起来,能和他们抗衡,这才是为中华民族做了我们应做的贡献。关键要靠我们青年人加倍努力。

华为公司目前发展上还存在非常多的问题,特别是管理方面的问题。最严重的就是你们很年轻、很幼稚,把幼稚病带到我们的工作中去。我们刚扫除了一批幼稚病,又来了一批幼稚病。你们青年人要加强自我改造,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公司才有希望。

三、2011年:新的历史使命,与美国公司正面竞争

(这是任正非对美国市场受挫后最为凌厉的表态:不再韬光养晦,挺起胸脯正面竞争。)

我们提出了新的历史使命,在信息领域里与美国公司正面竞争。

我们过去的观点是比较韬光养晦,尽量回避与美国公司正面竞争,能让就让一把,不要去和美国产生直面竞争。

那一天是我接到胡厚崑的一个短信,我们Sprint项目丢了,在美国商务部直接干预下,我们Sprint项目做不成了,美国三大运营商三大T都没有了。 胡厚崑说美国的团队在哭,我笑了。为什么笑?我终于放下精神包袱了,终于敢于直面和美国公司正面竞争了,不再顾忌什么了,不再向他们妥协了。

以前总一直抱有希望,美国这么优秀的国家,会公正的。我们在西西里岛的会议精神其实已经隐含要全面竞争这个意思了,但我仍然不敢最后决定。但 美国的团队在哭的时候,我们最后的希望没有了,美国的傲慢与偏见,反而使我们挺起了胸脯,直面竞争了。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呼唤大家都要挑起重担,努力改造自己,克己复礼,提升自己的能力,使自己适应这个世界,潜在的能量要发挥出来。我们未来新一届董事会,和未来5-10年的努力,可能我们在信息行业就要全面超越了。这个超越就需要我们大家所有人的共同努力和共同牺牲。

我们象双翼的神马,飞驰在草原上,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唯有我们内部的惰怠与腐败。

四、2013年:总有一天我们会反攻进入美国

(文中提到“总有一天我们会反攻进入美国”,媒体遂以“反攻进入美国”为标题。任正非认为误解了原意,事后表示“纠正过来,我们还是进攻自己。”)

美国为什么能形成创新的土壤?

第一,美国保护创新,FaceBook如果是在中国早就被抄袭千百遍了;

第二个,美国人不怕富,人不怕张扬,否则哪有乔布斯?美国对乔布斯很宽容,乔布斯如果是换个地方他的早期是不被认同的,没有早期哪来晚期。

我们要学习美国的创新精神、创新机制和创新能力。要打破自己的优势,形成新的优势。我们不主动打破自己的优势,别人早晚也会来打破。

华为过去市场走的是从下往上攻的路线,除了质优价低,没有别的方法,这把西方公司搞死了,自己也苦得不得了。美国从来是从上往下攻,Google和Facebook都是站在战略高度创新,从上往下攻。

我们要舍得打炮弹,把山头打下来,下面的矿藏都是你的了。要敢于投资,为未来做准备。我们公司的优势是数理逻辑,在物理领域没有优势,因此不要去研究材料。

我们要积极的合作应用超前技术,但不要超前太多。

我们要用现代化的方法做现代化的东西,敢于抢占制高点。有的公司怎么节约还是亏损,我们怎么投入还是赚钱,这就是作战方法不一样。

我们要学会给盟友分蛋糕,用开阔的心胸看世界,世界慢慢都是你的。

我们要走向开放,华为很快就是世界第一,如果只想独霸世界而不能学会给盟友分蛋糕,我们就是成吉思汗,就是希特勒,就将以自己的灭亡为下场。

不舍得拿出地盘来的人不是战略家,你们要去看看《南征北战》这部电影, 不要在乎一 城一地的得失,我们要的是整个世界。总有一天我们会反攻进入美国的,什么叫潇洒走 一回?光荣去走进美国。 

————————————————–

即便经历了对美国先学习、再韬光养晦、最后正面竞争的心路历程,2015年当任正非被问及美国阻挠华为进入美国市场时,仍回应说: “我从来就没有认为美国对我们不好或不公平。”

他强调说,华为要学习美国的开放,用广阔的心胸融入世界,这样才有未来。 “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

今年美国商务部的举动,华为肯定不会感到意外。也再一次确认,对这个国家,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与其公关,不如继续玩命地干。

美国其实是贸易保护主义的发源地

有些问题,要从历史的角度来观察。美国从来不是一个奉行经济自由主义的国家。相反,它几乎是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发源地和最顽固的堡垒。

贸易专家吴强对美国的研究:

1812年英美战争时,美国就调高关税近一倍,促进美国本土产业发展。

到1820年,美国制成品的平均关税税率达到了40%。但高关税再次遭到南方利益集团的强烈反对,从19世纪30年代至60年代,美国的关税水平有一定的降低。

南北战争彻底改变了这一格局,同样以满足战时支出为理由,关税被大幅度提高了。北方的胜利使得北方利益集团所强调的贸易保护主义得以顺利实行,南北战争结束后,其他税率都降低甚至取消了,但关税仍维持在战争时期的高水平。

美国以高关税为特点的贸易保护一直持续到二战结束,虽然期间关税的水平有所起伏,但贸易保护的主基调一直没有改变。

二战结束后,美国已经真正确立了世界工业霸主地位,才开始推行自由贸易政策。所以,尽管美国是当今世界自由贸易最主要的鼓吹者和推动者,但回顾历史可以看出,美国的强大离不开贸易保护。

因此,法国经济史学者保罗·巴罗克(Paul Bairoch)把美国称为“现代贸易保护主义的发源地和堡垒”。

So,美国是贸易战的行家,而且正在带着全球进入贸易保护主义。即便华为如此强大,贸易战也不是企业能支撑的,国家在这场博弈中不能缺席。

地球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世界主义,贸易的目的是通过流通让本国的肌体更加强健。目前的所谓全球化,只有资本全球化,技术和产业上充满壁垒。

经济泡沫化和膨胀心态,是中国最大的敌人

从美国在华为尚未强大时就严防死守的态度看,中国科技型企业在美国市场迟早会有更激烈的对决。不可避免地会升级为国家间的博弈。

改开以来中国冀望的市场换技术,并未达到目的,绝大多数产业的话语权为外资所掌控。间接派生出一些自主创新企业,算是幸运。对这些企业自身来说,则是九死一生。

经济的泡沫化催生人们的膨胀感。很多人对中国科技水平和真实财富的认知堪称幼稚。

一个工业还在低端的国家,如果放任资本流窜,没有产业对策,必致畸形。对内的产业政策,对外的资本开放,必须在自身肌体能承受和成长的范围内,而不是追求另一场“大跃进”。

封闭和保守,带不来进步。但开放的资本流动如果转化不到生产力上,就是下一个香港。

任正非和华为要对抗的,不止是外部的残酷竞争,还有国内的浮躁和膨胀。所以当他说“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是真话。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面对美国制裁,任正非的表态:我们要的是整个世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