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网络音乐“后版权”时代:原创音乐交易已盛行

新浪科技 刘安妮

最近,薛之谦凭借“段子手”功力,刷爆娱乐圈,然而作为一个创作型歌手,他显然不是那么幸运。最近,薛之谦又曝新段子,“我做谐星赚的钱是做歌手的10倍”,他发现仅靠唱歌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目前其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当谐星,负责逗别人笑。

这句话,也说出了当下创作型歌手的心声,多年以来,内地音乐版权不被重视,导致音乐人生存每况日下。各大音乐平台要想获得新动力,必须需找出口,而原创市场就成为了首选。

今年以来,陆续上线的原创音乐市场成外界关注的焦点,无论是唱片公司还是在线音乐平台,纷纷发布了原创音乐交易平台。

难道这就意味着各家已经放弃版权之争,通过构建原创平台扶持原创IP,更远一点看,通过平台能否诞生出越来越多的周杰伦呢?

版权令成幕后推手

任何新事物的诞生都有原因,原创音乐平台频频上线,或许与相关政策的影响紧密相关。

去年国家版权局7月出台《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转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要求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传播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并责令各个网络音乐服务商在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

被业内称为“最严版权令”一经推出,包括虾米音乐、 网易 云音乐、QQ音乐等多家提供内容的数字音乐服务商主动下线未经授权音乐作品220余万首。随后,几大网络音乐服务商都在尝试推出付费音乐、会员制等方式建立盈利模式。

根据IFPI(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了《2016全球音乐报告》,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音乐销量上涨63.8%,达到1.7亿美元,其中数字音乐收入整体上升68.6%,成为近年来中国音乐市场增长最快的一年。

但是业内人士认为,IFPI的报告不能真实体现中国音乐市场的付费情况,IFPI的数据是从华纳、环球、 索尼 三大唱片公司收集来的,基于播放平台交付版权方的预付款情况得出,现在的付费情况并没有数据显示得那么乐观。

所谓预付费,是指在不确定收益的情况下,播放平台通常每年要花上亿元去购买唱片公司的数字版权,原则是“多补少不退”,即超出部分要继续与唱片公司分成,如果收益没有达到预付款数额,就以预付金额为主。

由此可见,版权令实施之后,各大平台都推出了付费服务,付费情况有所好转,但从整体收入来讲,相对于预付的版权费没有可比性。

梦想当然CEO张勇对新浪科技表示,由于中国长期实行“免费音乐”,在短时间内音乐平台的想要付费音乐收益还需要时间,同时囤积大量版权的玩法也并不能持久,真正的发展还是在于新歌唱作者,原创将是音乐未来的制胜筹码。

当然,对于原创的价值,没有人比沉浸音乐圈多年的宋柯、高晓松看得更透。

原创成“香饽饽”

在最近发布的 阿里 星球APP上,阿里音乐集团CEO宋柯介绍了其中的幕后英雄板块,在该板块上词曲作者、演出商、经纪公司等都可以入驻开店,明码标价,进行线上交易。

宋柯称,目前已邀请几千名歌手、艺人,几百家音乐机构(包括唱片公司、经纪公司、演出商、个人工作室等),上万名独立音乐人入驻阿里星球,提供词曲创作、音乐制作、演出服务、看演出、K歌、买周边等几十个类目的服务;同时,粉丝可通过点赞、众筹等方式为喜欢的音乐人“做贡献”,来换取积分,最后转换成平台上的个人福利,音乐人、粉丝、平台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

而就在阿里星球发布的同一天,飞行者音乐科技推出了针对原创音乐人群体,提供分享交流音乐作品并实现音乐版权交易的平台小样儿App。从小样App的功能看,音乐人可以将自己的音乐作品或创作的片段上传到平台上,并与其他音乐人分享并交流。同时,新上线的3.0版本中还加入了一键版权交易功能。

飞行者音乐科技首席产品体验官及合伙人张海龙表示,小样儿的前期,平台会先通过音乐人的集合,聚集一些原创的音乐作品,而后借助飞行者十年来在录音室、排练室、音乐教育、艺人经纪,音乐节、演唱会、Livehouse巡演的音乐行业经验,进行产业链的布局以及音乐整合营销的优势。

而作为阿里星球的嘉宾之一摇滚歌手郑钧也在去年推出了为原创音乐人提供专属服务的平台“合音量”。音乐爱好者向“合音量”提交自己的作词、作曲甚至演唱或编曲,就可能和其他用户一起合作完成一首完整的音乐作品。也就是通过“合音量”这个平台,可以集众人的能力去完成一首完整的歌曲作品。

郑钧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互联网对于传统唱片公司来讲,是很大的打击,但对于音乐人来讲,是一个空前的机遇,但如果音乐人自己不去抓住这个机遇的话,可能就错过了,所以我当时就思考怎么利用互联网把音乐激活。

事实上,尽管这三家的扶持原创路数不同,但是都是为了挖掘原创歌手,并提供版权保护。业内人士认为,这实际上也是给唱片公司和音乐平台积累音乐内容,而原创艺人最大的优势在于生命周期长,这实际上也推动了自身的发展。

音乐之路道阻且长

而自从版权版权更迭之后,形成了以酷狗音乐代表的海洋系、 腾讯 系、阿里系为主的三大主流互联网音乐平台版权格局。

其中,海洋系和太合麦田、海蝶、丰华、种子音乐等海内外600家版权方达成合作,现有歌曲版权达到2000万首;以QQ音乐为代表的腾讯系独家代理了华纳音乐、索尼音乐、杰威尔音乐、福茂音乐等200多家版权方的内容,拥有1500万首歌曲版权;虾米和天天动听组成的阿里系则拥有滚石、华研、寰亚、BMG等公司的版权,版权歌曲数量目前无官方统计,但应该超过250万首。

酷狗音乐在2015年推出了1亿元扶持音乐人的计划:依托酷狗旗下的直播平台繁星网,为入驻繁星网、符合一定条件的签约艺人提供音乐梦想基金,协助发行音乐专辑、进行推广。QQ音乐的版权战略是跟华纳、索尼等一些大的唱片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当时倾向和有资源的平台进行大曲库合作,是做内容IP。

网易云音乐发起了“理想音乐人扶持计划”,通过音乐人(及作品)征集、选手故事(及作品)展播、线上票选等方式,评选音乐人。其中,前三名音乐人将获得导师指导、资金帮助、长线推广以及线下演出的激励回馈。而以小众为主的豆瓣则早早成立了自己的大福唱片公司,帮助原创音乐人寻找机会。

事实上,音乐播放器最初只是播放音乐的工具,然而,随着用户需求增多、竞争加剧以及版权监管加强,音乐播放器早已更改了自身的定位,成为互联网音乐公司的音乐平台。

然而,因为音乐版权多年不受重视,目前华语乐坛“造血”后劲严重不足。业内人士认为,不管是歌曲还是歌手,原创音乐存量挖掘殆尽,音乐平台空有庞大的上下游资源,却无法快速获得更多内容,并且形成自己的音乐生态。与此同时,音乐平台最重要的仍然是以内容为中心,任何平台都希望做出独家内容,与平台形成循环供给关系。

“像《中国好声音》等都是挖掘原创音乐人的平台,构建原创音乐平台将建立全新的原创音乐版权机制,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但是,从目前的发展来看,运用互联网进行原创音乐人挖掘的模式并没有形成,而这个时间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张勇感叹到。

互联网对于文娱产业的冲击,过去是宣发层面,而今往产业上游延伸,资本、人才、平台等环节缺一不可,原创音乐更不仅仅依靠建立平台就能成功,这条路还很漫长,不过谁也不希望未来20年还是周杰伦单曲循环吧。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网络音乐“后版权”时代:原创音乐交易已盛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