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知乎,最终,还是“抄袭”了。

不到 24 小时前,知乎对今年愚人节发布的新产品“值乎”进行了一次更新:“参考”了最近大热的另一款知识分享“分答”,将文字变成了语音。

虽然“抄袭”已经成为事实,但这背后的深意更值得我们探究。

抄?参考?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Lukecma

在今年 4 月刚上线的时候,值乎的形态就像线上“刮刮乐”:写下一段文字,可以是你的见解、爆料、分享,然后关键内容被技术“打码”,然后其他用户需要给出一笔钱(1、2、5、10 元不等)就可以看到“打码”背后的信息真相。

而发布刚两周多的“分答”相对还复杂一点,详细分析可以参见爱范儿(微信号:ifanr)上周的文章《 3 张图,告诉你刷爆朋友圈的“分答”是怎么回事儿 》,但毫无疑问,“分答”无论是在架构、形式和内容上面都与“值乎”有非常大的不同。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知乎专栏

昨天下午,知乎用户“式微”(应为开发值乎的员工)在知乎专栏中提到了这次值乎 3.0 的诞生,标题为《 记值乎 3.0 的诞生 》。大意可以概括为:

问答起源于知乎,分答用语音的模式和小‘手段’成为了现象级产品,我们只能很无奈的选择参考,我们这个不是抄!

接下来,我们自然需要对两款产品的形态进行一个对比: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原先的“刮刮卡”全部都换成了一分钟语音,虽然界面有所不同,但是相似度依旧很高。两者最大的不同来自“内容”——两个平台进驻的答复者不同,前者包括各种网红大 V 记者主持人演员,后者的主体内容依旧是知乎上面的用户。

那么究竟这次“值乎”更新算不算“抄”呢?这里我们不妨参考爱范儿上周文章中的三张图。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答案其实很明显,因为“值乎”3.0 中其中一个最大的改变就是“偷听者”(或者叫“学习者”)的加入,他们“偷听”之后带来的新收入以及收入的分配方式与“分答”如出一辙。

从这个角度来看,尽然两款产品中“回答者”的属性和类型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但玩法和模式基本没有差异。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微博(PS:点赞是亮点)

不过 IT 产品互相“借鉴”、互相“学习”的氛围本就浓厚,有好东西不学那才是傻子。而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在“借鉴”、“学习”之后是否真的对产品本身有提升。与之前的“值乎”1.0 对比,好处还是很明显的:

  • 1 分钟语音的内容明显比 1 句打码的话能够承载更多的内容;
  • “偷听者”的引入增加了整个知识体系的价值,同时促进知识的进一步流转。

“知识商业化”的“板块对撞”

在“值乎”更新之后,“分答”的反应速度也非常快,首先体现在百度的搜索之上,只要搜索值乎,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分答的推广。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百度

这也是“值乎”和“分答”背后知乎和果壳全面开战的最好写照,两者旗下都有自己的知识社区,同时也想各个方向进行拓展,但是真正开始将知识商业化,还是要从去年开始算起。

迈出第一步的不是知乎,而是果壳,真人经验分享产品“在行”的推出揭示了“知识商品化”大战的序幕。哪怕是知乎中最出名的大 V——丁香园 CEO 冯大辉,也慕名尝试了“在行”这个产品,并且单次开出了 1.6 万元的高价。目的是挡住那些有可能浪费他时间的无聊人。

结果三次约见都像粉丝见面会一样,以至于他 4 月底在朋友圈中表示: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keso

正如知名 IT 评论人 Keso 在《 分享经济的边界 》一文中表达的那样:

在行这样的行家平台,实际上是行家在平台上出卖自己的业余时间。至于在行是否会变成另外一个共享经济下的工作平台?这个问题应该问姬十三。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知乎 Live

很快战火燃烧到了在线分享,知乎优先推出了“先付费,然后一小时在线语音 + 文字 + 图片分享”的“知乎 Live”,随后果壳也推出了 MOOC 学院旗下产品“职业沙龙”,同样是“语音+文字+图片的线上一对多分享形式”。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Minoritism

这一回合中的胜者无疑是“知乎 Live”,以李开复为主的一批分享者在声势上远远盖过解决具体问题的“职业沙龙”。根据知乎提供的数据,至今所有场次“知乎 Live”的总收入已经接近 26 万人民币,参与人次达到 9000 多人。

其中李开复分享的“解答关于创业的困惑”单场创收最多,单人 499 的票价仍座无虚席,收入接近 10 万。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Twoeggz

之后知乎再接再厉,将年初内部 Hackthon 活动上诞生的实验性产品“值乎”在愚人节搬到了线上,尝试在原有的产品基础上打造出一个新形态,良好的补充。但知乎在上线 2 天后就停止了运营,并且在 5 月 14 号的盐 club 活动现场进行了“值乎”2.0 的测试。

但知乎的多次“实验”也给了果壳以可乘之机,“分答”直接以类似微信平时使用的“1 分钟语音分享”模式、加上一大群并不在知乎传统受众范围内的“回答者”(佟大为、王思聪、papi酱等等)杀了知乎一个措手不及。

“分答”凭借着这一大批明星“回答者”本身的影响力和吸引力,让果壳实现了一次“弯道超车”。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Lifehacker

而且无论是收入还是影响力,“分答”所取得的成功都值得让知乎警醒,在“分答”推出之后知乎抓紧上马一款类似“分答”的“值乎 3.0”,也算是最简单最有效的补救办法。

值乎的产品经理(个人不愿意透露姓名)对爱范儿(微信号:ifanr)的相关采访问题就表示:

值乎 3.0 仍然是个实验,让用户玩的开心。

通过值乎获得的经验,知乎基本都会用在「知乎Live」的开发和运营中。后续知乎不排除也会做一对一的付费问答产品,但可能并不是这样一个最终形态。甚至有可能生产在知乎,流通在知乎+微信也说不定。

这样持续的产品竞争碰撞,在中国 IT 圈内并不罕见,只因为两者都在做同样一件事:“将知识卖出价值”。

上周爱范儿(微信号:ifanr)专门采访了果壳网 CEO  姬十三的助理吴云飞,他当时就表示:

果壳会延续在行的思路——知识、人是有价值的。

这与知乎一直以来“与世界分享你的知识、经验和见解”的定位实际上是同一维度。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PBS

随着两者的进一步在“知识商业化”方向上进行“碰撞”,势必还会衍生出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地震”。

知识变银子,这事真不好办!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Unizg

作为一家 2011 年创立的社会化问答网站,知乎的影响力一直在不断增长,知乎创始人周源在「知乎盐 Club」曾分享了几个数据:

  • 1000 万个问题;
  • 3400 万个问题;
  • 3500 万个投票;
  • 50 亿月内容流量;
  • 大学生职业信息库中的职业分类一共 110 种,有 103 个都是在知乎上非常活跃的人群。

同时知乎整体还是以社区为主,相对更加开放的社区环境和更加机制化导向的平台可以起到“大 V ”孵化器的效果。这也决定了知乎本身的节奏本身就偏慢,用“知乎 Live”的运营负责者韦昌明在爱范儿(微信号:ifanr)采访中的回答来说:

知乎的产品规划不是因为什么概念火了就做什么,不然知乎早就去做电商什么的了,而不是深耕社区。同时我们的新产品研发主要还是基于自身的规划和用户实际需求。

相对来说,知乎还是更关注产品和用户价值。

而在社区方面作为“后来者”的果壳明显无法再走知乎“纯问答社区为核心”的老路,更何况即便有一个同样的产品,也无法将吸引那些知乎上的大 V、明星、专家“跳槽”。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Lemerg

而“在行”、“职业沙龙”、“分答”等一系列产品的出现正是果壳寻找另外一条路径达成“分享知识”这一目标的多种尝试,但与知乎稳定的社区相比,果壳目前多种多样的产品也会显得比较零散,比如“分答”目前就很难形成固有的社区。

如何真正的容纳各种各样的用户,并且将知识沉淀积累下来,这也是果壳接下来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

最后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图片来自 Youtube

“在免费意识“强烈”的国内,如何真正将知识真正卖出价值”——这个大命题还会延续。

而知乎和果壳的“交锋”还会继续延续,依靠不断地“摸着石头过河”,朝着成功进发。最终的成功者是谁也许不是最值得期待的,而是 每一份知识都能体现价值的那个未来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面对分答,知乎无奈地选择了“抄袭”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