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电竞选手被砍事件背后:互联网服务的安全罗生门

文 | 阑夕

基于互联网的服务历次发生社会性事故,总会造成额外的伤害,无论是对企业还是用户,概莫能外。

新兴科技产品需要克服的伦理问题,就是如何解决公众的信任危机。

就像「滑翔机之父」奥托·李林塔尔在百余年前不幸死于悬挂式滑翔机的试飞实验,被誉为前沿技术的伟大先驱,而平衡车品牌Segway的创始人詹姆士·赫塞尔登因为驾驶自家平衡车时跌落悬崖而死,却只会沦为社交网络上的段子和笑料。

围绕共享经济,相似的悖论亦在反复重演, 它在改变全球生活形态的同时,任何一次意外都如悬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致人感到恐慌。

Airbnb的「旧金山租客洗劫事件」、Uber的「印度司机强奸乘客事件」、美团外卖的「济南大学食物中毒事件」、滴滴出行的「电竞选手被砍事件」……只看标题就已足够触目惊心。

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在2014年的一次筹款活动中「罕见」的表达委屈,他认为相比手指压在核弹按钮上的冷战时期,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安全,只是数字媒体的发达和繁荣,让「坏事」能够更加及时的传递上门,「 是我们自己选择了便利获悉痛苦与灾难的能力。

当然,媒体大概不会为此买账。

当Airbnb的早期投资人、硅谷创业教父保罗·格雷厄姆曾经责备美国知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在报道租客危机时「将事情弄得更加糟糕」时, TechCrunch的创始人迈克尔·阿灵顿半是讥讽半是恼怒的回应:「你们自己闹出这么大的丑闻,怎么他妈的是我的错?」

有人说,屁股决定立场,这话大抵没错。但更扭曲的是,很多人用屁股决策胜过脑袋,以“电竞选手被挑断手筋”来说,媒体在报道中不乏“伤口长达50厘米、职业生涯可能了断”等结论性的措辞,而一位当面采访后的长沙记者的稿件则提到,医院主治医生说,马先生(电竞选手)背部伤口长3厘米、深2厘米,左手4根手指的断裂肌腱需要修复大约三到四个星期。早期活动受限,基本痊愈可以恢复到手术前的状况。

批判和质疑是媒体的至高使命,但企业却时刻担忧媒体的放大镜误伤市场。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席卷全球的畅销书《寂静的春天》就是极具辨证价值的一个案例,它开启了环境保护的公共议题,并促使了化学农药DDT的禁用,但是,对蚊虫具有杀伤奇效的DDT的退出却又导致了疟疾、革登热等疾病的强烈反弹,这让世卫组织又在2002年重新解禁了DDT,亦有故意表态的声音,称《寂静的春天》这本书杀死的人比希特勒还要多。

一个显著的误区是, 公众认为他们是在「好」与「坏」中做出选择,然而实际上,理想的选项永远都只有「最不坏」的那一个。

据我所知,滴滴这类提供专车服务的企业,几乎是在成立初期就已做好预案,计划应对恶性事故的到来。这并非是说,企业从一开始就对安全性的保障缺乏信心,而是承认一个概率上的现实,即:随着订单规模数以亿计,该来的迟早要来。

社会学家的冷酷在于,摒弃个案的共情影响,而接受统计学的答案。

比如,两座城市的安全性对比,绝非通过某起案件的残忍程度决定,而是犯罪率、破案率和司法程序的执行效率等数据的综合结果。只是,这种枯燥而又并不令人舒服的解析,必然不会适合作为社交网络里的论据使用,在试图质疑A市不够安全的时候,直接寻找一个A市凶犯的事迹仍是最为痛快的「打脸」。

简而言之,如果放弃绝对主义的幻觉,在判断一款产品或是一项服务的安全问题上,「事故发生率」和「事后处理程序」是唯二重要的两项参数,只要前者能够做到高于平均水位、后者可以实现有法必依和人道救济,它的安全性,就不必遭到过度的苛责。

就像每起空难都令人悲伤、但航空事业还是要经营下去。

至于长期处于风口浪尖的互联网专车服务,则更加充满两面性,尤其是在中国。

最关键的,就是平台的责任限度问题。前段时间,各大专车平台均展开了一轮自查行动,取消「具有刑事犯罪前科」的司机参与营运。显然,这项措施受到政府与用户的共同欢迎,即使它或多或少有些违背「鼓励刑满释放人员就业」的法规。

这也可以算作互联网平台的发展特征之一: 野蛮生长之后,再借助行业地位来洗掉劣质的供应商,从电商到专车,无一幸免。

功利的讲,滴滴这种早已确立领先地位的企业,或许并不排斥在一定程度上加大平台责任,门槛的提升只会让市场后入者的机会窗口更加促狭,其在事故处理团队和赔付资本上的投入,都是间接抬高竞争成本的一种手段。

唯一需要防范的,仍是避免发改委和交通部等政府单位利用民意使出「一刀切」式的盖棺定论,在这种事情上,永远不能低估权力的愚蠢和武断。

而追随流量的媒体、试图得到更多补偿的个人,以及围观起哄的网民,很多人在给相关部门递上武器,让其有理由对网约车下更重的手。但是,对于一些无解的问题,加强管理并不能解决问题,即使没有网约车,社会上就没有持刀砍人事件了吗?

过渡解读安全个例,很可能让更多人失去已有的便利,这样的案例并不鲜见。前不久,广州交委还提到,网约车本来就不应该是所有人都应该坐得起,何况,现在还出现了安全问题。

另外,从个人角度, 我也不赞同人们在行使合理权利的时候罔顾风险的增加, 比如尽量不要投诉快递员、服务员、送餐员等一切与你私生活间接关联的从业者,遇到态度不好之类的事情,下次换人换店就行,激烈的对抗,往往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成本。

同样的意思,江南愤青说得可能更生趣一些:

跟上等人说话,直接,刻薄,不必要绕弯。因为大家都有承受能力。越直接,效率越高,生意能做就做。做不了。还能做个朋友。

跟中等人说话,尽量委婉点,说的太透彻,他们接受不了,还会说你傻逼。

跟下等人,一定得客气,越客气越好,让他们得到满足感和尊重,让他们舒服,顺心,稍微给点好处,然后他们就会死心塌地对你好。跟下等人如果不好,他们很容易就弄死你。因为她们往往生活状态让他们没底线。

千万对底层人民要好。别跟他们较真。最近有个电竞玩家坐滴滴被砍,有个女孩子跟司机吵架被杀,有人骂服务员被泼开水。都是典型案例。何必跟他们较真。为难。给他们多点钱,态度客气点,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电竞选手被砍事件背后:互联网服务的安全罗生门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