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深度 | 《魔兽》导演邓肯•琼斯访谈:《魔兽》能够打破视频游戏电影的诅咒吗?

深度 | 《魔兽》导演邓肯•琼斯访谈:《魔兽》能够打破视频游戏电影的诅咒吗? 很多视频游戏改编的电影都遭遇过票房惨败,比如1993年上映的《超级马里奥兄弟》效果就很差,甚至连任天堂自己都不想再提起这部电影;还有模仿真人快打游戏的《格斗之王》和杰克•吉伦哈尔主演的《波斯王子:时之刃》都令人失望透顶。但是对于曾经执导过《月球》和《源代码》的知名导演邓肯•琼斯来说,挑战永远不是问题,这也是为什么他决定把暴雪公司旗下即时战略游戏《魔兽》搬上大荧幕的原因。

“过去,改编视频游戏电影的确效果不佳,”琼斯说,“但我喜欢迎接挑战,我喜欢拍电影,我希望做出一部别人想象不到的电影,因为我知道大家对视频游戏改编电影的预期也不高。”

首版《魔兽》游戏是在1994年底发布的,而电影的主场景也是选择了和地球相似的艾泽拉斯,此外电影也延续了游戏内的种族分类:兽族和人族。故事情节大致是由于兽人的星球被黑魔法毁灭之后,想要侵略人类世界,因此掀起了一场史诗级的人兽大战。

虽然电影已经上映,但很少有人了解导演邓肯•琼斯是如何看待这部电影的,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的访谈吧。

你是个PC游戏玩家吗?你玩儿过魔兽游戏吗? 

我以前还真的是个游戏玩家,而且打PC游戏也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我有一台386电脑,后来换成了486,在升级到奔腾。我几乎玩过所有的原版即时战略游戏,包括《魔兽》和《命令与征服》,它们几乎是同一时期的游戏。

不过,视频游戏我最先尝试的是Atari 2600,之后是Commodore 64,后来又玩了Amiga和 Atari Iie。基本上,从我学会打游戏开始,基本上都玩儿遍了。

作为你的第三部长篇电影,是什么吸引你拍摄的?特别是要把一部视频游戏翻拍成电影,难度也很大。

拍摄电影很神秘,我喜欢解开这些迷局。《月球》是我的第一部电影,山姆•洛克威尔主要就是本色演出。我的意思是,在这部电影的绝大多数时间里,我们在镜头里只能看到他这么一个演员,这是当时我拍摄这部电影的挑战。紧接着第二部《源代码》 里面有了故事性,但需要我把故事情节重复排序,有些罗生门的风格。每次重述故事时,我需要让观众保持新鲜感,这是我拍摄第二部电影时遇到的挑战。现在这部《魔兽》,它需要突破视频游戏电影的诅咒,这很有趣,它可能不是你所期望的那种电影。这是一部能让观众产生共鸣的游戏电影。

深度 | 《魔兽》导演邓肯•琼斯访谈:《魔兽》能够打破视频游戏电影的诅咒吗?

这部电影是怎么做出来?暴雪有影响你吗?是他们一直期望有人能拍摄魔兽电影,还是你个人的创作激情驱使自己要拍摄它? 

不是,这部电影涉及到很多公司,包括暴雪,Atlas,还有传奇影业公司,早在几年前,他们就开始酝酿拍摄这部电影了。我一开始其实是作为一个粉丝加入到了这部电影之中,而且当我得知山姆•雷米将要执导这部电影也非常兴奋。你知道,我非常喜欢《鬼玩人2》和他拍过的很多电影。(当然,最喜欢的还是《鬼玩人》了)我很想知道他会怎么拍摄《魔兽》这部电影,但可惜的是,他最后退出这部电影转而拍摄《绿野仙踪》了,似乎没有人重视他,而且这部电影好像也停滞了。那段时间我正好刚刚拍摄完《源代码》,那部电影收到了很多好评,于是我决定去面试,试试看能不能有机会续拍《魔兽》这部电影,于是我来了。

幸运的是,作为一个魔兽游戏死忠粉丝,我的面试很顺利,我所期望拍摄的效果和《暴雪》公司所希望的一模一样。

研究拍摄这部电影的过程是什么样的?我的意思是,这部电影的拍摄肯定不能让游戏粉丝失望,但同时…… 

这部电影里,有多少让你感觉到是模仿在PC上打游戏?事实上我的意思是,我自己本身就是《魔兽》游戏的粉丝,我已经尽可能的在某些方面做到和游戏同步,只要我认为那些方面或是暴雪公司认为需要和游戏保持同步。暴雪知道粉丝期望得到些什么,所以他们做了一些调整,让电影显得更加独特,让粉丝能够用不同的方式去观看这部电影,在这方面,暴雪公司拥有丰富的经验。在《魔兽》电影里,我们把这种想法放在了托尔金这个人物上,人类和霍比特人还有可爱的动物都是好人,而其他生物和怪物都是坏人。这符合电影观众的标准幻想。而对于游戏玩家而言,他们可能会看不下去,并且说:“不,你作为一个玩家,怎么能让反面人物做英雄呢!”实际上,这种感觉正是我们想要带入到电影里的——让英雄在人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暴雪公司有没有给出一些说明,比如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嗯,我觉得暴雪的确有这样的传统,他们拥有20年的数字制作经验,而且他们把《魔兽》这款游戏设计的也非常好…..在电影拍摄过程中,从一开始电影启动到最后拍摄结束,我和他们之间有着非常非常紧密的合作。当然,这部电影肯定会融入我的个人风格,实际上,总有些时候双方会在某些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此时我会向他们解释,为什么电影需要进行一些必要的改变。有时候他们会回头考虑一下,也有时候他们会理解我的建议,然后接受我的建议。

深度 | 《魔兽》导演邓肯•琼斯访谈:《魔兽》能够打破视频游戏电影的诅咒吗?

我们来谈谈视觉效果吧,你是如何在电影里准确定位那些游戏人物风格的?一方面你不能把那些游戏人物做的太逼真,另一方面你也不能把他们拍的过于卡通化。 

我觉得,在拍摄《魔兽》时有两个比较大的困难。一个是用魔兽游戏的审美来拍摄电影,这会让电影显得非常程式化和“漫画”化,电影里由于是大屏幕,因此人物画风需要既兼顾故事性,还要兼顾美学,要有三维效果,同时还要用动作方式去实现。

仅就人物预加工这么一件事情,就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我们的艺术家们和暴雪公司合作沟通了很多次,希望能够在找到解决方案,在游戏中过大的盔甲和武器与电影环境里的人物造型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另一个比较大的困难就是,如何设计我们的兽人,这个人物绝不仅仅是一个怪兽那么简单。在我们的电影里,他们不是怪兽,他们是人物。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兽人,了解兽人,关心兽人。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引入了工业光魔的下一代动作捕捉技术。我觉得现在身体运动捕捉已经进入到了一个非常好的状态。但是面部动作捕捉还有很大空间提升。电影拍摄的时候,工业光魔正好刚刚完成了绿巨人和复仇者联盟电影的工作。我与工业光魔的杰夫•怀特和杰森•史密斯进行了交流,他们也都是魔兽的忠实粉丝。所以,我们双方有了非常好的共识,我们探讨了全新的面部捕捉技术,该技术比上一代动作捕捉技术更先进,可以确保保真度,能够捕获所有细微的差别。电影里的人物非常重视所有细节,会让观众觉得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当把游戏里的战争场面搬到大荧幕上——你用了哪些拍摄手法,特别是你们是怎么进行3-D拍摄的? 

好吧,我得说这是我第一次拍摄3D电影,所以现在让我给出一些建议或是一些经验法则,我觉得还为时过早。显然,我看了一些其他3D电影镜头的拍摄,还咨询了一些拍摄过3D电影的人,向他们寻求建议。

不过,我觉得就用自己的拍摄手段即可,如何处理框架,如何快速移动镜头——有些事情可能是你不想去做的,比如要吸引观众注意画面的边框——这真的是个奇怪的事情,因为无论在什么时候,电影拍摄者都希望内容可以呈现在框架里,但是拍摄3D镜头时,边缘总是要有东西。然而,不要总是关注观众的眼球,因为很快就有东西会把你的脑袋搞晕,因为你需要摇晃镜头,或是摇晃其他相关设备。因此,我们只是记住了一些框架元素而已。

深度 | 《魔兽》导演邓肯•琼斯访谈:《魔兽》能够打破视频游戏电影的诅咒吗?

至于电影中所呈现的战斗规模,虽然是向魔兽游戏致敬,但可能看上去还是有些奇怪,不过有一个我想要在魔兽电影里呈现的,就是老赛尔乔•来翁内拍摄《美国往事》里那种美国西部的感觉,因为里面有那么多对决。在《魔兽》电影里,我们有一对一战斗,有人跳下阳台在马和狮鹫上作战….还有飞马。因此,这就是我想在这部电影里所带给观众西部片的那些东西,那些大场景。这其实我自己的一种几点方式,在取景的时候我们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赛尔乔•来翁内真的成了我们这部电影的试金石。

我知道,一开始谈到《格斗之王》和《街头争霸》这些电影时,我们可能会开玩笑的说,拍摄视频游戏电影是件错误的事情。所以,当你决定说要开始拍摄这部游戏电影时,是如何确认这部电影具有足够的故事性呢?

这部电影之前就已经有了一个剧本,所以我觉得描述我工作最好的方法就是积极地把这个剧本给丰富起来。剧本存在一些结构性问题,因此我做了改动,还有相比于之前的剧本,我又新增了一些人物。

我觉得,自己在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首先是一个导演,因此我不会考虑自己是魔兽游戏粉丝这个角色,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导演工作之中。观众会关心哪个人物?我怎么做才能引起观众对这个人物的兴趣呢?还有,通过什么方式让故事吸引观众?等等。不管你拍摄什么类型的电影,都需要考虑这些问题。事实上,这部电影到底是不是基于游戏改编,还真的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注意到,电影里好像有一两个瞬间,让我和周围的观众忽然大笑了起来。这是你故意设计的情节吗?你会故意在电影里设计一些搞笑的东西吗? 

是的,当然会啦。你可以在电影里加入一些格局,戏剧,或是西部片的决斗场景,虽然我们有很大大规模的战场场景,但有些幽默元素在里面,才会让你感到这是一顿什么菜都有的美味盛宴。

让我们回到你的本职工作,对你来说,科幻电影是什么,你年轻时有什么幻想吗?当你感到喜欢上某件事,会最先做什么? 

的确,我之前拍摄的两部电影《月球》和《源代码》是有一些科幻元素在里面。第一部电影有些未来科幻的感觉,而《源代码》则是和我们能够了解的某些潜在技术有所关联。但很明显,《魔兽》这部电影更多的是基于幻想。对我个人来说,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幻想和科幻都很重要,并且一直吸引着我。我记得有一本英国漫画书,名叫《公元2000年》(2000 AD),这本书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就像重金属摇滚音乐对英国的影响一样,维持了几十年,这其实也是《特警判官》这个人物出现的原因。我真的对幻想和科幻非常着迷,非常着迷,我是个大粉丝,所以我也非常喜欢《银翼杀手》和《星球大战》,当然啦,提到科幻电影自然少不了《2001太空漫游》。

我记得在我小时候,爸爸把我带到大城市,那种复杂的感觉和现在对电影的感觉是一样的。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喜欢玩儿游戏,很多很多游戏。

深度 | 《魔兽》导演邓肯•琼斯访谈:《魔兽》能够打破视频游戏电影的诅咒吗? 企业服务创新大会(ESIC)——企业级服务领域的大阅兵,服务商不容错过的本年度实力show。报名参展请点击: http://esic.pintu360.com/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深度 | 《魔兽》导演邓肯•琼斯访谈:《魔兽》能够打破视频游戏电影的诅咒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