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直播,正成为综艺业内最大的焦虑

如果不是看到抬头上“上海电视节”几个字,许多人会恍惚以为进入到了“上海直播节”:多个视频平台号称要涉足直播式的综艺、连续3个论坛都在谈“直播+综艺”,专家大佬们在接受小娱采访时必谈直播,甚至不少老总抢着要加“直播网红们”的微信,而网红们就静静的坐在椅背上,一副“你丫是谁”的表情……

正规军的焦虑及对策

毫无疑问,现在在综艺领域的正规军们,遭遇了史上最大的焦虑症,以及熊猫TV、虎牙直播、手机YY等众多综艺领域“游击队”的围攻:

“全民直播的高危程度是非常厉害的,今年大家会看到很多平台,如果在这方面(优土)没有做充分的准备,那有可能产生过去那种微博、微信的大平台出来后把整个市场占领的趋势。”、“十年前我们创业时曾经考虑了点播、超女模式、直播模式三种方式,但我们认为在PC领域,只有大型综艺、体育大家会选直播;现在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崛起,直播有了机会,不过大部分用户仍在点播……”—合一集团董事长古永锵“

昨晚,我在外滩一号也直播了一下我们的酒会,有353人看过。都说我们搞传媒的是注意力经济,注意力在哪里,钱就在哪里。”—— 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院长赵树清

“综艺节目是偏娱乐、休闲、占用时间的,但目前一些独立的直播平台,都是在解决这些需求。所以两者其实是相互占用时间的关系。如果你不拥抱它,你的时间就被占据了,我觉得这件事情比较紧迫。”—腾讯视频综艺业务部马延琨

“我们预感到网综会发展很快,但我仍然觉得超乎我们的预期和感受,有一种扑面而来的感觉。有很大的压力,觉得紧迫感挺强的,是不是来得及学呢?”—后期公司幻维负责人唐浩

在动作上,各家正规军确实使出了浑身解数:

1.腾讯视频去年此时推出24小时直播真人秀《我们15个》,为移动端收看专门推出APP,花费好几亿,即将播满一年。

2.优酷5月推出16位选手在10天内猫鼠游戏式的《潜行者计划》,全程24小时直播,选手同步带着手机接收信息+直播互动;而网友不仅拥有上帝之眼,更拥有上帝之手。除了弹幕互动之外,他们可以为选手提供追击线索;成为选手的赞助商,通过网页购买为之提供物质帮助;投票支持自己喜欢的选手,这会决定选手的排名及命运。

这两家的成绩究竟如何,相信每一个观众心里都有个账本。或许如一位东方卫视的资深综艺人所说:“传统视频网站的整体构架都是为了点播,根本不拥有直播所需要的矩阵和产品观。”

即便如此,各家仍加紧布局:灿星的《2016中国好声音》、欢乐传媒的《欢乐喜剧人3》、马东新节目《饭局的诱惑》、王思聪和芒果娱乐《Hello!女神》……

在娱乐资本论看来,如今的综艺产品已经出现了产品平台分化的趋势,包括电视节目、网综、点播+直播综艺、纯直播节目。而这背后,或许源于直播综艺背后巨大的想象空间,可能不再是传统的广告分成、赚版权费,“所有的人都可以来直播,自己直接可以变现,简单粗暴,怎会不让人兴奋?”

视频网站:焦虑与兴奋并存,优酷灿星纷纷加码

据合一集团总裁杨伟东介绍,他本人非常看好直播,但具体落实情况还不能透露,因为还在调整直播架构的阶段。据悉,新加盟优酷的王平对直播也非常痴迷,“当年超女就是直播嘛,她(王平)现在扎在直播里面出不来了,所以我们把直播这块也交给她了。”

腾讯视频也迅速感受到其他独立的直播平台带来的冲击。其综艺部总经理马岩琨表示,以往大家都说要通过网友点评、或AB站评论去得到内容反馈。但现在玩直播综艺,可以让广大网友成为真正的参与者和决定者,这种“爽感”是以往看点播、写点评满足不了的。在她看来,“用不了多久,综艺节目如何利用直播、互联网,甚至脱胎于直播出来、专为直播定制的节目,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这是每个做综艺节目的人都必须要研究的。”

事实上,这种危机感,不少内容制作方都深有体会。用远景影视总裁王培杰的话说,传统节目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注重参与和互动。当时《非诚勿扰》也考虑过让广大网友参与选嘉宾,但考虑到主流观众等限制因素,没做成这事儿。但如果现在远景要做直播的话,王培杰表示肯定会是一档素人类互动节目,而且会选择与视频平台合作。至于为何不考虑直播平台,他认为以秀场、游戏等起家的直播公司暂时是吃不下大型综艺的。“未来想成为大的直播平台,肯定离不开BAT,它们将来可能将会是殊途同归,合而为一。”

另外,据欢乐传媒总裁董朝晖介绍,未来《欢乐喜剧人3》会加入直播部分。灿星总裁田明也明确表示,今年暑假《2016好声音》也肯定会玩直播。不仅如此,灿星今年还要打造自己的直播平台。据小娱观察,这种以内容端出发的直播综艺,似乎比YY、映客等强烈缺乏并渴望硬内容的公司而言,是占据了一定优势的。在杨伟东看来,视频网站头部内容的宣发和直播是会有协同力的,跟YY那种纯粹从下向上打有所不同。甚至,优酷还可以借助阿里的优势玩。

诚然,目前所谓的直播节目,大多都不是为直播定制的,反而更多只是引用直播元素。“跟当年的网络综艺一样,暂时没有出现一个像《奇葩说》这样的标杆节目能够为这种类型正名一下的。”至于谁能最先冲出来,有待观望。

“正规军”都在担忧什么:野战军包围,游戏平台出内容、直播平台玩概念

正规军进来后,会面临什么问题呢?杨伟东认为,首先要考虑的肯定是政府管控因素。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目前星驰传媒正在试水电视综艺,凭借广告资源的优势,公司可能会带着广告商和案子,直接与直播平台合作。在星驰看来,这个阶段的直播节目,时长可能会比较较短,而且不同于电视综艺,它不是为内容找明星,更多是为网红定制内容。为此,他们已经接触过不少网红公司,不过也可能自己来打造网红。

另外,野战军的包围也是个问题,“现在又出现了新的更大的挑战就是直播平台,这个我觉得我们做电视的,大家千万不能小看这个东西的冲击力。”灿星相关负责人曹志高直言不讳地提出直播平台对电视节目的威胁。

的确,我们能越来越清晰地看到直播平台开始从综艺题材切入直播领域。

斗鱼直播为此甚至提出“直播+”和“快乐+”的“双+”战略,从游戏垂直性直播平台转型泛娱乐直播平台,紧随其后的虎牙直播、熊猫直播也相应地规划综艺直播计划。

“我们确实在泛娱乐综艺上面有一些动作”,虎牙直播的内部人士向娱乐资本论表示,但是介于还未正式推出,并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娱乐资本论打开虎牙直播APP,泛娱乐内容已经成为主推内容,和传统的游戏直播大有平分秋色之意。

熊猫直播先行一步,已经和芒果娱乐《Hello!女神》达成直播合作,王思聪要用互动、女神等关键词在直播综艺风口上先下一城。有意思的是,我们发现进军直播综艺的大多数都是传统的游戏直播平台,映客、花椒和一直播等直播新秀一直都没有太大风声。

“这是两个不同的思路,游戏直播平台之间竞争已经到了稳定阶段,用户数量也到了天花板,需要用综艺这样的泛娱乐内容拉新用户、粘住他们;由于这些平台都是做内容起家的,泛娱乐直播发展逻辑也是从内容入手,综艺是当中最好的形式。“一位游戏直播平台人士对娱乐资本论表示。

“新型的直播平台要保持话题度,所以更多地做一些事件性的营销,内容反而退居其次。”目前它们还处在圈流量、圈用户的成长阶段,没有到达游戏直播平台的稳定阶段,精耕细作内容领域性价比不高。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马东在映客上的表现是嗑瓜子、要礼物和侃大山,而和斗鱼的合作却是有策划、有制作的直播综艺节目。因此,游戏直播平台争相进入综艺直播领域,让“正规军”们如坐针毡。

从业者何去何从?

“今年开年来,我就和脱不花商量说,不管直播是什么,咱们先进来再说,一定要试一试。”这是罗辑思维的罗振宇在一次论坛上的最焦虑的表达,(插入文章《罗振宇谈《罗辑思维》:我很焦虑,曾不顾一切杀入直播》)。

罗振宇作为曾经的广电人出来创业,他的情绪也代表了上视节大多数“正规军”的状态。

那么直播平台到底带来了什么改变?

毫无疑问,直播平台首先意味着一种全新的渠道开始出现,这种渠道带来的是观众的的变化,现在90后、00后都去玩直播了,电视节目谁来看?缺少了年轻受众的电视节目还能走多远?

比这更为可怕的是对电视生态的冲击,过去互联网的盈利模式主要有游戏、广告和电商三大模式,但是直播平台可以通过打赏模式直接变现,直接将B to C 模式变成C to C 模式,那电视台或者互联网视频网站去哪里拉广告?

此外,直播还会让电视人怀疑到底什么是内容?传统的电视节目有编排有逻辑,策划、执行和操作各个环节流水式精细操作,但在直播平台上,这个逻辑完全变了,韩国有节目直播吃饭很受欢迎,特别多的观众愿意为这个买单,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电视节目不需要导演、不需要编剧呢?那电视节目产业链该何去何从呢?

作者:吴丽仟 凌先静 编辑:吴立湘;本文首发: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娱乐资本论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51838/1.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直播,正成为综艺业内最大的焦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