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48小时,4亿票房,魔兽粉丝为何如此疯狂?

《魔兽》电影上映两天时间就已狂揽6亿,首映票房也超过了《速度与激情七》。照此趋势,魔兽刷新中国票房影史纪录已无悬念。如果现在你在一些电影院,估计还会被吓到。

因为会有大批魔兽粉丝会身着统一制服,上书各种标识,他们看电影都是分联盟与部落阵营就座,看上去就像是帮会包场。在非游戏玩家看来,这些前来朝圣魔兽玩家简直疯狂,但这些魔兽青年却非常傲娇地宣布,要教《小时代》无脑粉丝如何做人。他们认为他们比《小时代》以貌取胜的无脑粉丝强得太多。虽然他们在朝圣,但实际是在追忆自己的十年青春,是在重温合作完成伟大游戏任务的情怀。

所以这一轮的《魔兽》电影狂热不同于一般的粉丝电影狂热,在这些观影者甚至还有40多岁的中青年。他们的狂热与他们一直标榜的价值观有关。

十年等待,放肆朝圣

2004年,网络游戏《魔兽世界》在北美公开测试,11月23日开始在美国、新西兰、加拿大、澳洲与墨西哥发行。2005年3月21日,《魔兽世界》在中国大陆开始限量测试,同年6月6日正式商业化运营。

那时候大概连《魔兽世界》的开发者和运营商们都没想到,魔兽玩家的数量会像滚雪球一样快速增长。截至2008年底,全球的魔兽世界付费用户已超过1150万人,这个数据被录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

2006年5月,游戏公司暴雪宣布《魔兽世界》将拍电影版。全世界的“魔兽粉”开始翘首以盼。这一盼就是十年。2016年6月8日,由《魔兽世界》改编的电影《魔兽》在中国上映,据猫眼电影票房分析,截止9日00:00,电影《魔兽》在中国票房高达3.86亿,排片也达到65%。在中国一二线城市,路过任何一家影院门口,都会看到一大群穿着魔兽周边配饰的人们,就像是要重现游戏里的某个场景。

魔兽电影票房持续疯狂大热,魔兽青年粉丝群体的追捧令人侧目。以往一些知名的游戏IP电影,例如生化危机、古墓丽影系列,甚至任何一个庞大的电影架构,从来没有产生这样的狂热追捧和观影方式,这是因为《魔兽世界》不同于任何一款普通游戏IP。

作为暴雪公司的一款经典产品,《魔兽世界》有着特别恢宏的世界观和复杂的价值观,它相当于建造了人们的另一座精神大陆,在这座大陆上,玩家以共同的价值观和信念来协力完成一个任务,他们相信通过协力合作可以铲除任何障碍,也相信团队中的队友是自己最大的支持者,因为他们的价值观一致。这种用价值观和信念来绑定粉丝的架构模式,使得魔兽精神在粉丝心目中成为一种哲学意义上的存在。

在《魔兽世界》中,玩家往往隶属于某个公会,不少人通过游戏交到线下好友,找到群体共存感,甚至达成共同目标和信念。我们可以看到专业影评人对《魔兽》首部电影评分并不高,但对魔兽玩家来说,内容本身已经不那么重要,玩家们穿着异服,打扮成游戏里的角色,放肆观影,只是为了完成一次对魔兽的集体朝圣。

使命感驱使之下的69圣战

与一般粉丝电影相比,《魔兽》电影粉有非常明显的区分,那就是他们的高度组织化。由于魔兽玩家主要依靠公会进行组织,所以公会逐渐形成统一调动会员行动的组织,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公会组织的远征狂热,早就一以贯之,与高度组织化的观影相比,当年他们的行动更加可怕。

如今在影院里对魔兽首映式集体朝圣的那群人,六年前曾经以惊人的协同力组织、参与过一场刷爆网络的“69圣战”,这是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黑客爆吧行动,曾引发社会广泛讨论。不管是六年前还是现在,《魔兽世界》培养起来的年轻一代似乎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们的“放肆”精神。

恰巧的是,《魔兽》上映日期恰好包含了6月9日,它也像是69圣战6周年的一次纪念。

事情肇始于2010年5月30日,韩国明星团体Super Junior(简称SJ)受邀来到上海世博会韩国馆演出,原本预定票数千张,但最终只发票500张,从而导致大批SJ的粉丝在场外制造混乱、踩踏,甚至在混乱中有粉丝向志愿者吐口水。随后,百度贴吧“魔兽世界吧”里有人发起了对于此事的讨论,期间不时遭到SJ粉的攻击和辱骂,公愤越滚越大之后,为了“伸张正义”、“教训韩粉”,以魔兽贴吧为发源地,众多网友相约6月9日晚7点在各大论坛、网站对韩国明星团体及粉丝发起爆吧、声讨活动,活动命名为“69圣战”。

在这次“圣战”中,韩国第一大购物网站遭到黑客攻击,主页被改;百度贴吧遭到不明原因的波动,出现大面积异常,甚至崩溃;韩国SJ粉丝论坛遭攻击后关闭;共有430个韩粉QQ群被爆掉;SJ贴吧除了置顶贴,所有帖子都被黑掉。令人意外的是,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网络行动,却遭到了年轻人甚至中国媒体近乎绝对的支持。在当时人人网15000多名网友的投票中,有86%对圣战黑客表示了强烈支持。

事情平息下来之后,有人把圣战成果归功于魔兽玩家,认为由于魔兽贴吧吧员统一有序的指挥,圣战才能得以发起和进行,而魔兽玩家们也对其他伙伴的一致协作高度认可。他们带有极强的使命感,认为自己高出一般狂热粉丝一等,因为他们在游戏里是公会、社团,有标志,有族群,有徽章,有团队理念,这些公会体系会强化群体行为的正当性,所以他们自诩为能够生产价值观的有组织团体,可以教不守规矩的韩粉如何做人。

不管是六年前的圣战,还是如今出征影院,这些魔兽玩家的所有表现就是放肆表达、放肆行动。而“放肆”正是这一代游戏青年对世界的态度。在游戏里,他们共同协作,有权利和义务去“为了联盟”集体表达、去除块垒,然后共同取得成果,共同热泪相庆,每个环节都要求把主动性和情绪调到极致。这种环境下催生的放肆体制,烹制了六年前的69圣战,也烹制了如今的《魔兽》观影朝圣。

趋于理性的游戏一代

但相比六年之前,游戏青年们的狂热明显已经克制文明许多。在今年初发生的“帝吧出征”事件中,翻墙到Facebook“规劝台独分子” 的大陆网民就只用图片、表情包和一系列历史故事代替了暴力语言和疯狂爆屏,就像个苦口破心的长辈规劝犯错的小孩,搞死对岸同胞“不分裂、要统一”的道理。

游戏里的那群热血少年如今长大了,他们已经越来越理智,但并没有丢掉热血,他们如今的状态是狂热且逐渐理性着,从前的“放肆”已经在岁月的流逝中逐渐收紧,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段子:从魔兽首映场出来,看到一个男生睡在电影院门外的长凳上,手里还握着首映场的电影票。他带着热血为首映而来,但终究抵不过常年养成的生活规律,首映结束了,他在睡眠中浑然不知。

十年过去,少年已经长成中年,他们谙熟这个社会的规则,有的甚至已经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在条条框框之下学会了收敛。人们对这代魔兽青年的狂热也有了新的解读——在这之前,中国没有哪代游戏青年能够如此长久狂热地追逐着同样的爱好,只能看着日本漫展上捧着新番爱不释手的白头发老年团心生羡慕。

但从魔兽开始,中国一大批不同阶层的青年有了共同的爱好、话题和价值观。对一份游戏的热爱可以深刻地影响着他们的思想,甚至能够一直陪伴着他们上学、毕业、结婚、生子,有可能更久更深远。这样一来,玩家们的“放肆爱”也就不会令人难以理解。

虽然少年不再,但魔兽玩家们仍然按抐不住对共同信念的热情,他们穿着同样的队服,呐喊着口号出现在电影院门口,只为心里仍留存的那点放肆,只为向心中永远的艾泽拉斯大陆致敬。

南七道:【胡说七道】出品人,微信公众号:南七道。本文由南七道与华琛共同完成。

商务合作:岑小姐             微信 / 电话:15817288958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48小时,4亿票房,魔兽粉丝为何如此疯狂?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