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硝烟中走出来的创业大国以色列:“我们创新为生存”

初到以色列,就见证了5月5日大屠杀烈士和英雄纪念日。在防空警报声中,人们伫立、肃目,为二战期间被纳粹军队和同伙杀害的六百万犹太人默哀。

“在过去62年间,以色列遭受了7次攻击,并处于层层外交和经济封锁之中,我们战胜大量高端武器的唯一途径就是用勇气和技术占得先机。以色列所孕育的创造力与我们的国土面积不成比例,但却与我们面临的危险相当。集体农场成了孵化器,农民成了科学家:高科技在以色列萌发于农业。”前以色列总统佩雷斯曾在《创业的国度》一书中写道。

硝烟中走出来的创业大国以色列:“我们创新为生存”

中国资本在以色列当地创新环境中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以色列公司获得中国资本青睐的故事比比皆是。

从中国去一趟以色列并不轻松。最近中国和以色列才各自开通每周三趟的直飞航班,乘坐以色列航空,还能体验一回“全球最严安检”,登机口前可能被盘问15分钟,行李一一开箱检查。由于要避开以色列周边的敌对国,飞行要12小时之久,比去其他中东国家的时间要长很多。

在挂满国旗的以色列街头,不乏中国科技领袖的身影。5月初,随《谁是独角兽》一道而来的,有深圳科技新锐公司光启科技董事长刘若鹏,还有阿里巴巴商家事业总经理张阔。而在两周后,阿里巴巴又率团来以色列“游学”,一天看十几个创业公司。《谁是独角兽》还了解到,今年3月,美团-大众点评CEO王兴、触宝CEO王家梁等人均到访以色列。

是什么吸引了他们到访以色列?

     全民皆兵,军队是天然的孵化器

硝烟中走出来的创业大国以色列:“我们创新为生存”

特拉维夫海边运动的人们。

以色列经济中心城市特拉维夫的海边,每天夕阳西下,健康肤色和结实肌肉的男男女女结伴跑步。以色列不论男女,全民服役,人们从部队中养成了很多好习惯。

“在军队中经常发生一些紧急状况,而一个年轻军官在这样的环境下,需要管理很多人,很快做出决定。这对人的成熟度的培养非常大。”以色列历史最悠久的律师事务所之一Yigal Arnon & Co.合伙人Simon Weintraub告诉《谁是独角兽》。

令三十多岁的中国创业公司触宝CEO王佳梁赞叹不已的是,他3月份来以色列考察访问时,看到很多五六十岁的以色列人还在创业。

在众创空间鼻祖WeWork的特拉维夫办公室,《谁是独角兽》接触到一名51岁的中年男人——Yuval Mor。他是在46岁时创办了做语音情感分析的公司Beyond Verbal,创业年纪比雷军创立小米公司还晚。

硝烟中走出来的创业大国以色列:“我们创新为生存”

51岁的Yuval Mor获得了中国公司投资。  Jordan Polevoy 图

Yuval Mor在会议室播放了乔布斯生前最后一段视频。而他研发的系统尽管听不懂乔布斯的话,但可以通过语音语调推断出乔布斯的情绪。

“乔布斯(苹果公司创始人)显得非常不专注。他在椅子上摇来摇去,一会说1990年,一会说2000年,有一些矛盾的地方。但忽然之间,他整个人又恢复了状态,显得很开心,然后呢,又有一些激情和热情都在里边。”Yuval Mor一边演示一边说道。

Yuval Mor看上去很干练,精神充沛,他喜欢别人说自己还很年轻。

这种气质,正与他曾经在部队服役的经历有关。他曾经在以色列国防军著名的情报部门“8200部队”担任软件工程师,他当时的主要工作也是听人声。在退役后去美国硅谷呆了10年,并推动一家公司上市后,他在4年前回到了以色列,收购了一项在大学里研发了17年的技术,并把它准备商业化。

Yuval Mor说,如果运用到机器人身上,那么机器人就能理解人类情绪。比如你太太可能在家里情绪不太好,它就会建议你,你应该买束花再回家。

这里有必要对8200部队浓墨重彩地再详述一番。8200部队之于以色列,就像斯坦福大学之于美国硅谷。以色列军队一开始就以高科技作为主导建设方向。以色列的高精尖武器研发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以色列很多招聘广告都说明只要“8200毕业生”,8200毕业生本身就构成了巨大的社会网络。

很少有其他国家的军事机构与学术界和商界有如此密切的联系。中以关系专家Carrice Witte向《谁是独角兽》介绍,1990年,以色列政府鼓励创新,所以最早的创新直接从军队创新而来,比如卫星、通信、大数据等。而现在,政府鼓励创新的政策也十分优惠,除了鼓励外资投资外,当地创业项目每被风投投资1美元,政府就跟投5.6美元(当然,只有非常优秀的项目才能申请到这一政策)。

“对于我们的国家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怎样把国家保持下去。对于我们的军队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打胜每一场战斗。以色列有很多劣势,国土很小,很多邻居不喜欢我们,那我们通过什么方式把劣势变成优势呢?就是通过各种技术,以及我们颠覆性的思维模式。”Yuval说:“其他国家的科技创新是源于解决现实问题,但在以色列做科技创新,是解决生存问题。”

但Yuval也澄清,“军队不允许我们带技术出去,但是我们有的是脑子,可以带知识出去,创造了网络安全等很多方面的公司。”

如今的以色列,拥有Mobileye——特斯拉无人驾驶技术采用其驾驶辅助系统、市值超过80亿美元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的公司,也拥有Cellebrite——帮助美国FBI解锁恐怖袭击嫌犯的苹果iPhone手机的手机软件公司。

以色列权威渠道资料显示,2015年,有超过1400个创新公司在以色列,高科技的创新公司数量仅次于美国,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数量超过全欧洲总和。

“事实上,军工业在技术发展过程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比如GPS、软硬件加密技术、无人机视觉、大数据军事决策等。人工智能、虚拟现实这些新技术也都是在军事方面进行应用。”王佳梁对《谁是独角兽》说。

王佳梁所在的访问团在以色列时,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也前来和他们交流。“他在讲话中更多谈到的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方面。一个国家领导人如此懂技术,是非常不可思议的。”王佳梁说。

    中国资本掘金,阿里百度小米都来了

在以色列,微软、苹果、高通、谷歌、戴尔等50多家科技巨头都设立了研发中心,聪明的以色列人是这些美国科技巨头全球研发很重要的一支力量。以色列是摩托罗拉在美国之外的第一家分公司所在地,尽管因为摩托罗拉的业务转型,以色列员工从最多5000人到现在2000人,但是以色列仍然是美国之外摩托罗拉关注最多的地方。

《谁是独角兽》5月一周采访中,不仅看到了摩托罗拉、三星等投资人,还看到两个中国考察团。一个是光启科学的团队,他们与当地政府官员洽谈,与Wework交流,为他们在以色列的孵化器物色办公场地。还有一个神秘的中国访问团,其中就包括阿里巴巴的张阔。“来看看以色列的科技创新”,张阔很低调,不愿透露更多内容。

实际上,中国资本在以色列当地创新环境中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以色列公司获得中国资本青睐的故事比比皆是。

就拿Yuval来说,在2014年获得33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后,Yuval的公司最近又获得了两家中国基金的资本,分别来自香港和深圳。现在他们的公司网站也有了中文版本,而他们研发的系统不仅能听懂乔布斯说的英文,也能感受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说的中文。

同样是军人出身的Rami Efrati所在的创业公司Sirin则获得了中国社交网站人人网等方面的投资。Sirin在6月初推出一款超级安全的智能手机,提供达到军事级别的隐私保护。Rami 曾在以色列军事情报局担任近三十年指挥官。这家公司还邀请来Tom Hardy和Leonardo DiCaprio等明星出席发布会。

“我们去中国参加比赛时认识了中国的投资人。”以色列一家研发超声波仪器的公司DiACardio最近完成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者包括一家中国创投基金。该公司创始人Hila Goldman告诉《谁是独角兽》,尽管这款软件并非针对中国市场开发,但它适用于中国庞大的医疗体系。DiACardio采用图像处理技术及创新性的测量方法,几秒钟就可以查出心脏是否有问题。

光启此行目的,就是宣布在以色列创立总投资3亿美元的孵化器,首期投入5000万美元。这是中国科技企业首次在以色列设立的科技基金及孵化器。同时,宣布投资以色列手势识别技术公司eyeSight Technologies2000万美元。手势识别技术应用于智能家居系统、自动化系统、机器智能等,人们就能免触摸式控制设备。目前,中兴、联想、东芝、飞利浦等公司产品已经使用eyeSight技术。

尽管这些中国资本希望保持低调,但可查的资料显示,2010年至今,复星、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平安、携程、小米、奇虎360、联想等中国公司都投资过以色列公司。

《谁是独角兽》发现,除了上述两个中国团之外,5月中旬,阿里巴巴集团率团来以色列考察,5月17日那天看了十几个创新项目。阿里巴巴公关部负责人周桓也在场,他告诉《谁是独角兽》:“这里AR(增强现实)、VR(虚拟现实)公司很多。”

“我们与复星有深入的合作。”以色列风投基金Pontifax创始人Ran Nussbaum说。该基金专注生命科学领域创业公司的投资,总计管理超过3.7亿美元资金。

以色列初创公司的成长性和估值这两年不断增长。Yigal Arnon & Co.数据显示,2014年,以色列本地初创公司共有297笔交易获得22亿美元投资,共有43笔交易获得37.5亿美元投资退出回报。2015年,有373笔交易获得共35.8亿美元投资,69笔交易获得54.1亿美元回报。网络安全、地图、交通、水循环等所有领域都有外资投入。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初创公司募集10亿美元,风险投资基金募集6500亿美元。

中国公司的单笔投资规模在几百万美元,有时还会与其他国家的风险投资基金共同注资。数据显示,2015年来自中国的资本有5亿美元,占10%有余。美国资本仍然是大头,占70%。

一名工作了30多年的律师说,这两年外资流入以色列变多了,中国访问团越来越多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公司的合作越来越多,尤其是发生在以色列和中国之间的公司合作。”

“五年前,如果大家在以色列说全球战略的话,就是指进入美国。但是现在就是指进入欧洲、亚洲,进入中国、印度等市场。”一名长期负责以色列项目的投资人说。

尽管有这么多资本青睐,以色列一家创业公司创始人对《谁是独角兽》透露,融资这件事,“it’s not that easy(不那么容易)”,因为有很多公司竞争,所以也只有最好的公司能融到钱。

     中国有“C轮死”魔咒,这里有 “A轮死”

硝烟中走出来的创业大国以色列:“我们创新为生存”

位于以色列特拉维夫市中心的阿兹列里中心(Azrieli Center),是特拉维夫最高的摩天大楼,也是以色列经营高科技、房地产和股票市场的运作中心。  Jordan Polevoy 图

事实上,中国资本来以色列投资也有很实际的考虑:当地创业公司的标的便宜。

据《谁是独角兽》打听,光启对eyeSight的2000万美元投资是后者C轮融资,而光启一跃成为eyeSight最大单一股东。可以发现,这笔交易相当划算。

此外,中国投资基金很多,但优秀创业者太少,也是资本出海的原因。“投资方需要的不是技术,而是团队,实际上中国可以有这样的技术,但有创新精神的人才不多。”硅谷知名投资人Steve Hoffman在交大安泰EMBA告诉《谁是独角兽》。

从宏观层面而言,中国对以色列技术的投资动力还源于产业的转型升级的需要。中国在2015年第四季度的投资比第三季度下跌29%,但政府仍通过帮助当地风投基金来支持国内创业生态系统的发展,希望能够实现可持续经济增长,减少对传统出口的依赖。

王佳梁则认为,“因为以色列国家人口少,他们以技术创新为主,用算法、技术手段解决问题。这和中国和美国善于商业模式的创新不太一样”,这也可以和中国形成互补。

但上述以色列投资人提醒说,跑到以色列希望直接找一家成熟的公司是不现实的。以色列的初创公司有“A轮死”的魔咒,即在A轮可能拿不到钱。“天使轮融资很简单,但很多新创公司在孵化器里呆比较久,投资人会不满意,因为这样需要等很久才能得到回报。以色列公司普遍卖得太早。”

王佳梁也说,以色列小公司很多,但几乎没有大公司。他们创业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要上市,而是想被某家大公司收购。以色列不迷信权威,血液中流淌着“辩论文化”。以色列人谁都不服谁,所以当公司体量变大时,管理起来难度很大。

在投资以色列这件事上,摩托罗拉的经验是首轮的投资是在100-500万美金之间,占股不到20%。摩托罗拉风投中心投资总监Ori Israely说,摩托罗拉只投资在与之战略相关的公司,其次看管理团队、市场优势等等。

为全球VC基金投资以色列项目提供决策的伊莲·列兹尼科夫,日前在《以色列时报》上撰文给出了以色列项目走进中国的一些建议。她写道,以色列经济体不大,初创企业若想成功,就要走出国内的生态系统。在中国拓展市场,需要注意的是,目标领域得到中国政府的承认、支持和推广;了解当地市场需求与你的专业领域之间的兼容性。

以色列当地观察人士说,中国和以色列还需要增进了解,很多以色列创业者只是简单地认为中国市场很大,可以有很大作为,就接受了中国资本投资,但其实他对中国市场的了解接近于零。

—-

关于我们

谁是独角兽(Clubillion),关注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中国公司,聚焦互联网时代的公司变革。2016新春上线,致力于描摹互联网时代的瞬息万变。

联系我们:CLUBillion@gmail.com,欢迎留言、爆料、投稿。

估值出现泡沫的时代,谁是真正的独角兽?如何成为投资人眼中的独角兽?关注《谁是独角兽》,带你走进中国10亿美金俱乐部!喜爱独角兽的朋友,我们准备了一个微信 互动群,入群方式请进入公众号回复【独角兽】获取。

关注方式

1、搜索微信公众号“谁是独角兽”或“clubillion”

2、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硝烟中走出来的创业大国以色列:“我们创新为生存”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硝烟中走出来的创业大国以色列:“我们创新为生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