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Google 做的血糖检测隐形眼镜,可能也要跳票了

在过去几个月里,多家曾经被看好的创业公司相继曝出问题,联合办公 WeWork、血液检测公司 Theranos,即便是 Google 的“登月项目”看起来也遇到了麻烦。

最近的消息是,Alphabet 旗下的生物科技公司 Verily 在研发的多款产品可能都会难产、甚至跳票。

《名利场》杂志(Vanity Fair)援引 一份来自健康和医药领域的出版物 Stat 的报道。后者称 Verily 公司在多款产品的研发上没有早前声称的那样顺利,多位化学家、纳米技术专家以及 Verily 前员工将这家公司的产品评价为“科学幻想”、“只能在幻灯片上展示”。

从 2014 年开始,原名 Life Sciences 的 Verily 公司开始向外界宣传旗下的多个产品和研究,还跟多家知名的药企合作,包括瑞士药企诺华(Novartis)、法国赛诺菲等,还从多个知名的医学机构挖来人才。

这些产品中有几个看起来技术相当前沿: 一套名为 Tricorder 的疾病检测系统 ,让患者吞入带磁性、能附着在细胞上的纳米颗粒,用配套的手环来检测疾病;一款能检测血糖的隐形眼镜,可以直接佩戴在眼睛上;名为基线(Baseline)的医学研究,花费 10 多亿美元对 1 万名对象进行长期观察、记录,探索健康的条件和癌症、心脏病的早期症状……

Google 做的血糖检测隐形眼镜,可能也要跳票了

Verily 公司 CEO 安德鲁·康拉德(Andrew Conrad)|图片来自: WSJ

上述提到的项目在发布后吸引了大量媒体关注,但其研发的推进速度可能要比想象中要慢上许多。以知名度最高的血糖检测隐形眼镜为例,这个项目 据说是 促成 Verily 公司成立的原因。Verily 在 2014 年跟瑞士药企诺华的 Alcon 部门达成合作,Alcon 部门在回复 Stat 的声明中除了称其“稳步进展“、”处于研究阶段”外没有透露更多信息。

但从目前的信息来看,这款产品的研发无疑出现了问题。Stat 接触的前 Verily 经理认为这项产品只能存在于 PPT 上,而之前研发出来的原型产品并不能使用。另一方面,在 Verily 负责血糖检测产品的 巴巴克·帕尔韦兹(Babak Parviz)去年已经离开 ,到亚马逊工作。

在给 Stat 的书面回复中,Verily 也承认他们的研发可能会失败:“如同所有真正的创新一样,(我们)部分项目在现在或者将来也会失败。”

但检测血糖的隐形眼镜看起来技术难度更大些。强生公司血糖仪部门的 前首席科学官约翰·史密斯(John Smith)认为 ,使用眼泪来检测血糖数据在行业内一直存在技术难题,血液里的葡萄糖跟环境温度、湿度等因素有关,导致读数难以准确。他还提到有人在 2003 年、2009 年都曾申请专利,但至今没有推向市场。

在血糖检测隐形眼镜之外,代号为 Tricorder 的项目、基线的研究都被外界质疑其能否在技术和研究标准上满足要求,例如基线的医学研究时间太短,而选取的观察对象的样本量又太少。

这对于成为 Alphabet 旗下的独立子公司的 Verily 无疑不是什么好消息,Alphabet 已经逐渐将盈利的优先级提到了很高的位置,这些创新项目在将产品推入市场的进度就需要比以前更快些,以达到母公司对其的预期。

相比这些看起来更前沿的项目,Verily 做的用于调节视力的隐形眼镜做得更快些。合作的 诺华公司去年 9 月份称 ,他们在今年就会开始进入诊所测试原型产品,这款产品针对远视眼,以及因年龄增长而产生的近视,并给出了“5 年进入市场”的预估。这是唯一一个公布近期研发进度的产品,这可能是 Verily 最有希望的产品了。

题图来自: The Verge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Google 做的血糖检测隐形眼镜,可能也要跳票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