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硅谷》为什么如此真实:Twitter前CEO充当顾问

《硅谷》为什么如此真实:Twitter前CEO充当顾问

网易科技讯,6月12日消息,《纽约客》(The New Yorker)最近发表文章,披露Twitter前CEO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如何成为热播美剧《硅谷》(Silicon Valley)的一名顾问,从而确保了《硅谷》很多情节真实可靠。

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当上世纪八十年代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进入密歇根大学,他的专业是计算机科学,但他惊讶地发现他对即兴喜剧有天赋。毕业后,他来到了芝加哥,参加了当地第二城市剧团(The Second City Theatre)举办的培训班。不像班上其他一些小伙伴——史蒂夫·卡瑞尔(Steve Carell)、蒂娜·菲(Tina Fey)和亚当·麦凯(Adam McKay)——科斯特洛在培训放结束后并没有被要求加入这家剧团,而他的喜剧职业生涯就此结束。他重新捡回自己编程技能,创办了一系列的高科技创业公司,其中一家最终被谷歌以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2010年,他成为Twitter的CEO,上任第一年的收入超过1000多万美元。在一个慈善活动上,他碰到了卡瑞尔,他们回忆起过去当一名即兴喜剧演员的日子。卡瑞尔开玩笑地说:“我很抱歉它不适合你。”

2015年6月,随着Twitter股价不断下滑,科斯特洛宣布他将离开公司。(根据科技新闻,是公司董事会迫使他离开;但科斯特洛坚称,离开公司是他自己的决定。)三天后,HBO播出了讽刺喜剧《硅谷》第二季的最后一集。该季留下了一个悬念:剧中的中心人物、一家高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兼CEO被他的董事会解雇。作为这部电视剧的一名忠实粉丝,科斯特洛发现剧中的情节与现实惊人地相似。他说:“我可以在现实中找到与电视剧中的角色一一对应的人物——正在离职的创始人,即将上任的CEO,以及冷眼旁观的员工。”

大约在那个时候,科斯特洛有一次与卡拉·斯威舍(Kara Swisher) 在旧金山共进早餐,后者是一位知名科技记者和政治掮客,被称为“硅谷最可怕和广受欢迎的记者”。他们的话题转到了《硅谷》这部电视剧。科斯特洛告诉我:“在硅谷,至少我认识的人,都在谈论这部电视剧。奇怪的是,大部分人都喜欢它。我觉得很多人告诉自己,‘它讽刺的是那些令人讨厌的科技圈人物,而不是我自己’。”斯威舍认识每个人,与这一节目的制作人迈克?乔吉(Mike Judge) 和亚力克?伯格(Alec Berg)也有频繁接触。她告诉科斯特洛:“我将为你引见他们。”

一个月后,科斯特洛就获得在洛杉矶与乔吉和伯格共进午餐的机会。他们告诉他,他们的创作陷入了困境。他们的电视剧描述了一位创业者如何努力创办一家公司,然后不得不让创业者离开该公司,但他们不知道如何着手。对于一部大量时间用于打闹和插科打诨的电视剧,《硅谷》貌似经过精心设计,而乔吉和伯格决定,他们摆脱困境的最好办法是聘请一位顾问,让他给他们提供更多的信息。令他们吃惊的是,科斯特洛对这一职位表现出兴趣。伯格称:“我们只需要一位知道这些企业如何运行的人,而不是真正运行过一家企业的人。”尽管被认为资历过高,科斯特洛还是得到了这份工作。

《硅谷》主要是在洛杉矶拍摄,并不在硅谷,但两地在一个相同时区。每隔三个半月的周一上午,科斯特洛就从旧金山飞到洛杉矶,通过Uber叫来一部出租车来到卡尔弗城(Culver City),在附近一家酒店放下旅行袋,并在编剧的房间里渡过周一和周二。乔吉、伯格和10位编剧不停地向他提问,既有细节上的,也有宏观上的。如一家公司开会时权力最大的人坐在会议室的那个位置?对理查德(Richard,剧中主角)这样的创业者最大的激励是什么,而什么最让他觉得泄气?科斯特洛表示:“我会告诉他们我所观察到的事件或所遇到的一些人物的细节,有时会让他们的眼睛一亮,‘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科斯特洛对这项工作越来越适应,甚至有时候拿自己开玩笑。他告诉我:“他们的大度让我放下了包袱。从一名CEO到房间里一位最没有经验人,这样的经历很有趣。”这部电视剧工作人员必看的科技记者书籍之一,是《孵化Twitter:有关金钱、权力、友谊和背叛的真实故事》——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撰写的有关Twitter历史的书。科斯特洛告诉我:“有一次,他们在争论故事情节接下来应该如何展开,乔吉问房间里的人,‘在有关Twitter哪本书中,他们有没有面临类似的问题?他是怎样决定的?’有人指出来‘乔吉,哪本书的人物之一现在就在房间里,我们只要问问他就行了。”

《硅谷》目前正在播放第三季,是最有趣的电视剧之一;这也是第一部雄心勃勃的讽刺作品,试图反应硅谷当前的社会文化现象。这部电视剧的魅力来自两个对立的立场:鄙视好大喜功的高科技寡头和同情奋力推翻他们的创业者。在试播集中,害羞但杰出的工程师理查德·亨德里克斯(Richard Hendricks)设计了一种压缩算法——一种巧妙的方式让大容量文件压缩成小文件。后来他利用这一创新成立了一家公司,他坚称该公司为“Pied Piper”。随着公司的成长,理查德成为被巨人歌利亚(Goliaths)所困扰的书呆子大卫(David,圣经故事里的一个英雄):两面三刀的董事会成员,想方设法窃取他的知识产权的一些公司。他可以在不牺牲自己价值观的前提下获得成功吗?理查德所处状况更具讽刺性的的一面是,他的终极目标或许是自己成为巨人歌利亚——但编剧对此还没有想好,或者会在以后的剧情中解开答案。

资深风险投资家和这部电视剧的一名顾问罗杰·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告诉我:“真正的创业公司经历所有你在节目上所看到的狗屎事情,甚至更狗屎的事情都有。更有可能的是,编剧为了让剧情看起来更真实,对真实事件反而可能弃而不用。”乔吉和伯格均有一双明辩真伪的慧眼。在乔吉1999年拍摄的电影《上班一条虫》(Office Space)中,他用自己亲身经历和亲眼目睹的细节让电影主题生动起来——一位老板无休止地注意一份TPS报告的格式,一家连锁餐厅迫使其服务员上班期间至少穿十五件以上“风骚”的衣服。同样,由伯格导演或制作的许多节目,特别是《宋飞正传》 (Seinfeld),许多情节来自现实生活中。伯格告诉我:“与《宋飞正传》类似的事情一再发生。有人会提出十个创意,前九个古怪而无聊,而第十个才真正搞笑和有趣。你会问‘第十个创意是哪里来的’,哪人会说,‘这是真正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事’。”

当你编写一部电视剧,或者一部有关办公文化的电影,很容易收集到真实的细节。但是,如果你想知道一项非竞争条款是如何构成的,或一位典型的“花花码农(brogrammer)”会开什么样的车,还有理查德被开除是否会引发一下午的不安或个人危机,那么你需要做足功课。电视剧的编剧们早就知道咨询相关专家,如让一名医生来演示如何安装心脏除颤器,或咨询一名军官以确保制服正确的颜色。但在过去,这些顾问往往类似于事实的审查员,只在写作过程接近结束时才会介入,以确保剧情不会错得离谱。而现在,电视剧对这方面更为重视,因为每位观众都可能是曾访问Twitter和维基百科的批评家。杰伊·卡森(Jay Carson)告诉我:“你再也不能用不切实际、蹩脚的情节欺骗观众了。”卡森曾是希拉里·克林顿2008年竞选总统时的新闻秘书;他说这话时担任洛杉矶首席副市长。 2011年,他的朋友鲍尔·威利蒙(Beau Willimon)聘请他作为《纸牌屋》的一名政治顾问。他说:“我帮了他们通过一项测试,测试者来自华盛顿内部人士和广大观众。即使是在过去五年,《纸牌屋》每一季的观众都变得越来越老道。”

《硅谷》是一部报道式情景喜剧。伯格告诉我:“我们的电视剧有大量无聊的笑话,但我们也竭尽全力让全世界感到这是真实的。我们希望硅谷的人士——无论是骨瘦如柴的编农,还是亿万富翁,或身兼这两种身份的人——他们在观看时将想道‘我可能不喜欢他们对着我们拍摄,但至少这来自于事实。”在《硅谷》第三季,理查德现在已经重新成为公司的CEO,经过多集描述诉讼和继任危机的情节后,Pied Piper的人们又重新投入到建设平台的简单、快乐的工作中。科斯特洛告诉我:“在编辑的房间里,我谈了很多关于一家公司的创始人所拥有的道德权威,这是其他CEO永远不会有的,无论他取得多大成就。”

(刘春)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齐亚伦_NT4779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硅谷》为什么如此真实:Twitter前CEO充当顾问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