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微信赌场:赌客一年140万不知道输给谁

记者卧底微信赌群,5分钟一局、24小时不间断开奖;微信赌局监控软件泛滥,职业中介拉玩家入局。

(原标题:微信赌场:赌客一年140万不输给谁)

微信赌场:赌客一年140万不知道输给谁

玩家通过支付宝和微信向赌群财务转账。

微信赌场:赌客一年140万不知道输给谁

玩家通过支付宝和微信向赌群财务转账。

微信赌场:赌客一年140万不知道输给谁

软件卖家在朋友圈推销自己的智能假人(托儿)。

微信赌场:赌客一年140万不知道输给谁

一微信赌博群玩家疯狂下注。

这是一种隐藏在虚拟世界的疯狂赌局。

从深夜到下个深夜,500人的微信群里,庄家变着花样撩拨,玩家们24小时不停歇下注,开一局只需5分钟,下注、开局、下注,赌局像车轮滚动,你甚至来不及眨几下眼,也不知道钱输给了谁,成千上万赌资就已蒸发。

一些微信赌局里,有卖家出售全自动操盘记账软件,也有职业中介拉玩家入群,更有庄家撺掇赌客开设新局以求抽成,一条完整的微信赌博产业链随时等待着从玩家身上攫取财富。

从被拽进微信抢红包群小赌,再到被引荐到微信斗牛、PC蛋蛋群豪赌,赌客们大都经历过赌法“培养”,他们往微信赌局里撒钱就像在网上购物,没有经历数钱付款的肉疼感,银行卡里的积蓄却在消失,悲剧在现实世界里延续。

凌晨四五点,苏龙侧躺在床上,意识模糊,手机的亮光在黑暗中打亮脸庞,他双手飞快地在微信赌群中打下一串数字。5分钟后,刚下注的6500元又打了水漂。

这是活跃在掌上的“豪赌”,去年5月至今,苏龙赌输了140万,可怕的是,赌了一年,他都不知输给谁。

去年10月的一天,苏龙在输完6万元后,不服输的怒气驱使他骑上电动车,奔向10分钟路程外的取款机给赌博群提供的账号汇款。

他清楚地记得,当天下着雨,前后去了两次,直到银行卡转空。

一年间,苏龙进入参赌的微信群不下20个,部分赌群5分钟一局,24小时不间断开奖。

玩家们少则下注几百,多则数万,一个不到70人同时上线的赌群,一天即有60余万元入局,庄家从中获利17万元。

入局

“押下去的是一串没有感觉的数字”

要进入这样的一个数百人的微信赌局,不需要经过层层暗哨的打量,玩家一旦沾赌,便会不断有陌生人将赌客拉入各色赌群。

28岁的苏龙,14岁离家前往东部某省会城市独自打拼,他是一名销售,工作内容简单:用手机联系客户,协调发货。到2015年,月收入达到两三万元。

一切改变始于2015年5月,有朋友把他拽进了一个400多人微信红包群。

群里并非普通的接龙抢红包:群主将500元分5份发出,抢到最少的两人要分别交给群主298元,庄家抽走96元。两分钟一局,如此往复。

这个“游戏”很快吸引了苏龙,他先后加入3个群。

彼时,苏龙还只把这当成生活外的消遣,可不到一个月,他输了6万块。

原本是移动社交和娱乐相结合的微信“抢红包”,经由一些“创新”玩法,已经滑向了一种新型“网瘾”和网络赌场。据央视报道,有微信红包群一把输赢数万元,当中5%的利润则被群主抽取。

“不玩你就让我去死。”深陷赌局的家庭主妇杨希在一个月里也输了5万,为此她和丈夫吵过无数次,杨希会边哭边强辩:“输了就不能捞回来吗?”

让杨希丈夫心寒的是,她在输光自己的存款后,将首饰和儿子的纪念金坠也拿去当了输掉。

丈夫无奈去派出所举报赌群,但警方并未受理;苏龙也曾在与赌瘾挣扎时,向微信举报相关赌局,也没有收到任何反馈。

苏龙曾以“有事急用”为由,向亲戚朋友们少则五千,多则5万地借了五六十万元,具体借了多少钱,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一年的时间,加上之前自己的积蓄,他一共输掉了140万元。“血淋淋的,押下去是一串没有感觉的数字,玩完才发现输了一大笔,这比现实中的赌场恐怖太多。”

“我是个特别自信的人,但现在我整个人的斗志都被赌局打掉了。”玩和不玩,都让他痛苦不堪。

绝望时,苏龙会怀着压抑倒头睡去,醒后翻身再睡,不愿让自己醒来面对现实。

谜局

躲不掉的“拉人入群”陷阱

苏龙不是没想过收手,如他所说,每次决心不再碰微信赌局,就又有人拉他去玩另一种赌法,一次次深陷,直至输掉了百余万元。

他在今年过年时戒了20天,但很快,又有人拉他入局,没忍住,就又被“卷”了进去。

大额的输赢让这种被称为PC蛋蛋的玩法显得更为疯狂,5分钟一开奖,根据不同群的规则,玩家一局最多可下注数万元,最高可赢到下注额的12倍。

最开始玩时,苏龙曾用300元的本金赚到12000元。“想要赢更多,结果输了,想马上翻盘,结果却越输越多。”

在迫不及待想要翻身的时候,他一局的下注额常常达到数千甚至上万元。在清醒时,他明白这样的玩法并不理智,但当时“打红了眼”,根本不会考虑那么多。

五分钟一把的赌局24小时无间断,他最长时连续玩了一天一夜,这是他觉得微信赌局最恐怖的地方:没有停歇,不限地点,玩家有个手机就能加入,又很难抽身。

游戏中,玩家需要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把钱转到账房,苏龙有两张银行卡,每天最高的转出额度为6.5万,每当玩红了眼,他便无法自控,直至输光当天的转账限额。

时间长了,他开始“挣扎”,在偶尔赢到一些钱后,苏龙就把他们提现,转回到银行卡中,“用转账额度卡着自己,如果不转回卡里,这些赢回来的也会全输掉。”

这种陷入赌局后的挣扎于事无补。杨希玩上了类似的微信赌局后,同样难以自拔。

杨希的丈夫记得,自从妻子被朋友拽入赌群,就像着了魔,手机再没离过手,除了赌钱,做什么都没心情。

4岁的儿子找她玩闹,杨希会一把将孩子推开,一心专注于微信群中的胜负。

下注额也从最初的100元逐渐加码,最多时一局押下2000元,这对一个每月收入只有8000元的北京家庭来说,已经不是小数目。

她一度当着丈夫的面从赌群中退出,但没过几天,又有人拉她进入新的赌群。

2015年9月,泉州警方破获一起“PC蛋蛋”微信群赌博案,名为“刺桐不夜城”的微信群在4个月间涉案3000多万元。警方在一幢别墅内抓获除群主外的7名嫌疑人,缴获20多部用于微信赌博的手机、7台电脑及银行卡等作案工具。

群主刘某钦组织人员,用发红包的方式拉人入群,召集了160多人,最高峰达到300多人。

有圈内人士透露,一些群会定期统计拉手招来玩家的输钱金额,将其中的5%作为酬劳返给拉手。

观局

微信赌场,玩家一天输掉过百万

赌群中到底发生着什么?在这个紧密的产业链背后,玩家犹如等待瓜分的蛋糕,直到被榨干最后一分钱。

近期,新京报记者进入多个“PC蛋蛋”微信赌博群观察。

这些全天候开奖的群内无人聊天,有的只是玩家们在满屏幕数字里不断地下注、充值、提现,以及管理员定时发出的群规和开奖账单。

玩家在规定的时间内,井然有序地押注,一小时,未读群消息就可能达到上千条。

一些大玩家们常常一掷千金,有玩家一局就押下三四万元。

几乎在开奖的同时,新一期玩家账单也会贴出,上面显示着在线人数、账面总额和各个玩家的账单余额。

在此期间,会有玩家将钱打入财务账号充值,在群中发出查+充值金额,管理员确认后回复“到账”以示确认,提现流程也与此类似。

持续统计发现,某微信群5月13日0点后的24小时内,玩家总计充值约67万元,庄家净赚约17万元。一天内,最多有69名玩家同时在线,账面总金额在5万到13万间变动。

而这并不是该群的高峰时刻,在此几天前,一个小时内就有约11万元入局,庄家获利2.5万元。在记者加入群中,在线人数最多时可达到110人,账面总金额超过50万元。

每天零点,庄家会对一天内输钱的玩家“回水”(返现),输掉2000元以上的玩家即可获得10%的回水,在一些群里,输8万元以上,会有20%回水,苏龙把这看做是回头钱,每一点回头钱都会让他更为疯狂地投入赌局。

在另一个在线人数和押注规模更大的群,其5月24日零点的回水额约为14万元,根据上述回水比例粗略计算,所有玩家前一天输掉的总金额超过100万。

这样的赌群并不在少数,苏龙曾先后加入了20余个PC蛋蛋赌群,而他被邀请加入的微信群多到无法计数。

不充值押注的玩家在群里并不受欢迎,观局几天后,群主就会把只看不玩的人踢掉。记者观察的几周内,曾多次被移除群聊。

此外,每一个赌群背后,都暗藏多个备用群,庄家在几天或一两周内就会更换一次群,账户有余额的玩家和要充值的玩家会被直接拉进新群,而不再下注的玩家则会被刷掉。

乱局

“鲨鱼群”频现,庄家卷款跑路

看不见摸不着的线上,并非所有庄家都会遵守游戏规则,一些时候,占据所有主动权的庄家不会兑付账户金额,甚至卷款跑路,圈内称这样的赌群为鲨鱼群。

在苏龙20个群的赌博经历中,就曾碰到6个鲨鱼群。

给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被一名头像靓丽的女号拉进的“女王PC”群,这也是他接触的第一个PC蛋蛋赌群。

入群不久,他用300元的本金赚到了12000元,对方如数兑付。之后的某天,当他赚到10200元,喊了“回宝”(提现)后,就再未像此前一样收到群里财务的转账。

找到管理员一问,对方发来一张转账截图说,账已经转了。那张图上,一个和自己名字和头像都一样的微信号接收了转账。

“他们克隆了我的头像,收钱的人不是我。”当他再去理论时,直接被踢出了群,管理员也把他拉黑。苏龙气得发抖,但却束手无策,只能认栽。

除此之外,微信赌局江湖中,还有另一种会跑路的鲨鱼群,运行一段时间,等到账面总分累积较多时,庄家会直接封盘跑路。

“都是微信上的一个账号,你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苏龙撞见过2个类似的跑路群,其中一个卷走了账面的36万元。

这些庄家跑路后往往换掉头像,重新开群行骗,这在圈内并不鲜见。

知道没保障为什么还玩?苏龙提到了所谓的信誉群:一些有实力的庄家为了长期盈利,会严格遵守规则兑付。

即便如此,信誉群也不是完全诚信。因为长期在一个固定的群里下注,苏龙渐渐也和群里的财务熟悉起来,对方告诉他,自己有一个小号,也在群里押注,但押下去的全是假分,目的就是吸引小玩家们跟注。

设局

专业软件操盘赌局、假人自动下注

去年11月,在输掉八九十万后,曾有玩家与苏龙私聊,指点他开群坐庄,实则是推荐他购买赌群软件。

在网上搜索“PC蛋蛋封盘软件”可得到14000余个结果,排在前几位的多是封盘软件的销售网页。除了直接网上购买,在一些开奖结果预测群,还有专门的软件卖家。

一名微信地址在厦门的卖家称,自己有两款可以永久使用的封盘软件在售,价格分别为2500元和3000元,区别在于多了一些功能。付完钱后,对方会通过QQ远程安装软件,并进行培训。

多名卖家均表示,自己的软件可以做到全自动操盘。这些软件使用时与开好的微信群连接,另一名卖家提供的软件页面截图显示,操盘者能自行设置大小单双、组合及单点数字的赔率,下注的上限和下限也可以通过软件设置。

除了运营软件,一位自称专家的卖家还在朋友圈兜售超强版假人。这些自动的托儿会根据事先的设置,自己下注,并在余额见底时喊“查”(即充值),在余额达到一定数量后喊“回”(即提现),行为与真人相似,以在群中制造人气。

还有一些卖家表示,自己不但出售软件,还能帮助庄家拉人,在圈内,这种职业中介被称为拉手,玩家是他们抢夺牟利的对象。

一些群里公开提示,拉人可与财务沟通,根据玩家质量,拉手可领取38至8888元的拉人福利。

记者以要开群为由找到一名拉手,“你想致富,唯一就是弄担保。”他打了个比方,你给我8888元的担保费,我会将截图发到朋友圈和其他玩家,让大家知道你的实力,我的兄弟也会一起发,我拉的玩家不玩了,这钱再退给你。

在一些拉手的朋友圈,确实能看到晒出的担保金转账截屏,他们常常私下加上多个玩家,也会在有人问起“谁有信誉大群”时,蜂拥而上。

但一位圈内人表示,没人能保证拉手能否在收钱后如约拉人,以及最终退回担保费,也没人知道被拉手拽进的群,到底是不是鲨鱼群。圈内的每一笔交易,都暗含着被卷款跑路的可能。

庄家们似乎不愿放过任何可以开赌的机会。随着欧洲杯开幕,苏龙发现微信里一个被废弃数日的赌群复活了,群主将它改名“欧洲杯,买球找群主”,游戏规则随即发布,不断有新玩家被拉进群,一场新局开始运行。

破局

建议制定电子数据取证规范

从去年开始,广东、陕西、贵州、浙江等地公安部门相继破获一批利用微信赌博案件,赌资动辄上千万元。

去年年底,广东揭阳警方打掉一个涉案逾亿元的微信赌博团伙,办案民警介绍,此类案件隐蔽性强、聚赌速度快、资金流动快、证据灭失快。专案组面临参赌地域范围大、涉赌人员多、作案手法隐蔽、身份认定难、证据保全难等难题。

民警曾辗转揭阳、深圳、东莞、惠州和汕头等地,并最终部署统一行动,由百名民警组成的5个抓捕组赶赴各地抓捕。

今年2月,辽宁阜新市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微信赌博案,七名被告人均因开设赌场罪,被判处半年至二年半不等的刑期,并处1万至5万不等的罚金。

6月11日中午,记者通过微信的投诉通道,举报了某赌博群,截至发稿,被举报赌群仍在运行。

腾讯公司工作人员昨日回应称,微信对赌博等违规行为一经核对属实,微信平台将会对其进行包括但不限于外链封禁等形式的处理,防止用户利益受到损害。

2015年以来,微信安全团队通过用户投诉、风控等机制,累计处理逾二十万违规账号,同时积极配合全国警方打击微信涉赌案件11起,涉及5省9市,抓捕不法分子百余人。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朱巍称,微信赌群的运作就是换了一种赌博形式,组织者以盈利为目的组织赌博,是涉嫌犯罪的行为,实质没有变。

按照《刑法》规定,以营利为目的的聚众赌博或以赌博为业开设赌场的,都将构成犯罪。

其中,监管者既包括公安机关,也包括网络服务提供者,也就是腾讯。如果有人举报,腾讯应该采取必要措施,比如封群。

互联网律师游云亭分析,微信赌局不分地点,一旦出现,公安很难按照属地管理立案。加之网络平台的虚拟性,庄家和参与者来自全国各地,赌博方式和赌资支付都极具隐蔽性,打击这样的赌博行为存在一定难度。

有法律界专家建议,侦查机关在办理网络犯罪案件时要特别注意电子数据的收集,避免错过取证时机。建议尽快制定系统的电子数据取证操作规范。

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力 实习生 赵蕾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李德雄_NT2021

分享到: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微信赌场:赌客一年140万不知道输给谁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