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籍籍无名的程序员、运营、极客、地推、快递员、讲师……他们的瞬间,都值得被记住。每周二出品。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钛媒体授权禁止转载、使用】

近几年互联网中迅速掀起“二次元热”,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核心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5939万人,泛二次元的总用户数近2.19亿,覆盖62.9%的90后和00后,预计2016年核心用户将达7008万人,总用户规模将达2.7亿人,且具有消费能力。

宅腐、中二、玻璃心、伪娘等二次元网络生态,是互联网中对二次元世界和特殊行为的多种概括,已形成人们对二次元世界固有的认识。二次元文化正在逐步获得发展,形成在次元壁之外隔绝出来的二次元专属圈,并以90和00后群体为消费主体。他们的价值观念被二次元文化渗透,并期待在这一个小王国中寻求到另一种自我和道路。

钛媒体《在线》栏目第28期,我们选择把镜头对准这一群像,对身为中学生、大学生、就业者和创业者的四名Coser进行采访,通过对二次元群像的记录给出他们自己的解读——他们以什么样的面貌存在于互联网虚拟社区之外的日常生活中,又在三次元世界(现实)中寻求怎样的理想世界。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Coser鹿三,来北京读大学后成为一名职业coser。她正在COS齐天大圣的妆容。有时候室友都不在宿舍时或者新衣服到货,她会穿上Cos服装练习模仿,上一次Cos妆容,大概要花去一个半小时。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鹿三扮演的cos角色齐天大圣在圈内受到很多肯定,除了她动作神态模仿的逼真性,超过180的高个和瘦削的身型非常符合这个角色形象。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鹿三(右)与室友会偶尔讨论一下Cosplay,但室友们并不感兴趣。她从小学开始喜欢动漫,中学进入Cos圈。这是一个生活在二次元的女孩,大学室友是她在三次元世界少有的几个朋友,他的朋友大都在二次元世界。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寝室太拥挤,鹿三把她的Cosplay装备堆放在宿舍门口的走廊上。这些服装和装备都是在淘宝买的,全套花费四千元左右。平时家里支持的生活费每月近两千元,兼职可赚一千多元,花在Cos的费用会花去一半多,常常要省吃俭用。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鹿三最喜欢扮演的Cos角色就是齐天大圣。她觉得大圣性格中敢于做自己的叛逆是她内心缺乏的东西,在从小的教育中由于女生受到的束缚比较多,使她渴望另一个更“男性化”的自己,她觉得自己扮演“大圣”时,性格也就不一样了。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Coser“歪头”正在做cos道具。歪头是一名高三学生,决定放弃高考,提招到某大专院校动画专业。他在漫展上结识了另一个Coser“混蛋”,两个月前合伙开办了一个cos道具工作室,帮二次元圈子里的朋友定做道具,同时也在淘宝上架。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歪头花3天时间为一名魔兽Coser制作了这把长枪,“售价800多元,在淘宝上发货”。“二次元世界里的人,都曾经在三次世界里受到过心灵创伤”,“歪头”认为,很多二次元的人像刺猬一样脆弱敏感,他自己在中学住校期间一直受周围同学的孤立与欺负,后来接触到二次元的圈子,找到了群体的认同感,从此“泡”在这个世界就再也出不去。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东风公园,Coser芸霄的装扮引来路人侧目。“这是一个腼腆、阴柔的角色,符合我内心真实的一面”,在Cos这个角色时,芸霄从不与人说话。三次元世界里,芸霄在机场做服务工作,但他从来不敢以Cos的面目出现在三次元世界中,也抽烟、喝酒。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Coser妖瞳在拍摄写真。“二次元圈子已经开始细化,有摄影师、化妆师、服装师、道具师等等,还有转么拍COS微电影的剧组。”妖瞳在这里看到了机会,于是开始了创业:二次元同好社群平台。“中国的二次元文化缺乏一个资源聚集的平台,圈子尤其封闭”,妖瞳希望通过这个主打技能和创作孵化的平台,让二次元圈子的资源更有效合理地流通组合。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四位职业coser在万达影院为《魔兽》的首映档进行cos商演,一天收入在一千多元。他们参加这样的商演机会很多,逢商业大片上映时就会收到邀请,主办方会按照形体要求和装备的等级来进行COSER演出名额的挑选。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在商演之前,Coser在万达电影院大厅休息和吃外卖。为了确保装备的质量档次,全套装备需耗费三四千元,为节约演出成本,他们的化妆也都是自己完成。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80后漫画师哪咤在创作。他刚入行时主要做插画,现在的作品主要是动漫视频,“现在动漫视频求大于供”,哪吒在青少时期接触二次元,“那时候的动漫比起现在的,在价值观上更为正面”,他还是更欣赏过去的二次元作品,随着年龄、阅历和视野的增进,他认为最好的漫画创作更应该接近于生活,“渐渐也就不那么二次元了”。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搜秀动漫城仅剩下一家Cosplay服装专营店。店主周先生独自守着店铺,可流量不多。周先生说,现在孩子都不爱来实体店来买衣服了,都是图淘宝便宜,他请了专门的裁缝可以为顾客定制Cos服,但由于淘宝卖家的价格通常能便宜一半,客流量都被淘宝带走了。他也从淘宝进一些便宜点的货放在店里卖,但“做工质量差许多”。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动漫模型店里摆放的场景模型,用树脂纯手工制成,可卖到上千元。学生群体消费能力有限,购买的很少,基本上都是社会工作人士来购买,都是为了寄托旧日的情怀。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鼓楼大街开了十多年的电玩店,来的都是那些作为老玩家的熟客,以70和80后为主,店内产品基本从国外进口,一张游戏碟均价300多元,国产销量低。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2016年6月10日,北京第一届校际联合漫展,观众在观看一场Cosplay秀。这场漫展吸引了5000多人购票入场,其中90%为95后和00后学生,愿意为二次元文化买单。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这次漫展上有100多个摊位,大部分被二次元爱好者租赁,每个摊位150元一天,摊主各自贩卖自制动漫手工制品如道具、模型、卡片、海报等,他们把赚下的收入作为自己的cos经费。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北京西地铁站,一位Coser刚演出完还未来得及卸妆,和男友一起去乘搭地铁。在人潮中,他们并不觉得有什么异样。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中穿梭的Coser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