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华为员工家属:华为人收入高背后是全家人的付出

华为的工资高吗

【月薪一族】

华为人的工资看上去很高。实际上,这收入背后不仅是他一个人的奉献,更是全家人的付出。就算年薪百万以上者有万余人,那也只占到华为17万员工的近6%。

“华为”成为媒体热词。“华为人”成为网民关注的对象和群体。甚至连其工资收入等敏感问题都已被脱敏晒在互联网上。我们经常被各种各样的统计数据平均,这次也不例外。华为人的年收入也被“人均80万”了。这是一个骄人的数字。然而,我身边很多华为人对此嗤之一笑说,“对不起,我拖后腿了。”

在“人均80万“出来之前,有另外一篇房地产从业人士发出的网文,统计出”华为年薪百万者超过1万人“。对这些说法,华为官方渠道没有进行回应。华为人的反应也很淡定。不淡定的是围观者,好奇宝宝们纷纷向华为家属打听并先入为主地感叹:“哇,原来你老公工资那么高!”

更有极端例子,据说某家属参照此网上收入,给自家先生算了一笔账,然后怀疑老公隐藏了五百万当中的四百万。夫妻互相猜忌,两口子险些因此离婚。

我想除了华为的相关人事和财务部门,以及部门主管以外,外界没有谁有超能力或特权,能对华为人的收入说得详细分明。

不妨让我——一个华为员工家属,从感性事例出发,看看华为的工资究竟高不高。

晚饭时,孩子说:“妈妈,我怎么感觉我不是爸爸的亲儿子,(我)好像是爸爸(的)干儿子,爸爸不是加班就是出差,不是出差就是加班,不是加班就是打电话,就是不陪我。”——这是我原文照贴的一位6岁小朋友对在华为工作的爸爸的抱怨。

有个华为员工的小孩,赶上父亲某天不加班,便会喜滋滋拉着爸爸在小区里遛弯,像是在“遛爸爸”。用孩子他妈的话说“是要给小伙伴看看,我也有爸爸的”。孩子们的这些抱怨和举动,既天真又让人心酸。谁不想下班时间能够陪伴家人孩子。关键是,华为的大部分员工,早上七点出门到晚上十点钟进家,遇上项目过点的时候,还得在办公室打地铺熬通宵。下班后回到家孩子已经打起了呼噜,第二天一早出门,孩子或许还没起床。有人又要说了,谁让你们拿那么高工资?或者说,大不了就别干呗。呵呵,说得轻松。职场和生活并不是简单的“是”或者“否”就能轻松选择的。

这份所谓的高工资里,包含了华为人舍弃了陪伴家人、陪伴孩子成长的时间。因为他们工作的忙碌,家中的另一半,华为家属们,不得不放弃自己原先的工作,回归家庭,照顾子女。孩子的饮食起居,教育辅导,哪一样都离不开家长的陪伴与监督。

三十来岁的C君夫妻俩原本都是华为员工,有个1岁多的宝宝。从前把孩子丢给老人照看,隔代抚养的不良隐忧随着孩子渐渐成长而凸显。两口子不得不做出选择。于是C太太放弃华为的工作,意味着这个家庭每年减少三十万元收入。从此C君一个人的收入要养活一家人。

像这样放弃工作回归家庭的华为另一半,并不在少数。孩子的成长和教育都耽误不起,华为员工的高强度工作,逼着另一方不得不放弃职业收入和事业成就感。

华为家属有几个共同点,其中之一就是“强大”。这强大既是心理上的,也是行为处事模式上的。家里很多事,比如买房装修、子女教育、陪伴、家庭琐事处理、人情往来等等都得靠家属自己去处理。另一半工作太忙,根本无暇顾及,渐渐地,华为家属(通常指女人们)也就越来越像女汉子了。从怀孕到生产,丈夫陪伴去产检的次数屈指可数。我当年“享受”过两次,第一次是指定亲属必须到场的“立体B超”。第二次就是生产。相比丈夫长期外派海外,从产检到分娩丈夫一直缺席的家属,我已经感到幸福了。

华为人的工资看上去很高。实际上,这收入背后不仅是他一个人的奉献,更是全家人的付出。这客观上造成华为家属群体对华为的依存度高,会更关注有关华为的新闻,华为的每一次露脸,家属们也会跟着傲娇一下。另一半工作的顺利与否,自然也牵动着家属们的神经。庞大的17万员工组成的华为人,家属人数自然也是不少的。华为家属群体,渐渐成为某种社会学上的现象:家属们独当一面的能力超强,但是其自身创造的经济效益却不能量化,这是一组充满反讽意味的“强与弱”的对比。家属们关心华为的业绩、以及每一步的发展;也熟悉另一半的工作、收入等情况。华为家属与华为公司,有某种程度上的同呼吸共命运之感。

经由网上文章的知识普及,很多人也知道华为的工资构成由三大块组成:基本工资、股票分红、奖金。这三块收入组成部分又都由个人所处的职级,具体从事的岗位,以及完成的项目绩效来决定。基本工资和配股数额,每个职级都有对应的上限。

2013年研究生毕业进入华为的D君,入职时起薪8000元,扣完五险一金后每月到手7000元左右,除去房租,生活费,能剩下一半还算会过日子。6个月试用期转正后,工资调整为1万元,比同时入职的本科生多500元。并且,在深圳本部与华为其他城市同时入职的薪酬是一致的。武汉的生活成本支出和深圳能比吗?显然不能。三年过去,D君只涨过一次工资。因其级别仅仅是起点级别——13级,暂时不能享受配股,自然也就没有分红。奖金则要看他的考评、以及项目完成情况。总体下来,D君每年的收入约20余万。他说,这跟他在其他互联网公司工作的同学的收入差不多,但后者加班却没有华为这么多。

以三年华为的工作收入,想购买深圳华为基地附近40平米的单间,约需200万左右。首付50万,月供接近万元。“暂时还没考虑买房。”D君说,脸上略微有些害羞的神情。

还没说到天价的优质学位房呢。深圳福田、南山两区优质学位房,每平米均价已经突破10万。以面积100平米为例,总价接近1200万。首付500万,贷款700万,20年月供接近5万。华为人特别重视子女教育,明知道经济方面的压力是赶鸭子上架,为解决孩子上名校的问题,也不得不咬紧牙关下手买入。

在高企的房价面前,再高的收入都是浮云。

网上转来转去的文章,只讲华为高级别员工的收入,确实令人炫目。这种高级别高收入的华为员工的家属被称为“大嫂”。大家羡慕之余,也没有太多的嫉妒可言。因为,不同的产品线,不同的岗位,不同的个人能力,或者是跟着不同的领导,完成不同的项目,都会让大家的收入有很大的差别。相比较而言,外派海外比较早的,个人比较拼的,或者善于跟领导处理关系的,性格活跃的人,能拿到好项目的人,收入就会好一些。就算华为年薪百万以上者有万余人,那也只占到公司17万员工的近6%。

华为在每年四月份开始发放上一年度的分红与年终奖。照理来说,地税部门应该喜滋滋迎接这一波不菲的税收。看着老公的辛苦钱,扣税之后少了一大部分,而作为公务员的邻居却在嘲笑华为老公的加班,身为家属的我们,怎会不觉得这个社会很荒诞?

从2014年起,从前的虚拟受限股渐渐退出华为的激励模式,而以TUP(Time Unit Plan)——时间单位计划,即现金奖励型的递延分配计划取代之。与从前的股权激励机制相比,这种股权分配的好处是,员工不需要支付股票本金。2015年度华为虚拟受限股票价值为6.81元每股,如果某员工获配1万股,按照从前的操作方式,员工必须自掏腰包68100元进行购买。次年享受分红。实行TUP之后,员工个人不再购买股票本金,但授予期为5年。前四年拿分红,第五年分红加兑现增值部分,股权激励终止。至于每年分红多少,则视上年度公司利润而定。分红最高的年份是2012年,每股2.98元。大家很是为此兴奋了一阵子。这几年回落至2元不到。股价与分红的比例,值与不值,每人心中自有一笔账,但税是一定要交的。这不,今年4月份,某部门员工的年终奖和股票分红税收已经交到东莞地税了。

多年前,华为总部从南山搬到坂田,当年在南山华为旁边卖报卖碟的小摊小贩、蓝牌车司机(非法营运)跟随而来。或许有华为,他们更好谋生。有个段子说他们纷纷呼朋唤友来华为坂田基地赚钱。“华为钱多、人傻,速来!”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多年前的这个老段子。

华为工资高吗?众家属、众看客,您怎么看?

(作者系深圳自由撰稿人)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华为员工家属:华为人收入高背后是全家人的付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