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专车司机独白:平台亏 我疲惫

专车司机独白:平台亏 我疲惫

各大专车平台资本市场掘金正酣,专车司机们却因一降再降的补贴纷纷出走。曾经“日进斗金”的辉煌不再,仍在坚持的司机们拖着疲惫的身躯为每日、每周的满单奖以及高峰期奖励猛踩油门。巨头们竞争依旧火热,但属于专车司机们的春天已悄然离去,越来越多的“被围堵”、“被钓鱼”现象让司机们更迷茫。

资本火热

平台烧钱变理性

滴滴快车司机杨阳依旧记得,滴滴与快的“一家亲”后狂发优惠券的场景。彼时,杨阳还是一名滴滴的普通用户,面对平台发放的优惠券惟有难以抑制的兴奋。如今,滴滴出行接连受到 苹果 公司和 中国人寿 的资本青睐,但已成为平台司机的他不再关心用户是否收到优惠券,身份转变后,杨阳更在意对司机逐渐下降的补贴能否重现。“打开手机新闻,滴滴获得苹果公司及中国人寿的融资消息还在首页,但这周的补贴政策似乎并未有太大变化。”

开滴滴快车超半年时间的司机胡刚也略显懊恼地表示,由于滴滴平台的奖励、补贴越来越少,平台扣点的比例却越来越大,加之本来快车服务已是0元起步、1.8元/公里的超低价格,扣除油费、车辆磨损等成本,能从中获取的收益微乎其微,“下周就不在滴滴平台了,或是去易到用车、人民优步,或是直接远离专车司机这一职业”。

杨阳的愿望很可能落空,因为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补贴下降是大势所趋,尤其针对司机端,Uber中国甚至今年初在各个城市增加了20%的平台扣点费用。滴滴与易到用车平台则纷纷减少了高峰时期的高倍奖励。

在滴滴出行总裁柳青看来,滴滴在出租车服务方面几乎占据100%的市场份额,在叫车服务方面的市场份额超过80%。“当你在市场上处于绝对领先地位时,补贴并不是最重要的事。”出身同一家族却身为竞争对手的Uber中国战略高级副总裁柳甄,在补贴上的观点与表姐柳青几乎一致,在近期获得沙特主权财富基金35亿美元投资后,柳甄表示,该资金中的一部分将用于中国部门运营,目标之一便是要于明年在中国专车市场超过滴滴出行,“Uber中国一直在削减成本,降低在司机奖励上的支出,或许‘很快’就能实现盈利,目前在每份订单上的支出同比降低了80%。我们正走在实现运营盈利的正确道路上”。

司机疲惫

无奈跳槽

补贴减少直接导致司机离场、跳槽。杨阳坦言,从各个平台对待司机的补贴态度与招募新司机的用心程度可以看出,专车市场对司机的需求依旧不小。平均150元/小时的回报、灵活自由的工作时间、海量订单接到手软等吸引司机加盟的宣传口号充斥在各大专车平台之上,包括在职白领、尚未毕业的大学生、个体从业者等在内的司机们仍对此趋之若鹜,只是,不少新司机还未熬过实习期廉价劳动力阶段便已放弃。

一周前,北京司机李文携价值10万元左右的现代汽车加盟易到用车平台。按照规定,李文需从起步价0元、1.8元/公里的“young!”类型专车服务做起,李文表示,易到用车平台会按照司机完成每单里程的距离长短,给予400-800不等的积分,当积分达到2万分后,才能升级从事价格稍高一点的专车服务。“如果是全职专车司机,按照每天完成8单获得4000分奖励计算,从young!晋升下一级需要全职跑5天,而像这样的晋升层级关系,易到用车拥有10余个级别,想要晋升必须加班加点去完成订单,疲惫在所难免。”

杨阳说,专车市场上轻松月入2万元的场景早已不再,想要获得高收入,加班完成订单是基本功课。若赶上节假日或特殊天气导致订单减少,即便苦熬加班也很难完成任务获得奖励,这也意味着,能月入5000元已算是专车司机的好“收成”。

面对这样的尴尬市场,不少司机选择离职或跳槽。易到用车司机韩磊最近新加入一个微信群中,成为圈中好友。像这样的微信群、QQ群韩磊已有8-9个,分别由来自滴滴出行、易到用车、人民优步等各个平台的司机组建。韩磊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这样的司机内部交流群里除了常规的吐槽之外,更多的是信息互通有无,比如,这周滴滴出行“满单奖”更容易完成,或是人民优步的高峰冲单奖励倍数更高。“几乎大部分司机在各个平台都会注册,哪个平台奖励更高就拉哪个平台的乘客。”按照韩磊的总结来看,专车司机更像是某些国外电影中的雇佣兵,哪里钱多去哪里。“耐得住性子的司机能在一个平台坚持数月,更多的司机几乎几周更换一个平台。”杨阳则认为,每个平台的业务模式、奖励不同,比如,滴滴和优步是派单,接单后几乎没法拒绝,易到是抢单,司机与乘客相互选择,灵活性更大。奖励方式上,滴滴和优步更喜欢高峰奖和满单奖,易到则客单价更高。类似这样奔走于各个平台的司机不再少数。

市场动荡

专车新政落地未知

没有一个职业像专车司机这样受到关注,曾经各大专车平台依靠补贴跑马圈地、迅速膨胀的繁荣为专车安全埋下隐患。在各个平台资本的助推下继续高歌猛进攻占各大小城市,频繁曝出的安全问题又让专车市场深陷“冰火两重天”。

近来,专车安全事故接连曝出,专车安全性再次冲入公众眼球。继5月深圳一女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后,6月滴滴平台再现安全事故,电竞玩家马玺清遭滴滴专车司机持刀施暴,造成伤口长达50厘米,左手两条手筋遭利器挑断。除滴滴平台外,Uber平台在3月接连被曝出车祸发生后,乘客受伤向Uber平台索赔无果的消息;同样的消息也发生在易到用车平台,有消息显示,北京李女士夫妇用易到用车去机场的路上发生车祸,车祸导致另一应急车道的私家车司机当场死亡,易到用车乘客受伤入院,随后的一个月时间,李女士向易到用车官方索赔多次无果。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今年上半年,媒体公开报道的具有代表性的专车安全恶性事件就有7起。在杨阳看来,专车与普通出租车相比,车辆硬件上的安全系数更高,发生车祸的原因大多是司机们为完成各类奖励订单疲于奔命导致疲劳驾驶。

安全隐患让专车及专车司机走上风口浪尖,多地频发的专车司机被围堵事件则让专车司机们提心吊胆。今年5月,西安市上演了出租车集体罢工抵制网约车的戏码,随后,西安出租汽车管理处又遭出租车围堵。据悉,此前武汉、成都、郑州等多地上演过此类事件。5月末,山西太原市汽车客运管理部门宣布,将开展为期3个月的出租汽车营运秩序整治行动。市民每举报一辆“黑车”可获100元奖励,其中,滴滴快车、专车等利用手机软件从事客运运营,也属于打击的范围。此举一出立刻引发热议,在专车新政即将出台的背景下,出租车与专车之间的矛盾再次被放大,而这一过程中,专车司机首当其冲。

杨阳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专车的出现对传统出租车影响巨大,主要原因在其价格过低,直接与出租车正面竞争,双方矛盾升级。事实上,这也是行业当前改革的最大难题,据悉,去年10月交通运输部正式公布《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后,正式文件迟迟未出炉,有业内人士分析,因改革牵涉司机、乘客、出租车公司、专车平台等多个利益关系,正式文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出台。

这也正是杨阳等一批专车司机们最关心的事情,毕竟一旦国家出台正式法规监管专车市场,规范化将会得到空前提高,但私家车很可能就此告别专车舞台,而从2014年7月诞生、规模在短时间内得到空前壮大的专车司机群体也很可能出现大规模削减,带来的市场动荡与现阶段的补贴下降相比或许更让人触目惊心。

北京商报记者 李铎 孙麒翔/文 CFP/图 李烝/制表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专车司机独白:平台亏 我疲惫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