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暴风冯鑫 & 脉脉林凡:那些最痛苦的创业时刻

前言:IDG 资本私董会第三期公开课请到了暴风科技 CEO 冯鑫和脉脉 CEO 林凡。经二人授权,在 IDG 资本公众号(ID:idg_capital)独家首发精彩现场实录。

冯鑫现场回忆了他创业10年 来最痛苦的创业时刻,以及他从一片灰暗中最终走出来的独门秘籍;林凡则分享了在“找人、找钱、找方向”三个问题上,很多创业者最容易忽视的 “真相”。

暴风冯鑫 & 脉脉林凡:那些最痛苦的创业时刻

创业之最痛苦时刻

分享人:暴风科技 CEO 冯鑫

推翻自己

我自己从 2005 年以来,创业已经 10 年,比较少去讲有关创业的事情。跟谦虚没有关系,只是我基本每年对之前一年的一些想法都会有很大程度上的推翻。另一方面,我也觉得每个公司、每个人的性格都非常不同,通用的经验不是特别多。如果做企业真有什么经验可以通用的话,其实很早柳传志老爷子就说过——“找人、找钱、找方向”,事实上事情都是围绕这三点来做的。

最灰暗的时候

暴风最困难的时期是从 2007 年开始出现端倪。公司前两年跑得飞快,但是 08 年从民房搬进写字楼,过了 100 人的时候就出事了。

2008 年 – 2010 年这两年是我创业最灰暗的时间。本质就是人的问题。在那之前我自己做产品做业务,但到了 100 人时发现没有任何业务是自己的,都是 VP 在干。所以公司到 100 人 是一个大坎。产品有 VP,销售有 VP,都有 VP,于是你开始跟 VP 处于讨价还价的状态了。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其实双方立场都会有一些分离,表面还是兄弟,但在具体业务上是对立的立场。

我在那整整两年中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所有人都告诉我不能越级去做事,不然让 VP 怎么活呢?但是我看着来气啊,很着急。好多 VP 甚至劝我说你今天应该知道 CEO 要怎么做,你要有耐心,等着大家将来怎样怎样。所以我一会儿觉得应该等一等,一会儿又很着急。因为外面很多竞争对手,竞争环境随时在变。

曾经痛苦到差点放弃

所以那两年我就是在跟 VP 的谈判、吵架和谈心中度过的,公司在那阵子基本颗粒无收,至少我的感觉是这样。后来到 2010 年春节的时候,我已经痛苦到有点不想干了,那时想法是我还不如打工呢!打工就没这些事了。但思来想去,最终觉得毕竟公司 200 多号人呢,说不干就不干了好像不合适,所以还是回来干。

重新启程我记住了一件事:公司每年至少有 1-2 个大目标要完成,这是唯一要做的事。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是谁在干我都要去看,如果他确实做到了,我也要仔细看是不是每一步都做到了,不能等到最后出结果的时候再说。如果感觉这个人做不到了,我就自己去干。我真的这么做了,2010 年过完春节,我开了一个会,立下一条规矩——“无功就是过”。那时我觉得我活过来了。

这一点直到今天依然没变。现在暴风大了,变成集团了,有 1000 多号人。但每年还是一两个目标。我认为真的把一件事干得很夯实,能形成竞争力,至少需要大半年时间。所以我自己也一样,虽然一个人会做好多事情,但是只有一件事是朝思暮想地不断去优化,这样事情才能干成

冯鑫闭关

2008 年,当时暴风估值 1 亿美金,但视频领域竞争异常激烈,甚至可以说在视频这个领域是没法玩了。刚刚也说到我差点离开暴风,后来活过来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我是怎么走出来的,这里可以分享一下。

我找到的解决方案,其实是一位朋友点醒我的——“形而上的问题,用行而下去解决。” 意思是,公司干不下去的时候,反问一下自己的初衷是什么。你可能会发现初衷也很操蛋——想挣点儿钱就是挣不到。这时候你可以去做一件你擅长并习惯的事,一件很具体的事情,要全神贯注地去做,连续坚持几天,最后就能从糟糕的状态里走出来了。

当时我是找到一座山,闭关了七八天,给自己重新做暴风的机会。假如暴风不是一个死的产品,而是一个兄弟——对于男人,兄弟是没法放弃的。这样再去想,如果我离开了、放弃了,可能就再没有一个比我更适合的人,能够把这个兄弟带到更大的舞台上。

软告网 CEO 刘旸:

关于冯鑫闭关的事,我也补充一点。当时我年轻气盛,拿了第一笔融资,公司做得还不错。但是每次 IDG 的投资人到我公司,上来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说你业绩做得还不错,但是这个东西到底是生意还是什么?你“光知道低头走路,不知道抬头看天”,整天忙来忙去。你什么时候能像冯鑫一样,去西山大觉寺看看玉兰花,一个月公司什么事都不管。这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当时公司一年有很多利润的时候竟然被投资人骂成这样。这个事引申出来的一个道理是:创业一方面要低头走路,每天把自己该做的事都做好,但也别忘了要时不时抬头看天,在执行层面之上,想好每一步的战略和平衡点。

暴风冯鑫 & 脉脉林凡:那些最痛苦的创业时刻

以下分享人:脉脉 CEO 林凡

最难的时刻恰如长跑的极限点

创业总有那么一个时刻,你会感觉特别孤独,就是不想干了,这种时刻如何克服?

我以前是体育出身,还是个国家二级运动员,所以我拿长跑来举例。进行一场 20 公里的长跑,当你跑到超过自己极限一段时间的时候,一定会体会到一种感觉:“我跑不下去了”,这很接近于创业到 “不想干” 时候的那个状态。我以前跑到 18 公里的时候,满脑子想的就是我为什么过来跑步,换句话说,你要坚持做的那个动力可能就是“你什么都不想,只是机械地迈腿、挥手,那时世界上所有东西都对你不再重要。”

创业很多时候,我们会焦虑、伤心,比如看到团队乱哄哄的,产品开始下滑,用户有很多负面反馈,等等。其实从本质上讲,都是因为外界给你各种各样的反馈,让你产生了坚持不下去的想法。这时候你应该抛弃外界,让自己处在一个很独立、很封闭的环境中,反复去问自己,“到底你的动力源自哪里?”,“你现在不想做又是因为什么?”  当真正排除掉外界诸多干扰以后,你才能下决心继续做下去,反之就很容易中途放弃。 

创业之 “找人、找钱、找方向”

拉人创业千万别拖沓

我刚刚从搜狗出来创业的时候,当时打算拉几个合伙人,技术、产品、市场、运营的都找了。我跟他们说,我有一个想法,要怎么怎么做,当时大家都说好!于是我说,既然你们都说好,那我先出去把钱找到,办公地方搞定,然后你们年终奖拿完出来咱们一起干!谁知道,等我拿了钱,办公室找好了,各种公司的手续也都办完了,年后再问,当时拉的几个人都婉拒了我。有的说家里人反对,或者老婆不干,还有其他各种顾虑的……最后我很被动,基本找的所有人都没出来。我只好又花了两个月时间,重新找一批人。

经过这个事,我得出一个结论:如果你找一个人的时候,他没有立刻决定要出来的话,这个人 99 %的可能性是不会出来的。创业毕竟是很大的抉择,如果当时没有想清楚,越拖就越想不清楚。所以拉人创业,如果没有说服到马上出来,或者承诺一个月就出来的情况,都不太稳妥。

挖人须备足诚意,开足火力

我今天下午还在跟一个人在聊,这个人我从 2014 年就开始挖他,挖到今天还没有把他挖出来。他其中已经有几次选择,跳过几次槽了,但每次都没有选择我这边。今天聊的时候,他很坦诚地说了他的感受。他说,我没有很强烈的被需要的感觉。于是我开始反思。我挖人的风格一向是讲公司愿景,好处、缺点,我把所有东西都告诉你,希望你想清楚以后,将来可以加入我们,真的认可这个方向,大家一起奋斗几年。这是我的出发点。

但其实从对方的角度去考虑,你并没有天天跟我说,我们公司就缺你一个,你再不过来的话,我们的事就干不成了。用雷军的话说就是,你跟他讲 10 几个小时,不信他不答应你。所以从我这个失败的经历中可以借鉴的是,挖人一定要有足够多的诚意、足够好的态度。像我这样,其实找人聊的次数也不少,但是分散在两年里面,我想如果集中在两周时间,也许他就过来了。

 自己的梦想和 VC 的梦想到底如何平衡?

在找钱这件事上,脉脉相对还比较顺。但我一个朋友找钱的过程就特别艰难。他找了几十家 VC,各方面都包装得很好了,就是没有人愿意投钱。其实找钱是一个技术活,也是一个艺术活。

这里面很关键的一点,很多创业者会在找钱过程中认为 “这是我的梦想,你们 VC 应该来支持我,因为我的梦想很伟大、很牛逼。但我想说的是,从某个意义上说,你不是在实现你的梦想,而是在实现 VC 的梦想,一定要把这个角度切对(真的不是 To VC 的意思,往下看你就会明白)。因为如果 VC 看到这个事情是他自己也想做的时候,他的投入度和关注度就会大大上升。那么,为了找钱,我就应该放弃我的梦想吗?在 “我的梦想” 和 “VC 的梦想” 中间怎么找一个平衡呢?

我始终认为,每个人还是要有自己的梦想,并坚持下去。只是当你跟 VC 有共同的 “坚持和梦想” 的时候,你是比较容易拿钱的,否则两边扭着,怎么都不顺。

举个例子,比如你创业做技术改造传统行业的事,去跟 VC 聊,可能发现他们并不感兴趣。为什么?

第一,有这样梦想的 VC 不多,因为本身懂技术的就不多。所以首先你得找到有这样梦想的 VC 去合作

第二,面对这些少数派 VC,你还要讲出项目真正的亮点。很多创业者只管讲自己的故事,从来不考虑投资人看问题的角度。

其实投资人去评判创业者,首先看这个事情够不够大,然后看你是不是能够完成这件事情。这是很多创业者一直忽略的一点,他总是在包装自己的项目有多好,却始终没有说明白 “为什么是我能做成这个事”。另外,有人背书,这个也极其重要。

 找方向——选择风口,还是选择坚持?

最后是 “找方向” 的问题。肯定会有创业者说 “最近什么热我就做什么项目呗,趁风口”(这才是 To VC)。这个论调并不陌生,从最早、也是人们印象最深刻的百团大战、千团大战开始,到如火如荼的 O2O、打车,再到今天的直播大战,这是一类人的选择,但我不认同。

关于找方向,我想说的是要 “坚持”,坚持这件事其实挺难描述。我们今天会看到很多成功案例,微信、滴滴等等,但风口浪尖的始终是少数,绝大部分的公司,在头三年的时间,都是在 “交学费”——可能是在这个方向上去理解用户,或是把员工磨合打造成为一支优秀的团队。

我在搜狗的时候做的比较多的是 PC,等到开始做脉脉的时候,很深刻地感受到 PC 的大部分经验在移动端往往是失效的,于是开始积累移动端的经验。再到第三年的时候,移动端的渠道跟如今的渠道又是天壤之别,所以这是一个不断变化、发展的过程。

所谓的 “连续创业者”,为什么他们在头一次或者头两次的时候,并没有很成功,但是后来越来越成功?其实也是因为在这个过程中间,他们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和想法,这就是方向和坚持。

犀利问答

Q1:一开始创业的时候,怎么找到比自己还牛的人?

冯鑫:创业过程中最痛苦的东西都来源于人,而且基本是自己人。

要想找到比自己更牛的人,其实我觉得不大可能。如果真找到那样的人,你要把股份让给他吗?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个真事,我确实把个人股份的一半都给了那个人,但如果你没有这个准备,找比自己更牛的人可能就是伪命题。一句话:找多牛的人在于愿意出让多大利益。

那是不是可以找某一方面比自己更牛的人呢?

大部分互联网公司的核心能力就是两个能力,第一是产品能力 / 规划策略能力,即能够把策略思考清楚并落地的能力;第二个能力是销售能力。CEO 天天要出去卖,卖公司、卖自己,招聘也是在 “卖”。对于这两个核心能力,如果有一方面比你牛的人,可以找过来,但是要考虑清楚他跟你是什么样的关系,他跟企业是什么样的关系。

Q2:创业过了几年以后,发现有的兄弟跟不上了,怎么劝走?

冯鑫:我创业到现在正好 10 年时间,公司的高层换了两波半,一开始的只剩下一两个,现在还在更替当中。

这方面我做得不算好,但是可以分享一个对我有帮助的事。当年我创业那会儿不像现在,创业经验可以说满天飞。所以我很感谢天使投资人蔡文胜,他 12 月份过来做天使,进来的时候做了一件事——跟公司的几个员工签了一个合同,规定如果他们在 12 – 18 个月之内离开的话,公司可以赎回股份。要不是这个合同,理论上讲,股份会持续到公司最终结束,IPO 或者被并购。所以最好是提前有份合同,对于中途离开的人,公司可以按一定的价格赎回其股份,这样也给公司节省了很大成本。

关于人才的去留问题,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 “安全感” 的配置。其实一个公司里,真正核心岗位也就两三个,这几个人需要有 80 分的能力,100 分当然更好,但如果是 80 分也不应该有安全问题;对于非重要岗位,60 分就够了,没必要去找 80 分、100 分的人;外面的人跟自己人比较,如果高出 50 %不到,还是选择用自己人。以上是我个人的观点,不适用于所有人。

【IDG 资本私董会】:IDG 资本推出的平台化营运组织,将最优秀、最杰出的创业者聚合在一起,通过教练带小组的形式,帮助创业者共同创造生活、事业上的成就!公开课是私董会的前序, 通过公开报名形式,现场模拟私董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暴风冯鑫 & 脉脉林凡:那些最痛苦的创业时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