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校园网贷令大学生上瘾:买台iPhone最终欠下4万

近日,南都独家曝光了高利贷从业人员通过网络借贷平台,向大学生提供“裸条”借贷,引发广泛关注。南都记者随后调查发现,“裸条”借贷背后活跃着的是一批 “网络催客”。事实上,“裸条”借贷也只是大学生疯狂借贷的乱象一角。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大学生分期消费市场的所谓春天到来,越来越多大学生投身小额 贷款、分期消费的热潮中,众多针对校园的贷款平台也纷纷到高校“跑马圈地”,导致众多没有独立经济能力却欲望膨胀的学生陷入连环债务危机之中。

设置高利贷陷阱的放贷者、借款上瘾的借贷者、手法五花八门的“催客”,共同构成了校园不良贷款的恶性循环。

分期消费成瘾,借钱还债滚雪球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专门针对大学生的各类金融借贷平台,正如雨后春笋般生长。

这些借贷平台,有的可直接提取小额贷款现金,有的提供分期购买手机、电脑等产品的服务,特点是零门槛、放款快、手续简单,只要有学生身份,就可以申请信用贷款。

据统计,仅是在互联网上为学生提供贷款的平台就可分为三类:一是满足大学生购物需求的分期购物平台,如爱学贷、趣分期等;二是单纯的P2P贷款平台,比如借贷宝、宜人贷、名校贷等;三是阿里、京东、淘宝等传统电商平台提供的信贷服务。

在P2P贷款中,放贷者与大学生的沟通方式众多。此前,一名被押下“裸条”者即告诉南都记者,刚开始她与对方是通过支付宝借贷的,后来转移到借贷宝。

有这些平台的助力,大学生也越来越习惯分期付款消费。上月,湖北某高校大三女生小杨就使用“趣分期”买了一台电脑,贷款共分12期,一期还300多元,每月利息30元左右,由于每月需要支付的费用不多,小杨并不担心会出现问题,“又不是借几百万,肯定可以还得起”。

云南师范大学学生小张则告诉南都记者,围绕这类校园借贷,大学里实际上已形成一条产业链。“很多大学生不熟悉申贷流程,专门有一些团队会负责帮学生填写申请,从中收取中介费”。小张透露,这些团队甚至可以帮助多次逾期未还的学生再次成功申请到贷款。按照规定,逾期未还者是不能再次申请贷款的。而这些团队成员,有的就是在校生,以发展同学借贷为己任。

“很多时候学生觉得每月几百块钱能还上,但实际上下月他还要花更多的钱”。小张说,很多学生只能再从别的贷款平台借钱去还款,雪球越滚越大,最后负债累累,无法偿还。

小张的同学小李,大二时曾在“爱学贷”上分期购买了一台 iPhone 6Plus,每月只有1200元零花钱的他分期付款,每月还600元。为了还贷,他又从别的平台提取小额贷款填补,同时用于支付其它花销。

最后,借款陷入恶性循环,小李辗转在五六个借贷平台借款,欠下债务4万余元。

“贷款是会上瘾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在校大学生告诉南都记者,大学生没有什么顾虑,来了钱就花,对利息也不在意,“跟家里要钱,家里会问东问西,很烦。”

一名曾经做过贷款中介的大学生告诉南都记者,在校园里,小额借贷有多种方式。除了通过网络贷款平台,还有信用卡借贷、私人高利贷以及抵押物抵押等方式,“抵押物抵押,比如你可以把手机作为抵押,我借给你4000元,连本带息还我4500元之后,才能拿回手机。”

看似简单的校园借贷实际上存在多种隐患。

为了保证学生能还款,这些借贷平台都要求填写学生的个人身份证、手机号码、学历证明等信息,有的平台还要求学生拍摄“借贷视频”及提供手机服务密码。

“我是×××,在××大学读书,我自愿遵循借款条约,愿意承担因此产生的风险……”一些借贷平台要求学生按照要求,拍摄有指定台词的视频,一旦欠款,放贷方就会将它提供给其亲友。“有了手机服务密码,可以提取通讯录来找你的亲朋好友”。这名曾做过贷款中介的大学生表示,高利贷、借白条等方式,都会存在个人信息泄露等风险。

滥用学生借贷,公司招兼职套现投资

南都记者采访获悉,国内大学生信用卡市场的火爆起于2004至2009年之间。

2009年,银监会发文禁止银行向未满18岁的学生发信用卡,已满18岁的学生要成功申请信用卡,须经父母等第二还款来源方书面同意。

此后,各大银行纷纷叫停大学生信用卡业务,校园网贷开始在高校“跑马圈地”。

从2014年开始,趣分期、分期乐、爱学贷、名校贷等多家专门针对大学生的信用贷款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随着校园贷款被越来越多学生接受,问题也逐渐显露出来。

南都记者获悉,有公司瞄准了学生容易申请校园贷款的契机,加之学生对个人信用普遍缺乏重视,专门招募学生在平台上帮公司分期付款买iPhone,以微薄的兼职费作酬。

从2015年9月开始至今,江苏徐州陆续有500多名高校学生以此方式,为徐州雨点贸易有限公司(简称“雨点公司”)兼职,雨点公司则将手机变现后用以其他投资,而学生买手机的钱约定由该公司偿还。

小李(化名)是江苏城市职业学院的学生,2015年9月他通过同学介绍去雨点公司兼职,“当时听说公司刚成立不久,招了学生做学校代理,在学校找同学兼职。”

“你可以买一台,也可以买两三台,分期可以分6期、12期或24期。”小李说,每单(买一台手机),学生可拿到100元兼职费,每期还款的钱,由雨点公司定期打给学生。

公开信息显示,雨点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7日,法定代表人程保平。该公司招募的兼职内容是,签约学生去趣分期、爱学贷等提供分期消费的金融服务平台上购买iPhone.

但在今年5月,雨点公司投资出现问题,很多学生开始收不到还款的钱。徐州市公安局方面回应南都记者称,此案目前处于立案侦查阶段,对当事人已采取措施。

采访中,南都记者得到一份据称是雨点公司相关负责人写给兼职同学的公开信。

公开信显示,雨点公司自2015年9月1日至2016年5月20日,找560个人买了1030部手机,然后变现拿去投资做生意。然而,“在社会的大熔炉里狠狠栽了一个大跟头,投资失败赔得本金加利息共300多万。”该公司称无力偿还,因此希望学生向相关平台申请延期。

小李告诉南都记者,“有的学生要还几千,有的高达1万多,学生生活费一个月才1000元,怎么说也还不上。”多名兼职学生告诉南都记者,雨点公司正是抓住了这几个分期平台不评估学生家庭和经济实力、直接向学生开放手机分期购买的漏洞,低价贱卖以学生身份分期购得的手机用于投资。而分期购平台的贷款利息很高,学生仅凭生活费自身无力自偿。

南都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有些学生实在没有能力还款了,最后也变成了一些借贷平台的校园“下线”,通过微信、QQ、贴吧等多种渠道,向身边同学推荐各类贷款业务。

放贷陷阱多多,零利息名不副实

校园贷造成的极端案例发生在2016年3月9日。21岁的河南牧业经济学院学生郑德幸在青岛某宾馆坠楼,他曾以28名同学之名欠下58.95万元贷款,最终无力偿还选择自尽。

2015年亚洲杯期间,喜欢足球的郑德幸第一次接触赌球。

赌球“时间短”、“来钱快”让这个出身贫寒的农村娃再也停不下来。但十赌九输,开始赢来的钱很快被输光,走投无路的郑德幸想到了贷款。

通过网贷平台,郑德幸贷了1万多元,可不到半个月,贷款又输光了。此时的郑德幸疯狂地想翻盘,于是开始借用同学个人信息,通过各种网贷平台贷款。

郑德幸先后借用、冒用28名同学的身份证、学生证、家庭住址等,分别在诺诺磅客、人人分期、趣分期、爱学贷、优分期、闪银等14家网络分期、小额贷款平台,分期购买高档手机用于变现、申请小额贷款,总金额高达58.95万元。其中最高的借款金额8万元、涉及分期平台12个,最低的为6000元、涉及分期平台1个。

去年10月起,他的同学不断收到“网络催客”的催款短信。“催客”们使用电话、短信不断骚扰,甚至还有人找到学校,威胁称若再不还款,就会报警,告到家长处,也汇报给学校。

东窗事发后,郑德幸曾向家人承诺,通过送外卖和分拣快递来还债,但这对于他欠下的高额贷款都只是杯水车薪。穷途末路时,他曾在各种贴吧发帖,要出售自己的器官来还债。据同学回忆,郑德幸生前曾4次企图自杀,但均告失败。今年3月9日,他从青岛一宾馆8楼跳下。

郑德幸24位同学的代理律师、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告诉南都记者,目前“校园贷”进入校园的方式主要是利用互联网平台,显著特点是主要存在在专科、三本院校。而“校园贷”的陷阱主要包括利息陷阱,高额的违约金、服务费、罚金等。

付建称,大部分贷款公司在宣传单上都会说得很好,比如“零利息”之类的口号,但实际上会从中介费、服务费等费用中扣除资金,这些数额比利息要高出许多倍。

上海巨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软件 解决方案 业务的公司,业务涵盖贷前咨询、后回款跟踪等。该公司刘经理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对“校园贷”情况进行了详细介绍。

刘经理说,“校园贷”70%的业务产生于互联网借贷平台,高利率是这一行业的显著特点。同时,大的平台往往有自己的催款团队。在大学生躲债失联后,他们可以通过线上、线下多种形式找到贷款人。大学生躲债方式往往是关闭手机、更换手机号、不去上课、到校外租房等。催款人可以在互联网上借用Q Q、人人网等交互工具找到借款人的同学、好友,进而找到借款人,甚至可以利用手机定位等找到借款人。

有时,催款人还会通过学生提供的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进行查询,最有效的办法是联系到学生家长,把学生借款证据交给家长,让家长交付欠款。有些催款人找到学生后还会威胁,拍些照片,或拿着能证明学生身份的东西交给家长,迫使家长还款。

刘经理介绍,“校园贷”往往贷款金额比较少,“几千块钱到一两万不等,超过三万的几乎不多见,两万已经是大额了。”所以,有些催款人目标大都只是拿回本金。

刘经理曾跟随团队在校园做过调查,了解到当前大学生每月生活费大多在2000元以内。现在消费场合太多,有些学生就会考虑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贷款。而他们贷款时,地推人员往往不会告诉学生该产品有多高的利息率,这就导致一些学生不能按时还款。

预防

多部门出台监管措施,律师呼吁加强教育

针对大学生借贷乱象和校园贷带来的各种问题,今年4月,教育部和中国银监会发布《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要求,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高校宣传、财务、网络、保卫等部门和地方人民政府金融监管部门、各银监局等部门要密切关注网络借贷业务在校园内的拓展情况,高校辅导员、班主任、学生骨干队伍要密切关注学生异常消费行为,及时发现学生在消费中存在的问题。《通知》还指出,要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实时预警机制。

今年5月,江苏省公安厅也发布预警,呼吁大学生办贷款小心陷入诈骗陷阱。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吴飞认为,学生群体容易被借贷方“盯上”的原因有三个。其一,群体庞大,一旦打入可为平台迅速积累用户;其二,学生群体社会经验少,易上当受骗;其三,向学生贷款有利可图,比如说借几千块钱,周息30%,在这种高利率之下,很少的钱滚几次之后,数额也会变得很大。学生虽然没有钱还,但学生的父母亲戚有钱还。

对于校园贷款与社会贷款的区别,吴飞认为两者从法律意义上讲区别不大,都属于民间借贷,且多数大学生都已成年,也很难援引青少年保护法的保护。

吴飞告诉南都记者,学生的借贷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抵抗能力差,确应加强对学生的保护,具体形式可以多种多样,但这种保护不一定需要上升为对借贷行业的监管,对学生的保护不能改变借贷行业的性质,保护应来自于家庭、学校和社会。

吴飞特别指出,学生有借贷需求,社会应该满足,但要教育学生理解现代金融的运行原理,理解信用体系的意义,理解自身的合法权益,对不同学生不同阶段的借贷行为给予合理指导和评估。“裸条事件中,学校、家长都有一定的责任,如果我们的教育给学生一定法律常识,也不会任由放贷者乘人之危,恣意使用学生借款人的裸照。”

“市场是逐利的,逐利并没有错,但如果没有良好的法律规范,就会变成丛林社会,我们的社会应该通过这样恶性的、侵犯人格尊严的事件,反思我们的市场生态,完善我们的市场制度。”吴飞说。

知多D

校园借贷方式

●网络借贷平台:可提取小额贷款现金,或提供分期购买手机、电脑等服务

●信用卡借贷

●私人高利贷

●抵押物抵押:以手机等贵重物品作为抵押,连本带息还钱后取回物品

校园贷款链条

学生→借贷中介(帮助学生填写借贷资料、收购学生分期贷款来的手机等)→借贷平台(可提取小额贷款现金或提供分期购买手机、电脑等产品的服务)→催客(以各种手段催促学生还款)→学生周边朋友圈(催客通过借款人亲友催促其还款)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校园网贷令大学生上瘾:买台iPhone最终欠下4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