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为什么VR性爱是对一夫一妻制的新攻击?

在VR性爱中,当裸体女郎在你眼前上下其手,你还可以抚摸她和她说话时,这算不算一种性消费的新形式?是不是对一夫一妻制的新攻击?

有关姿势,无关风月。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黑匣网的格调。今天这个话题看似敏感,但严肃点,我们讨论的是:VR性爱的伦理学问题。

为什么VR性爱是对一夫一妻制的新攻击?

VR色情女王Ela Darling VR性爱:性消费新时代的来临

色情行业正狂热地拥抱VR,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色情业胆大包天,从来都是新科技的尝鲜者。VR带来的沉浸感如此强烈,色情业怎会错过?保守估计,VR性爱会成为一个十亿美元的行业。

想售卖性爱?想体验性爱?横亘于这两类人之间的障碍,本质上都是技术性的,也有文化性的。还记得吗,1990年代,网络色情的泛滥曾触发关于一夫一妻制的大讨论。VR性爱呢?自然也会在年轻人中间引起争论。

为什么VR性爱是对一夫一妻制的新攻击?

目前,VR黄片和和传统淫秽视频的区很小。虽然一些工作室言之凿凿,推出结合Oculus Rift和三星Gear的视频,但唯一的区别也只是在哪里看。黑匣网认为,这些VR色情视频,身临其境的现场感还不像顶尖的游戏、视频那样出色,制作水准上,比《纽约时报》们的VR视频差远了。

虽然和传统黄片没有太大不同,但从沉浸其中的人的角度来看,无疑逼真多了,嘿,波多野吉衣就坐在你腿上呢!问题来了,当裸体女郎在你眼前上下其手,你还可以抚摸她和她说话时,这算不算一种性消费的新形式?是不是对一夫一妻制的新攻击?

为什么VR性爱是对一夫一妻制的新攻击?

一夫一妻制,到底是选择问题还是文化问题?

VR性爱的私人订制

当VR技术允许点对点约会和可感的网络摄像头反馈,一场大讨论就很可能到来。

美国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教授Richard Gilbert表示:“色情一直是技术创新的主要驱动力,所以我认为,专为二人打造的VR黄片将是必然发展,那种体验会有很强烈的吸引力。”

Gilbert教授预测,最终会有动作探测系统,VR中进行的动作就是人的实际身体动作的镜面。有了动作探测系统,你就可以在虚拟世界中拥有交互的性关系。

色情业是靠发布吸引大群体的产品来赚钱,而非针对个体。现在的工作室还未涉足专门定制的性体验。网络摄像头的广泛存在是因为硬件便宜,而模拟性爱要采用的技术则相当昂贵,这意味着不可能被消费者广泛接纳。对工作室和自由职业者而言,很明显,不可能马上会有投资找上门。黑匣网认为,这倒是一门好生意。

高级订制的VR性爱不会很快到来,这个现状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技术之上的文化争议得到解决。只要成本降下来,市场就会闻风而动。

虚拟性爱更让人满意吗?

在发表于《心理学与性》杂志的文章中,Gilbert和团队调查了《第二人生》中的性行为和态度。他们观察217位游戏玩家——大约51%的人现实中在恋爱,49%没有,43%的玩家有过性经历。

为什么VR性爱是对一夫一妻制的新攻击?

第二人生游戏

《第二人生》中,用户可以购买添加虚拟生殖器,与其他玩家投入性关系。研究者们发现,60%的受试者在《第二人生》中有过比现实更满意的性体验。

为什么VR性爱是对一夫一妻制的新攻击?

第二人生游戏

“其中有很多人会留恋。如果你进入这些虚拟世界,你可以和某人结婚。一些玩家身处的虚拟关系是他们的主要关系,而另一些则是对他们物理世界关系的补充。这就产生了很多问题,比如他们是否在欺骗。”

斯坦福大学Jeremy Bailenson在一些研究中证明,虚拟现实提升人们的“社会存在感”。VR让人觉得,自己的虚拟生活和现实生活一样重要,进而让人觉得在真实世界中应该按自己的意愿行动。

Gilbert说:“我问人们,是否会觉得他们的虚拟关系总有些虚假或刻意。在大多人心中,关系是客观存在。我们仍然无法确定地判断,在意识中,什么是‘现实’。”

我们喜欢一起玩

佛罗里达大学计算机信息科学教授Benjamin Lok表示,人们对虚拟现实的涉足尚浅,“我们才刚走进故事呢。”

Lok说:“人们在这些虚拟环境中度过的大部分时间,和看电影、玩视频游戏没什么不同。我们从研究视角发现的是,大部分人会认真对待。我们能说服自己,我们喜欢一起玩。”

某种意义上讲,叙事是这里的核心问题。如果被接受的叙事是虚拟性爱和真实性爱基本等同,那么在许多关系中发挥作用的一夫一妻制叙事会受到虚拟现实技术的威胁。另一方面,如果使用这些技术不被看作是欺骗,那么一夫一妻制叙事仍然完整,每个人继续和别人一起玩。

当然,在黑匣网看来,VR技术不影响围绕关系的文化规范是不可能的。正如约会软件已经改变了约会文化,约会硬件几乎必然要改变人们围绕性的讨论,促使用户在不同行为的重要性之间作区分。

但不要把讨论想得太简单。虚拟不总是虚拟,真实也不总是真实。

如Lok所言,虚拟现实旨在促进社会体验。性是重要的社会行为,围绕它起码有“一吨”社会规范,跨媒介的持续社交也有一个上限。

指望新媒介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是技术决定论,以为新技术不会改变我们的社交方式也是天真极了。

本文由黑匣网Dymoke据Sarah Sloat发表于Inverse的文章综合编译而成。

黑匣网首发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转载联络 service@heix.cn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为什么VR性爱是对一夫一妻制的新攻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