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钱要么不花,要么往死里花|蘑菇街合并美丽说的经验

商业与生活 :应该知道的商业变化 

微信号: xiaopeizhu8

钱要么不花,要么往死里花|蘑菇街合并美丽说的经验

钱要么不花,要么往死里花|蘑菇街合并美丽说的经验

Arrietty’s song                         Kirakira Quartet – aesthetic tones vol.1                                                                                           

6月15日,美丽说、蘑菇街、淘世界合并数月后,正式宣布将新集团命名为美丽联合集团,陈琪将出任新集团的 CEO。而美丽联合集团成立之后,将整合现在已有的资源,包括电商、社区、红人、内容等等,来服务于不同的女性用户。

2015年,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的并购大年,先后发生了四大并购案:滴滴快的、58赶集、美团大众点评、蘑菇街美丽说。而每一次并购,背后都隐藏了很多出其必趋、攻其必救的较量。下面是“ 商业与生活

”总结的,美丽联合集团6月15日分享的几个经验。

钱要么不花,要么往死里花|蘑菇街合并美丽说的经验

1、钱要么不花,要么往死里花。

蘑菇街创始人美丽联合集团 CEO 陈琪说,由于市场竞争和很多的事情,需要花很多的钱投放广告,用来发展品牌、增加和客户沟通的效率。所以,蘑菇街(现在的美丽联合)一直在组建一个如何花钱的团队。

他说,“敢花钱必须有一个前提,只有在用户周期上面的经济是转得通的情况下才能花钱。” 也就是说,当一个获客成本,在这个用户的生命周期里面能够赚出来的,才可以花钱。租房子,员工的工资等都是固定成本,比如获客成本是可变的。这也是为什么合并的主要原因。

“我们有一个理念,就是要么不花,要么是花就往死里花。这是什么概念?如果我认为这个循环是不通的,就不花,如果我认为是通的就往死里的花。比如我不会往地铁站里面每隔5个灯箱上一个广告,我们要搞就一台全是我们的。我们最近干的就是把北京一号线,一两个列车全部刷成美丽说了。这是我们搞法,要么不搞,要搞就使劲砸进去,我认为效率是OK了。”

(蘑菇街和美丽说的合并,一个关键因素就是钱。在当时资本寒冬轮盛行的情况下,美丽说很难顺利融到更多的钱。美丽说曾经买下《奔跑吧,兄弟》中的广告,这笔巨额支出,在很多人看来,其实是无效的。)

2、因为信任,所以投人

红杉资本合伙人周奎说,最早接触徐易容,当时在做“抓虾”,虽然我们认为他的“抓虾”肯定会抓瞎的,就没有投抓瞎。但是我们建立了很好的信任,所以我们很快就投资了后来的美丽说。

投资者投人,不是什么新鲜的理论。

我总觉得,美丽说创始人徐易容的总是运气差了一些。2005年,徐易容创建是一个RSS在线阅读订阅站点抓虾,是一个顺应潮流的趋势,我也曾用它订阅过豆瓣和歪酷博客。但随着Web2.0结束,抓虾也就失去了价值。而后来,美丽说花了大笔的资金想要做海淘“嗨购”,后来的事实证明,又做得有点儿早了。

3、看好趋势,就赶紧动手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说,2011年前后,投资蘑菇街的时候,是因为看好女性消费的趋势,女性掌握了家庭消费的60%到70%,而且这个趋势就是往互联网、往移动端转,这是非常明显的趋势。其实说到电商,那个时候电商本身大的平台已经都起来了,有一个移动化的平台里面有社交因素,有内容驱动跟社区驱动,再去驱动电商,我们看好这样的态势,就是在当时的时候。

4、提前看到趋势,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说,当时投蘑菇街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蘑菇街会做电商,当时只是看好蘑菇街上的图片社区。“现在看好像是很简单的事情,好像很一目了然的事情,但在几年前,能够看到用手机去拍这么多的图片,其实并不是一个这么容易的事情。”

他还提到,启明更重要的是看数据,当他们的一个同事提到,蘑菇街的用户数据涨得很快,他们就赶紧投了。

有些人总爱把趋势挂在嘴边。如果真有人看趋势看得那么准的话,那么现在他一定就狠投或者一点也不投VR了,但大部分人都是在试探着投VR。很认同最近见姚劲波,他说的一句话:“有时候,没有多有远见,就一步一步的下来的。”

5、 有野心的时候,就不需要说出来了

陈琪提到,蘑菇街刚开始的时候,大饼(蘑菇街联合创始人、蘑菇街支付与金融CEO魏一搏)当时说的最多一句话是,要是我们每天有5万的用户该多好。到了5万时候,他说我们要每天有20万的用户多好。20万的时候他说100万,100万的时候他想要300万,300万想到500万。到了500万他已经不说了,因为他已经有野心,不需要说出来了。我们团队已经到了不需要特别多的沟通,已经知道了每个人想要什么。

6、少抱怨,才有信任

魏一搏跟陈琪是大学同学,一起组队打CS。 很多的战队一年两年就解散了,虽然他们也有输的时候,队员也会抱怨。但陈琪总说,不要抱怨,网络不好我们换一个网络好的地方,要是因为技术不好就把技术搞好。陈琪有一个不找借口的气质,他也不喜欢找借口,做到就是做到,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他说,他们的团队比较团结,可以背靠背互信。跟一些公司的创业者、CEO聊,他们会分享公司的管理经验,比如200人的时候怎么跟合伙人搞好股权上的关系,500人的时候,高管怎么排座次,但在蘑菇街从来没遇到过。

陈琪提到过,他是一个喜欢把“丑话”说在前面的人。凡事先立规矩,在规矩之下,一切好说。所以,做事,还是要有方有圆。

7、第一次做,做什么都是挑战。

蘑菇街和美丽说合并后,在整合中,魏一搏的体会特别多。关键是,第一次做。因为都是第一次去做,团队的管理上,每多一个人都是带过最多的团队。比如有一块业务,北京的团队也在做,杭州的团队也在做,好几个团队都在做,但是合并之后,是要一起做,还是分给某一个团队做?分给谁,没有被分到的人都会有微词。这都是难免的。

8、有挑战的事情才有趣

岳旭强(前蘑菇街CTO、美丽说业务新负责人)在阿里的时候,正好经历了淘宝和天猫的集中整合,其中的艰难经历,他还犹记在心。他说,如果是在刚加入蘑菇街的时候,陈琪钥匙提到未来蘑菇街、美丽说两家要合并的话,肯定一下要把我吓跑了。因为自己不可想象要做这种事情。

但几年下来,每个人都成熟了很多。去年年底听到这个消息,觉得这好像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很有挑战。可能会有难度,可能经历的周期会比较长。可能有人一辈子不会碰到,碰到了为什么不做呢?

9、无巧不成书

贝塔斯曼龙宇提到,徐易容是她的斯坦福的师弟,当时,贝塔斯曼在中国买杂志集团,想做目录消费,想做电商B2C等等,就想美丽说。但当时,美丽说已经是一个非常热的案子。徐易容问龙宇,能不能承诺给她的价值。龙宇没做。

当时,曹毅在红杉,对龙宇说,相信你们对这个很了解,蘑菇街什么你也都看了。实际上,龙宇之前并没看过蘑菇街,于是赶紧找人去看,找的是庆生。庆生看了,就说,“这都是我们喜欢的模式。”

不过,后来曹毅离开了红杉,后来庆生加入了红杉。

龙宇说自己,前两天追一个案子,也是追不上了,我打电话给那个公司的天使投资人庄辰超,说希望下一轮优先考虑自己。结果庄辰超就问她,“这一轮想进吗?要吸取美丽说的教训,绝对不能让你站在我的对手方。” (庄辰超也是美丽说的天使投资人。)

关注商业,享受生活。

版权所有,商业与生活。

钱要么不花,要么往死里花|蘑菇街合并美丽说的经验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钱要么不花,要么往死里花|蘑菇街合并美丽说的经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