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网络霸凌、收费阅读和内容创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歪理邪说(wxieshuo) ,作者霍炬,虎嗅转载。

上次说过和菜头把槽边往事变成了一个完全收费才能看的服务。这算不算内容创业? Keso今天写了一篇文章 ,认为内容收费不算内容创业。我赞同Keso的说法,写作本身是不具备资本增值的意义的,因为产出是有限的。要产生资本增值,就只能在其他路子上做文章,而不仅仅是靠把内容做好。

不过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谈谈, 为什么免费的好文章会越来越少,以及为什么创造好内容的人逐渐把自己包裹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 。在我看来,互联网从一切免费的田园牧歌时代走到今天的封闭和收费,有两个主要问题。一个是网络霸凌,或者叫做语言冷暴力,另外一个就是盗版。

今天我们主要来说第一个问题,关于网络霸凌。

网络霸凌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这个词是Cyber bullying的意译和音译组合。传统上一般认为bully是发生在学校里面,小孩之间。但是今天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凡是受到一定关注的人,就必须面对和正视这个问题。

2015年1月,在Twitter发布上一年第四季度财报之前的电话会议中,面对缓慢的用户增长率,其CEO Dick Costolo发表了一番令人大跌眼镜的言论,他是这样说的:

“我们不断流失核心用户,因为我们没能处理他们每天都要面对的喷子问题。”

“我们对于自己平台上的辱骂和喷子处理上做的太烂了,而且我们很多年在这方面一直这么烂。”

真的有这么严重吗?真的有。众所周知,Facebook比Twitter封闭的多,Facebook可以更好的设置隐私,让你不喜欢 (或者不喜欢你) 的人看不到你的内容,但Twitter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Twitter更开放,虽然有Block和Mute功能,但仍然很难做到把对方关在你的世界之外。Twitter甚至发布了一段官方视频,教给用户多多使用Mute和Block,以及举报功能,防止自己受到语言暴力的伤害。

喷子们竟然改变了两家互联网公司的命运,这是非常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其实在这次电话会议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这个现象。2014年底,英国最大的报纸,《每日电讯》发表了一篇文章,历数那些因为网络暴力而关闭Twitter帐号的名人,从美国明星Zelda Williams,到英国著名导演、演员Stephen Fry,都是受害者。特别像Stephen Fry这种抑郁症患者,他甚至觉得周围充满了负面情绪,相信在公开在互联网上活动,对他已经成为巨大的灾难。

顺便说一句,我也是因为实在不喜欢这种情绪,才几乎不再用Twitter的,虽然它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互联网服务。去年,我开始把帐号加锁,并且不间断的拉黑人,从关注普通用户到关注媒体和我们本地服务帐号,比如市政厅、消防局、路况信息。这确实让我的Twitter干净了很多。

在微信帐号的写作者里面,冯大辉、和菜头这两位著名作者,都有在评论中羞辱读者和拉黑的行为,和菜头说,他在新浪微博有55万关注者,假设一个2000关注者的人攻击他。那么如果每天遭受攻击的次数是1%,和菜头会收到5500次攻击,而对方是20次。前者就算再豁达,也不可能完全忽视这种暴力,于是,时而他就会心态平和的回击一次。在我看来,这简直是对后者的一种体验教育,当他攻击和菜头的微弱声音,被和菜头放到几十万读者眼前的时候,大概他可以稍微理解一点和菜头被他攻击的心情。同样的道理,冯大辉会放出来一些评论,挨个回复“傻逼”。同样的道理,大咕咕咕鸡会用“挂人”的方式公开羞辱一部分令他不爽的人。

但是,攻击者实在太多了,靠这种办法根本对付不过来。更麻烦的是,你的读者往往很难理解这种感受,就算是喜欢你的那些人,可能也会觉得“你有点过分了”,“你膨胀了”,“你怎么这么小心眼”…

下面是我这几天的亲身经历,请看大屏幕:

网络霸凌、收费阅读和内容创业

这位royxy我是认识的,并且早在2014年就已经明确互相表示了不喜欢对方。但是我上一篇文章,就是关于“社会要宽容那些少数派,不要以宗教/传统的名义煽动仇恨”,又不幸被他看到了。于是这位和粘在鞋底的口香糖一般,无论你在沙地上蹭,水泥地上蹭,砖头上蹭,甚至砂轮上蹭,都怎么也蹭不掉的爷就又要发表一番评论。

我想我前一篇文章的意思很明确,我不会对一些人和所谓社会传统不符的行为进行干涉,也不会去“网络霸凌”嘲讽他们。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能有讨厌人,我所讨厌的人是一个个体,并不是因为某种属性而划分的群体。我不会因为一个人是同性恋就讨厌他,也不会因为他出生于某个城市就讨厌他,也不会因为他的社会地位而讨厌他。但,对于某一个特定的个体,我讨厌你,请你滚蛋,这完全是个人之间的事,也是合情合理的。我又没说过你打我左脸,我会把右脸递过去。但是,他非要曲解我的意思,写一句自以为有趣的话来让人不爽一下,这种自以为聪明的嘲讽法更是令人讨厌。

我想,冯大辉大概遭遇到十倍于我的这种情况,和菜头可能甚至会有百倍于我的遭遇。但就算和菜头见多识广,当他接管了宁财神的微博帐号之后,大概也不免吃了一惊。当时,和菜头这样说:“登录了他的帐号上去看了一下,满屏都是谩骂。感觉是有好多他的亲生兄弟姐妹对他痛心疾首,而且满嘴生殖器官。我不禁为财神心疼了起来,召唤来近800万粉丝,都是什么货色啊?这些人既不会买你的小说,也不会看你的电视剧,无非是找到一个可以踩名人的机会,可以体现自己的勇气与道德,让自己暗无天日的生活有那么一点盼头。”

不到这个地步,很难体会这样的感觉。做为稍微有一点点读者,但一点也算不得红的我,至少可以有一点体验,能够试图想象他们的状况,这时候会觉得真正的名人真是太不容易了。更糟糕的是这些人被认为是强势的一方,竟然大部分人们认为这些人挨几句骂没什么大不了的,应该“大度一点”,像冯大辉这样偶尔挨个骂回去的行为竟然还会遭到嘲讽……

要是在美国,你可以去跟心理医生倾诉一番,然后拿着诊断结果上法院。但在中国这条路走不通,以前大概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像冯大辉那样,挑出一些特别不顺眼的,放到数十万读者眼前,挨个回复傻逼,让自己稍微舒服点。这个办法有个缺点,它并不能阻止那些特别变态的人,那些家伙被骂了之后反而会觉得自己成功了,甚至从中得到极大的快感。但随着和菜头开始搞收费帐号,总算是又多了一种新办法。

虽然订阅和菜头一年的文章只需花199元,对于我上面举例的这位成功企业家royxy先生,这不值一杯酒钱。但我想他会不屑于订阅我写的文章,自然也就避免了一些尴尬。假如他非愿意一年花个200块钱来找机会骂我,那也也好过看完我免费的文章再骂我。和菜头在宣布收费订阅的时候,是这么说的“那些一毛不拔的大人,在消费完叔叔创造的东西之后,还要在留言里面指手画脚,丝毫不尊重叔叔的付出。于是,叔叔就变得很暴躁。”大概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我想大部分常年在互联网上创造内容的人,对写字赚钱本身并不很在意,甚至也不在意到底有多少人阅读他们创造的内容,但是的确不想花时间在这些令人暴躁的事情上。多数情况,我们更愿意跟互相能理解的人交流,写点文章,给一些互相能理解、有默契的人看看,足够了。前几年,我不再更新可以用RSS订阅的Blog,转而走向相对封闭的微信公众号,经过这次事件,我觉得公众号已经不够了,莫名其妙就通过朋友圈扩散到那些不应该看的人那里,给双方都徒增烦恼。

网络霸凌、收费阅读和内容创业

图:Twitter甚至做了一段视频,鼓励用户多使用block/mute/report功能,但是等你这么做的时候,还会有一堆人说你没风度。这个视频在: https://youtu.be/cqtvWzUW9GM

当然,微信已经做的很好了,其中神来之笔是“关注才可以评论”设置。在有这个设置之前,我的评论后台是惨不忍睹的。一般有人跟我倾诉觉得社会糟糕的时候,我会给他发几张截屏,让他看看,原来社会还是可以更糟糕的,他遇到的不算啥事。但我不愿意把那些评论放出来让喜欢我的读者也跟着不爽,就自己忍着了。有了这个设置之后,想要骂我,至少要关注一下我的公众号,其中很多人骂过之后会忘记取消关注。这样我就可以从容的在后台拉黑他们,以绝后患。

但是这种办法仍然无法阻止从其他渠道涌来的神经病们。比起大部分人,无论是我,还是大辉、和菜头,都已经是神经坚韧的了……最惨的受害者是那些知名度低于我们,刚刚开始试图创造内容的人,或者那些真正有抑郁症之类心理问题的人,他们轻则直接放弃创造内容这件事,重则会造成生活上的真实困扰。看标题图中那个可怜小人吗?很多人就真的是那样的状态。还好我不至于,我会拎着棍子等着他们。

当然,就算我拎出来一位打一顿,也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因为当事人会跳的更开心,甚至打出来的血迹还会引来更多苍蝇嗡嗡乱飞。不过,我骂了他们之后,多少会让我得到一些心灵上的宁静,用俗话说就是“我很开心”。

所以,我看最好的办法还是收费订阅,这样别管流传到什么地方,没交费订阅,你还就看不了我写了什么。如果有一天微信公众号推出了收费订阅功能,我一定会使用。哪怕只有100个人订阅,我就专门为这100个人写文章,恐怕会比现在更自如点。

喷子们把人们从Twitter推向Facebook,在中国的情况是把免费作者推向收费。我记得早先一段时间,有很多人讨论为什么过去的Blog作者们逐渐把Blog和自己的网站转移到封闭系统,对于我来说,这是最大的原因。我知道有人会说:“没事,你们不写,自然有人写。”前几年这个说法大概有一些道理,但看着Twitter糟糕的数据,这个想法恐怕不那么容易行得通了。并且这种行为是有示范效应的,一旦开始,就会越来越快,并且难以撤回。你看,为什么现在提供Rss的blog越来越少了?还不是一样的道理。

另外一个问题是当内容完全封闭之后,如何获得新订阅来源。一方面是如同我这样谈及起收费的《槽边往事》,令更多人知道此事。另外一方面,昨天“分答”上线了一个新功能,叫做“包场免费听”,我可以赞赏一个答案,比如花10块钱,这样获得给10位好友免费听的权利。等于是我花钱,请大家听。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模式,它表达了一种极其强烈的推荐态度,“我都花钱给你买下来推荐你听了,你好意思不听?” 在现实世界中,这类似于“这本书太好看,我买5本送朋友看”。它会是一个非常有效又精准的模式。总之,在收费阅读方面,还有太多可以探索的领域和模式,应该会很有趣。

我们可能要感谢这些喷子们。他们的行为实际上是促进了付费阅读市场的发展。在现实世界中,你要打算向一位歌手扔鸡蛋西红柿 (不是面) ,至少得买张门票去看他的演唱会。但在网络世界上,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做到,这显然不公平。 喷子们逐渐消灭了开放的、免费的内容,互联网逐渐变的封闭,越来越多的东西开始收门票。

你看,Twitter CEO所说的并不是托辞,这就是看上去风平浪静的水面之下的暗流、冰山下的真相。但这股暗流最后竟然促成了收费阅读,甚至是内容创业……更没想到的是,中国特色的帐号实名制、绑定手机号、微信一个设备一个帐号等等措施反而是件好事,因为他们一个ID被拉黑之后,再注册一个成本很高。你看,Twitter现在不也强制要求绑定手机号了吗……真是所谓“祸兮,福之所倚“

内容创造迟早会都变成收费的,这件事我非常确信。但无论是不是收费,如果你觉得需要有个更好的阅读体验,不妨试试看我很喜欢的这个App,叫做“即刻”,你可以用他订阅各种主题列表,然后混合起来获得更新推送。这是在今天这个封闭环境下,最接近过去Rss阅读器的东西了。特别要声明的是,这不是广告。我自己非常喜欢它,还分享过我的订阅列表。

本文来自霍炬的微信公共帐号“歪理邪说”,用微信添加 wxieshuo 公众号。转载必须保留作者、公共帐号信息,内容必须与本文保持严格一致,本公众号一切内容禁止摘编、衍生及演绎。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52758/1.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网络霸凌、收费阅读和内容创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