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四川在线刊文:“副镇长开网约车”不必上纲上线

四川在线刊文:“副镇长开网约车”不必上纲上线

副镇长洪升驾驶的车辆。

38岁的洪升,是安徽黄山歙县王村镇副镇长,5月中旬,身处困境的他在滴滴网络约车平台注册成为车主,6月15日上午9时许,他在上班时间接单时被查,同时被举报至纪委。(6月19日《北京青年报》)

又看到一名基层公务员因生活所迫而干起了兼职的事例,这也不是第一起,以前就出现过基层公务员因为入不敷出而利用晚上时间踩三轮车搞创收来补贴家用事件,还有湖南公务员回村里租种农民土地来增加收入的事情出现。他们也都不是第一起,也不可能是最后一起。也许有人会问,这些基层公务员真的这么穷吗?这么穷为什么还不辞职?其实公务员也只是一份职业,和其他职业一样,不可能保证每一个家庭都幸福安康,如果因为收入低一些就辞职,那么还有人干活吗?

就目前来说,每月3000元的收入似乎已经不算太低,因为全国还有很多人未达到这个水平。是的,这话也对,对于那些一个家庭中有四五个领工资的人家来说,生活完全可以达到小康,就是达不到小康,也不会差到哪去,但前提是领工资的人要多,最少两人以上,如果一个家庭中只有一个人有收入,就是每月达5000元,相信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特别是如果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时,再遇到个家人生病,直接就可以被划归到贫困家庭群体里去,不管是不是公务员还是其他职业,全都一样。

四川在线刊文:“副镇长开网约车”不必上纲上线

副镇长洪升和他的儿子。

公务员,作为一个特殊群体的存在,受到的约束相对比其他行业要多。加之受中国几千年封建思想的影响,认为公务员全都是干部,是当官的,肯定是有油水的,再加上计划经济时代一个公职人员在政府工作就可以养活全家的先例,让很多群众认为公务员这个“铁饭碗”怎么可能会与贫困搭得上界。还有,大部分公职人员都爱面子,就是再贫困,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这就使得这个群体内的贫困家庭和贫困人员一直不为外人所知,这个群体内的人生活得到底怎么样,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按照现在的生活水平,除了那些高薪聘请的公务员和相当级别的高级公务员,又有哪个公务员能够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自己的工资能够养活自己及全家?

网约车对小县城来说确实是个新鲜事物,但对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包括一些二三线城市来说还真算不上新奇。按照“法无禁止即可为”的法则,网约车才有了生存的空间,再加上传统出租车的局限性,被网约车淘汰那也是早晚的事,因为市场经济才不会管你那么多,只要群众需要就是最好的理由。在法律法规还未对网约车进行定性的时候,谁跑都不能算违规违法,更别说人家确实生活困准。

对“副镇长开网约车”,个人认为还真不必上纲上线,人家开的车是自己的,他住在城里,工作在乡镇,每天开车上班烧的也是自己花钱买的油,那天他是要在城里开会,在等待开会的时间接个顺风单还真不能算违纪,因为截至目前还没有哪一个条例规定公务员上班路上不能载人,尽管这是有偿行为,但也一样,没有禁止的事別人为什么不可以做?只要不是有违公序良德,只要没有损害群众利益,何必要对他雪上加霜?

这个事件也在提醒着我们当地的党委政府,还是要重视对基层公务员的关爱,一个副镇长的收入尚且不能保障自己的生活,那么更多的普通公务员又会是个什么样的状况?只有加大对基层公务员的保障力度,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才能让他们更安心地工作,更好地服务基层服务群众。

本文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齐亚伦_NT4779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四川在线刊文:“副镇长开网约车”不必上纲上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