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8年老投资人 寻求互联网摄影最优解 走2次弯路后 迈向社区电商模式

8年老投资人 寻求互联网摄影最优解 走2次弯路后 迈向社区电商模式

文| 铅笔道 记者 贾民将

导语

进入摄影行业时,罗斌自认“犹如导师般的身份,进入了一个很多人认为混乱的行业”。

不料,曾经做了8年投资的他,模式转型2次,才逐渐往创业的最优解靠拢。

第一次,他成立摄影师预约平台“约拍啦”,定位15~35岁女性人群。但大举拓展线下体验店,门店成本是不可承受之痛。

第二次,他连撤掉体验店,转为淘宝模式,只做预约交易环节,用户一键下单,摄影师包办服装、化妆。然而,100万月流水背后是补贴大战的重负。

去年10月,一次飞机上的遐思,让他自以为找到了摄影行业的最优解:“社区+电商”。

正在打磨的最新版“约拍啦“将改为导购模式,由摄影师、网红、编辑撰写攻略,介绍摄影行业消费过程,从而促进交易。

8年老投资人 寻求互联网摄影最优解 走2次弯路后 迈向社区电商模式

注: 罗斌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

创立“约拍啦”

2012年的一天,东单一家影楼里,罗斌带着女友拍婚纱照,他已交了全款。

但现场,除了一堆脏衣服免费之外,别的一套要加600~800元;早上化妆,一支防掉妆80元,得来8~10支,如果不付费,化妆师会磨叽着不化;修片,一张照片200元……

“像一只被宰的羊,一刀一刀被剐。”罗斌非常不爽,要求退款。对方也不客气,回一句,有本事去找律师告他们。这句话让罗斌的火蹭地上来,所有的不满一下爆发:“我一定要把你们影楼行业给灭了。”

这种不满也与罗的身份有关。他2007年毕业,就踏入了投资行业,先后投资了乐视网等大型互联网企业,旗下鸿憬投资的项目失败率为零。

2014年5月,一位朋友找到罗斌。对方在新疆小规模做摄影师展示平台,这让罗对摄影行业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此市场不小,对手也不多,就2~3家。 罗查了很多资料,觉得O2O摄影平台是个不错的方向。

除了自己亲身体会过的糟糕经历,在传统影楼,客户要咨询、交费、选衣服、拍摄、选片、取相框相册,至少要去影楼6次,交易效率低下。“就连咨询环节,客户都要在当地城市跑上一天,把有点名气的影楼都看一遍。”

于是,在2014年8月创立“约拍啦”,罗斌定位中高端人群,以15~35岁的女性为主,客单价2000~3000元左右,品类全面,如儿童摄影、母婴亲子、个性写真、旅拍频道等。

品类的全面,是考虑到用户的获取成本,“很高,占到收入的20%”。“一个人拍完婚纱,影楼就会流失掉这位用户,但她可能还会有儿童写真、旅拍等需求。”

双重打击

2015年1月份,“约拍啦”第一版产品在PC端上线。消费者需先选择摄影师、服装、化妆师、拍摄场景等4步,方可下单预约。

做产品的同时,罗斌也一手筹备各地的分公司,做本地化运营,如推广、服务。“当时认为模式没问题,就想一下在全国铺开。”罗在北京、广州、成都、乌鲁木齐、西宁等5个城市各开一家店。店都在商业集中之地,如北京的在崇文门,成都的在高新,面积平均300~400平方米。

上线之后,令罗苦恼的是,用户下单过于复杂,走完4步需半小时以上。“消费者要从1000个摄影师、1000套服装中,挑选出3套服装。”“他们更希望一键下单。”

祸不单行,线下也遭遇了问题。线下配备大量人员,如销售、试装人员。尽管比影楼服务上有所提升,但成本也高。最重要的成本在3方面:营销成本、店面租金、人员工资。“投入产出很不划算。”

到了2015年6月份,5家店陆续被撤掉,“模式没有跑通之前,步子有些快”。

罗斌花了很长时间才想清楚:客户关心的不是服务,而是照片是否好看。“她们可以忍受穿着婚纱在大冬天站着拍,坐最破的车也没问题,但拍出的照片一定要好看。而我们的大部分精力都没用对地方。”

体验店并不是最优解,它只比影楼近了一步。“任何行业深度思考后,都能得到一个最优解,跟数学公式一样。”

简化环节

想通之后,他决定只做预约交易环节,将服务简化。9月份,“约拍啦”微信端再次上线,“类似淘宝”,客户可直接预约拍摄时间、一键下单。服装、化妆等配套由摄影师准备。

每位摄影师都有个人介绍、 30~40秒的视频介绍、作品等,客户还能看到其历史评价、消费信息。

从1万名摄影师中选出1000多名,罗花了3个月。方式是创建微信群,在群里讲课。罗请市场上知名的摄影师,将自己拍摄技巧分享出来,1~2周讲一次,最后建了几十个群。

这次上线后,平均下单时间降到10分钟。

紧接着,罗斌在北京做了一段时间推广,如微信、微博、百度、粉丝通、管理通。除此之外,还有线下地推,地点有幼儿园、医院门口、甚至婚姻登记处门口。

最初主打儿童写真。“这个品类更偏轻决策,不像婚纱照周期偏长。而且很多家长有从网上找摄影师的习惯。”

单月流水超过100万。但成绩的背后,是罗斌的担忧。

“流水意义不大,因为做了很多补贴。”补贴能把量做起来,但钱烧得很快,当时“约拍啦”补贴5%。与此同时,数家同行补贴致死,它们每单少则200元,多达1000元。

摄影是低频行业,本不适合补贴。另外,摄影是非标准化的产品,没有一个市场公允价,所以补贴1000元,客户也没感觉。“不像打车13块钱起步价,补贴1元,消费者都觉得拿到了便宜。”所以“约拍啦”补贴了2~3个月,就叫停了。

社区+电商

10月的一天,在飞机上,罗遐思之间,突然想到一本以前关于粉丝经济的书。 罗突然想到,粉丝经济很适合摄影行业。

恰好在微博,很多摄影师靠口碑生存,70%订单来自老客户,这是典型的粉丝经济,“他们有500个铁粉,生存就保障了”。

之前,所有人都知道互联网有机会,但就是找不到解决方案,这层窗户纸一直捅不开。 而此时,罗很多苦恼的事情一下打通。 “做交易环节,需要很重要的信息铺垫,这就是社区。先做铺垫再做交易,事情会容易许多。”

从10月开始,罗花了2~3个月时间,几乎把国内各行业排行前5名的App研究了一遍,尤其是社区+电商的平台,如小红书、宝宝树、美啦。他得出一个重要结论:一定要做社区+电商模式。

“摄影行业,应该是一个社区加电商的模式,而不是单纯的只是一个交易环节。”

随即,罗斌与“米拍”的王强接触。“米拍”是一个纯粹的摄影师社区,聚集了20万的摄影师。社区内,摄影师之间互相调侃,交流作品。

“米拍”可向“约拍啦”输送大量优质摄影师,今年3月,“约拍啦”和“米拍”正式合并。

同时,罗斌想将“约拍啦”改为导购社区。“客户都是小白,比如他们想去马尔代夫拍婚纱照,但哪个岛好、什么时间点去最佳,都不清楚。”

罗斌认为,在高端服装品牌,会有买手告诉客户所适合的衣服。那么在摄影行业,同样也需要有人把经历写出来,给之后的人参考。 摄影师可写攻略,发展自己的粉丝,形成一个PGC平台。

想法成熟后,罗花了3个月时间,去打磨产品原型。同时,“约拍啦”在成都建立了自己的技术、运营中心。“成都人力成本是北京的40%~50%,租金是北京的20%左右。”

“成都很适合我们。”微软、IBM、BAT等大公司都将研发中心设在成都,培养了足够多的技术人员。这里也是全国摄影行业比较发达的地方。

目前,“约拍啦”产品还在测试,预计6月底发布。此版多了导购社区版块,为社区+预约模式,同时,客户可供选择的摄影师也有了个性化分类:如黑白摄影、私房摄影、二次元等。

未来,罗斌还会继续改革供应链,整合上游资源,如培训、旅游、器材电商。“更多地解决摄影师的后顾之忧。”

8年老投资人 寻求互联网摄影最优解 走2次弯路后 迈向社区电商模式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8年老投资人 寻求互联网摄影最优解 走2次弯路后 迈向社区电商模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