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中兴美国受困:一家企业无法战胜一整个顶尖产业链

中兴美国受困:一家企业无法战胜一整个顶尖产业链

中兴正在运用自己全部的商业智慧应对这次的困局,因为以一家企业之力实难匹敌一整个顶尖产业链。

事情缘起于中兴通讯因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可能将遭到美国商务部处罚。美国商务部以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规为由将中兴通讯公司等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限制中兴在美国的供应商向中兴出口产品。至于违反美对伊出口管制政策,这事实上是一桩陈年旧案,2012年中兴曾涉及与伊朗一家电信运营商签下价值百万美元的电信设备合同。随即美国对此展开调查,而这批设备中兴并没有交付,即便如此,四年后依然遭遇了来自美国严厉的惩罚,这一纸限令给中兴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

中兴不过是一家电信设备和手机企业,美国方面的损失被均分到了几百家供应商身上,中兴却要面对100%的损失。没有一家中国IT整机企业有能力对抗美国的产业链,也不可能对抗美国政府。只要禁运时间足够长,中兴的现金流就会断裂,客户也会流失,完全有破产的风险——这是无需回避的事实。

作为一家企业中兴怎么会成了美国政府砧板上的鱼肉?这其中有美国对中国高新技术产业有意遏制的成分,更有大国政治经济利益层面的博弈。

美国政府为何对中兴如此苛刻

虽然中兴犯错在先,但是此次美国政府四年后突然发难并且惩罚的力度也是过于苛刻,这不禁让人产生了美政府是否“别有用意”的疑问。

中兴从事的是电信设备和智能手机领域,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伙伴数以万计,非常复杂,其中,仅仅来自美国的上游合作伙伴就数百家,其中不乏微软、高通、TI、Intel、Oracle等厂商。更重要的是,其中部分关键产品是美国独家所有,这就意味着这次的惩罚对中兴的打击是巨大的,直接影响正常经营。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中国、还是其它国家,无论是中兴、华为还是其它下游厂商,都有绕不过去这道门槛。

事实上,行业内违反美国禁令的厂商不止中兴一家:比如,2012年,路透报道,爱立信因其私自将古巴的破损设备去除可识别标志并伪造文件后运到美国整修,修好后再经由巴拿马运往古巴,违反了美国对古巴的出口限制,被美国商务部罚款175万美金。最终以罚款了事。

之所以对中兴如此苛刻,首先是由于中兴是中国厂商的身份,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信息产业竞争近几年有升温趋势,中国政府也开展了去IOE行动,产生更多摩擦是必然的。此外,美国正值大选期间,中美问题永远都是两党之争的重要政治筹码。不幸的是,中兴这次恰好赶在了中美竞争逐步显性化、美国大选的双重枪口上。

这当然是中兴不能承受之重,虽然,中兴、华为多年来在技术上已经不断进步,在全球PCT等专利申请量上中兴已经成为全球前5的企业,在专利战上已经没有明显劣势;但是,一旦面临这种更加严峻的局面,在美国政府介入的情况下,意味着要单家企业面对整个美国的产业链,况且,美国还处于这个产业链的顶端,具有统治力。

无疑,这是中兴们难以承受的,也是中国产业链目前难以承受的。

一道禁令高墙挡住了中兴也挡住了美国厂商

美国这次的禁令是否只损人,完全利己?事实上,这道禁令高墙挡住了中兴,也挡住了中兴的美国合作伙伴。

根据近日的消息显示,与中兴相关的美国供应商将也受到了财务打击,影响最大的是高通和英特尔,光高通一家就将损失近4000万美元的利润。美国芯片市场股价较整体市场跌幅较大,其中Oclaro股价下跌15%,遭遇两年最大下滑,收入也同样下滑。硅谷新贵Acacia,中兴的采购占到了Acacia销售的25%。甚至会影响其IPO。该限令也将影响到中兴通讯的相关半导体供应商。AppliedMicro曾在2013年因OTN和高性能PHY芯片荣获中兴通讯授予的“年度供应商”奖项。Microsemi收购的PMC-Sierra也曾为中兴通讯供应OTN半导体。

可以看到此次美国对中兴的禁令所影响到的不仅仅是中兴,中国经济学者杨歌为Seeking Alpha撰文《ZTE Plays Contrite As U.S. Sanctions Loom》,认为中兴请美国供应商申请出口许可,并表示正与美国政府积极沟通,表现出“悔悟”之意,认为美国对中兴的制裁过于严重。美国应承认并意识中国企业正国际化的努力,遵守国际法律和标准。

根据3月17日华尔街日报最新刊登了一家美国小供应商CEO的告白,明确职责美国政府对于中兴的限制实际上是将他们置于死地,表达出对政府的强烈不满。美国供应商在此次事件中受到的伤害也是美国政府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

企业与国家的博弈需要更多智慧

当然,此次禁令最大的受害者无疑是中兴,其他美国厂商受到的局部伤害,而中兴所承受的则是来自上游顶尖产业链100%的封锁。

因此,企业与国家之间的博弈值得我们深思,如何运用商业社会度过难关这不仅仅是中兴要思考。

近日苹果也受到美国FBI的调查,而Google和Facebook等则受到欧洲政府的反垄断、反逃税调查。与中兴相比,它们在处理政府关系的时候要更加成熟老练。

比如,苹果很熟悉美国的政治力量,有大量的政府游说团体,加上硅谷整体的舆论支持,虽然受到调查,但是不难进行反击;而Google等在欧洲面临调查之前,就进行了很好的避税行为,也进行了大量的媒体和政府公关,所以很多调查往往不了了之、或者大事化小。即使是IBM、高通等在中国受到了更加严厉的调查,但是,最终在美国政府的出面下,双方也很快达成了和解。

而中兴还是一家已经国际化多年的企业,在近期欧美发起的反倾销调查、337调查等经济博弈中多次获胜,在专利诉讼中,也胜多负少、打退了多次InterDigital 、Vringo的骚扰,最终达成了比较合理的协议。但是,这次不同的是,这不是一次纯专利竞争,也不是一次纯经济的博弈,是一家企业面对一个产业链和政府的博弈,需要更多的智慧和耐心,妥协是无奈、但也是必须的选择。继续拖下去,潜在损失难以衡量也于事无补,这是中兴的客户们和中兴自身都不愿看到的。相比之下,美国以国内法延伸到国际贸易当中是否合理,不是企业所能解决的,也是联合国这些机构所不能解决的客观事实;同样,美国产业链的比较优势会较长时间内存在也是现实;中国产业链之间合作不够、即使在这种时刻也不乏恶性竞争也是现实。

这是中兴们必须吸取的深刻教训,而这一次中兴的学费应该不仅仅为自己而交,而是为所有准备走出去的中国厂商们而交。(本文首发钛媒体)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中兴美国受困:一家企业无法战胜一整个顶尖产业链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