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因他爱他(Internet)

终于让广告文案们扬眉吐气了一把

还捎带脚

救活了喘着一口气等死的平面媒体

谁说传统媒体没有救世主

接二连三登上热点的纯文案

似乎让绝望的广告人看到了曙光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在各种花式文案的撩拨下

原本只盯着手机屏的低头族们

终于从4、5英寸的小屏上

挪开那双死鱼眼

正眼瞄了一下long time no see的报纸

不是因为有头条有八卦有绯闻

而是因为频频亮相

整版整版刷存在感的纯文案式广告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这些只靠文案发发功

不用美术费大劲的广告

或直白或悬疑

或纯到家或污到底

或明目张胆或指桑骂槐

……

招来的围观群众是越来越多

成功满足实效广告的一条评判标准:

看热闹不嫌事大

吸引眼球就是硬道理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而创作这样套路的广告

往往idea一出皆大欢喜:

美术开心

文案不费力

甲方感觉见了效

乙方的成功案例又多了一条

这一切的一切

真的意味着:

文案们的黄金时代来临了?!

文案翻身做主的好日子到了?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根本不用辩证着看

只要稍微动点脑走点心就知道

这种文案踏马都是什么玩意

一个个打油诗级别的顺口溜

在引起现象级追捧同时

让创作这些厕所文学的文案

却个顶个觉得自己诗仙诗圣了

真心觉得可以甩奥格威几条麦迪逊大街?

我想文案们真应该想一想静静

看看以前文案们写的文案再吹牛皮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真不知道现在是文案是白痴

还是文案把观众当白痴

完全是厕所写满墙的WC文学衍生物

竟成了衡量职业CW的及格线

不能因为押了几个韵又凑巧上了报

就觉得自己文案瞬间土豪了!

如果那样的话:

失物招领、征婚启事……

都可以试水文案金句奖了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垃圾供在博物馆里仍旧是垃圾

如果觉得用顺口溜形容这些文案太low

那好

我给你抬高一个级别——

充其量也就是打油诗的水平

当然诗也分五言、七言

还有喜闻乐见的经典三句半

这些茶余饭后闲扯淡的助兴文字

只会是广告文案的佐餐

永远不能转正为传播的主心骨

更不可能担当广告的顶梁柱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广告文案再这么玩下去

和90年代风头无二的点子公司

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走的都是哗众取宠的非主流路线

走肾不走心

都妄想着一炮而红

而没有人愿意俯身精耕

本质和路易十五的小三蓬巴杜夫人一样:

“我爽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凡客体的一波流

或许可以算文案复兴元年的代表作

但现在谁还会把它当作一场经典的广告战

爱跟风

爱短平快

爱没营养的文化快餐

爱谁谁

但这肯定不是文案记忆里的

“广告恒久远,一句永流传”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好的文案

有洞察

有内涵

有智慧

不浮于表面

不是耍小聪明

不是打打嘴炮一时爽

不是卖大力丸吆喝一声换一个地方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而是隔了若干年后仍会再度想起

觉得他仍旧能叩动心门

是一个职业叫文案的人

值得用一生去努力的方向

现在越来越多的纯文案广告

不但毁了文案本身

也在砸文案甚至是广告的招牌

让本就觉得创意不值钱的客户更加坚信:

做广告,不需要PS

PPT就可以胜任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恶性循环的后果只有一个:

世间多了许多走过路过不错过的一夜情

而少了彼此用心共同经营的那份真爱

多创作一些若干年后还被记起的文案

少一些套路少一些浮躁

广告推崇的口语既不是泼妇骂街

也不是没来由的故弄玄虚

而是态度决定一切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只会像流行感冒式的跟风让你多喝水

也别怪客户不愿支付你疑难杂症的就诊费

流行文案把报纸拖出了没人看的泥潭

但这不是广告与媒介共赢的春天

而是病急乱投医的茫然

看多了广告文案让垂死媒体回光返照

你就别抱怨下一秒的突然死翘翘

不走心的文案和报纸媒体的各生欢喜

你可听到暮歌为谁而鸣?

同样是模仿

有一种纯广告文案是仰止的高山

有一种

则是跟着热点阅后即焚的一次性消遣

中间的差距是什么?

对撩拨人性的拿捏

它还有个专业的名词,叫——

洞次啊——洞察!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附上奥美为天下文化创作的一篇长文案,有空没空都值得慢慢看!

《我害怕阅读的人》

不知何时开始,我害怕阅读的人。就像我们不知道冬天从哪天开始,只会感觉夜的黑越来越漫长。

我害怕阅读的人。一跟他们谈话,我就像一个透明的人,苍白的脑袋无法隐藏。我所拥有的内涵是什么?不就是人人能脱口而出,游荡在空气中最通俗的认知吗?像心脏在身体的左边。春天之后是夏天。美国总统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但阅读的人在知识里遨游,能从食谱论及管理学,八卦周刊讲到社会趋势,甚至空中跃下的猫,都能让他们对建筑防震理论侃侃而谈。相较之下,我只是一台在MP3世代的录音机;过气、无法调整。我最引以为傲的论述,恐怕只是他多年前书架上某本书里的某段文字,而且,还是不被荧光笔画线注记的那一段。

我害怕阅读的人。当他们阅读时,脸就藏匿在书后面。书一放下,就以贵族王者的形象在我面前闪耀。举手投足都是自在风采。让我明了,阅读不只是知识,更是魔力。他们是懂美学的牛顿。懂人类学的梵谷。懂孙子兵法的甘地。血液里充满答案,越来越少的问题能让他们恐惧。彷佛站在巨人的肩牓上,习惯俯视一切。那自信从容,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一张脸。

我害怕阅读的人。因为他们很幸运;当众人拥抱孤独、或被寂寞拥抱时,他们的生命却毫不封闭,不缺乏朋友的忠实、不缺少安慰者的温柔,甚至连互相较劲的对手,都不至匮乏。他们一翻开书,有时会因心有灵犀,而大声赞叹,有时又会因立场不同而陷入激辨,有时会获得劝导或慰藉。这一切毫无保留,又不带条件,是带亲情的爱情,是热恋中的友谊。一本一本的书,就像一节节的脊椎,稳稳的支持着阅读的人。你看,书一打开,就成为一个拥抱的姿式。这一切,不正是我们毕生苦苦找寻的?

我害怕阅读的人,他们总是不知足。有人说,女人学会阅读,世界上才冒出妇女问题,也因为她们开始有了问题,女人更加读书。就连爱因斯坦;这个世界上智者中的最聪明者,临终前都曾说:「我看我自己,就像一个在海边玩耍的孩子,找到一块光滑的小石头,就觉得开心。后来我才知道自己面对的,还有一片真理的大海,那没有尽头」。读书人总是低头看书,忙着浇灌自己的饥渴,他们让自己是敞开的桶子,随时准备装入更多、更多、更多。而我呢?手中抓住小石头,只为了无聊地打水漂而已。有个笑话这样说:人每天早上起床,只要强迫自己吞一只蟾蜍,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再害怕。我想,我快知道蟾蜍的味道。

我害怕阅读的人。我祈祷他们永远不知道我的不安,免得他们会更轻易击垮我,甚至连打败我的意愿都没有。我如此害怕阅读的人,因为他们的榜样是伟人,就算做不到,退一步也还是一个,我远不及的成功者。我害怕阅读的人,他们知道「无知」在小孩身上才可爱,而我已经是一个成年的人。我害怕阅读的人,因为大家都喜欢有智慧人。我害怕阅读的人,他们能避免我要经历的失败。我害怕阅读的人,他们懂得生命太短,人总是聪明得太迟。我害怕阅读的人,他们的一小时,就是我的一生。我害怕阅读的人,

尤其是,还在阅读的人。

·END·

来源: 薛蚊子 (微信号:xuewenzi520)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文案再这么玩,非玩死文案不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