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全时CEO陈学军:80%的中国SaaS创业都被带到沟里去了

全时CEO陈学军:80%的中国SaaS创业都被带到沟里去了

SaaS领域创业虽火,但是与美国相比,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SaaS创业目前存在很多误区。这也是为什么这个领域的投资开始趋于理性的原因。

拿全时CEO陈学军为例,尽管不久前他在钛媒体·边缘创新大会上鼓吹 “SaaS在中国将是一个千亿级市场” ,但在观察该领域项目时,他还是显示了更理性的一面。陈学军告诉记者,他在某创投活动上当一个SaaS创业项目的评委时,有60余个项目申报,他自己只选了十来个,“其余的都没有多大意义,因为这些项目没有创造多大价值”。

在陈学军看来,SaaS做的是2B的产品,但这个产品也要符合C端需求, 而且现在80%中国的SaaS创业公司都被免费服务带到沟里去了,“这是一种极其不健康的商业模式,做企业级的创业,要先赚到企业的钱才能赚个人的钱。”

关于中国的创业者为什么都喜欢推行免费的服务,宽带资本的合伙人刘唯认为,这是因为中国的创业在过去十来年一直集中在消费互联网,而一个正常的市场仅靠消费驱动是不够的,企业端也是整个社会生产力得到提升的动力。从资本层面看,美国市场上2B和2C获得投资比较均衡,而中国的2B投资从2015年才逐渐热门起来。

这一点陈学军深有体会,他在创办全时之初也需要融资,“但中国投资人听不进我在做的事情,我的第一笔融资来自美国,2000万,但第一年就亏了几千万,美国人说没关系”,因为对于2B的创业投资,回报有一定的周期,美国投资者知道其中的规律。

2016年上半年,全时的增长在70%几,在SaaS领域创业八年,全时在中国市场的收入超过3个亿,国内SaaS领域里能做到1亿的公司并不多。

全时目前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为1亿元,陈学军认为:“SaaS在企业边界上更容易创造价值,过去的软件部署在企业内部,解决企业内部的问题,现在,这种软件存在的意义不是很大。”

目前,在美国特别成功的SaaS公司,都是解决了企业了边界问题,CRM、财务管理软件等,解决的都是企业边界问题。那什么是边界呢?以全时的项目会议SaaS为例,开会企业内部的一个高频业务,过去的会议解决方案是架设价格不菲的硬件,才能实现远程会议,全时转变了一种商业模式,在被服务的企业里,只需三个硬件:摄像机、电话机(八爪鱼)和互联网盒子,在这种布局中,硬件免费,用户每个月付费288元。

它的商业模式很好地解释了SaaS 的本质:软件即服务,与过去一个企业每个业务板块都亲力亲为相比,SaaS给到的是一种社会资源的协同,例如企业在过去要上线CRM,需要部署硬件设施、安排相应IT人员做开发和维护,现在只要给相应的SaaS 服务公司即可完成这种业务,“过去经济比较好时,企业之间都觉得资产是壁垒,现在反而成为包袱,因为资产意味着成本的提高。”陈学军这样解释。

而宽带资本的合伙人刘唯在投资偏好上比较喜欢SaaS,他认为,未来几年更看好中国SaaS领域的投资, 首先是市场前景广阔。 以全时为例,虽然创业八年,但是到了最近三年,由于使用习惯已经培养起来,全时的SaaS会议服务才渗透到30%,而从整个SaaS领域来看,美国的渗透率高于中国,且市场预计,到2017年美国SaaS市场的产值能到1734亿美元,而中国的预测仅为4亿美元。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SaaS创业的前景非常广阔。

其次,以美国市场为参照,资本在投资偏重上2B和2C比较均衡,中国则一直偏重于2C,最近两年才热起来,与C端创造的社会价值相比,其实B端一直一种低调的存在,价值巨大,例如在美国的投资人意愿中,SaaS在最近两年一直排在第一。

第三,是中国的人口红利消失,尤其是现在的非制造企业,有70%的成本都花在人力上,如何提高生产效率?SaaS是传统软件管理方式的升级,他的架构和设计,让使用者在资源投入以及资金投入上减少花费。

但同时,中国的SaaS也存在一些挑战,陈学军认为是盗版问题,而刘唯则认为是因为中国企业没有像美国市场那样有借助传统软件管理企业的基础,而是一步走到了SaaS阶段,而且SaaS创业不像2C端,找到市场需求就几十倍、几百倍的增长,因为2B市场从形成良好的产品,到完整的体系,再到取得好的口碑,需要一个相对长的周期,也是一件考验投资人的眼光和耐心的事情。(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郭娟)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全时CEO陈学军:80%的中国SaaS创业都被带到沟里去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